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小年时想起外公的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4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08 18:24:5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08 18:24:5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过去,每到快要过年时,我妈妈就会头上扎着一条干的白毛巾,就像电影《地道战》里的高老忠一样,她用长鸡毛掸、扫帚和抹布,把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几乎是一尘不染。妈妈是北京人,听她说,这叫“掸尘”,是老北京的习俗,每年过年前,北京人的家里都要“掸尘”,以迎接新年的到来。

经过妈妈“掸尘”的屋子,一下子就变得干干净净的了,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而每当此时,我家最隆重的礼仪,就是在一面墙上,悬挂上我外公的画了。

外公是画国画的,专门画工笔画鸟,听我妈妈说,外公解放前靠给别人抄写“孤本”书籍而获得一定的报酬,解放以后渐渐没人来雇他抄写“孤本”了,他就赋闲在家,靠我妈妈和舅舅供养,他成天就是画画赋诗,和一些文朋诗友交往。我那时小,不了解外公的情况,只是暗想外公平时怎么不去上班,总是待在家里,不是在宣纸上作画,就是嘴里念念有词地吟诵诗句。

外公家里的三面墙上都挂着他画的画,有长条轴的,有中小幅的,也有装在镜框里的扇面画,在堂屋里,还挂着他画的大幅画和写的对联。

每到过年前,妈妈把家里打扫干净后,就会到外公家去拿画,听妈妈说,画是外公选的,是他从当年画的画中,选出他认为画得最好的,给我家悬挂的。画是装裱好的长条轴,外公很细心,画的外面是用一个特制的布袋套好的,有封口,封口是用带子系上的。

妈妈把画拿回来后,我们一家人就聚拢在一起,商量着怎样悬挂才好看。当定位以后,我爸爸就会拿着竹叉子,将画高高地挑起,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将画挂到最顶部的钉子上。

外公画的工笔花鸟画,是我们一家人最先感受到的年味,外公的工笔花鸟画上,有鸟语,有花香,有融融的春光和青葱的春色,好美好美。

新年来了,新春来了,外公的工笔花鸟画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新年的快乐,也带来了新春的祝福。鸟语花香,春光明媚,新的一年是这样的美好,是这样的让人感到心情舒畅。记得那时,凡是到我家来的亲朋好友,都会夸奖我外公的画画得好,画得生动,画得栩栩如生。

年过完了,我爸爸就会用竹叉子把外公的画叉下来,我妈妈再小心翼翼地把画装进特制的布袋里,给外公送回去。我听外公说,画挂了一段时间后,要用鸡毛掸掸去画上的浮灰,再装入布袋收起来,这叫“养画”。

我家在过年时悬挂外公的画,这也许是我家特殊的过年方法和年味。当外公的一幅新画悬挂在我家屋里的墙上时,我知道,我们又要过新年了,我们四个孩子又要长大一岁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