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名人婚恋》(1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4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2-15 16:09:2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15 16:09:25  
  本作品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1-15  徐海东的婚恋故事

 

 红二十五军长征

                                                      徐海东

    徐海东,湖北黄陂人。原名徐元宿,出生在一个七代窑工的家庭,有兄弟姐妹十人。

    徐海东高大壮实,面圆耳长,虎背熊腰,是中外闻名的大将,毛泽东生前曾高度赞扬徐海东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然而,这位赫赫战将的长女徐文金,却在她父亲过去闹革命的大别山里默默无闻地当了一辈子种田的农民。

    徐海东祖上七代人都是替窑老板烧窑的窑工。他家一无田地二无房屋,祖祖辈辈住的是窑棚子。徐海东7岁便当了窑工,当了11年窑工长到18岁时,还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他受尽了苦难才决心跟共产党闹革命。1925年,徐海东在武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北伐军。当他听说家乡黄安、麻城地区有了共产党,就决心回家乡闹革命。他入党没有几天,便生下了长女徐文金,生母叫田德斋,她四岁就来到徐家当童养媳。

    黄麻起义失败后,徐海东的家被抄,亲属20多人惨遭杀害。田德斋被国民党抓去坐了三年牢,由于她脸上有麻子,不漂亮,国民党警察局长说:“这个姓田的丑婆子是徐海东不要的,就免她一死吧。”田德斋从牢里出来后,没有打听到徐海东的下落。由于日子艰难,不久,她便离家出走改嫁了。

    徐海东把这血海深仇牢记心里,毅然将自己北伐时的名字徐少奎改为徐海动,意思是要决心像大海的波涛一样把反动统治搞个天翻地覆。后来人们把海动听成了海东。

    后来,徐海东在黄安和叫夏国仙的女战友结婚了。可是不久,她也被国民党抓去在武汉坐了几年牢。在牢里生下一个女儿叫徐文玉。夏国仙从牢里出来后,由于与组织失掉了联系,加上传闻徐海东牺牲了,不久,也改嫁了。

    长征胜利后到达陕北,徐海东与周东屏结了婚。生下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蒋介石视徐海东为“文明一大害”,曾发通缉令:“凡击毙彭德怀或徐海东,投诚我军,当赏洋十万元。凡击毙其他匪,当予适当奖励。”后来,徐海东入晋,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也发通缉令:“凡击毙徐海东者,赏洋五万元。”徐海东知道此事后,自摸后脑勺说:“阎老西不如蒋介石,太小气了。”

    徐海东是窑工出身,自幼很少读书。成为红军将领后,他深感文化低,一有时间就努力学文化。

    一天,毛泽东对许多高级干部说:“中国有三部小说,《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不看完这三部书,不算中国人。”

    贺龙坦诚地说:“我一部都没有看过,但我决不是外国人。”

    毛泽东转过头去看徐海东:“徐海东同志,你看过这三部书吗?”

    徐海东如实回答:“没有看过《红楼梦》,不知说些什么?三国、水浒倒是看过的。”

    毛泽东笑了笑说:“那你只能算半个中国人。”这显然是平日诙谐惯了的毛泽东在跟他们开玩笑。

    可是,一向办事认真的徐海东,对这种玩笑也牢记在心,作为鞭策自己学习的动力。从这以后,他借来《红楼梦》仔细阅读。读完后,理直气壮地报告毛泽东,他已摘掉了“半个中国人”的帽子,是个完完全全的中国人了。

    徐海东喜欢骑白马驰骋沙场,扬鞭奋蹄,疾如迅雷闪电。若让他看见畏缩不前者,贪生怕死者,违反军纪者,他必挥鞭抽打。因此红二十五军将士看见白马到,无不踊跃向前,英勇杀敌。

    有一天,国民党“追剿”部队某团,赶一乡村农民于稻场集合,重刑威逼谁是“赤匪”、“党婆”,忽然有人大喊“徐老虎来了!”一团官兵皆恐慌,如鸟兽散。乡民乘机溜走了。“徐老虎”就是徐海东的绰号。

    1933年初春,红二十五军围攻七里坪,未能打下来,损伤了三千余人。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大计。徐海东直言沈泽民为“小资产阶级的领导,只顾自己喝饱吃足,不顾红军战士死活”。沈泽民大怒,当场推押徐海东出会场,并拟以“肃反重点人物”处置。当时,忽报国民党军队大举来犯,徐海东暗忖:冤死不如战死。就直奔前线,脱棉衣,脱衬衣,脱背心,脱鞋袜,浑身筋突,赤体挥刀,率交通队官兵冲向敌阵。国民党军队大骇,溃退了。沈泽民目睹此景亲往慰问徐海东。他紧握着徐海东的手说:“惭愧,惭愧,险些误杀忠良。”徐海东说:“杀了我,谁去杀敌人?”

