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数字经济成为新动力 2017年信息服务业 增长2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胡敏 |  浏览(125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1-22 07:09:2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1-22 07:09:20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港股再迎大时代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导读

WIND沪深港股通数据显示,2018年1月(截至19日)共有537.55亿港元净买入港股,超过2017年四季度三个月单月的水平。港股正成为内地投资客愈加重视的投资品种。

十年后,港股“大时代”重返。

自2018年1月以来恒生指数涨势如虹,在十四个交易日内迅速上升超2000点,在1月19日再创下历史新高32254.89点;同时成交额迅速升温,令市场投资者振奋。

光大证券陈治中表示,在创下新高后,部分资金可能于急涨后回抽确认带来波动率的提升;但业绩依然是驱动香港市场的主线逻辑,虽然波动加大,恒生指数依然具有继续上行的潜力。

见证港股重新崛起的内地投资者,显然不会错过分享港股盛宴的机会。Wind沪深港股通数据显示,2018年1月(截至19日)共有537.55亿港元净买入港股,超过2017年四季度三个月单月的水平。港股正成为内地投资客愈加重视的投资品种。

港股大时代

在1月18日突破32000点后,1月19日恒生指数再度上涨,攀上历史新高——32254.89点位,涨幅0.41%,当天成交金额1625.84亿港元。

事实上,自进入2018年,恒生指数势如破竹,十四个交易日内连续突破30000点、31000点、32000点多个大关。历经十年浮沉,港股市场终告别低迷,迈入“大时代”。

从经济周期背景来看,此轮牛市与2007年的起因并不相同。一名历经十年前后港股市场的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2007年是周期性行业的整体繁荣,带来香港市场表现向好。而此轮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传统行业反弹。”

他以内房股举例,2007年无论大型或中小型房企,房地产行业整体向好,所以带动当时香港市场内房股的上行。目前内房股同样表现高涨,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果,“在地产‘去库存’和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房企集中度提高。”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治中亦有相似表示,2007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正处于周期增长高点,各行业增长亦处于旺盛时期,多数行业的资产回报水平均高于当前。当时港股主板40%的增长主要源自金融板块,尤其是中资银行板块的高增长。

陈治中谈到,中国经济在经历了转型期之后,外资对于中国经济以及中资资产的态度改善,而资产质量的见底回升亦将支持港股的长期估值修复。当前恒生指数和国企指数的估值水平,均大幅低于2007年高点。细究恒生指数以及国企指数成分,在十余年间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以本港企业为主转为内资企业占据绝大部分。恒生指数虽未改金融地产占据主导地位的局面,但腾讯控股以及瑞声科技、舜宇光学的纳入提升了TMT板块的权重,改变了恒生指数的行业结构情况。

在2018年1月剧烈上行后,关于恒生指数的未来走向,多名业内人士表示上涨速度会渐慢,甚至出现回调;但向好的大势不变。

南华金融集团高级策略师岑智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预计恒生指数上升速度会放缓;同时,过去以权重股上涨为主,未来将出现板块轮动。“行情还会继续上升,毕竟目前普涨还未出现,还要慢慢发展。”

香港一家小型私募基金合伙人亦表示相似的观点,升势未完,现阶段主要是消化,接下来将是小盘股轮动表现。

而前述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则表示会有回调,主要根据美股与A股表现对港股进行综合判断。“美股近半年来股价冲得较快,大幅度上升容易诱发调整;A股银行板块也涨得太急。港股1月表现已经涨得过猛,再受到上述两者影响,港股接下来大概率会进行调整。”但他认为,从长期来看,港股上行的大势是能确定的。

“北水”活跃

不得不提的是,港股慢牛少不了内地资金的助推发展。

前述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表示,与2007年相比,此轮资金结构发生极大变化。“2007年内地资金流入香港市场的渠道有限,港股受外围市场的影响更大。此轮牛市是受到外围资金与内地资金的综合影响,投资者结构出现很大变化。”

银河证券分析师表示,香港股市的成交额近日有所回升,1月初至今日均成交额达到约1460亿港元,明显高于过去三个月全月的水平(2017年10月951亿港元;11月1192亿港元;12月1040亿港元)。除了由于部分大盘股比如内银股、科技股、博彩股等,他们股价强势吸引更多资金流入外,越来越多港股通资金进场亦是成交额的推手之一。

Wind数据显示,1月18-19日从沪、深港股通净流入的资金量均超60亿港元,为2017年以来单日新高。截至1月19日,前14个交易日中,沪深两地已经为港股净输入537.55亿港元的弹药。

更多的资金从港股通以外的渠道流入。前述香港一家小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内地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注意到港股的投资机会,尤其是内陆城市。“近期一些北方内陆城市的大户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们,对港股投资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公募基金亦在持续加码投资港股。近日,主打主动管理的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计划在1月23日发行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混合基金,主要精选沪港深优质个股。

而在证监会对公募基金的审核中,截至1月5日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66只计划投资港股标的的基金等待审批。其中在1月5日获得证监会新受理的有两只,分别为中国人保资管的“港股通中华优选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汇丰晋信的“港股通双核策略混合型”。(编辑:包芳鸣)



央行单周净投放8055亿 流动性维稳仍在持续
侯潇怡;朱英子
本报记者 侯潇怡 实习记者 朱英子 北京、广州报道

1月19日,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2300亿元逆回购操作,净投放800亿。而本周净投放累计8055亿元,创下一年来单周净投放新高。

回顾2018年初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央行在保持了连续9天的零投放后重启逆回购,除了1月13日外均保持净投放,并在本周连续进行大额净投放释放流动性,更显灵活与两极。反观2017年同期,央行的公开市场投放则更显平缓。但相同的是,受跨春节和年初缴税等因素的影响,央行公开市场投放量都偏大,意在维稳流动性。

