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的博客
那些歌声,慢声细语地
轻轻巧巧
落在我的肩头

挥手一弹,落在纸上
成了诗句

深夜它们肩并肩,坐在窗台上
回望我......
  其他:给格木的信(九)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萧澍 |  浏览(14257) 评论 (16)  | 发布时间:2017-12-28 15:05:46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28 15:53:27  
  本作品所属分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其他:给格木的信(九)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资源


格木:

你好,昨天睡觉前听到一些故事,有了些许的愤怒,虽然我睡的仍然很好,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的心脏却不太舒服了,好像丢掉了许多心跳,我猜想上帝丢失了他的子民时,他的心也会这样丢掉许多心跳的吧?我想起来有了自主意志的亚当和夏娃被上帝赶出了伊甸园(这多么像夫妻关系中的情形,当男女双方各有意志时,往往容易闹别扭),被诅咒的夏娃和亚当们——失去了某种精神的我们行走在伊甸园之外,是不是会发现不但土地是泥泞的,空气也更是稀薄的呢?我想着上帝的事,我就不由得想到了耶稣,他被他要救赎的人送上十字架的时候,关于“天堂”的概念,他是拿来救赎自己的吗?在绝望的时候,唯有“天堂”可以给人慰藉吧?我伸手抓住浴衣架,低着头,想像耶稣死了的样子:如果我可以代表人类向上帝要什么的时候,在人们各有打算时,我向上帝要什么才能慰藉全体呢?(实际上我想的更多,可是我不能太啰嗦,有些话就不多说了)

这让我有些悲伤,我路过早点铺时,看见桌子前坐着的一个小姑娘嘴里充满着食物的同时,她的眼睛里也充满着泪水。这让我觉得像某种对仓惶现实的隐喻:我们一面为自己谋食,养育我们的肉体也养育我们的精神时,我们一面也在为嚼下这食物而泪流不止。什么情况下才能满足呢?是失去食物还是失去精神更严重?人类究竟是为什么悲伤呢?有的人用肉体来慰藉自己,而有的人用精神来慰藉自己,哪一种可以更好的施救?

杂七杂八想这么多并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本意是心思单纯地活着。

准备开始给你写信的时候,我想找一个可以代表我心情的模版,在WPS上找来找去那些模版都看着太甜蜜了,最后找到这张有落叶的,也算符合我此时的心境:为什么每到深秋本来象征结束的落叶却可以带来萧索的美感呢?秋季对植物来说或许象征着剧痛,我们摘取果实时,对它们来说是传播也是分别,没有经历过剧痛的生命不完整,或早或晚,每个生命都会经历至少一次。有的植物只结一个果实,而有的植物会结一树的果实,对有些树来说,果实越多越好,还是一个不结好呢?

我削苹果做苹果酒的时候还满心欢喜,但是到了我启开瓶子喝酒时,我还能是满心欢喜的吗?时间过得太慢了,把一种心情延续到下一个季节,需要多少美酒?

每被现实震荡一次,我就离天堂更近了一步,这是信徒的归途。每首诗对真正的诗人来说都是一次涅磐,喜悦与痛苦对我来说只在于一念间,怎么样选择却依据我们更早之前确立的观念——取舍的观念。对诗的取舍我完成了,对人的取舍是我一生的作业题。我答不好这道题的,因为这是一个观念巨变的年代,绅士与流氓的差别越来越小的年代,我们生活在这样的年代还写诗,还要写出高贵的诗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我知道,其实每个年代都风雷巨变,人类的观念变化永不停步。海德格尔说:诗意的栖居。而小蛮说:唱响所有存在的诗意本质。这些观念的演进其实包含了多少生命挣扎在其中的惨烈情节,但我们没人能一下子做出选择,那太容易了,最大的困难来自于故事情节太拖沓,它迷惑了我们的眼睛,我们无法判断每一次的选择会把我们的路线带向哪儿。

《琴键》结尾了,我回过头去看,觉得前面有几章写得太差,但这段时间我还不能客观地对待这些章节,我打算再过一段,等我差不多从结尾的两章的情绪中抽身而出后,再来修改它们,我现在不能原谅我的诗缺乏明显的精神向度!在这方面,我的精神在觉醒,可我还在寻找我的向度。

今天就写到这儿吧,或者下午再给你写,或者以后的哪天再写,活在信纸里的格木,对我来说,像是最后的纯洁物!