    事后,沈泽民在红二十五军宣布:“从今以后,只要我不死,不准有人再说海东有问题。哪个说他有问题,哪个自己就有问题。”                                    徐海东与周东屏及东儿

    19341125日,红二十五军长征初,行至独树镇。国民党四十军一一五师和骑兵团追至,两翼包抄。第二天拂晓,徐海东见远处山影团团,略近,三座山峰兀立天边。他用马鞭指着说:“三个团的援兵到了。”红二十五军进山后,果然脱险。

    193412月上旬,徐海东率红二十五军于陕西庾家河与敌人激战,一颗子弹打穿徐海东左眼底,由颈后飞出。徐海东昏迷四天四夜,醒后第五天,即由四人抬着指挥作战,屡战屡胜。

 

    延安时期某日,徐海东挥鞭策马。途中,马蹄撞一士兵,他急挽缰绳。马受惊,昂首嘶鸣,前蹄腾跃,徐海东被甩下马背,头撞一棵大树,昏迷过去,两星期才苏醒过来。口中缺两颗门牙,到出事地点见两颗门牙深嵌树上,拔不出来。

    平型关大战后,六八七团团长张绍东、参谋长兰国卿因嫖娼事发,以看地形为名,投奔国民党,时称“张兰事件”。徐海东闻此事,忽大叫一声,口中愤血,遂一病不起。张绍东为徐海东麾下得力干将,原红二十五军师长。

    毛泽东极关心徐海东的病情。19415月亲手起草电报,慰问徐海东:“静心养病,天塌不管。”

徐海东参加革命后,徐家亲属66人被国民党杀害。其中27位近亲,39位远亲。徐海东的二哥、四哥、五哥家都被国民党反动派斩尽杀绝。徐海东打仗负伤九次,大难不死。解放后,他家被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的有十四人。195043日,徐海东为他们立了纪念碑,碑文是“光荣流血”四个大字,为徐向前元帅亲笔题写。         徐海东与周东屏及子女

    “文革”中,徐海东病中卧床,见一传单说林彪“出身贫农”,徐海东以掌拍床沿说:“放屁!”“胡说!”周东屏急劝他:“林彪现在是副主席,可不能乱说。”徐海东继续以掌拍床沿说:“当了副主席,也不能改变成分。”接着又拍着床沿说:“红军时期,我打过林彪家的土豪,四五间新瓦房,十几台织布机,怎么会是贫农?”徐海东由此获罪于林彪。

    由于林彪、“四人帮”的迫害,徐海东大将含恨于1970325日在河南郑州逝世,终年70岁。徐海东临终前,伸出两指,以示自己光顶,意为林彪所害也。

 

 

 

                 参阅资料

    1.《大别山寻访大将之女》胡士华/文《文摘旬刊》1997.3.8

        原载《恋爱.婚姻.家庭》1997.3                      (1998.03.13)

    2.《徐海东不做『半个中国人』》《文摘旬刊》1998.7.10

        原载《文化时报》                                    (1998.10.27)

    3.《开国大将轶事》吴东峰/文《作家文摘》2000.11.28

        原载《解放军文艺》2000年第11期                     (2001.03.08)

    4.《“红色窑工”徐海东》吴东峰/文《云南日报》2001.4.16     (2001.04.18)

    5.《将帅之名》沈 现/文《文摘旬刊》2003.8.8

        原载《纵横》2003.7                                   (2003.08.17)

    6.《周恩来指导红二十五军走上长征路》程沐雨/文《文摘旬刊》2005.12.9

        原载《纵横》2005.11                                  (2005.12.15)

 

 