今年尤为特殊的还有即将在1月25日全面实施的定向降准。也为维稳资金面带来利好消息,据市场预测,仅上市银行能够释放的流动性就在2700亿到5500亿。

虽然央行已经释放大量流动性,但从市场表现看,资金价格仍然保持上升趋势。1月19日Shibor全线上涨,其中最为反映市场情绪的隔夜资金利率上涨7.05个bp,报2.8360%,7天和一个月的利率分别上涨1.3个bp和1.92个bp,资金面仍现紧平衡。

呼唤更多流动性

华北某农商行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市场需求看,现在市场上最多的需求是跨月和跨春节的资金。目前跨月资金在4.5%-4.7%左右,虽然不低但是历史上看也不是最高的,整体比较稳定。

该人士还表示,1月初央行虽然连续净回笼但是整体资金还是比较松的,只是到了后期随着连续回笼资金市场资金变得紧张。现在与月初相比明显紧了很多,虽然央行释放了流动性,可是比起市场需求还是偏紧。

“除了流动性本身的因素,近期频繁的监管政策出台,尤其是4号文之后,对同业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种情绪下资金成本也会趋高。”该交易员补充道。

华北某城商行资金交易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市场上出长期资金的很少,跨年资金还在努力中,正在调配置,平稳跨年问题不大。但是市场普遍预计今年资金价格走高,各家机构都面临着检查、流动性监管指标的问题,资金成本一定会继续上行。从最近同业存单的价格可以一窥,每天都上浮5-10个bp,所以央行大量释放流动性也是市场所需。

某大行资金交易员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资金的价格持续上行趋势,使得发行难度也在增大。从同业的交流情况看,大家对于未来资金持续高位的趋势比较统一。虽然有着定向降准的预期,但是对大银行影响不大,对小银行影响可能较大,但整体看对市场流动性影响有限。我们还是希望有更多流动性注入。

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副总也指出,央行将所有流动性都纳入流动性管理,所以25号的定向降准只不过是平滑资金面的一个灵活举措,央行对资金面紧平衡的预期管理并未改变,银行也都认清了现实和趋势,相较去年有了相对充分的预期和准备。

大概率平稳跨年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整体来说近期资金面趋紧是正常的。一方面有季节性因素,年初企业的缴税需求会影响流动性,二是银行上交存款准备金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跨春节对流动性造成的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向市场提供流动性,让市场稳定是显而易见的。加上定向降准对春节前的流动性肯定是有改善的,几千亿规模的投放在1月25日以后也会对市场流动性带来正面的改善。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闫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央行在年初没有进行公开市场操作,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年初利率下降了很多,央行需要维持流动性中性适度,利率平稳时央行投放流动性动力不强。而近期随着利率上行流动性趋紧,央行连续进行大额净投放,体现了维稳流动性的决心,机构无需过度担心。

闫玲还指出,资金面偏紧是交易员们的普遍感受,而导致资金面持续偏紧的主要原因并非近期的市场因素,而是从2017年起就出现的融资端相对稳定的需求,和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负债端资金供给压力大下滑快的矛盾现象。这两者的不匹配导致资金给到流动性或者配置债券的方向就很少。而2018年这种格局依然没有变化,所以资金面表现依然是紧平衡。

“维持流动性紧平衡的格局没有变化。1月25日的定向降准将对市场有所补充,但是本来年初流动性的需求就非常大,这个补充只是所需流动性的一小部分,主要还是要靠流动性释放,也就是最终的调节杆还是在央行手里。但是央行维稳态度明确,机构应该可以吃下放心丸,”闫玲进一步称。

温彬也表示,市场上资金总量还是够的,因为大家担心季节性的流动性压力,可能一些富余的机构出钱就比较谨慎了。因为春节流动性因素有的机构不愿意释放,所以感觉市场比较缺钱,倒逼央行去投放。但是央行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给多大的量和规模,而在于引导市场预期保持平稳。所以市场应该调整心态和预期,不要过度惊慌加重市场利率抬升。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 脱虚向实、去杠杆、控风险仍将是重点
张奇
本报记者 张奇 北京报道

导读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说明脱虚向实已起到一定的成效,实体经济将逐渐成为支撑GDP增长的主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经济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称。

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为16302亿元,同比增长4%,仅高于建筑业增速。

2017年全年,金融业增加值为65749亿元,同比增长4.5%,处于多年来低位。多位受访分析师均认为,金融业低增速与金融去杠杆有关。

“2016年同比增速较低可能有基数方面原因,因为2015年增速较高,2017年受基数影响较小,可能主要与金融监管有关。”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金融业增加值主要指银行、证券、保险产生的增加值。在金融去杠杆,同业、理财、非标强监管下,有些业务不能做,有些业务增速放缓,会对金融业增加值增速带来影响。

由于金融业增加值增速下降,其对GDP的贡献率也明显下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末金融业增加值对GDP的占比为7.95%,相比去年同期下降0.4个百分点。

“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下降,说明脱虚向实已起到一定的成效,实体经济将逐渐成为支撑GDP增长的主力。”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经济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称。

增速为何下降?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近年金融业增长高点出现在2014~2015年。2014年四季度至2015年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各季度同比增速均超过14%,其中2015年二季度增速达到18.8%。不过此后金融业增加值季度同比增速出现下滑,至2016年四季度达到3.8%的低点。

分析人士认为,2015年增速较高可能与股市成交活跃有关,而2016年的低增速则与2015年的高基数存在较大关系。那么2017年的低增长该如何解释?数据显示,2017年一、二、三、四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分别为4.4%、3.2%、5.6%、4%。全年增速为4.5%。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增加值是指整个金融业的产值增长情况,现在金融业增加值增长较慢与金融去杠杆有关。

“增加值增速降低可能与金融监管致同业收缩有关,包括银行同业业务、发债等都受影响。毕竟有业务才有增加值,金融活动减少,肯定会影响增加值。”前述不愿具名的分析师称。

李虹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金融严监管不断持续,对银行业、影子银行的监管与控制,特别是对三套利、四不当、三违规等行为的持续关注,使中国金融业发展速度不断降低。同时M2增速中银行业创造部分的信用货币也在不断减少。

