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冷丝的BLOG
个人所感,凡人所悟。
  中国媒体的"由聋而哑"-刘冷丝(原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茂华 |  浏览(8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09 22:18:5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10 11:26:05  
  本作品所属分类:锐评今世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  刘冷丝  


   “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这般无奈的描述警醒我们必须细细思量:媒体是什么?媒体应该做什么?我想,有很多不尽相同甚至各个截然相反的答案,我们也无法确定哪一个答案为最佳。但是,一个扪心叩问压在胸前:我们应该选择何种答案?

就在几天前,国内自媒体广泛传播这么一则新闻:“一个中国女人捐了15亿美元!国外都炸了!国内却没什么人知道!”原来,浙江武义籍企业家何巧女的这一善举早在201710月就被境外主流媒体报道过,当时也被国内个别媒体转发过。很遗憾,转发的媒体也就一两家,并未有大的反响。国内主流媒体的忽视和新闻主人公在舆论上的低调,直到三个多月后的今天,她的捐赠行为经过国外媒体的报道和称赞、“出口转内销”后才真正得到了内地媒体的关注。

令人欣慰的是,彭博社去年10月报道何巧女捐款15亿美元用于雪豹等濒危物种自然保护地建设,特别提到中国政府对何巧女的支持,其中重点说到中央政府尤为支持民间和官方共建保护地政策,以及中国国家领导人在生态和环境保护方面的雷厉风行。可以肯定,国外媒体的报道是专业的,也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不愧为国际大媒体。

“国外都炸了,国内却没有人知道!”这是自媒体和国内传统媒体所拟的标题,看似“惊悚”——绝不是标题党、是一种客观的表述。一家很专业的小众媒体《社会科学报》在今年13日写了这么一段话:“回顾2017年,每天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娱乐新闻霸占着新闻头条……可是有一群人,他们直到去世都没有上过头条。黄大年、李佩、周有光、任新民、张乃通、吴文俊、刘宝琛、申泮文、陈学俊、柯俊、朱英国、南仁东、钟扬、朱显谟、沈祖炎、刘建康、童志鹏……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国家脊梁’

请问,有多少人在媒体上看到过上述人物的报道,或者说你通过其他渠道知道这些人?我实话实说,我努力回想——通过“度娘”印证才敢肯定知道其中两个人。这是我(们)的问题?不不不,我坚定地认为,这是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的问题!

我想起鲁迅先生的杂文《由聋而哑》,该文开头说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有许多哑子,是并非喉舌不能说话的,只因为从小就耳朵聋,听不见大人的言语,无可师法,就以为谁也不过张着口呜呜哑哑,他自然也只好呜呜哑哑了。”鲁迅先生借这个司空见惯的病理现象痛批当时中国缺乏有精神内涵的文学作品,即文中所说的——作家精神上的,那结果,就也招致了来。这个结论用在中国内地当下的主流和非主流的媒体身上可谓再恰当不过了:中国媒体选择性的“聋”和“瞎”导致选择性的“失声”和“失明”。

集体性的“失声”“失明”带来的恶果已经且正在危害中国社会。《由聋而哑》预言当时的中国会有这样的灾难性结果:凡是运输精神的粮食的航路,现在几乎都被聋哑的制造者们堵塞了,连洋人走狗,富户赘郎,也会来哼哼的冷笑一下。他们要掩住青年的耳朵,使之由聋而哑,枯涸渺小,成为末人,非弄到大家只能看富家儿和小瘪三所卖的春宫,不肯罢手。这样的结果正是当下中国媒体的真实写照,许许多多的案例不用在这里赘述了!

还是回到文章开头所提出的问题:媒体是什么?

媒体的属性在新闻传播史中早已不言自明。公元前60年,恺撒把罗马市以及国家发生的事件书写在白色的木板上,告示市民。这便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媒体。中国唐代官报就是和唐代藩镇制度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随着藩镇势力的发展,才设立了进奏院和进奏官,传递中央的信息。新闻传播史告诉我们,媒体就是指人类借助用来传递信息与获取信息的工具、渠道、载体、中介物或技术手段,是人类社会的公共平台或者公共空间。德国学者哈贝马斯在考察由欧洲诸多媒体搭建的公共空间后批判:公众的批判逐渐让位于消费者交换彼此品味与爱好’”,因而文化批判公众变成了文化消费公众,共领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文化消费的伪公共领域或伪私人领域。需要说明的是,哈贝马斯主要是考察19世纪到20世纪初期欧洲的媒体,20世纪中后期,欧美许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不断反省哈贝马斯所批判的“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媒体人和媒体也在不断地自我净化”,哈贝马斯所批判的现象在世纪之交至今有很大程度的改善。

概言之,媒体之责和媒体之本在于集言论、汇民意,理应是监督和揭示、授识与传道。娱乐与消遣,其实只是媒体的副产品。通俗说,媒体是一个国家,或者说一个民族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悲的是,我们的眼睛迷离浑浊,是该动动手术使之恢复一些光泽了。

可以回答本文开头“媒体应该做什么”的问题了。我们的媒体和媒体人已经到了万不可缓的时候了,这就是一方面竭力传播切实的精神的粮食,放在青年们的周围,一方面将那些聋哑的制造者送回“黑洞”和“朱门”里面去。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