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在巴黎
带你看法国
  远在天边的人境 - 马克萨斯群岛之旅 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司墨 |  浏览(401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10 05:00:3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16 06:01:33  
  本作品所属分类:驴行天下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她的灵魂随着一道阳光飞上天空,四处飘荡。海浪撞击礁石化成碎片。她来到海边,在沙滩上印出自己的形状。年轻的渔夫用双臂拥抱印记,沙子转眼幻化成为一位美丽的女子。渔夫和女子生下一子,不意被女子生前族群扣押。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女子道出了她的秘密,并授予丈夫自己的绝技——Te Hakamanu,鸟之舞。

——马克萨斯神话传说

 

虽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巨大的栀子树上白色的花朵还是那样显眼,仿佛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闻到它的香味。树后尖顶教堂被灯光打成萤绿色。用来表演的空地分为两层,一层与观众齐平,没有界限,后面一层略高,空旷的场地前两侧和正中各有睁着大眼睛的Tiki图腾雕塑。Tiki是波利尼西亚的祖先神,是力量、美与繁荣的象征。波利尼西亚人对它们又敬又怕。Tiki也是雕塑家的保护神。大部分的Tiki雕塑都是一个大脑袋,没脖子,手臂紧贴在身上,腿也很短。Tiki的大脑袋说明它蕴藏无穷的力量,而圆睁的大眼睛是智慧和具有超人能力的象征。有时它会吐出舌头或者露出牙齿,以恐吓挑衅它的人。



1842TahuataVaitahu村的老祭师和Tiki图腾

 


各种Tiki

场地周围已经内外三层围满了人。年老一些的坐在椅子上,大部分人席地而坐,或挤在场地周围的矮墙上。舞者在场地的一边聚集起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而这仅仅是来参加艺术节五个岛屿中的一个!这次来参加比舞大会的有来自Hiva Oa(希瓦瓦)、Nuku-Hiva, Ua-Pou, Ua Huka, Fatu Hiva五个岛屿六个代表团,总共有600多人。感觉跳舞的比看舞的还要多。



人声渐渐安静下来,忽然听见从舞者群的深处传来一缕悠长高扬的喊声。那女声有点像我们国家侗族大歌的喊法,朴素自然,声音不大却传得很远。声音连绵不断,音调从高滑到低,最后渐渐休止。紧接着几个人同时唱了起来,鼓声也响起快速的节奏,舞者鱼贯跑上舞台,掀起滚滚尘土。腰上和腿上系的树叶沙沙作响,头上戴的羽毛让人眼花缭乱,抹得油亮的棕色皮肤在灯光下闪耀,上面布满青黑色的纹身。观众也沸腾起来,拍着手,尖叫着,整个人群登时进入癫狂状态。

近百名男男女女几乎全身赤裸,排成队列,在鼓声的催促下,男人拍着大腿发出低沉粗犷的吼声,女人长发披散,优雅地扭动着丰满的臀部。她们挥舞着胳膊,有时并排站立,有时围坐,中间还传来仿佛来自远古的呼声。每一名舞者都是那样投入,那样享受,完全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自己的仪式,自己的文化,舞蹈是他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台下等待参加表演的其他舞者也不由自主地吼叫应喝。霎时间我似乎穿越时空,回到千万年前的一个村落,找回了人类最初部落集体生活的感觉,激发出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和动力。




















这一天晚上的演出一共三场,首先由Tahuata东道主开场,其后是FatuivaHuku Hiva岛,每个代表团跳45分钟,展示自己最拿手的段子。每段开始之前都会有一个“主祭司”用马克萨斯语讲述故事,解释即将表演的内容。“主祭司”可以是男,也可以是女,他们头戴羽毛、骨头、贝壳或植物做成的高冠,手持仪式杖,高声吼叫着极短的句子,仿佛是战前的宣言。除了跳舞,有些代表团还点起火把,团团围住祈祷。更有雄壮的武士,边跳边把火把扔向对方,而自己接住来自对方的火把,十分惊险。