据国家统计局颁布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与代码》显示,金融业由货币金融服务、资本市场服务、保险业以及其他金融活动四个子行业组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不同于年度核算以具体数值为基础的核算方式,季度金融业增加值主要依据相关指标进行推算。具体而言,统计核算时将金融业分为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和其他金融活动四类,前三类分别以人民币存贷款余额及营业税增长速度、证券交易额和保费收入为相关指标对季度金融业增加值进行推算。

整体来看,上述三组数据增长态势低迷。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人民币贷款余额120.13万亿元,同比增长12.7%,存款余额164.1万亿元,同比增长9%;而2016年贷款同比增长13.5%,存款同比增长11%。

同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1-11月,原保险保费收入34397.58亿元,同比增长19.17%。而2016年1-11月,原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达28.88%。此外,证券交易额也并未明显上升,以上交所A股交易总金额为例,2016年为49.69万亿元,2017年为50.72万亿元。

金融服务实体

此前,金融业增加值的快速增长引发业内关注。

2017年,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就曾公开表示,美国和英国是服务于全球的两大金融大国,金融业在GDP中占比7%左右,而中国已超过9%。“中国经济存在过度金融化倾向,需严加防控金融风险。”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2006年的4.54%增加至2016年的8.35%。其间个别时点超过9%。

温彬称,我国金融业快速发展一方面得益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另一方面受益于金融的改革和开放。他同时指出,要清醒地看到,我国金融业主要依赖规模的扩张,尚未经过一个完整的经济和信用周期考验,特别是近几年资金空转和套利现象比较突出,一方面加剧了实体部门“融资难、融资贵”,另一方面也造成金融系统自身的风险上升。

“不好说服务实体,主要还是泡沫被挤掉一点。”连平如是理解金融增加值下滑。温彬也表示,现在主要是挤掉水分和泡沫,过去非理性扩张,靠相互之前的通道、套利,很多资金没有真正流入实体,现在挤掉了这部分泡沫。不过结合央行发布的其他数据观察,M2增速下降,同时社融、信贷增速合理,表明挤出泡沫的同时,支持了实体经济。

央行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M2(广义货币)同比增长8.2%,创历史新低。同时,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7%。

李虹含认为,未来金融业增加值的增长将继续绕着脱虚向实、去杠杆、剔除金融风险等几个维度展开。因此,金融业增加值的增长将保持一定程度的平稳,但趋于下滑。“主要原因在于防风险、去杠杆已成为当前金融业的主要任务,而非继续维持其高速增长。”

“目前来看,监管因素是推动未来金融业增加值增速放缓的,但是也不一定,比如资本市场若有较好表现,增加值也可能上升。不确定性主要取决股市发展情况。”连平称。



数字经济成为新动力 2017年信息服务业 增长26%
陶力
本报记者 陶力 上海报道

数字经济正在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

1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结果。数据显示,2017年金融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5%;房地产业增加值增长5.6%;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26%。由于服务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蓬勃兴起,数字经济在过去一年可谓成绩斐然。

2017年的前11个月,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中,互联网信息服务行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3.3%,数字内容服务行业同比增长34.0%,信息技术咨询服务行业同比增长37.5%,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行业同比增长43.6%;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高达212.1亿GB,同比增长158.2%。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司司长许剑毅指出,新动能的加快成长极大推动了服务业产业结构升级。在2017年,以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为代表的现代新兴服务业,增速明显快于传统服务业,对服务业生产指数的贡献逐季增强。

未来,随着人工智能、5G商用、云计算等信息服务的进一步落地,数字经济在经济发展中的主体作用也会持续增强。资深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方兴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数字经济主要依赖两个方面,社会生产力和联网水平。随着消费者对于互联网的依赖越来越深,服务和消费都围绕互联网来进行,各行各业都在向数字经济转化,数字经济会不断发展。

信息服务业高速增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达到2.75万亿元,同比增长26%,2017年四季度增速更快,达到33.8%。

许剑毅指出,2017年,服务业新动能加快成长。驱动新动能发展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三大门类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5.8%,高于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7.8个百分点,拉动第三产业增长2.3个百分点。

2017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三大门类增加值占第三产业比重达到15.4%,较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占GDP比重达到8.0%,较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7.2%,拉动全国GDP增长1.2个百分点,成为我国经济增长新动力。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的前11个月,国内信息服务收入规模达5821亿元,同比增长27.9%,占互联网业务收入比重达90.8%。其中,网络游戏(包括客户端游戏、手机游戏、网页游戏等)业务收入1341亿元,同比增长22.1%。

尽管运营商传统的语音和短信业务收入在降低,但是基于企业类的信息服务收入占比在持续提高。去年的前11个月,互联网企业完成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收入118亿元,连续第五个月保持正增长,同比增长8.2%;截至11月末,部署的服务器数量达到116万台,同比增长33.6%。

此外,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三家运营商的固定数据,以及互联网业务收入1811亿元,同比增长9.2%。完成移动数据及移动互联网业务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26.6%。移动电话用户达14.1亿,4G用户占比近七成。

毫无疑问,3G的启动直接迎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业内看来,5G的爆发也将催生新的热潮。除了高速率,5G低延时的特性将为AR、VR等带来更极致的体验,并给制造业、交通、医疗健康等行业带来巨大变革。

爱立信公司在2017年发布的报告预计,5G最先会在几个市场上进行商用,包括美国、韩国、日本、中国。2026年时,5G会给中国带来1589亿美元的市场。能源&工业、制造、公共安全、医疗、公共交通、媒体娱乐、汽车、金融服务、零售和农业十大行业都会因此而改变。

例如在无人驾驶领域,5G会使数据传输速度更快,驾驶人对车辆的控制几乎是零时延,在汽车行驶现场,有减速带,汽车会产生颠簸,远程驾驶人也能实时感受到。无人驾驶技术的安全性、精准性都将会因此提升。

