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春节,与我有关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大庆  过年  老家  春节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9316) 评论 (17)  | 发布时间:2018-02-23 12:41:2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27 20:19:10  
  本作品所属分类:直面生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春节,与我有关 
   
    深夜,大庆飞往北京的客机上,百无聊赖,信手翻书。这是一本《中国航空》杂志,充斥着大量的广告,虽华丽精美却令我烦躁,匆匆捻过。我反感广告的过分包装尤其是恶意诱惑,当然也反感标题党,但46页的《过年,与我无关》却抓牢了我。

 
文章的主角,是一位感觉混得不咋滴的青年。他喜欢春节期间躲在北京一个偏僻的角落,冷眼他人过年的感觉。但我推断,春节与他无关的感觉,并非他言称的很爽,甚至并非喜欢。因为,我从结尾处读到了他的无奈与哀伤,“但愿很多年后,把梦信以为真,时空错落,都成回忆。”

读罢我想,“这个孩子!十三走了,但年还在。”“你没有爹娘,没有亲人了吗?”“只要还有一个亲人,就该好好过年的吧!”“不管与你是否相关,春节与我,反正有关!”

再强调一遍,“春节,与我有关!”

每到春节,我都能听从内心的口令,“回家,过年!”在外漂泊四十来年了,已然成习惯。近些年来,行程有所调整。虽然,年前照样“起步走!”沿大广高速向南,大年三十“向后转走!”原路返回。但紧接着,初一又开路,这次是往北,更远的北方,以至于乘火车、坐飞机。于是,我的春节由两段组合。一只脚朝北,一只脚朝南,两只脚反拧着,肯定累呀,但还要走。因为,北京的心,牵着两边。其实,风筝是我。

我是风筝!

    回老家,主要是探亲祭祖。本该是亲人团聚的喜庆日子,这次却赶上了白事。其实,能送牛哥最后一程,于我乃真心安慰。大概因为这个堂哥是退伍军人,我俩向来多话且话来投机。还有,牛哥对我家一向关照,并操持了奶奶与父亲的后事,我心存感激。牛哥后来患病,卧床小十年。每次回老家,我都看望他。他说不得话,只能呜呜,常有泪下。那场景,岂只是个酸字?!我的牛哥,终于解脱了,遗憾的是没过得了这个年。我对老嫂说,“牛哥仁义,等到年关才走,知道兄弟我平时难得回来。”

 
不光牛哥没过了这个年,大年三十那天早上遇上老嫂拿着烧纸匆匆奔走。她说,表哥刚没了。姐夫也说,中街上也才没了一个。姐说,“今年咱村光这头就没了十九个。”“唉!人真脆弱,活着就好好过!”

老家,老家,真是老了呀!心想,快去看看大娘吧!

我心里的大娘有仨,一个书文大娘前些年走了,我没能赶上。那是个曾被打成右派的老教师,我最为崇敬最愿交心的长辈,她带走了很多我想听的故事。一个是发小大兵的娘,我家原来的前邻。奶奶与娘在世时,她们走动的也多。她待人和蔼可亲,一直称我“小子”,我给她老人家拍过照片,还写了篇《给大娘照相》,在家乡引起不小的轰动。这次回来,又给她洗印了些相片并配好了镜框,送上门去,大娘自然欢喜。还有一个大娘,是大姐的婆婆。娘走的这些年,我是把大娘当娘亲看的。

    进屋拉着大娘的手,不免一阵心酸。人虽精神,跟我问这问那,但面色不好,能感受甚至触摸到一种生命的孱弱。老人家快九十了,又查出了绝症。病是瞒着大娘的,大姐怕我走嘴,就把我叫到了西屋。聊天之中,我看到窗台上的几盆肉肉,便掏出手机开始一一定妆。甚至,还端出一盆到院子里找光。


 
    姐夫走过来,自然要聊书法,这是俺俩每次见面的必修课。不过,农民书法家可没有书房,字幅也只能摆在炕上。还好,从婺源带来的镇尺和笔筒以及百米宣纸,这次都送给他。我知道,姐夫厚道人简单,这点小礼足以让他欢喜半天。其实,姐夫还真不简单,种地之余写写字,造诣已不浅,多有作品获奖,在家乡小有名气。而且,姐夫还会拉二胡呢。心想,“又练书法又种花,谁说农民没文化?”虽然,大姐与姐夫,都只不过小学,可大学生就懂书法、音乐与花卉的境界吗?