还有的把一只小猪和一只鸡倒挂捆绑在棍子上,抬来参加仪式。公鸡一动不动,看上去已经放弃一切,小猪却不服气,不停尖叫,让人心疼。抬猪的两个武士把它放在地上,扶摸了几下安慰它,然后归队表演。小猪就躺在一排排赤裸的摇摇晃晃的男女之间,歌声鼓声震耳不绝,可怜它也许出生后从没见到这种场面,估计它会以为所有人都突然疯了吧。仪式结束的时候小猪被重新抬起,两个武士突然把它抛向空中。武士发出低沉的吼声,紧接着小猪吱地一声尖叫,全场听的是清清楚楚,虽然残忍,可也有些滑稽,人们都不禁笑了起来。

看的时间长了有些累,又想上厕所,就从人群中走出,往家庭旅馆走。黑暗中小心翼翼地从大芒果树下穿过,谨防被掉下的熟芒果砸到。爬上旅馆的小坡,进门的一刹那,我惊呆了——只见房东的小婴儿一个人睡在大露台的门口,大门敞着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最里面的厨房亮着灯,有人在那里聊天。上完厕所才发现停水了,没办法,只好又回到表演场地。




场上鼓声正猛。令人惊讶的是这个乐队有好几个鼓手都是十几岁的孩子,其中一个主要的鼓手还是个娇弱的女孩子。那些用整棵树干镂空,上绷猪皮的大鼓比他们还高。几个人就站在小凳子上打鼓。那是怎样的一种天赋呀!鼓的节奏整齐划一,仿佛是用一张鼓演奏出来的。鼓声震天,节奏也变化多端,总是在冷不防的地方变换节奏,不断给人带来惊喜。打鼓的姿势也仿佛是在跳舞,双臂高举上下挥舞,与整个身体形成一体,随着节奏有力地摇摆。这样的动感让我百看不厌,眼睛不肯从他们身上离开。




这次演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些孩子和年轻人。他们的血管里流着传统的血液,基因里铭刻着祖先的灵魂。人们有意地把他们推在最前面,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有一个代表团竟然让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男孩当“主祭司”。小勇士手持仪式用的武器,独自在一百人的舞者和几百人的观众之间来回走动,大声宣讲,所有人鸦雀无声地听。小勇士越讲越激动,开始大声地抽泣。但他仍不停止,每抽泣一声,讲一句话,一直坚持到把每一个字字正腔圆地讲完。大家都为他的勇气和定力所折服,爆发热烈的掌声。






从悼念已逝族长,到讲述历史上的战役,到男女间示爱,或是描述动物,歌舞涉及马克萨斯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讲述的都是马克萨斯人的生生死死。他们没有复杂的文学,歌舞承载着这一支文化的所有记忆。可惜在19世纪西方基督教文化传入之后,传教士认为赤身露体有伤风化,放纵的歌舞粗俗不堪,曾经禁止当地人歌舞,直到20世纪五十年代才开始恢复。1987年,为了抢救自己的文化,当地决定每四年举办一届文化艺术节,每两年一个小节。2017年是第11届。除了歌舞还有刺身展示、舞蹈培训、传统运动、传统故事会、服饰制作、和传统医学展示等。除了不忘传统,每次还会创新,加入时代的新鲜因素,希望他们的文化永葆青春。


夜已经很深,场上的歌舞还在继续,疲乏的我在草坪上伸展开双腿,头枕在尼古拉腿上看表演。这时演到红鸟的故事。一位美丽的马克萨斯女子头戴羽冠,双臂下悬羽毛做的“翅膀”,手里也拿着羽毛,她扮演的就是红鸟。身边一位勇士,在她脚下舞蹈,扮演寻找传说中红鸟的英雄。两人在身后舞者的鼓声和歌声中翩翩起舞。看着这优美的舞姿,我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恍惚来到一个美丽的海岛,岛上一位勇士爱上了公主,向她求爱。然而公主提出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寻找传说中的红鸟。勇士二话不说上船出海,走遍大洋各个群岛都没有找见这种红鸟。就在他筋疲力尽,几乎绝望的时候,一只红色的鸟停在了他的船头,羽毛鲜艳明亮,比他想象的还要美丽。勇士带回了红鸟,献给公主一根羽毛。从此红鸟就在小岛繁衍生息,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找到这种鸟的地方……






关注微信公众号
订阅最新文章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