爱立信东北亚区首席市场官张至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目前业界达成的共识,今年6月份Rel-15正式发布,这是第一个完整5G标准,这个时间点之后,所有的供应商和业界的网络产品就可以进行一些商用化量产,“2019年下半年或者第四季度会有小规模商用,2020年5G会大规模商用。”

数字经济扩张

除了基础信息建设带来的红利,另外一些平台经济发展也十分迅猛。例如微票儿、喜马拉雅FM、猪八戒网和腾讯云等交易额,都同比实现成倍增长。网络视听高速发展,2017年全国视频预付费会员用户将增长至1亿。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增长迅速。住宿领域共享经济快速发展,预计全年市场交易规模可达125.2亿元,比上年增长42.6%。

此外,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布的《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和《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全球网民总数达38.9亿,普及率为51.7%,其中,中国网民规模达7.51亿,居全球第一。

目前,全球22%的GDP与涵盖技能和资本的数字经济紧密相关,中国的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三成。其中,一些中国产生的创新产品已经领先于世界水平,例如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等等。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院长、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华强森认为,中国数字经济主要由三个因素推动。首先是庞大和年轻化的市场基数,能够实现大规模快速商业化。

其次,数字巨头充分资本化,正在建设深厚的数字生态圈。该公司数据显示,百度、阿里巴巴及腾讯已经占据风投总额的42%。另外,政府也给予了创新者实验的空间,不断释放政策的利好。

不过,其中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和泡沫。方兴东分析指出,数字经济发展的同时,市场垄断的现象也开始出现,改变了过去长期开放竞争的格局,进入了垄断竞争阶段。这也成为威胁市场开放、创新和活力的最主要因素,另外,本地云与大数据的计算能力依旧有待增强。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企业需要打破面向国内市场的局限性,真正在国际市场上获得突破。



港股突破32000点重返“大时代” 南下“淘金”资金大增
谭楚丹
本报记者 谭楚丹 深圳报道

导读

WIND沪深港股通数据显示,2018年1月(截至19日)共有537.55亿港元净买入港股,超过2017年四季度三个月单月的水平。港股正成为内地投资客愈加重视的投资品种。

十年后,港股“大时代”重返。

自2018年1月以来恒生指数涨势如虹,在十四个交易日内迅速上升超2000点,在1月19日再创下历史新高32254.89点;同时成交额迅速升温,令市场投资者振奋。

光大证券陈治中表示,在创下新高后,部分资金可能于急涨后回抽确认带来波动率的提升;但业绩依然是驱动香港市场的主线逻辑,虽然波动加大,恒生指数依然具有继续上行的潜力。

见证港股重新崛起的内地投资者,显然不会错过分享港股盛宴的机会。Wind沪深港股通数据显示,2018年1月(截至19日)共有537.55亿港元净买入港股,超过2017年四季度三个月单月的水平。港股正成为内地投资客愈加重视的投资品种。

港股大时代

在1月18日突破32000点后,1月19日恒生指数再度上涨,攀上历史新高——32254.89点位,涨幅0.41%,当天成交金额1625.84亿港元。

事实上,自进入2018年,恒生指数势如破竹,十四个交易日内连续突破30000点、31000点、32000点多个大关。历经十年浮沉,港股市场终告别低迷,迈入“大时代”。

从经济周期背景来看,此轮牛市与2007年的起因并不相同。一名历经十年前后港股市场的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2007年是周期性行业的整体繁荣,带来香港市场表现向好。而此轮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来的传统行业反弹。”

他以内房股举例,2007年无论大型或中小型房企,房地产行业整体向好,所以带动当时香港市场内房股的上行。目前内房股同样表现高涨,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结果,“在地产‘去库存’和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房企集中度提高。”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治中亦有相似表示,2007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经济正处于周期增长高点,各行业增长亦处于旺盛时期,多数行业的资产回报水平均高于当前。当时港股主板40%的增长主要源自金融板块,尤其是中资银行板块的高增长。

陈治中谈到,中国经济在经历了转型期之后,外资对于中国经济以及中资资产的态度改善,而资产质量的见底回升亦将支持港股的长期估值修复。当前恒生指数和国企指数的估值水平,均大幅低于2007年高点。细究恒生指数以及国企指数成分,在十余年间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以本港企业为主转为内资企业占据绝大部分。恒生指数虽未改金融地产占据主导地位的局面,但腾讯控股以及瑞声科技、舜宇光学的纳入提升了TMT板块的权重,改变了恒生指数的行业结构情况。

在2018年1月剧烈上行后,关于恒生指数的未来走向,多名业内人士表示上涨速度会渐慢,甚至出现回调;但向好的大势不变。

南华金融集团高级策略师岑智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预计恒生指数上升速度会放缓;同时,过去以权重股上涨为主,未来将出现板块轮动。“行情还会继续上升,毕竟目前普涨还未出现,还要慢慢发展。”

香港一家小型私募基金合伙人亦表示相似的观点,升势未完,现阶段主要是消化,接下来将是小盘股轮动表现。

而前述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则表示会有回调,主要根据美股与A股表现对港股进行综合判断。“美股近半年来股价冲得较快,大幅度上升容易诱发调整;A股银行板块也涨得太急。港股1月表现已经涨得过猛,再受到上述两者影响,港股接下来大概率会进行调整。”但他认为,从长期来看,港股上行的大势是能确定的。

“北水”活跃

不得不提的是,港股慢牛少不了内地资金的助推发展。

前述深圳私募基金合伙人表示,与2007年相比,此轮资金结构发生极大变化。“2007年内地资金流入香港市场的渠道有限,港股受外围市场的影响更大。此轮牛市是受到外围资金与内地资金的综合影响,投资者结构出现很大变化。”