1-16  风流将军陈赓

                       风流将军磕响头

 

    陈赓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军中,素有“风流将军”的美称。

    1927年,中共在武汉召开了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在北伐军第二军担任特务营营长的陈赓,因工作需要被指派参加了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期间,陈赓爱上了曾有一面之缘、刚从上海赶来参加会议的“五大”代表王根英。

    陈赓对王根英产生爱慕之情,除了被她那端庄清秀的容貌所吸引之外,更多的是对她美好心灵和事业成就的敬重。王根英曾担任过上海怡和纱厂的第一任团支部书记和工会主席。后来又参加了周恩来等人领导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王根英当选为新成立的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人民委员会委员......

    那天听报告,陈赓瞅准时机,坐在离王根英不远的地方。然后,他掏出纸笔,端端正正地写上:“王根英同志,我爱你!我向你郑重求婚,希望你嫁给我!”                             

    写完,他又认真地默读了一遍,感觉非常不错。于是,他把纸条折成一只小燕子,递给身边的一位同志,小声叮嘱:“请传给坐在墙边的那位姑娘。”然后,他高高挺起胸脯,眼睛瞅着王根英,脸上出现了自豪的微笑。因为他常听人说他挺胸微笑时更潇洒、更英俊。

    纸条很快传到了王根英手中。她拆开一看,落款是“陈赓”。她稍稍一惊,随即镇静下来,马上回想起四年前在上海的一段往事。

1923年春,党在上海的工人区开办了平民夜校,年仅十七岁的王根英成了夜校学员。教员中有一位从湖南来的共产党员,他就是陈赓,时年二十岁。课堂上,陈赓言如流水,滔滔不绝,王根英听得如痴如醉。课余时间,陈赓又和学员们打成一片,了解学员们的思想动态。面对和蔼可亲的老师加兄长,王根英找准一个机会,向陈赓倾吐了自己心中的一份苦闷。原来,王根英在小的时候,父母作主就将她许配了人家,对于那人,她既不认识,也不了解,更谈不上有一丝一毫的爱情了。那一纸婚约,像无形的枷锁,捆住了姑娘的手脚,她在爱的苦闷中彷徨......听完王根英的述说,陈赓当天就大胆地来到王家,向她的父母讲明道理。他振振有词地说:“大叔、大婶,根英的婚约应当解除。做父母的,如果你们真正痛爱孩子,婚姻大事,应当由她自己作主。如果你们把着老观念不放,恕我直言,你们这是在折磨孩子,摧残孩子。如此下去,你们将成为制造女儿婚姻悲剧的罪人......”陈赓的一席话对王根英父母震动很大。不久,他们就决定废除婚约。从那以后,王根英心境豁然开朗,她对陈赓也有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王根英出生于1906年,是家里9个兄弟姐妹中的老二,8岁时便跟着姐姐到纱厂做工。她最小的一个妹妹叫王璇梅,小她16岁,后来嫁给了陈锡联将军。

1923年,17岁的王根英转到怡和纱厂做工。此时,恰值中共利用教会名义,以纱厂工人为对象,开办了工人夜校。好强的王根英是这所学校的第一批学生。她也很快成为工人运动的积极分子。

王根英就是在夜校时认识陈赓的。

    那年,上海平民夜校开办不久,就被反动派查封民,陈赓也受组织安排,回到了湖南,他们一别就是四年,谁知现在又在武汉见面了。看完纸条,王根英心想:陈赓啊陈赓,你要求婚就老老实实、正正当当来求嘛!干么要这么鲁莽呢?难道要我也像战场上的敌人一样,被你一声吼,马上举起手吗?

    好一个调皮的王根英,只见她向纸条的背面轻轻啐了一点口水,转身扬起胳膊,“啪”地一声,把纸条贴在墙上,接着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继续听大会发言。                            王根英与儿子陈知非

    陈赓一看大惊:怎么?你要公布于众?!好!你贴墙上,我再写!

    他又伏下身子,在纸上写道:“根英,我爱你!我请求你作我的妻子!”

