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知青三定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7074)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1-01 23:07:1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1-01 23:07:18  
  本作品所属分类:杂谈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知青三定律

我有时调侃自己有强迫症,知青问题强迫症。因为毕竟那是我人生中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时间又太漫长,身体受到的伤害不小,精神受到的刺激太多,没有出大问题就算不错了。之后遇到事情,忍不住老是往那个方向上想。比如最近看了芳华,就写了《文工团和知青》。从这个角度切入,估计想到的人不多吧?几年前梁晓声的电视剧《知青》上映,相当轰动,可我却没看,结果写了一篇《知青三定律》,算是作为回应。

作为上山下乡的亲历者,我对这个运动有自己的思考。最近我开始整理曾经写过的文章,整理好的有《插队回忆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e6b1140102wyvv.html,

有《返乡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e6b1140102wz8j.html。

还要整理一些反思文章,比如《知青三定律》。如今,似乎上山下乡运动依然是个敏感的话题。这是一块丑陋的伤疤,有人是不愿意揭开来的。因为一旦揭开来,便必然要暴露出很多丑陋,难以收场。但我以为,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人基本还在,应该在快速老去之前果断站出来说话,要说真话。难道我们愿意在离开这个世界后给后人留下的都是谎言吗?

“知青三定律”,不是我的发明。有人提出,正好被我看见,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大家都曾经学过牛顿的“运动学三定律”,那是物理学的重要基础。而知青居然也有三定律,这我感到好奇,便记了下来:

定律一:下乡感受与下乡时间成反比。

定律二:回城后的经济状况对上山下乡运动的好恶成正比。

定律三:有任何态度的知青都不肯扎根农村。

这第一定律,讲到了一个关键:下乡的时间反比意味着下乡时间越长的人对下乡的感受越差,或者说下乡时间越短的人对下乡的感受就越好。

旁观者来看,似乎没有什么不得了。但是对于真正经历过的人来说,却绝对大有玄机。大家先要知道一个基本事实:当年下乡,有没有人确切知道要在农村待多久么?没有!可以说绝大多数人都以为恐怕自己在广阔天地里待一辈子!这难道不是事实吗?看看自己当年下乡带的行李吧,如果不作留一辈子打算的话,带那么多东西干嘛?

不可否认,大家在内心深处,又有朦朦胧胧的希望:老天保佑!但愿能够早日上调,早日回城,全家团聚。打个不太合适的比方,好比一个劳改犯,关进监狱,自己以为是无期徒刑了。但又抱着渺茫的希望,最好有奇迹发生,好让自己早日脱离苦海。这个比喻也不是我的发明,因为当批判林,提到他在《5-71工#程纪#要》里的话--“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我听了心里不禁大为感动:还有人理解我们啊!当然,那种大逆不道的话大家不敢公开说的。

可以肯定,下乡时间的长短,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下乡时间最短,最早离开农村的,是那些有权有势的革命干部家庭的孩子。比如在我们下乡大概一年不到,有个知青,突然之间消失了。后来得知,其父偷偷为他办了招兵的手续走了。本来规定上海不可以直接到贵州招兵但是这根本难不住手眼通天的大官。名义上算是贵州招的兵,但是在贵阳军分区招待所只住了一晚,也就是当了所谓一晚的贵州兵,第二天马上飞回上海,就成为上海兵了。

现在回头似乎样做也没什么。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为了孩子少吃苦,有个好前途,也是万般无奈开这么一点后门,不是很正常么?如果我父亲也是高官,他难道会听任我在下面吃苦?本来这个人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这样一来,不可否认,我们这些原先非常纯洁的年轻人,忽然之间受到了“再教育”有了猛然的“醒悟”,终于开始明白社会的丑陋:人和人之间哪里有什么平等?不平等才是常态!