银河证券分析师表示,香港股市的成交额近日有所回升,1月初至今日均成交额达到约1460亿港元,明显高于过去三个月全月的水平(2017年10月951亿港元;11月1192亿港元;12月1040亿港元)。除了由于部分大盘股比如内银股、科技股、博彩股等,他们股价强势吸引更多资金流入外,越来越多港股通资金进场亦是成交额的推手之一。

Wind数据显示,1月18-19日从沪、深港股通净流入的资金量均超60亿港元,为2017年以来单日新高。截至1月19日,前14个交易日中,沪深两地已经为港股净输入537.55亿港元的弹药。

更多的资金从港股通以外的渠道流入。前述香港一家小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内地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注意到港股的投资机会,尤其是内陆城市。“近期一些北方内陆城市的大户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们,对港股投资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公募基金亦在持续加码投资港股。近日,主打主动管理的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计划在1月23日发行东方红睿泽三年定开混合基金,主要精选沪港深优质个股。

而在证监会对公募基金的审核中,截至1月5日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66只计划投资港股标的的基金等待审批。其中在1月5日获得证监会新受理的有两只,分别为中国人保资管的“港股通中华优选50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汇丰晋信的“港股通双核策略混合型”。(编辑:包芳鸣)




体育产业拟成为国民经济支柱 2025年产业规模要超5万亿
周慧

本报记者 周慧 北京、福建 报道

导读

体育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首先规模不大,2016年中国体育产业的规模是1.9万亿,产业增加值占同期GDP的比重是0.9%,体育产业要成为支柱产业,这一占比至少要达到4%。

“中国有将近14亿人口,2016年销售3亿双运动鞋;而美国差不多3亿人口,却销售了3亿双运动鞋,中国体育市场的潜力巨大。”1月13日,在厦门召开的全国体育产业大会上,安踏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分享了这样一组数字。

3亿人上冰雪,马拉松赛事井喷……从投资消费来看,体育产业正成为中国人消费升级大背景下的一个风口。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观察,体育产业有望成为中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

体育产业越来越受到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重视,相关部门开始着手对体育产业数据的摸底,产业扶持政策密集出台;民间资本聚焦体育,体育类创业融资如火如荼。中国体育产业面临着规模不够大、结构不够优化以及区域发展不够平衡的瓶颈也正在破局。

在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看来,市场主体的活跃程度,是衡量体育产业是不是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核心指标,要给全社会发出信号,支持创业者发展体育企业,支持转型的企业发展体育产业,支持双创企业发展体育产业。

年均需两位数以上增速

体育产业受到政府和企业以及资本界的看好。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体育总局等11部委联合发布 《马拉松运动产业发展规划》 、《自行车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击剑运动产业发展规划》,提出从2018年-2020年,我国马拉松运动产业规模将达到1200亿元,自行车运动产业规模力争达到1500亿元,全国参与击剑运动的人数规模达到20万。

中国各项体育运动爆发迅速,马拉松、自行车运动等,赛事和参赛人次也在迅速增加。以马拉松为例,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马拉松办公室主任水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8年马拉松赛事将在2017年的基础上有很大的增量,联合多个部委发布,也便于调动更多力量推动马拉松发展。

会上,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6年全国的体育产业数据。体育产业总规模达1.9万亿元,较2015年增长11.1%;产业增加值占同期GDP的比重达0.9%。

参会专家在会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2014年底《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简称“46号文”)发布后,全国体育产业开始正式单独作为一类重要产业纳入国民经济体系。某南方省份将在2018年定期发布体育产业数据统计季度公报,当地正在建立体育产业数据的动态监测机制,这都充分体现了政府对体育产业的重视。

46号文明确表示,推动体育产业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到2025年,基本建立布局合理、功能完善、门类齐全的体育产业体系,对其他产业带动作用明显提升,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

上海体育学院运动与健康产业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黄海燕分析称,只要2013至2020年体育产业总规模年增长率保持15%左右,2021至2025年年增长率达到10%,46号文提出的体育产业实现5万亿元的目标就能实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官方渠道了解到,近两年地方各级体育部门也在做体育产业数据摸底,2014年以来,从地方到中央都开始将体育产业作为一项重要的产业门类重视起来。2017年和2018年国家统计局和国家体育总局均联合发布了年度体育产业数据公报。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赵勇谈到体育产业时说,发展体育产业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同时体育产业可以融合一产,二产,三产,可以带动别的产业实现高质量的发展,实现转型升级。体育产业有发酵的效应,所以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体育产业对经济的转型升级将是一个强大的新的动力。

产业发展四大问题

体育产业大国,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成为体育产业强国。

赵勇表示,体育产业这几年总体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势头强劲,但是中国跟体育强国相比,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体育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一是规模不大,2016年中国体育产业的规模是1.9万亿,(产业增加值)占(同期)GDP的比重是0.9%,体育产业要成为支柱产业,这一占比至少要达到4%。

资料显示,2015年体育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约0.7%,2016年该比重提高了0.2个百分点。不过体育产业最发达的国家,体育产业增加值大约占GDP的1%-3%,美国体育产业增加值占GDP的3%,是美国十大产业之一。

赵勇还提到,目前中国的体育产业结构不优,装备制造业占的比重太大,体育服务业占的比重太小。

最新发布的2016年数据显示,从国家体育产业内部结构看,体育用品和相关产品制造占国家体育产业增加值的比重为44.2%。体育服务业的增加值比重为55.0%。公开资料显示,近年美国体育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家体育产业增加值在80%左右。

赵勇提到的第三个问题是区域发展不平衡,有的省还没有一个县级市的体育产业规模大,发展极不平衡;四是产业经济效益低,以体育装备企业为例,缺少品牌,微笑曲线的两端基本上没有掌握在中国企业手上。