    纸燕又飞到了王根英手中。她展开,仅看了一眼,啐点口水,转身又贴到了墙上。

    陈赓一见更来劲了!你不反对,还怕别人不知道,那就是赞成了啊!好,你贴,我再写!他又俯身写了第三张:“根英,我发誓娶你为妻!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纸条再次传到王根英手中后,她看也没看,直接翻过来啐了点口水,转身又贴到了墙上。

    陈赓还想写,正巧会议休息。这时会场上已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墙上的纸条。一休会,就马上围了上来。大家读着陈赓的纸条,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人打趣道:“王根英,你这样处理情书,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站在外围的陈赓得意地接口说:“我看总不是反对吧!她正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陈赓正在向她求婚呢!”

    王根英绷着脸反问:“你别太自信!我为什么要嫁给你?”

    陈赓一听,嗬,好家伙,她终于发话了。他笑嘻嘻地答道:“你为什么要嫁给我?这还不好回答?因为我爱你嘛!再说,我们郎才女貌兼女才郎貌,志同道合且有感情基础呀!”

    王根英“卟哧”一笑,红着脸回答道:“脸皮真厚!”

    这次大会之后,陈赓写情书向王根英求婚之事被周恩来知道了。他点着陈赓的鼻子,笑他不懂求婚的艺术,说:“陈赓呀,谈恋爱可不是打仗,强攻是不行的。”

    陈赓说:“革命者光明磊落,爱情也不该鬼鬼祟祟。她贴我的情书,我不怕,她再贴,我再写!”

    周恩来说:“古人曰:欲速则不达。女孩子需要温柔。我教你个办法,先向她道歉,态度要诚恳,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在道歉中加深了解,建立感情,比拚命写情书要好得多。”

    陈赓说:“好,那我试试看吧。”

    果然,陈赓照周恩来说的向王根英致歉之后,王根英就爽快地答应与陈赓建立恋爱关系。

    有一天,陈赓和王根英漫步在长江边,陈赓又向王根英提出了尽快结婚的要求。王根英想,你陈赓也太得寸进尺了,才答应与你恋爱几天,你就要结婚?于是,她委婉地推托道:“我刚参加革命不久,有了拖累,怕影响工作,我看还是迟点再说吧!”

    分手后,陈赓带着满意和失望的双重心情回到宿舍。几位老同学立即围上来:“新婚定在何时?快从实招来!”

    陈赓搬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高声宣布:“诸位仁兄,请听清楚,我陈赓今天当众发布一项严重声明,谁能说服王根英在最近几日内与我陈赓结婚,我当众给他磕三个头,还是带响的。”

    众人欢呼,屋里掌声、笑声一片。

    周恩来听说此事后,哈哈哈笑了好一阵。他想到陈赓也该成家了,王根英怕拖累影响工作,心情可以理解,但也不能革命不胜利就不结婚呀!他决定给王根英做做工作。结果情况很妙,王根英动心了。

    第三天傍晚,周恩来来到陈赓的住处,老远就大声说道:“我周恩来与陈赓打交道,什么都见过,就差未看过磕头了。陈赓啊,你今天磕也得磕,不磕也得磕。来吧,三个带响的。”

    周恩来一发话,身边的人立即拥上去架着陈赓,三次按着脑袋给周恩来磕了头。

    周恩来哈哈大笑:“陈赓,你小子可真有你的,这么英俊的小伙子,竟要用磕头来讨婆娘,啊!哈哈!明天我保你入洞房,哈哈......

19275月,陈赓和王根英终于成了一对情深意笃的革命伴侣。婚礼是在汉口举行的。那时,陈赓24岁,王根英21岁。

 

 

                           上海岁月

 

1929年,王根英生下了儿子陈知非,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妹王璇梅都住在姐姐家帮助照看小知非,也装成一个完整的上海小家庭模式,不会惹人怀疑。

陈赓参加南昌起义后,在会昌城受了伤,到上海疗伤,19284月,腿伤未愈,就到中央特科负责领导情报工作。那时,他们家在一个地方住几个月、半年,稍有情况就立即搬家。

有一次,王根英带着妹妹与儿子,坐一辆黄包车经过外滩南京东路路口时,突然被一男一女两个巡捕叫住,女巡捕很仔细地搜查王根英,而小妹王璇梅只顾东张西望地看四边热闹。巡捕搜查未果,抬手放人。新中国成立后,有一次王璇梅与丈夫陈锡联到陈赓家做客,陈赓指着她鼻子说:“你这个小傻瓜,什么也不懂,你二姐把手枪缝在你的棉袄背里,你一点也不知道。”

