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远生的博客
夏远生的博客
  粟裕在红军反“围剿”战争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夏远生 |  浏览(38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1-13 13:05:2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1-13 13:05:2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粟裕在红军反“围剿”战争中
第三次反“围剿”结束后,粟裕先后任红四军参谋长、红一方面军教导师师长等职务。19332月,他调任红十一军参谋长。这个军由方志敏在赣东北创建的红十军与红十一军的三十一师合编而成,军长周建屏,政委萧劲光。此时,敌人对中央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即将开始。第四次反“围剿”是周恩来、朱德指挥的,此时毛泽东已被排挤出了红军领导岗位。19332月中下旬,敌人以一部兵力吸引红军于南丰地区,另一部兵力由宜黄、乐安地区迂回红军后方,企图与红军决战。粟裕协助周建屏、萧劲光率红十一军伪装成主力,先打新丰镇,再东渡抚河,向黎川前进,以迷惑吸引敌人,红军主力部队秘密转移到东韶、洛口地区待机歼敌。217日起,红军主力捕捉到战机,打了两个歼灭战,消灭了分别向黄陂前进的敌两个师。3月中旬,敌人企图诱引红军决战于广昌地区。为迷惑敌人,创造战机,红十一军奉命进至广昌西北地区,配合地方武装,积极开展行动,吸引敌人先头纵队加快南进,拉大敌人前后纵队的距离。红军主力则再战东陂、草台冈,歼敌一个师的大部。在这两次战役中,粟裕对运用牵制、策应部队以创造战机,夺取战役的胜利有了直接的体会。他还从领导层的几次争论中,从正反两个方面逐步加深了对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长期性、中国革命战争规律、积极防御和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的理解。粟裕感觉到作为军事指挥员应该懂得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个指挥员对战略问题有了较深刻的理解,有了清醒的头脑,才能运筹自如地指挥作战。因此,粟裕在以后的作战生涯中虽然长期远离中央,但他格外重视战略性问题,并尽可能地去了解和学习。

(红军在黄陂歼灭国民党军的地点)

第四次反“围剿”虽取得了胜利,但王明“左”倾错误并未得到纠正。在此后的一段时期内,红十一军同其它兄弟部队一样,奉命进行所谓“不停顿的进攻”路线,举行过多次作战,都因战略方针和作战指导思想上的错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红军日益丧失战场的主动权。5月,红十一军在硝石与许克祥部的一个师接上了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仗打得异常激烈。二十八师攻击敌人一个山头,攻不下来,粟裕和萧劲光赶到前沿,指挥部队奋力攻击,敌人被打垮,二十八师乘胜猛追。但敌第二梯队的一小部分突然从粟裕他们的后面打了过来,这时粟裕手上已没有部队,他立即带领身边的警卫人员冲上前去堵截,死死地挡住了这股敌人。但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粟裕的左臂,动脉血管的鲜血喷出一米多远,粟裕当场昏死过去。幸好粟裕身边的警卫员懂得一点急救常识,立即用绑腿把粟裕手臂上部扎死,血才止住,又找来担架,冒雨把粟裕送到20公里外的救护所。山路崎岖难行,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到。因绑带扎得紧,加上一路下着大雨,到第二天粟裕的手臂肿得像腿一样粗。由于伤势严重,粟裕又被转送到军医院。医生一检查,子弹是从左前臂的两根骨头中间穿过去的,两边骨头都伤了,还打断了神经,更严重的是已经感染,出现了坏死现象。医生主张立即截肢,说如果不截肢,就有生命危险。粟裕想,如果只剩下一只胳膊,在前线作战该多不方便,坚持不截肢。他对医生说:“即使有生命危险,我也不锯。”医生只好尊重粟裕的意见。但他的伤口随即就化脓了,需要开刀。那时药品缺乏,设备简陋,技术水平低。解放后有人问:“粟裕,你开刀用什么麻药?”粟裕回答:“哪里有什么麻药,麻绳就是麻药。”当时,医生用根麻绳把受伤部位固定在凳子上施行手术,粟裕咬着牙硬挺过来了。手术后则用蚊帐布剪成二指宽、五六寸长的布条子,放在盐水里泡,每天早晨从子弹的进口处捅进去,第二天又从子弹的出口处抽出来,再从进口处放进一条。捅来捅去,伤口长不拢,反而长了一层顽固性的肉芽子。医生又用个小耙子,把肉芽耙掉,这样捅来捅去、耙来耙去,伤口好几个月也长不拢。粟裕看到其它同志一个又一个地重返前线,心急如焚。后来,粟裕被送到方面军司令部的手术队,用当时最好的一种外科药品碘酒治疗,不到半个月就好了。这是粟裕第四次负伤,他的左臂虽然保住了,但基本上是一只废手,只能帮助右臂做一些辅助动作。

193311月粟裕伤愈出院,返回部队。这时第五次反“围剿”已经开始一个多月了。红十一军也已改编为红七军团,下辖第十九师、第二十师、第二十一师。寻淮洲任军团长,粟裕任军团参谋长兼第二十师师长。1111日,刚回部队的粟裕就率部参加了浒弯、八角亭战斗。中革军委命令红七军团由正面攻击,袭取浒弯,三军团迂回其侧后。粟裕率领的第二十师编制不充实,全师只有2000多人,而攻击正面近10公里,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采取一线式配备。第二天,敌人发觉了三军团进攻其侧后,便倾全力向二十师和十九师的方向猛攻。粟裕率部奋战两昼夜,浒弯未攻下来,被迫撤出战斗。这次战斗,给粟裕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后来,他回忆说:“这是一场恶战,这次作战从战役指挥到战术、技术上都有教训。战役指挥中通信联络差,军团之间未能协同配合,当三军团迂回到敌后,向敌人猛攻时,我们不知道;而当敌人向我们这边猛攻时,三军团又不知道,所以未能配合上,打成了消耗战。从战术上看,敌人在向我发起反击时,派飞机、装甲车协同步兵作战,这是红七军团未曾经历过的。五十八团团长是一位打游击出身的干部,人称‘游击健将’,打仗很勇敢,但从来没有见到过飞机轰炸的场面。敌机集中投弹,他叫喊:‘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其实他不是胆小怕敌,而是没有经过敌人空袭的场面。十九师是红七军团的主力,战斗力强,擅长打野战,但没有见到过装甲车,这次敌人以两辆装甲车为前导冲击他们的阵地,部队一见两个铁家伙打着机枪冲过来,就手足无措,一个师的阵地硬是被两辆装甲车冲垮。我师也打得很剧烈。师部阵地一个机枪排,一个警卫排,打到最后只有机枪排的一挺机枪还有70多发子弹,机枪排长舍不得打,我狠下心,上去一下子给打光了。敌人还是以密集队形向我们冲来。我们就推倒工事,用石头砸,一直坚持到黄昏。敌人的攻势停止了,我们也撤了下来。此时和军团部的联系已经中断,我们沿着背后的抚河岸边撤了下去,以后才找到了军团部。这一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它说明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和敌军武器装备的变化,我军的战术、技术也需要相应地发展。所以,我历来主张要给部队讲真实情况,让部队了解敌人。由于受‘左’的影响,有一种倾向,就是不敢实事求是地讲敌人的力量。当时我就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与其将来打响了再‘恐慌’,不如现在‘恐慌’,现在‘恐慌’可以做工作,研究对策,战时恐慌就晚了,来不及了,就会打败仗。”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