在黄海燕看来,中国体育产业规模还不够大的原因有很多,首先经济发展较快,但人均可支配收入并不够高,体育消费在大城市更集中;其次,全社会对生活质量的追求还不够,体育消费文化还未完全形成,传统的东方体育文化多养生,强调静态美,而西方体育文化更强调竞技和鼓励极限运动,很多竞技休闲体育,包括马拉松、越野和冰雪运动,对中国来说是舶来品。

至于体育装备制造业占比高的问题,各方观点不一,也有专家表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装备占比高也很正常,当下的问题是如何提高装备制造业水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福建走访特步和361度,两家企业均有研发实验室,企业方面人士在积极推介他们的科技感傍身的产品。在问及研发经费时,当地企业方面人士直言近年有不断的提升,但相对Nike、阿迪这样的国际品牌还是有很大的投入差距。

卡宾滑雪负责人孙承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早期中国很多企业都是在做国外的品牌装备代理,现在部分国内企业也在开始加大投入做研发,推国产化品牌,但品牌从研发到推广到市场认知还需要过程,有些路也是必须要经历的。

激活市场主体

市场潜力和明显瓶颈,让政府和企业都看到了产业机会。

2015年体育总局相关负责人曾介绍,目前中国已经是体育用品的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但人均体育消费只相当于全球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按照国际标准,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的时候,体育产业发展“井喷”,而中国目前人均GDP已经达到了差不多8000美金。

在全国体育产业发展大会上,赵勇用近乎一个小时的半脱稿演讲,阐述了关于中国如何发展体育产业。他强调的核心观点是,目前体育产业发展的核心是两个动力,一是政府的动力,二是市场的动力。目前市场的动力还显得比较弱,市场资源配置还不充分。

赵勇说,企业是创造财富的源泉,要培养顶级的企业家和顶级的体育大企业,很多企业是有潜力的,要重点支持发展,要抓好政策落实,使政策变成环境,变成创业者和企业家的定心丸。

从46号文发布至今已有三年,期间陆续发布了关于马拉松、冰雪运动、自行车运动等具体项目引导发展的政策,还推出系列简政放权的政策。总的政策思路都在围绕激活体育市场,激发民间资本和社会主体参与体育行业的积极性。

在鼓励和活跃体育市场投资方面,政府也在因势利导。国家体育总局与中国工商银行等四大行以及相关金融单位就金融支持体育产业发展分别签订了合作协议。“十三五”期间,上述四家商业银行将为体育产业发展提供8000亿元的授信额度。

以马拉松赛事为例,近三年马拉松赛事爆发,一大批赛事服务创业公司出现,民间办赛如火如荼。

一位从媒体转型去做赛事服务的创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赛事增加,和46号文中“取消不合理的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审批,通过市场机制积极引入社会资本承办赛事”的政策有很大关系,未来希望进一步简政放权,政府如何引导赛事规范和发展需要智慧。

在近两年的体育投资方面,据懒熊体育统计,2016年1月至12月,国内共发生体育行业相关创业阶段投资242起,投融资199亿元人民币;2017年1月至12月中旬,国内体育领域共发生投融资约180起,融资总额近90亿元人民币。

和互联网、大数据等风口行业一样,对比2016年,2017年体育领域的投资也更趋于理性,体育产业仍在风口,创业公司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

赵勇表示,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体育产业政策,现在关键问题是税收政策、水电价格、金融保障支持、安保成本等。(编辑:耿雁冰)




重拳整治地方债风险: 地方政府举债生态链承高压 融资额大降、平台退出创四年新高
方海平
本报记者 方海平 上海报道

地方债疑云

云南资本债务逾期事件将地方债务风险再度推上舆论“风口”,这是一个持续多年的热点话题,也是一个多年来很难说清的话题,比如真实的地方债务规模几何?严监管态势下,潜在的风险又有多大?在“政府信用”隐形“加持”之后,各类地方融资主体又有几分真实的“市场”成色?疑虑难解。(周鹏峰)

导读

有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回过头来看,2014年全国统计债务进行债务置换的时候,那些如实上报了当地债务的地区现在压力比较小,中央基本都给了额度进行置换,但是很多地方上报的时候其实隐瞒了不少债务,现在又赶上严打乱融资,这些地方的压力很大。

年底时节往往是多事之秋,地方政府“自曝家丑”,风险事件频出,这些零星事件的背后,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暗潮涌动。2017年是金融强监管大年,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地方债务风险正是重要风险点之一。

财政部近日首次公布了2017年全年地方债余额16.5万亿,审计署在年底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个别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风险不容忽视”。多位地方财政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重大风险是隐性债务过高。

“虽无法估计隐性债务的量有多少,但是从不少地方发生的风险事件里还是能看出来压力很大的,类似前几天云南国资逾期的事其实不少,只是这件被曝出来才引起关注。”一位承接政府项目的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当市场普遍感知到的时候,风险其实已经酝酿多时,监管者则更是早已知晓,早在2010年以后,就开始陆陆续续出台针对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文件,其间受累经济下行压力也历经曲折反复。而2016年10月以来的这一波重拳,从出文节奏到惩罚力度,从多部门联合整治到约束政府、限制机构、问责官员多角度出手,对整个地方政府举债生态链条形成一股高压。

隐瞒债务地方压力大风险事件趋频繁

按目前市场通行的理解,地方政府的债务主要由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构成,前者的发行主体是地方政府,后者的发行主体是隶属于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从一级发行市场来看,2017年全年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同比2016年均有较大幅度的下滑。

据Choice金融终端显示,去年全年地方政府债发行量为4.36万亿元,同比2016年的6.46万亿下滑33%。另外,中债口径的城投债去年全年发行1.93万亿,同比减少23%,同时总偿还量环比增33%,由此去年城投债的净融资额自2016年的1.44万亿下降68%至0.52万亿。

上述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回过头来看,2014年全国统计债务进行债务置换的时候,那些如实上报了当地债务的地区现在压力比较小,中央基本都给了额度进行置换,但是很多地方上报的时候其实隐瞒了不少债务,现在又赶上严打乱融资,这些地方的压力很大。