有一天,陈赓带妻子和小妹去看变戏法,王根英抱着知非和妹妹坐一辆黄包车,陈赓单独坐一辆,一起到临街的一个小屋里。她们和小知非非常高兴地看变戏法时,台下观众席里并没有陈赓,他一直在后台抽空和那个变戏法的人说话。台上那个年轻又长得不错的变戏法的人,就是顾顺章。而顾顺章就是不听陈赓的劝阻,在一次变戏法时被抓的。一次,陈赓到顾顺章家中,发现顾顺章在吸毒,回来便感慨地说:“只要我不死,准会看到顾顺章叛变!”他向周恩来汇报了这一忧虑。中央正考虑将顾调离特科时,顾顺章就在汉口被捕叛变了。

19333月的一天,陈赓很晚没有回家,王根英焦急万分,她预感到,这一次陈赓可能被捕了。

王根英四处打听陈赓的消息。秋季的一天,她去找到与她一起工作过的一个工友,未料那个女工已被收买,第二天就有人上门来抓走了王根英。

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人没有王根英的消息。直到两年后,家人突然收到一封发自南京的信,才知道王根英还活着。原来王根英先是被关进提篮桥监狱,后与帅孟奇、夏之栩、钱瑛等转到南京“江苏第一模范监狱”,经过绝食斗争,狱方才答应她们提出的与外界通信等条件。

1937年,王根英作为周恩来亲自点名要求释放的三位“政治犯”之一,重获自由。8月出狱后不久的王根英在云阳八路军政治部和陈赓团聚。

短暂的相聚后,这对夫妻不得不再次分离。几天后,陈赓被正式任命为八路军129386旅旅长,率部东渡黄河。

    193838日,王根英为了不使党内文件和公款落入敌人之手,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临死之前,王根英还呼唤着陈赓的名字。当时,陈赓正率领八路军三八六旅越平汉线西进,追击日军。消息传来,这位叱咤风云、横刀立马的猛将,泪流满面,大声吼道:“根英,我一定给你报仇。日寇杀我同胞、杀我军民、杀我妻子,我们要与日寇血战到底!”

    陈赓怀着无法抑制的极度悲愤,在当天的日记中只写了一句话:“三·八,是我不可忘记的一天,也是我最惨痛的一天。”

    这位富有罗曼蒂克情趣的传奇将军陈赓,直到1943年才与傅涯再结良缘。

 

 

                 风流将军泪涟涟

 

    193938日,和陈赓患难与共的妻子王根英,在一次反扫荡斗争中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之下,陈赓悲痛欲绝,一向活泼爱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

1940年五六月间,抗大总政文工团去山西武乡县潘龙镇演出。傅涯和另两位抗大总校文工团的同伴,来到团长王智涛家里取道具,“巧遇”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陈赓在座。                      陈赓与傅涯在延安

    陈赓朴实坦诚的谈吐和豪爽豁达的气质,给姑娘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傅涯那清秀俊俏的相貌和聪慧文雅的举止,也在陈赓心中掀起了阵阵波澜。

    不久,陈赓约傅涯单独见面。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陈赓,再不像当年贴字条向王根英求爱那样浪漫了:“傅涯同志,我这个人顶喜欢交朋友,有许多男朋友,也有许多女朋友。不知你愿不愿做我的女朋友?”

    聪颖的傅涯当然明白这做女朋友的含意。在参加革命前,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她已给他去过几封信,可他只痴迷于他的研究课题,坚持要科学救国,不肯到延安来。傅涯想等他们的关系结束后,再与陈赓交朋友。

    想到这里,傅涯说:“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行!”陈赓还是那么爽快。

    “起码三年。”

    “啊?”陈赓一时显得有些难堪。他沉默了片刻,显出了他的大将风度,“好吧!”

