有梦人生
说些想说的话
  故乡那条小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高志新 |  浏览(521)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7-12-27 08:57:4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27 08:57:41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故乡那条小河


    前几天,我在QQ和微信上,发了几张我的故乡盘县老县城70多年前的老照片,一位大姐看后,在微信上说:

   “特别怀念以前盘县穿城而过的小河。上初中以后,几乎每个周末和暑假都到那里洗衣和玩耍。

    这位大姐的一句话,还有那幅老县城小河的旧照片,把我带到了50多年前的记忆片段中,大约是1956年至1957年间吧,我家和大姐家,就住在这条小河边的同一栋木楼上,我家往一楼,她家往二楼。

    那时,我才四、五岁,父亲从乡下调到县城工作,我们随父母迁进城,乡下孩子,到城里,肯定是傻傻的,懵懵的,楼上楼下,都是孩子,大姐就常带我们到附近玩耍,这条小河,也一定是我们常去的地方了。有一次,大姐把两岁的弟弟带出去玩,弟弟掉到水池子里,差点丢了性命,让大姐挨了她妈妈一顿教训。我们和大姐家做邻居,大约就一年左右,父亲又调乡下工作,我们两家就分开了。这些往事,在我的记忆里,很模糊,很多,都是后来听老人们讲的。

     就因为人生的这段短暂的际遇,我和大姐一家,半个多世纪,老人们常有联系,我们却一别近20年,后来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各奔东西,都记不清彼此的摸样了。人生无常,阴差阳错,命运安排,让我们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1973年初,我当兵退伍回来后,县复退军人安置办把我安置到一个地处深山,远离村镇的大三线工厂工作。我刚进厂才两月,大姐也从知青点招工,进了这个厂。虽然幼儿时是邻居小伙伴,但,相处时间太短,又太幼小,且又分别约20年,没任何联系,见面也不会认识的。还好她带了一封叔叔给我的信,信上说了大姐的情况,要我们象親姊妹一样相互关照。大姐是文革前的老三届高中毕业生,分工时,留在厂子弟学校教书,因为我在部队常写些小文章在军报上发表,就把我分到了厂宣传教育科,我在那个厂里工作了3年,中断10年的高考恢复,我参加并有幸在291的彔取率中,读了大学专科。毕业后,就再没回厂了。若干年后,她也调离工厂,回到父母身边。阴差阳错,又相隔10多年,我和大姐不约而同,考进市里的党校,成了同班同学。两年的学习,我们都留在了市直机关工作,成了同事。退休后,各分东西,一年难见一面。

     今天,这幅老照片,还有大姐的关于老照片的那句话,又让那些陈年旧事,象电影一样,清晰地在眼前浮现:

     ——那年,大姐结婚那天,不知为什么,我一天都没出门。第二天,做新娘的大姐,一人到我家,要请我到她家吃饭。我去了,送她的礼物,是一个脸盆和两块毛巾。饭菜都是新郎新娘亲手做的,席间的只有5个人,大姐的父母和两个新人,还有我。这一生,我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婚宴,独有这一次,最是终身难忘。

     ——70年代末,很流行圆领元宝针毛线衣。大姐的孩子不到1岁,还在哺乳期,大姐的丈夫在部队,她一人又要上班,又要带幼小的孩子,但是,她还是赶在冬天到来前,为我亲手织了一件元宝针圆领毛衣。那件毛衣,我穿了好多,好多年。后来,已经不时兴了,我还把它留着。

      ——我从工厂到大学,都毕业了,年近30了,婚姻还未定。这时,我正和我现在的妻子谈着,但,妻子的父母非常反对。大姐知道后,一打听,我恋爱对象的父母正好和大姐的父亲是湖北老乡,于是,大姐安排把我妻子的父母,请到她们家做客,通过大姐父母努力撮合,我妻子的父母最终同意我们结了婚。   

     .........

    

     就是这些在人生旅途中的聚聚散散,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难以忘怀的往事,虽然都是碎片似的,但在灵魂深处却又象熠熠生辉的珍珠,又是情感世界里的润物无声的雨露,岁月将这些故事积淀在生命里,就像故乡的老县城中,那条穿城而过的小河,经久不息地从我的心灵流过,滋润着我的整个精神世界,让我的生命,丰富而精彩地慢慢变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故乡小河在经济大潮中还有干净水吗?

发布者 :保护! (2017-12-27 12:46:57)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