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我的教育之路(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46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09 17:53:3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09 17:53:38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教育之路(一)

(首先要声明,回忆几十年前的事情,出现记忆错误,恐怕在所难免。如果有人发现差错,请务必指出来,我不胜感谢!)

我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上学的经历和今天的孩子们差别很大。如果我们这些人开口说教育,年轻人恐怕不爱听。而年轻人谈论的教育理念,我们同样难以接受。如果说当年我们那一套已经过时,落后了,不能适应如今形势下的孩子们,恐怕的确如此。但是看看自己,作为当年教育的结果,尽管存在各种问题,却也不至于是废品吧?好吧,争议暂时搁置,因为争是没有结果的吧。

我不过是要回忆一下自己求学的经历,有兴趣了解的不妨来读一读。我们这代人经历过艰难曲折,曾经遭受无数挫折和失败,回头看看也觉得挺有意思。我的求学经历,其实也是很多同龄人的一个缩写写出来,目的就是让如今的孩子们看一看,原来教育也可以是那样的啊!在并不遥远的过去,教育就是那样的。

我比较特别,从来没有进过托儿所,也没有入读幼儿园。胎教和学前班之类,更是不可能。如今那么小的孩子就要到处“赶场子”接受培训,我没有这个“福气”。当然我绝不为此难过,而是恰恰相反,我感到庆幸。因为从小我就拥有大把大把自由玩耍的时间,野在外面跑,到处玩,不到天黑不回家。

那时要8岁才能上小学8岁前天天玩,感觉日子过得真是慢啊!那么上学前我学过什么吗?比如拼音,算术,认字,英语?好像根本没人教过。尽管我母亲就是小学老师,她也从来不管,她自己上班还忙不过来呢。而且那时反正大家都不学,所以没有谁在乎。那么有没有学过什么绘画,乐器,围棋,跳舞,运动呢?别开玩笑了!根本不可能。也许,有极少数孩子因为家庭的关系,会学一点的。但是他们学是他们的事情,别人不会攀比,大家都认为理所当然,而且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

如果要说那时候我也学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妈妈早上上班前,会认真关照我做几件家务事,比如扫地,擦楼梯扶手等。我不算听话的好孩子,总要拖拉。直玩到傍晚妈妈快回家了,才突然想起,赶快去做,一般也就是马马虎虎完成罢了。因为玩疯了而忘记完成任务的情况不少,所以常常要被责骂。做家务是不是有报酬呢?连想都没有想过。外婆常常差遣我去跑腿打酱油等,外公派我去打酒买烟,我倒从来不会搞错。外婆喜欢我,会给我几分钱零用,我开心极了!那时买一坨饴糖,有玩又有吃,只要一分钱;吃一小碗豆腐脑也就三分钱,味道好极了。

虚度了那么多年的光阴后,终于要上小学了。原来小学就在我家对面。从我家院子前门出去,穿过大约五米宽的弄堂,就是小学的后门(在我家的阳台上,天天可以检阅小学生们排队在弄堂里做早操的盛况。)。从我家跑到学校,两分钟就行,实在太方便了即使在家听见学校打预备铃才出发,也不会迟到的(如果后门锁了就完了。)。家长要不要接送?完全没人管。那时候是没有爷爷奶奶接送孙子孙女上学的。在我家对面小学分部读了两年之后,上三年级便要转到离家300多米远的总部去上学了,而且还要穿过马路。可那时马路非常幽静,几乎没有车辆,我们甚至可以尽情在马路上打闹,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交通事故发生(现在这条马路可是车水马龙了。)。

对我来说绝对是无忧无虑,以玩为主。记得那时只在上午上半天课,下午在家学习小组就是大约四个住在附近的同学成立一个学习小组,选定在一家集中学习。我家阳台就是一个小组的活动地点。老师很负责任,一般会来抽查因我家离学校太近,所以老师总会来看一看的。学习小组的活动就是做作业,做完了就做游戏。我们很贪玩,不肯好好学习可又怕老师来了发现我们不做作业只顾玩要挨批评,所以往往派一个同学放哨,然后其他人就玩开了。可惜放哨的同学放一会儿就心不在焉了,跑过来全神贯注和大家玩在一起。结果常常是老师走到面前还没人知道,更别说发出警报了,所以我们老是挨批。在两个小时的学习小组活动中,如果能够花半小时做作业,就算不得了了。老师来检查,有时候我们早就跑到别人家的院子里玩了,人也看不见一个。要是有人来通风报信,我们就干脆躲在那里不回来。

小时候也有一点优势,有天生的好嗓子,被选派到少年宫合唱队担任领唱,由上音附小的原校长(大概是因为阶级成分问题被撤了下来)Sa老师负责训练我们曾多次到电台录音,到剧场演出。可我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居然常常逃课,有时隔了两,三个星期才去一次。估计是Sa老师来告状了吧,班主任很生气,严令我准时去排练,我才勉强去了。Sa老师的两个儿子,一个学小提琴,一个学钢琴,都很优秀。她问我们谁愿意跟她学?别人学不学我不知道,但反正我是不会考虑的。现在想来,实在太不应该。Sa老师的水平很高,我却根本不珍惜。后来等到小学毕业,Sa老师却并没有嫌弃我,而是力主推荐我去考上音附中。记得有非常漂亮的大轿车来接我们去考试。到那里一看,天啊!上音附中简直是个无比美丽的大花园,让我大开眼界!可依然不开窍,无动于衷。也许我从内心就不喜欢音乐吧。我很勉强,而我的父母也没有认真过问,去不去由我自己决定。我通过了初试,但发现自己有抵触情绪,终究不喜欢搞音乐,最后还是放弃拉倒。我没有走上音乐的道路,是否后悔呢?不知道。

到了大概四、五年级,学校里发生过一件使我难以忘怀记得那天上课,老师正认真讲课时,突然天花板上塌下来一大块泥灰,把正在上课的班主任老师砸昏了,她趴在讲台上一动不动,头上血流下来。我们以为她死了,顿时呆若木鸡。但班长还是机灵,立刻冲出去报告校长了。等校长赶来把老师送去了医院后,他不得已向大家宣布:同学们,回家吧,放假一天我们这些混账小子们一听到这个消息,竟然欢呼起来,但刚叫了一声,我觉得似乎不妥,简直是太不像话了!但是玩心太重,不及细想,也跟着那几个人冲出去玩了。后来想想才感到羞耻,这羞耻让我记到今天,印象太深刻了。

在班上我成绩中上等,但自我感觉特别良好,以为自己在学习上毫无问题。毕业后要考中学这件事好像和我无关,照玩不误,依然不努力学习。稀里糊涂参加升学考试,结果是名落孙山,进了一所所谓柴爿学校,即垃圾学校。但奇怪的是,记得我父亲居然高高兴兴陪我到学校,还让我在操场上留影。父母似乎并没有为此感到不快,没有一句批评,也没有丢脸的意思(到底有没有?现在想起来倒是不能确定了。)。因为上学路远,父亲还为我买了自行车,我很高兴。不过,我心里有点明白了:考高中时再也不能如此!

我们这些人后来基本都“上山下乡”,到了“广阔天地”,分散到天南地北不碰头了。回城后也各忙各的事情,很少联系。但不久前得知,我小学班上最优秀,最漂亮的两位女同学,一位是和我一起去少年宫合唱队唱歌的,另一位是学校少先队大队长,我心中的偶像,她考进了最好的中学,这对我是个不小的刺激!),竟然在好几年前都离开人世了真是世事难料啊,让叹息不已!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