 
    真正的大学生也在,他喊我舅爷。这个当年的“小毛毛虫”,如今一米九还多,身材很模特,绝对是帅哥,还挺害羞的。

 
    其实,他爹也挺帅,人还挺勤快,厨艺更不赖,特别会做菜。

 
    其实,更让我服气的,是酒量。于是,明知喝不过,再劝不多喝。当天晚上在老勇家,俺也是这么做,尽管建聪、二奎和小熊,都管俺叫哥。

 
    俺爱喝的也有,那是玉米粥,二姐天天给俺熬,每顿都管够。可二姐真是忙,让俺心疼得慌。洗衣、做饭、缝衣服,还要教练小胖娃。

 
    看不惯,开始越权限。“资业,去扫地!”“小雨,帮你娘干活!”

 
    知道姐很忙,我还是开口了,“姐,我这开线了。”我知道,给弟修衣服的姐,此时该是温暖又幸福的。

 
    “歇会儿吧,照相!”


 
    “不光玩汽车,咱还真坐坐。”

 
看了亲人会同学,酒热话多必须说。外地的兰欣、国良回来了,老家的春风、占英过来了,见上大连的国强一面不容易呀。“一晃四十年,一辈子见几面?”

    丽川这里刚喝完,二庄那里早等着。几番跟我叫号,那就试巴试巴吧!一打,果然输了。长胶、生胶,在县城也已落地开花,咱真没办法。“刮目相看,必须刮目!”这兄弟令我刮目的不仅是球技,还有事业。不仅是服装,还上了房地产。

 
兄弟们真棒!回老家真好!

这次还见到了高哥、湖哥、道哥这些老哥们,见到了铁棒、万兆、奎哥这些老同学,见到了小群、大兵、国宾这些发小们,见到了离休的大爹和忘年交的小二,还讨论了当年拾柴禾打草以及溜老窑儿刻模子的那些事儿……

    大年三十了,再看一眼家乡的日出吧,这可是鸡年的最后一抹早霞。我知道,紧随这缕霞光喷薄而出的除夕,我的重要任务即将开启。

 
    “晒炮,上坟!”

 
年这个东西,总要崩一崩、赶一赶的。耳听着噔噔作响的鞭炮声,仰望着天空里飘散的烟花,我想如果是年夜,该会更焦、更亮吧。可北京不让放炮,那就在老家好好放吧!

告别了先人和亲人,我不得不开路。忍不住,在车上发了个朋友圈,一段话九张图。“大年三十,大广高速,一路向北,家乡越来越远。天很蓝,路很宽,人很亲,心却酸。”随之,泪落。

    我知道,我的思念没完。

 
    回到北京,异常安静。我不知道,这么安静的北京,年会如何走的?

 
    它爱走不走,我走!于是,初一又粗发,大庆。

 
    遥远的行程,一夜都没睡完。凌晨的大草甸子,比安静的北京更安静,比北京的安静更自然。

 
    终于,我看到雪了,一年来的第一次呀,就算是鸡年留给狗的吧。于是发朋友圈,“希望狗的快跟上,但也不要太大,否则鸡(机)飞不了不能撤,狗呀驴的也都没有辙。”要知道,前年春节的大庆,一场大雪,飞机停飞,机票作废,火车票扑不到,多少的磨难呀!但再难,也要再去。