那些老干部,高级知识分子的子女呢?还不是老子一“解放”,他们便马上高升么?他们走是走得“理直气壮”的,那是“落实政策”嘛,不是开后门!当然,如果老子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他们的子女还是成不了“凤凰”的。只好继续接受“再教育”。但总的来说,他们盼望的就是“那一天”。

那么,有没有知青像《芳华》中那样进文工团的?有。不过那是少数几个有特别音乐天赋的知青,被部队文工团“特招”带走了。对此大家并不羡慕。首先因为自己没本事,也没有“拼爹”的本钱,那么“高大上”,只好承认自己配不上。

接下来离开的,是那些所谓根正苗红的红五类他们的上调,和在农村接受“再教育”表现好坏无关一般下乡两、三年后,他们便纷纷上调。有进保密工厂的,大型国企的,有上大学当工农兵学员的,有抽上去担任当地教师的等等。记得有个很平常的初中生,居然保密工厂来招工的人点名要他,到处找也找不到。他不干活,到处跑,到处玩。结果费了好大劲才觅到这个“宝”。于是他高高兴兴坐上吉普车走了。我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论表现比他强的人多了,干嘛他们非得要他?我这个“榆木脑袋”不开窍,真是够傻的。

就这样,在贵州下乡的上海知青,在下乡四、五年后,能走的基本都走了剩下的,无非是走不了的“垃圾”。所谓“垃圾”,我就是代表。说得好听一点,是所谓“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不好听一点,干脆就是“黑崽子”。凡是来招工,招兵,招生的人,看见我们这样的人虽然有点同情,但是绝对爱莫能助。这一点,后来我们也能理解,甚至默默接受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呀!于是绝望便蔓延开来,让人麻木冷漠。熬到七、八年,有人熬不过,在精神上便出了问题。

我们这类,一般是熬到“油干灯灭”,到了极限,接近崩溃的边缘了。要是wei人多活几年,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将不堪设想!最后幸亏打倒“四人帮”,邓老爷子上台,经云南知青拼死抗争,终于刮起了“返城风”.于是“留守知青”才随大流被刮回家乡。设想一下,要是没有大返城,他们也许真的要扎根农村一辈子了,这可绝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所以我要强调,知青绝不是同一类人!所谓“天下知青是一家”,这样的话,简直荒唐可笑之极!不同的知青来说,下乡的体验是有极大差别的。如果认为知青对下乡的感受是一样的,不是太糊涂了么

对下乡时间特别短,出身革命干部家庭的知青来说,下乡也许是特别好玩又刺激事情当是到农村游玩一趟,倒是新鲜得很,有趣得很,还顺便革命得很!要是后来他们当了官呢,则首先想到的便是要给自己的这段历史涂上光辉的色彩。于是就高唱“青春无悔”,自称在农村战天斗地干革命,那是自己光荣无比的宝贵精神财富。他们要这么吹,我也没办法。别人要这么捧,也很平常,因为眼下就是如此才能捞到好处的。但我明白一条: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已经失去理性思考讲真话的能力了。

但是,对于那些在农村耗费了整个青春芳华的人来说,对此是断然不可能赞同的。他们在经历了无尽的绝望后回到城里依然心有余悸,恶梦连连。因为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他们虽说是知青,却已经不年轻,而且还没有文化知识。他们能够找到的往往是“底层”的工作,然后就遭受下岗的打击,吃上了低保,生活依然困苦。所有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自己上山下乡么?他们对于下乡的感受应该是很糟糕的吧?可奇怪的是,却不能一概而论。

微妙的,是处于中间地带的人。他们下乡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也不短。他们的感受如何呢?应该说,绝大部分的知青都认同,上山下乡运动最终是彻底失败的。否则为什么几乎所有知青都返城了呢?这是比任何理论更明确的“试金石”。即使当时是下乡铁杆扎根派,一有机会不是也离开了吗?甚至还跑得比谁都快!下乡时表决心,写血书;结果到了返城的时候,还是写血书,表决心。这样古怪的事情在当时似乎完全不古怪。违背逻辑的原因其实简单:很多人已经不会用常识思考了。他们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说和内心感受完全不同的话,只要对自己有利就行。

今天依然高唱“青春无悔”之歌的有两类人。一类是头脑糊涂的人。要说服这样的人很难,还是由他们去“无悔”好了,也算是给自己失败的青春拼命留一点安慰吧?另一类则不同,需要大家特别警惕,那就是“别有用心的”家伙。因此,知青定律一,似乎不像物理学定律那样,是有那么一点“弹性”的。

