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自传
博客自传第一人
  我的不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玉兴 |  浏览(30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12 06:16:0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12 06:16:06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不敢

  在偶像面前尽情的尖叫激动放电表白因为都这样就不奇怪,就如在一尊佛像面前图腾旁边或是什么神乎乎的物件脚下,你会下跪磕头诉说自己的秘密和希望心愿。

  舞蹈是什么,就是可以把自己的腿高高抬起来的一种运动而且不由自主你来了,她就高高把腿抬起来还要分叉到最大距离就像,我们公司的龙龙狗一样因为害怕还是喜欢还是臣服还是发情,把一条腿抬起来夹着尾巴你一逗它就跟你上蹿下跳的舞蹈。

  “谁也比不上公仆这个最大的儿子孝顺”,那些已经开始领退休金的老人们每每说起来就如此的爱戴一脸幸福。到点就发钱还每年给你涨工资也不用你跟它要,最孝顺。

  “人家不敢来找你。”,我记得这句话是大哥跟我讲的之前我都没有听到过就只有他才跟我说。其实我知道大哥这句话的意思他是想说:我在这个公司好像皇亲国戚一般仰仗大哥是老板这棵大树在这个小范围内作威作福享尽特权,横行霸道仗势欺人为所欲为而且好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光荣因此,大哥就有了我的把柄前来警告我前来收服我前来治治我前来大义灭亲。其实大哥我知道他就总是感觉我在这里有跟他争权夺利的危险不然他就没有必要处处时时防着我,我也记得大哥办公司不用我的身份证件警告我不要进车间不要替他做主不要学习热处理技术等等而且,大哥除去要我给伙房卖卖菜给他买点常用耗材听厂长安排买点车间急需物品逗逗狗听听大哥的牛逼牢骚以外,没有啥事是我的职责他就根本没有安排我管人或管事的任务我也从根本上再说,一共二十几个人的小公司每天那点事有老板全面总抓有厂长安排生产有带班长每班干活有收发验货发货派工收款有会计专职交税做假账催款因此,大哥的安排密不透风层层相扣环环连接滴水不漏哪里就还有我可以感兴趣插足的位置本来,他就是单纯的想象时不时的给我个警告虽然身子在这里但不要有太多的非分之想更不要对他的公司有任何企图,他的这种对我的认识我看就很是不够了解我的本分但他有没有其他办法就还是要拿出来他在公家公司的老手段,自己给我造个谣言还打上别人或是群众的反映以此显示他来给我说明透露的合理性也有依据就像前文介绍的,大哥偷叫小魏厂长来跟我讲到点下班就回家的命令其实人家在这里打工就根本没有所谓的“人家不敢来找你”的一点因素因为,给你们打工人家也更不关心你兄弟的矛盾和你的担心有事给你说是对你们的负责没有任何理由吓的人家不敢来找你而且,我是一直是向下看的本分实在人也从来没有成功的骄傲就哪里敢有任何瞧不起他人的资格和想法再说到家公司又不是我的有必要在你的职工面前耍我的威风吗但,大哥没有其他办法因为他老是对我不放心也就只好如此设计他的愚蠢就算被我看破也是他的目的,露怯也就在所不惜的不害羞。

  大哥最为得意的事情还真就是经常在我和小表姐面前极力宣扬和夸张他是如何从他的公司全身而退的手法和步骤,其实我看在眼里却瞧不起他在心里因为我知道,像他这种在一家上市公司里贪污点小钱转移点公家财产的中层还有很多他就可能连苍蝇也算不上还有,基本没有监督也是他们自己人就都是漏洞不是也有写检举信的人给你们老厂长给压住了吗。还有你一个靠贪污受贿致富的人在你们的车间里看到的就全是漏洞就因此,你现在就在自己的小公司里宁愿什么也不干就是要每天堵漏洞的干活不开发扩大经营不联系新老客户不抓生产质量,就是每天安排堵漏洞的工作几乎一切现金花销就都是亲自出马亲力亲为你说你一个大老板,不去干大事业每天趴在地上捡了芝麻丢了大西瓜还有对我防贼似的严防死守你说你有什么出息。不论哪家企业任何部门都是有漏洞的机会老板发现不能不堵这是第一,第二是老板不能死在堵漏洞上挣得总是比漏的多很多任何一个老板都知道的十分清楚人多力量大也一定有漏洞,正负难道不知道地方财政有漏洞就不搞改开省里市里难道不知道有漏洞就不招商引资你们大老板难道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喽啰贪他的钱吗?还是干工作要紧还是搞开发有前途还是大发展挣钱多想要不丢钱自己做个小商贩也还是有机会给人家挣你的钱而且,挣你的钱跟贪你的钱拿个人来讲究竟有多大的区别官府还有所谓的肥差跟清水衙门之分,你还号称在官场上混过就没学会睁一眼闭一眼故意卖个破绽是为了争取更大的胜利再说你一个商人又不是思想工作者因此,从这个意义这方面看你跟我一样的心态没有区别就都是小商贩的能耐还不论谁的钱多钱少。

  太阳和地球是一对,那么月亮的情人是谁还月亮是谁的第三者,它会是它们的孩子吗。

  我记得大哥还对我有如此的安排那一阵子我还被安插进了收发室举行集体办公运动还是把我当成吓唬老鼠的喵星人还有,对于一般意义上的老客户和常规加工工件有收发人员依照老规矩定价而对于特殊加工件,就要有我跟厂长一起来研究定价而且不得擅自做主你看我的大哥他其实把定价也就当成权力来运作因此,那天我记得从高密他们也不知是从哪里打听的消息就有电话来问说只有我们这里能做他们说:有两根2。6吨重的大轴需要调质给报个价因为太贵就不调质了。我是没有太多概念两根这么重的大轴长有两米多每根二点六吨,在请示老板又跟厂长和主任商量过后老板最后指定我来报价给高密,我没有记下来具体报价多少就只有报高或报低都会有问题的记载但是,厂长跟主任一听我的报价就都说我太黑太黑。可是当我看到具体眼前的两根大铁轴时候又马上感觉报价太低,但是大哥一听却这样说我是价格报漏了,先干出来再说,干好在涨价,不然他们拉不走,这就叫货到地头死。我一听,即使这次报漏了价格也不能虽然是口头合同也要讲诚信,要是干不好呢,再依照原价执行,你这才是开黑店呢。

  凡我读过的文字作者就都是我老师,凡读过我文字的人就都是我学生。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