    傅涯的老家是浙江绍兴上虞县。父亲是绍兴师爷,母亲是苏州大家闺秀。她家有兄弟姐妹一共10人,4个兄弟,6个姐妹。

    傅涯的大哥傅森在林伯渠的影响下,早年参加了革命。1938年,他从延安写了一封信,动员弟妹去延安参加革命。同年4月,傅涯和弟弟傅希、妹妹余立千里迢迢奔赴延安。

    到延安后不久,傅涯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四期学习。毕业后,她就进入抗大总政文工团工作。

 

    残酷的战争环境,留给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傅涯仔仔细细考虑了三年,陈赓也老老实实等待了三年。

    傅涯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嫁给陈赓,不是因为他是位将军,而是他的传奇经历,以及他对前妻王根英的那份厚重的爱深深地打动了她。

    然而,当陈赓把他和傅涯的事公开后,却得到了中央组织部这样的答复:不能与傅涯建立恋爱关系,她有“特嫌”。

    夜晚的村头,汽灯雪亮,琴声悠扬。《孔雀东南飞》开场了。傅涯扮演小姑子,她完全进入了角色,演到伤心处,眼泪竟像断了线的珍珠,泣不成声。

    陈赓目不转睛地坐在台下,瞅着泪人般的傅涯,越想越酸楚,终于按捺不住情感大潮的冲击,双肩颤抖,泪水夺眶而出。这场面被坐在近旁的邓小平政委发现了。

    戏散了,邓小平似乎还沉浸在剧中焦仲卿和刘兰芝夫妇的悲剧结局中,而他更为现实中的陈赓和傅涯之间的事牵肠挂肚。他找来师政治部主任,说:“今天演戏时你看见没有,一个在台上哭,一个在台下哭。给中央发个电报,傅涯家庭出身不好,不是她本人不好嘛!即使她哥哥是特务,她是共产党员嘛!就批准他们结婚吧!”

    一天,文工团刚到太行三分区住下,一二九师师部就打来电话找傅涯。

    “我是陈赓!”电话里传来陈赓十分兴奋的声音,“傅涯,我们结婚的事上级已经批准了,你快回来吧!”

    “真的吗?”傅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里闪出激动的泪花,“可我还要演戏呢!”

    “快回来吧,我已经等了三年了,再等一天也不行了!”

    陈赓心里像喝了蜜似的,喜形于色地推开房门:“刘司令,邓政委,傅涯来了!”

    “好,”正在埋头看地图的刘伯承应了一声,接着说,“陈赓,你来看,这是刚得到的情报,敌人正向北调集。”

    陈赓原地不动,又重复报告:“司令员,傅涯来了!”

    “好,我呆会儿去看看她。”刘伯承说完又接上了刚才的话题,“关于这一仗,我考虑你们旅是不是从这到这......哎,你离那么远能看清地图吗?”刘伯承的镜片后透出疑惑,今天的陈赓好像有点特别。

    陈赓也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傅涯来了,我怎么听得进嘛!”

    刘伯承一愣。这时邓小平向他伸出三个指头,示意陈赓和傅涯已经三年了。他突然明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呀,三年都等了,差这一天就等不起了,快当新郎去吧!”

    “是!”得到刘伯承的允许,陈赓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就跑出了门。

    当晚(19432),陈赓与傅涯便在司令部院内腾出一间西屋喜结良缘。

    婚礼上,傅涯唱了一段苏联民歌,陈赓也说了不少笑话。政治部主任罗瑞卿悄悄地对傅涯说:“你算找着了一个好人。”傅涯一脸幸福。               陈赓和夫人傅涯与孩子们

    翌日一大早,陈赓欣喜地拉开房门,对问候他的战友们扯着嗓子大喊:“昨天我爬高山如履平地。”

    羞得屋里的傅涯面红耳赤。

    从此,陈赓得了个“风流将军”的美称。

    婚后,陈赓完全尊重傅涯的独立自主的个性。

    傅涯说:“你不能干涉我的工作,别把我当成你的附属品。”

    “那当然。”陈赓满口答应,“你有你的工作。我尊重你的意见。”

    他俩结婚半年后,傅涯也被陈赓锻炼得爱开玩笑了。只要相聚,他们的生活中总是少不了幽默的笑声。

    有一天,傅涯问陈赓:“你老实说,你多大了?”

    “四十呀。”

    “谈恋爱时你怎么少说了三岁?”