说清了定律一,定律二就很简单了。回城后的经济状况对上山下乡运动的好恶成正比,这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说,回城后经济窘迫,生活困难的知青,自然不会对上山下乡有多少好感(不可否认,也有个别有好感的)。但对于那些有好工作,甚至当了官,如今过得很风光体面的知青来说自然心情很舒畅。这他们当年下乡的感受会产生微妙的影响。特别是从政治上考虑,很风光的人需要唱赞歌,自己的历史辉煌起来,所以有必须给自己当知青这一段添光彩。这是政治的需要,百姓往往不明白。定律二本来似乎很清楚明白合理,但是人的思想会扭曲的,所以就难说了吧。

如果要断言如今生活的现状决定了知青对上山下乡运动感觉的好恶,恐怕的确有一点太简单了。因为我相信,有很多今天过着好日子的知青,对当年这场运动,是深恶痛绝的。但同时也有少数如今过着苦日子的人,却还在死抱着自己在当年展现“光辉形象”不放,还在做“战天斗地”的革命梦,感觉依然不要太好呢!由此看来,这知青定律二,是有商量余地的吧?

说了半天,看起来定律一和定律二都并非铁定。事情的确有点复杂。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还真是不好理解。我遇到过一件始料未及的事:一些年轻人读了我的《插队回忆》后,非常激动兴奋,他们告诉我说:你们的青春简直太浪漫啦!可惜我没有生活的那个年代,错过了好时机,太可惜!他们如此反应,简直让我大吃一惊。怎么会那样?这根本不合情理呀。后来仔细一想,才明白了。原来,我是以今天的心情来写当年的事情,给人的感受当然就不同了。我使用幽默,调侃的语气,使得本来痛苦和绝望的事情给人的感觉竟然走样了!真是没有料到。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赞歌我是绝不会唱的。

至于定律三,有任何态度的知青都不肯扎根农村,这实在没什么可说的。这是事实!如今还在农村待着的知青,毕竟太少了。而且即使他们留在那里,也并非因为热爱农村,绝非真心要做铁杆扎根派,而是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才留在那里的吧。说什么好呢?什么也不必说了。既然大家都选择离开,就不要唱高调了。

但是还有搅局的人,比如有著名的作家就很不服气。他说:知青上山下乡有什么不得了的?和农民受到的苦难相比,知青受的苦根本算不上!知青老是诉苦,难道农村就该是劳改犯待的地方么?农民就该死?这样的看法代表了一些人的观念。在他们看来,好像农村农民待得,知青为什么不能待?知青受那么一点苦还要抱怨,农民受那么多苦向谁抱怨去?最后知青跑了,农民却还是待在那儿,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提出这样的观念的人,本身也曾经是农民。但后来离开了农村,甚至当了作家。自己有了学问、地位和名声。于是就想为农民兄弟抱不平。但是,我得说,这完全是极端荒唐糊涂的看法。可他们的话产生的效果,却相当具有迷惑性,还很危险。必须加以回应,以正视听,免得造成农民知青的误解和不满

    知青本是学生,本该在学校继续学业,等到学业有成,可以为国家建功立业。可是,他们的学业因上山下乡而半途而废,被剥夺了继续学习的权利。这不仅对国家是极其重大的损失,对他们自身来说,陷于尴尬的境地。实际上,他们虽然被称为知青,却没有什么知识,是没有知识的知识分子!硬把他们投入农村,对农民有好处吗?到底是他们以自己所学的知识可以带领农民走向富裕道路,还是贫下中农可以给他们来个再教育,使得他们有所收获?这两件事都根本不可能办到wei人要求贫下中农欢迎知青去,因为他心里明白,农民是不会欢迎的!那时农民普遍缺粮,一年中有两、三个月要挨饿,难道他们希望接纳一些无用之人,分走他们本来就很不足的粮食吗?知青从城里来的农村,经历是痛苦的,荒诞的。当然农民的痛苦可能更大所以作家们应该多写农民的苦难,让大家都明白,这是作家的社会责任。而不是因为农民受苦更多来责怪知青,不让知青诉苦。但愿这些搅局的人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基本常识。

    对于上山下乡运动的认识,用三条定律来概括,显然不可能。知青三定律,不像物理学定律那样严谨,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在思考过程中,我有了一些体会。在此和大家分享,请提出你的宝贵意见吧?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上上下下就解决旧也了。

发布者 :理解 (2018-01-02 00:18:20)  回复

历史嘛,弄清楚还是力大于币,不弄清楚,以后还会饭糊途。

发布者 :正常人 (2018-01-02 00:15:55)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