“像云南、贵州等西部一些偏远的地区现在融资的成本都到了11%-12%左右,一些特殊的项目甚至还有15%的,债务压力可想而知。”有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

债务置换是中央政府推出的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另一个重要手段,其意图是以低成本的地方政府债去置换高成本的非标、贷款和城投债等。不过,对于债务置换对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压力的效果,一位信托机构人士用“杯水车薪”一词对记者进行形容。

另一方面,风险事件似乎比较频繁地出现。一位金融机构投行人士对记者透露,现在行业内知道的融资平台逾期行为可以说不少,其所在机构承做的东北某市平台项目就曾逾期一年。“这些是资本市场的项目,出了问题容易公开,其实银行有更多问题项目。”

中央早已在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债务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43号文)和2015年1月1日实施的新的《预算法》是个分水岭,也是目前地方政府举债的纲领性文件。43号文剥离了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融资职能,这一职能逐步被规范的地方政府债券所代替。随后,针对融资平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

最近一轮规范整治行为始自2016年10月,之后财政部陆续出台多项文件,从文件脉络上,业内将中央对地方政府举债的监管思路概括为“开正门、堵偏门”或“修明道、堵暗舱”。具体而言,一手强调融资平台与政府划清界限,同时严打违规举债行为,如财预50号文、87号文以及一系列针对违规举债行为的惩罚公告等;另一手则在细化债务限额管理,拓宽地方政府债融资渠道,如89号文、62号文、97号文等鼓励发行专项债,试点土储债、公路债等品种。

监管限制的对象是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受到直接冲击的是地方融资平台,地方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预算外最主要的融资渠道,同时也被视为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行为的“温床”,中央政府自2010年以来就一直在出文对此予以规范,规定金融机构为平台融资不得要求政府出具担保函等形式的担保,规定地方政府不得以土地储备为名义为非土地储备项目举债,不得以地方政府债以外的任何方式举借土地储备债、严禁将金融机构以及非金融类公司的融资行为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等。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记者表示,现在看来,2015年以后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务都有风险,“可以两个维度来看,一个是财力比较弱、对举债依赖比较大的地区,比如内蒙古、山西、云南和贵州等,另一个是当地融资平台特别多的地区,比如江苏,叠加符合这两点的地区风险更大。”

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路漫漫

“我这么多年做下来的感受是,中央对地方乱举债的行为心知肚明,所以一直在出各种文件很有针对性地在堵,每出一条限制,地方就会想办法绕过去,然后创新出一种新的方式,比如这些年不断出现的隐性担保、明股实债的PPP项目和产业基金、伪政府购买服务等,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的。”上述信托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

这一现象也体现在统计数据中。比如,2010年,国务院发文明确要求只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任务且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偿还债务的融资平台公司今后不得再承担融资任务。但2013年12月30日公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该规定出台后,仍有533家只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任务而且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偿还债务的融资平台公司存在继续融资的行为。

另外,2014年的43号文明确剥离了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性融资职能。Wind口径的城投债新发行额,2014年为19175亿元,2015年小幅回落,降到了18064亿元,2016年又重新上升到了24761亿元,相比2015年增加了37.1%。

银监会针对地方融资平台采取“名单制”监管,即针对名单内的平台企业予以规范,按季度动态更新名单。自监管限制平台融资后,大量融资平台谋求退出该名单。2017年银监会公布的最新名单数据显示,去年共有136家平台从名单中退出,是最近4年来退出数量最多的。

“最开始名单的本意是认可这些平台的融资资格,对具体的业务操作进行规范,但是后来由于对平台限制太多,名单制变成了‘鸡肋’,留在名单内受到约束太大,很多融资没法做,其实退出去就是为了绕过这些监管条件,说到底就是为了更便利的融资。”一位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人士对记者如此表示。

一位撮合地方政府项目方和金融机构资金方的中介人士对记者透露,每一次文件下发限制一些行为之后,其实都是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还有中介等所有参与方大家一起来想办法如何把项目报表做得符合审批规定,但是项目、资金用途实质上都没有变化。“比如刚出的新规,信托委贷被限制了,我们一个客户的项目按原计划没法做了,我们现在的想法打算做成应收账款买入返售的方式。”

一位接近财政部门的财政专家对记者表示,无论从债务压力还是政绩考核的角度,地方政府都有融资的动力。现有体制下监管上的症结在于,从级别上来说,财政部门没有办法有效地约束地方政府的行为,以后多部门加强沟通协调,联合监管将是个重要方向。




重拳整治地方债风险: 地方政府举债生态链承高压 融资额大降、平台退出创四年新高
方海平
本报记者 方海平 上海报道

地方债疑云

云南资本债务逾期事件将地方债务风险再度推上舆论“风口”,这是一个持续多年的热点话题,也是一个多年来很难说清的话题,比如真实的地方债务规模几何?严监管态势下,潜在的风险又有多大?在“政府信用”隐形“加持”之后,各类地方融资主体又有几分真实的“市场”成色?疑虑难解。(周鹏峰)

导读

有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回过头来看,2014年全国统计债务进行债务置换的时候,那些如实上报了当地债务的地区现在压力比较小,中央基本都给了额度进行置换,但是很多地方上报的时候其实隐瞒了不少债务,现在又赶上严打乱融资,这些地方的压力很大。

年底时节往往是多事之秋,地方政府“自曝家丑”,风险事件频出,这些零星事件的背后,是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暗潮涌动。2017年是金融强监管大年,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地方债务风险正是重要风险点之一。

财政部近日首次公布了2017年全年地方债余额16.5万亿,审计署在年底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个别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风险不容忽视”。多位地方财政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的一个重大风险是隐性债务过高。