    “缩小差距嘛。”听陈赓这么一说,她只好原谅他的“不老实”。

    傅涯在司令部大院住了几天,就搬到附近双曲村农民家,每隔七八天回来一次,有时一忙,很久也顾不上回去。而陈赓要是知道她哪天回来,只要有时间,他就到河边去等她。每逢有人问他干什么,他总是直言不讳:“接老婆!”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延续多久,他们便各自奔波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

 

    在此之前,陈赓还有个一次短暂的恋爱。

    在抗战艰苦的1941年春天,当时担任八路军旅长的陈赓,已是一位英勇善战威震敌胆的重要将领。

    有一次,他从前线回到延安,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位姓凌的姑娘。她不仅聪明忠厚,而且长得很秀气。陈赓一见钟情,但是怎么向她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呢?陈赓为此而有点寝食不安。

    有一次听报告,陈赓与凌姑娘又邂逅相遇,并且紧挨着坐在一条板凳上。陈赓启齿欲言,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直到报告快要结束的时候,陈赓鼓足了勇气,在自己的小本子上撕下一页,写上“我爱你”三个大字,将纸条递给了凌姑娘。她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笔记,没看字条,便顺手夹到笔记本里。

    凌姑娘听完报告,兴冲冲地回到宿舍,从衣袋里掏出笔记本,向同伴们讲起报告的内容,一不小心,纸条掉到了地上,“我爱你”三个大字醒目地映入她的眼帘,顿时,她感到全身的血往上涌。她在慌乱中敏捷地拣起纸条,巧妙地遮过了同伴们的眼睛。她跑出宿舍来到后山的一棵大树下,再将纸条展开细看时,她惊愕了。署名竟是当时赫赫有名的抗日将领陈赓。她有点不相信,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再定睛细看,“陈赓”二字清清楚楚。她脸上浮出了笑容,激动地把纸条捂在胸口。少顷,她脸上的笑容悄悄地溜走了,又布满了阴云。她生气了,不满陈赓这种“轻浮”举动。于是,她去找中央组织部部长陈云,想叫陈云狠狠地批评陈赓一顿。

    凌姑娘来到陈云的办公室,很委屈地说:“陈部长,您看陈赓!

    陈云一边让座,一边笑着说:“陈赓怎么惹着你了?

    “您看,怎么写这样的条子!”凌姑娘说着把纸条递给了陈云。

    陈云接过纸条看了看,望这位直爽的姑娘说:“陈赓爱你,怕什么?他可以爱你,你也可以爱他嘛!他爱你是他的自由,你爱他是你的自由,我不能规定他不能爱你,或者你不能爱他呀!

    陈云的话说得凌姑娘满脸绯红,无言对答,但她并不就此认输作罢。她忽然闪了一下眼睛,又发起新的进攻:“他为什么要写条子呢?

    陈云微笑着说:“至于他爱你,想用什么方式,选择什么时机来表达他的爱慕之情,这是他的自由,我这个部长恐怕就不好干涉喽,也不能规定用什么方式,只要正当就行。”陈云接着又风趣地说:“陈赓不写条子,你也不知道他爱你呀!你知道了,可以回答他嘛!同意你们就谈,不同意你们就作同志。姑娘,你说对不对?

    凌姑娘被陈云说得咯咯地笑了起来,站起来向陈云鞠了个躬,欢快地跑了出去。

    凌姑娘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却径直来到陈赓的住地,“咚”地一声推开了陈赓的门。陈赓正伏案书写,扭头见是凌姑娘,慌忙起身招呼她进屋。凌姑娘落坐在陈赓的床沿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陈赓。

    别看陈赓在战场上横刀立马,气吞山河,俨然是一位威风凛凛的英雄,可是在姑娘面前,却变得腼腆、胆怯......。他经不起凌姑娘灼热目光的扫射,不自在地挪动着身子,摸着下巴。倒是凌姑娘先打破沉闷的气氛。

    “陈赓,你怎么不说话呀?”陈赓不置可否地摸着下巴。“看你这挺机关枪怎么变成哑巴了?”凌姑娘说着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可爱。

    这一天,他们谈了许久许久。

    遗憾的是陈赓与凌姑娘还未能结成夫妻,凌姑娘就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牺牲了,为祖国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

 