                                 小蛮 2017-11-09

 




 

格木:

你好。收到你的信好多天了,因为要考一次涉及上下岗位的考试(每个公司的最后三名要下岗的,只有100分的人才是安全的),我为了保证自己不下岗,所以翻来覆去背题库,哪怕我已经熟悉到不看原题只需要看答案的程度,我也不敢停下来复习题库。越了解我的人越知道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我不敢冲破的界线有很多,其中很多界线被我深恶痛绝。

人只有在与某一个人相处时完全感受不到痛苦了,他才能忍受剩下所有人带给他的痛苦,你和小岛或许就是这样的关系吧,不管你们以后见还是不见,这一段时光被你们共同开启过,它就像见缝插针进来的,从你的生活的某道裂缝中插了进来。它本来不应该被你见过,不管它以前的形态是什么样的,现在它像一个蚕茧,而安睡在其中的,是选择还继续回忆的那一个。我羡慕你,因为你是主动的那方。

兰州已经开始冷了,不知道你那里是不是也已冷了,寒风呼号的时候,你可以做什么呢?普洱茶的花蜜香在我的鼻子下不时地浮现出来(我把茶杯放在鼻子下面,就因为稀罕生普洱的那些花蜜香),譬如格木和格木爱过的那些女孩子们的故事,总时不时能来袭击一下我这个平凡的人,我喜欢嗅它们,自身却不是这花蜜香的创造者。最近越来越深觉自己与时代脱离的厉害,不在于对关注的事物方面,而在于那些容易被我们忽略的事物方面,它们总在我们无知无觉的情况下就蓬勃发展起来了,除了可以为它们惊呼,我还能做什么呢?昨天有人问我:等格木回来后,小蛮还会给格木写信吗?

我想了想告诉他:格木心灵自由时,我们才能对话,等他回来后,他就是戴枷锁的人了,我还怎么会给他写信呢?

我应该像欣赏交响乐一样,学会欣赏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的人和事,不管它们是不是令我愉快,如果那些人和事没出现过,属于我的生命的空间也不会被延宕出来,也不会有乐符忽然贴着我的某一段体验飞行,我的空间就再也不会被分割过,我的生命就只剩下漂亮的壳,而那些流光溢彩的瞬间就不会觉醒,我将再没有机会储存关于它们的任何信息,我的生命该多单薄?

所以我们应该学会感谢,既感谢让我们幸福的时刻,也感谢让我们痛苦的时刻,尝过痛苦的人,才是醒着的人,尤其对于写诗的人来说,这伤痛几乎是他原初的艺术。

利用一点可贵的闲暇时间,我在淘宝上淘来了一些仿真花,现在我的窗台上、办公桌上、放文件的铁柜子上都放着好看的仿真花,已经有好几个人跑进来问我这些花是真花假花?为此我很得意。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不能让人看见死亡的花真让人绝望,因为我们再也不能将它们忘记。

 

                                20171220日 小蛮



格木你好,我看了看前几日给你写的信,发现有些内容会让你误解,好像你让我痛苦过似的,其实那天给你写信的时候,我只是恰好想起来了一些事,这不快不是由你引起,请别多心。

写了一首诗《花盆》,被窝老师读后非常兴奋,他居然想要聚会了,我知道他想要聚会的心不是没来由,只是我们都没空,聚会就没商量出个结果。我有点好奇是什么让他忽然想聚会的,但我没问,我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训练,关于思维方式的训练,我读《易经》好几年了,和其他人读《易经》为了弄懂它不一样,我阅读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学会《易经》的思维方式——我需要思想自觉后让人出其不意的观念,在学习《易经》的过程中,让自己习惯于在生活中也这样开始想问题,会有很多小小的乐趣,因为忽然能独辟蹊径发现某个道理了。女朋友问我:为什么我觉得可爱的人,你不一定觉得可爱呢?我说:那是因为机缘,他向你敞开了更多的内心,你就看见了那些可爱的东西,而他面对我时关上了整扇门,所以我就只能是他的路人。

读《易经》的另一个好处是,我知道一句话可以有很多种解读方式,沿着哪种方式去解读,全在于我们的习气。慢慢的,我能从对方的话里听出更多的信息了,这对于我来说真是可喜可贺,因为长久以来我都是那么愚钝,可是我也知道只摆出聆听的姿态,并不能让我从此变得机敏起来,想要获得随时跳起来就跑的能力,我得像梅花鹿一样有一对可以“四个方向转动”的耳朵。当然我只选择听见善意的那部分,我还没有勇气接受我不该接受的东西。长苔藓的湿砖头下有时会藏着一只大钱串子吓人(我们这里把蚰蜒叫钱串子),看见钱串子我就忍不住浑身哆嗦,敢打死它的人毕竟是少数。

被窝老师那天给我布置了2018年的学习计划,他说我得在历史上深入地下一些功夫,直到我能看见来某些历史人物的可塑性,历史这部分的学习才能算告一段落。我想反抗,你知道我更喜欢读艺术史,可被窝老师说:小蛮,你若想获得里尔克“弹跳式”的写作能力,你必须把历史通史读通透了。

我知道他总是对的,所以这些天每天都在对自己说:你应该读历史了!