“虽无法估计隐性债务的量有多少,但是从不少地方发生的风险事件里还是能看出来压力很大的,类似前几天云南国资逾期的事其实不少,只是这件被曝出来才引起关注。”一位承接政府项目的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当市场普遍感知到的时候,风险其实已经酝酿多时,监管者则更是早已知晓,早在2010年以后,就开始陆陆续续出台针对防范和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文件,其间受累经济下行压力也历经曲折反复。而2016年10月以来的这一波重拳,从出文节奏到惩罚力度,从多部门联合整治到约束政府、限制机构、问责官员多角度出手,对整个地方政府举债生态链条形成一股高压。

隐瞒债务地方压力大风险事件趋频繁

按目前市场通行的理解,地方政府的债务主要由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构成,前者的发行主体是地方政府,后者的发行主体是隶属于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从一级发行市场来看,2017年全年地方政府债和城投债同比2016年均有较大幅度的下滑。

据Choice金融终端显示,去年全年地方政府债发行量为4.36万亿元,同比2016年的6.46万亿下滑33%。另外,中债口径的城投债去年全年发行1.93万亿,同比减少23%,同时总偿还量环比增33%,由此去年城投债的净融资额自2016年的1.44万亿下降68%至0.52万亿。

上述机构地方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回过头来看,2014年全国统计债务进行债务置换的时候,那些如实上报了当地债务的地区现在压力比较小,中央基本都给了额度进行置换,但是很多地方上报的时候其实隐瞒了不少债务,现在又赶上严打乱融资,这些地方的压力很大。

“像云南、贵州等西部一些偏远的地区现在融资的成本都到了11%-12%左右,一些特殊的项目甚至还有15%的,债务压力可想而知。”有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

债务置换是中央政府推出的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另一个重要手段,其意图是以低成本的地方政府债去置换高成本的非标、贷款和城投债等。不过,对于债务置换对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压力的效果,一位信托机构人士用“杯水车薪”一词对记者进行形容。

另一方面,风险事件似乎比较频繁地出现。一位金融机构投行人士对记者透露,现在行业内知道的融资平台逾期行为可以说不少,其所在机构承做的东北某市平台项目就曾逾期一年。“这些是资本市场的项目,出了问题容易公开,其实银行有更多问题项目。”

中央早已在加强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理,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债务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国发43号文)和2015年1月1日实施的新的《预算法》是个分水岭,也是目前地方政府举债的纲领性文件。43号文剥离了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融资职能,这一职能逐步被规范的地方政府债券所代替。随后,针对融资平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

最近一轮规范整治行为始自2016年10月,之后财政部陆续出台多项文件,从文件脉络上,业内将中央对地方政府举债的监管思路概括为“开正门、堵偏门”或“修明道、堵暗舱”。具体而言,一手强调融资平台与政府划清界限,同时严打违规举债行为,如财预50号文、87号文以及一系列针对违规举债行为的惩罚公告等;另一手则在细化债务限额管理,拓宽地方政府债融资渠道,如89号文、62号文、97号文等鼓励发行专项债,试点土储债、公路债等品种。

监管限制的对象是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受到直接冲击的是地方融资平台,地方融资平台是地方政府预算外最主要的融资渠道,同时也被视为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行为的“温床”,中央政府自2010年以来就一直在出文对此予以规范,规定金融机构为平台融资不得要求政府出具担保函等形式的担保,规定地方政府不得以土地储备为名义为非土地储备项目举债,不得以地方政府债以外的任何方式举借土地储备债、严禁将金融机构以及非金融类公司的融资行为纳入政府购买服务等。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记者表示,现在看来,2015年以后发行的地方政府债务都有风险,“可以两个维度来看,一个是财力比较弱、对举债依赖比较大的地区,比如内蒙古、山西、云南和贵州等,另一个是当地融资平台特别多的地区,比如江苏,叠加符合这两点的地区风险更大。”

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路漫漫

“我这么多年做下来的感受是,中央对地方乱举债的行为心知肚明,所以一直在出各种文件很有针对性地在堵,每出一条限制,地方就会想办法绕过去,然后创新出一种新的方式,比如这些年不断出现的隐性担保、明股实债的PPP项目和产业基金、伪政府购买服务等,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的。”上述信托机构人士对记者表示。

这一现象也体现在统计数据中。比如,2010年,国务院发文明确要求只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任务且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偿还债务的融资平台公司今后不得再承担融资任务。但2013年12月30日公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该规定出台后,仍有533家只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任务而且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偿还债务的融资平台公司存在继续融资的行为。

另外,2014年的43号文明确剥离了融资平台公司的政府性融资职能。Wind口径的城投债新发行额,2014年为19175亿元,2015年小幅回落,降到了18064亿元,2016年又重新上升到了24761亿元,相比2015年增加了37.1%。

银监会针对地方融资平台采取“名单制”监管,即针对名单内的平台企业予以规范,按季度动态更新名单。自监管限制平台融资后,大量融资平台谋求退出该名单。2017年银监会公布的最新名单数据显示,去年共有136家平台从名单中退出,是最近4年来退出数量最多的。

“最开始名单的本意是认可这些平台的融资资格,对具体的业务操作进行规范,但是后来由于对平台限制太多,名单制变成了‘鸡肋’,留在名单内受到约束太大,很多融资没法做,其实退出去就是为了绕过这些监管条件,说到底就是为了更便利的融资。”一位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人士对记者如此表示。

一位撮合地方政府项目方和金融机构资金方的中介人士对记者透露,每一次文件下发限制一些行为之后,其实都是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还有中介等所有参与方大家一起来想办法如何把项目报表做得符合审批规定,但是项目、资金用途实质上都没有变化。“比如刚出的新规,信托委贷被限制了,我们一个客户的项目按原计划没法做了,我们现在的想法打算做成应收账款买入返售的方式。”

一位接近财政部门的财政专家对记者表示,无论从债务压力还是政绩考核的角度,地方政府都有融资的动力。现有体制下监管上的症结在于,从级别上来说,财政部门没有办法有效地约束地方政府的行为,以后多部门加强沟通协调,联合监管将是个重要方向。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