陈赓共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大儿子陈知非生于1929年,为王根英所生。

二儿子陈知建生于1945年。

三女儿陈知进生于1950年。

四儿子陈知庶生于1954年。

五儿子陈知涯,因母亲名叫傅涯,取名“知涯”。

 

 

               附:傅涯和她的台湾亲人

 

    1949年傅涯随军南下广州,那时她已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到了广州后,经过南方局组织打听,才知道她父母、姐姐姐夫、弟弟妹妹还有大嫂都已去了台湾。

    直到1980年,傅涯收到了来自台湾亲人的信,信是她小妹从美国发来的。这封家信虽说是在和平年代,可也不亚于万金啊,毕竟她们之间已有30多年没有音信。

    傅涯从信中得知,她父母都已去世,他们留下遗言,要求死后将骨灰运回大陆,葬在家乡。看到这里,傅涯放声大哭,悲伤不已。她再也见不到爸妈了,在爸妈的印象中,她是个听话的乖女儿,而且很上进,要强,他们非常疼她、爱她。爸妈生前一直在说,他们特别想她,要见见她。可就是到死连她的丁点儿信息都没有,更别说见上一面了。两位老人是带着遗憾走的。

    小妹在信中说,她已定居美国,她的几个孩子也都在美国工作。小妹还说,她很想念家乡的亲人,希望能回来看看。傅涯写信告诉小妹,欢迎她回来。1984年小妹从美国直飞上海,然后到了北京。

    小妹从车里一出来,傅涯就认出来了。尽管她8岁就去了台湾,可模样还是没变。想当年自己与小妹分开时,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孩。而再见面时,小妹也已变成了老太太。小妹也看到傅涯,流着泪向她跑来。他们俩紧紧抱着痛哭,像是要把这30多年的相思泪流个畅快淋漓。

    小妹就住在姐姐家里,他们白天聊,晚上也聊,老有说不完的话。从小妹那里,傅涯了解到30多年来父母一家人在台湾的情况。小妹说,开始时日子过得特别苦,又因为她是陈赓夫人,小妹和她丈夫,还有大嫂都坐过牢。后来日子才慢慢好起来。

    父亲生前总是说,他想大陆,想家里的亲人,常常在梦中见到家乡的小山和溪流。他嘱咐家人不要把他的骨灰放在庙里,要把他的骨灰装进缸子里,然后扔进大海,随海浪漂到大陆,漂回故乡。他说:“树高千丈叶落归根,我生前不能回大陆,死后也要回大陆。”

    为了却父母的心愿,傅涯和小妹商量,决定将父母的骨灰运回大陆。

    1986年,傅涯的父母终于回到了家乡。她捧着父母的骨灰,想起父母生前的模样,一个高大英俊,一个漂亮娴雅,而如今都已化成灰......他们将父亲和母亲的骨灰合葬在杭州的西子湖畔。

    1992年,傅涯离休后,去台湾见亲人。她和妹妹余立从香港起飞到台湾。一下飞机,就看到来接他们的弟弟妹妹和他们的孩子们,十几辆车一字形排开,她都不知道该上哪辆车。他们一行浩浩荡荡地向台北市中心的二弟家开去。

    当天晚上,台湾的好多亲戚都来看他们。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还有他们的孩子,整个房间挤得水泄不通。大家笑啊,闹啊,高兴得不得了......天天都是热闹非凡,门庭若市。他们也每家每户去做客,真是开心极了。尽管两岸隔绝30多年,但亲情是割不断的啊。

    两个月后,傅涯一行回到北京。从此,每年都有台湾亲人过来。傅涯每年都要接待好几起,心里感到很幸福。她希望祖国能够早日实现统一,但愿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这一天。

 

                      参阅资料

 

      1.《邓小平为陈赓作媒》李光荣/文《作家文摘》1998.3.25

        原载《共鸣》1998年第3期                             (1998.03.29)

      2.《陈赓将军的一段爱情故事》潘荣琨/文参见《追求》双月刊  (1999.03.17)

      3.《陈赓夫人傅涯和她的台湾亲人》李 立/文《作家文摘》2002.6.25

        原载《两岸关系》2002年第6期                          (2002.06.28)

4.《陈赓不“救驾”》于茂世 路红/文 《作家文摘》2009.8.4

    原载《大河报》2009.7.23                              (2009.08.2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