 
    大庆,是另一个家,这里住着另一个老人。

 
    看清楚了吧?一个盘子,一双筷子,一杯小酒儿,一台电视,一个老头儿,这就是这个家的常态。“我老了,估计也是这样。”
    来了,就当三陪吧!陪吃、陪喝、陪麻将,“上桌!”一连三天,麻将连连,头晕目暗。在此声明,没带一分钱。

 
当然,不光打麻将,还得啃骨头棒,小霞、艳艳两家来了,再加个年过过。
快要走了,抽点时间,给老人多包些饺子吧。其实,老爷子也不是多么爱吃饺子,但煮饺子省事。而且,“饺子就酒,越喝越有。”
大概包了四五个小时吧,光面就和了三次,馅有两盆,切菜切得手都起了血泡。鸡蛋馅的与猪肉馅的分开,边包边冻,每袋十个,加起来足有二百多。
这才安心地走,其实心能安吗?八十多的老人自己过,怎能不孤单?

 
这时我才知道,自己多么自私。南来北往地跑,吃苦受累不少。撒了多少钱,全为的心安。想想自己的老年,岂能不心寒?早知那一天,何来世上转一圈?“少扯淡吧!珍惜每一天!”

    飞回了北京,假还有一天,老支小支小小支,咱再过过年。

 
其实,你过或者不过,年都在那里。你想或者不想,年都会过去。你愿或者不愿,年都与你有关系。“你说呢?” 

小结:这个年最大的收获,其实是体重。几天就长了十斤,咋整?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向老兵学习!

发布者 :苗怀敬 (2018-03-13 23:06:06)  回复

读宁老师的博文就想给自己的心灵一次洗礼,大哥重情重义,文蕴功底,谁能攀比?从头读到尾,深情一重重。阳春三月里问好您采风玩耍愉快!

发布者 :杨静 (2018-03-13 15:23:37)  回复

春节,与乡情有关,向老兵兄弟学习!

发布者 :梁振宇 (2018-03-12 14:05:51)  回复

这些年,随着社会变迁,生活的丰盈,每每到了农历新年的来临,人们总在嘀咕;年,咋就是越过越寡味了呢。其实,不是年无味了,是人变了,随着农耕文明的点点流逝,年味,也已充实在脸谱化,浮躁中,将传统年的主基调,浓浓亲情给丢弃了。

发布者 :施国基 (2018-03-03 11:24:05)  回复

已拜读,文章很好。

发布者 :国良 (2018-02-27 21:17:00)  回复

文章精彩,功底深厚,生活气息浓郁,很适于几年或更久之后阅读,留下美好的回忆记忆。向你 学习,把美好的经历记录下来。

博主回复
谢兄弟!
发布者 :国良 (2018-02-27 21:13:41)  回复

风筝您好!给您拜年了!祝您狗年旺旺旺!

读了您的文章,我也上传了一篇旧文。

博主回复
谢周老师。过年好!
发布者 :周飞琴 (2018-02-27 11:23:18)  回复

春节过后是健步。

博主回复
必须滴。
发布者 :何杰 (2018-02-26 20:10:23)  回复

有幸拜读了老同学的大作,如同回到了老家一样,那么亲切,老家的人和事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愿老同学多发表佳作!!!顺祝一切顺利!

博主回复
哪位老同学呢?
发布者 :开心 (2018-02-26 13:31:50)  回复

咋整?减肥呗!

牛哥走了,还有很多人都在慢慢地离开。其实每个人都得走,这是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到了咱们这个年纪,都在数天天。
祝老兵戌岁快乐!

博主回复
必须减!
发布者 :杨明华 (2018-02-24 20:09:27)  回复

写得真好!宁肃,重情重义,心里装着慈悲与善良,永远在意别人的感受,但有多少人能了解您心中的苦痛与无奈……

博主回复
谢利新老师!
发布者 :雾竹 (2018-02-23 14:59:42)  回复
17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