可我总是贪玩,昨晚读了几页《万历十五年》,发现这本书的作者也拥有抽丝剥茧的能力,他能从很复杂的事件中看见本质,或者能从一句简单的话中读出来庞大的信息量,这些能力我掌握的还不是很熟练,有点像段誉的凌波微步,忽而有了,又忽而没有了。

你的所有的信,虽然我只有照片,但我也都有存下来,所以你给我的信里的所有的文字都不会丢,就算这些信的原件丢了,你的文字仍然是在的(再说小岛也不会让它们丢了)。我总觉得你会需要它们,等你出来后,你可以把你写的信和诗出一个集子,我喜欢读的,一定也会有其他人喜欢。我记得你有一个小书架,在那上面放一套你自己的集子,也是可以令格木高兴的事吧?

另外,我喜欢你对待修行的态度,生活中每一件让人无法掌控的事,都可以用来修行,通过做这些事,让我们变得更好一点,至少那些不好的心态、习气等等,我们与之告别的时候,不需要舍不得。修行是什么呢?我觉得就像你刚刚放下的一个水桶,只不过你刚刚走开,就会有另一个人来提起它,把它提到其他房间里,用它打扫卫生,修行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格木才和我说完,就又有其他人来和我说这个,可还回来的,往往是空桶。

不久前我读到了里尔克的几首小诗,虽然也的确是诗,可与他晚期的诗比起来,那些小诗太规矩、线性了,看到大师也曾经这样稚嫩,我原谅了自己的笨拙,不由得向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他那么厉害了吧,格木,我想获得自由,而不仅仅是和里尔克写得一样好。

随信一并附上《琴键》的最后两章和《花盆》,以及一篇随笔《铿锵呈坎行》。

 

                          2017年-12月28日 小蛮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博主回复
哇,画得真好,小蛮也祝珠儿像画里的人一样,越来越年轻,身体好,心情好,玩得好!
发布者 :段佩珠 (2018-01-03 21:49:05)  回复

其实后面的我没有读,因为读了两句就没有继续读的好奇心哈哈哈对不起,不是说你的信怎样怎样,是我本身就是个非常没有长性的人,因为认真读了第一封。。。。。。我对自己的状态也非常不满意,但没有办法,就这个德行

博主回复
没事珠儿别客气,该批评就批评,小蛮知道珠儿是客气,不过珠儿也不是对谁都严格要求的,对吧?
发布者 :段佩珠 (2018-01-02 13:58:06)  回复

我喜欢这篇博客最先读到的那封信我觉得是在读诗

博主回复
珠儿已经肯读一篇了,对小蛮来说已经是胜利!
发布者 :段佩珠 (2018-01-02 13:55:16)  回复

对格木这个人的未知在留言中得知了,小蛮诗心的坚持与诗领域的探索,是一种不朽的精神。小蛮也不光是写给格木的信,也应是自己与自己灵魂的对话。欣赏学习,祝小蛮新年快乐,万事吉祥!

博主回复
嗯嗯,静静会看,的确是这样,小蛮在写信时也在记录自己的足迹……抱抱静静新年快乐!
发布者 :杨静 (2017-12-31 21:34:13)  回复

拜读大作,恭贺新年!

博主回复
谢谢刘老师,祝您新年快乐!
发布者 :刘泽群 (2017-12-31 17:51:26)  回复

记忆中格木坐牢去了,不知现在情况如何?小蛮老师对诗友一往情深,对诗歌的研究也很深啊!

博主回复
嗯这个经历也是格木独特的经历吧!问好肖老师,祝您新年快乐!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2-30 21:41:28)  回复

我想知道格木是谁?

博主回复
嗯,很多人好奇格木是谁,有人说小蛮这是在给自己写信吧?是虚拟出来了这么一个人。其实他是小蛮的诗友,一个和小蛮一样爱诗的人。这下何志老师能满足好奇心了吗?
发布者 :何志 (2017-12-28 21:29:12)  回复

都写的公开信呀?问好了!

博主回复
嗯,小蛮和格木谈论的主要是关于生命的认识和对诗的感悟,所以没啥不能公开的。也欢迎高老师针对艺术和俺们进行探讨。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12-28 19:34:19)  回复
16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