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飞琴的博客
且行且歌  边走边唱
  回家的路好走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周飞琴 |  浏览(29340) 评论 (11)  | 发布时间:2018-02-27 10:57:5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2-27 11:20: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回家的路好走吗

   年边了, 朋友见面总会问我:"您在哪过年?""怎么走?订票没?还是自驾车回?" 在粤工作的老乡每年都会早早互通情报,筹划线路,寻找结伴同行的机会。 
   近几年可供选择的交通方式多了,基本不用再为回家犯愁。但铺天盖地的各种春运吃紧的信息,还是不得不为回家过年的人捏一把汗。 同在蓝天下,脚下路不同。坎坷崎岖,不好走的还大有人在啊! 
   我不由得回忆起30多年来,回家过年,路上的种种艰辛来。 
   自少小离家,插队落户乡村,到求学、工作在外地,回家过年的路走了30多年。 最初,当知青的几年,爸妈工作的地点换了好几个,分别在赣西北的赤江、杭口、黄港安过家。 这几个地方离我插队的漫江乡虽然直线距离仅两三百里,但之间横亘着一座座大山,一道道大河溪流,路就变得异常遥远曲折了。 
   然而,不管路途多艰险,回家过年不可阻拦,再怎么"以生产队为家"过"革命化"的春节,也不为所动,回家过年压倒一切! 
   同一个知青点的上海知青,他们回家过年的难度,比我要难 一百倍,他们年年春节都要设法回家。 
   他们回家的路线是:步行到山口镇搭班车到县城,再转车到南昌或九江,再搭上火车回到上海。我不敢设想其路途有多艰难,仅从我们起始的同一段路程,其艰难困苦,就让人毛骨悚然。 
   当时,赣西北公路汽运极不发达(2009年我曾回了一趟知青点,路况还是很不好)。山口镇到县城每天仅一次班车,我们去搭乘这趟班车都得先摆渡,过一条河,再走近两个小时的山路。那段路红毛狗出入,若找不到同伴,我非常害怕遇上红毛狗,有一次遇上一群红毛狗,在我前后左右蹿上蹿下,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魂魄四散。除了怕红毛狗,更担心的是怕挤不上班车。原本就很难走的山路,此时变得举步维艰,脑子里满是李太白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画面,不禁一步一叹息。 
   年少的我走在陡峭的山路上,触景生情,大声喊出李白的诗句来壮胆,来转移注意力,镇定自己的恐慌。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援....." 
   有一年,翻山越岭到山口镇没赶上班车。等到天黑,遇到一辆运木材的货车。司机见我可怜,愿意搭我去县城,但驾驶室座位早塞满,问我愿不愿蹲在后车厢,或用报纸垫着躺在杉木下面,长长的杉树悬空架在货车后厢上,车厢有空隙,我个子小能弓腰抠背钻进去。
   里面漆黑一团,浓烈的杉木气味立刻填充塞满了胸腔,隆隆滚动的车轮上下颠簸,人仿佛在簸箕里晃动,五脏六腑在翻腾。我用手指头抠杉树皮,一层层将树皮剥开安稳自己,数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 
    路途中,司机去用餐,我赶紧从佝偻的窘迫中,爬出来透口气,舒缓一下。去找厕所,没有,只能在山上找棵树躲着方便。 当时的尴尬和恐惧至今心有余悸!



   结婚后婆家与娘家离得远,只能在寒暑假回去,老公让我们母女暑假回娘家,春节就留在他父母家,而我希望老公在春节期间去看望我父母 ,一家三口回去,爸妈看见女婿路远迢迢来拜年,会比女儿道一千声福,问一万句安更受用。 可老公就是不乐意,其主要原因是怕路不好走。
   也非怪他,有两次他没跟我同车,带女儿在途中一次遭遇车匪路霸打劫斗殴;一次车子着火,女儿至今还后怕,说,万万不可跟老爸单独乘车去外婆家。 
   去外婆家要翻越两座大山——南皋山和老鸦岭。盘山公路犹如走云南"茶马古道"般险恶。 寒冬腊月山路冰冻,车轮打滑,破旧的汽车瑟瑟缩缩战战兢兢蜗牛般一点点挪动。车内的人大气不敢出,二腿更是无法迈,腿脚被冻得早已失去知觉动弹不得。 车子时而熄火时而启动,我的胃翻江倒海,把黄水都吐干了。
   刚结婚生孩子的那几年,我晕车得厉害,一上车就跟上刑场受酷刑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老公坐在旁边却用极不耐烦的眼光瞟你一眼,我心如刀绞。 极要面子极爱美的我,当着一车厢的人呕吐,其狼狈和丑陋,恨不能从车窗往下跳! 
   恨自己生不逢时为什么不生在没车的朝代,走5天5夜何妨?像黄庭坚出山苏东坡来访,都是步行或乘船走一段水路,诗情画意,你唱我和。    羡慕平原的人可以骑自行车一马平川风驰电掣般回家。 
   指望有飞机航班?除非山沟沟出了个毛泽东! 
   咋就不能生出翅膀飞回家? 
   父亲心疼我。每次返回九江乘车前,如大敌当前,要想尽法子帮我应对晕车。 先是心理疏导让我放松,消除恐惧心理; 二是让我注意保暖,不能有一丁点儿受风寒感冒; 三是保证充足睡眠; 最后,在上车半小时前服用晕车药片,并在肚脐和手腕耳轮等穴位贴上父亲制作的姜片胶贴。 父亲南征北战,什么苦都吃了,他说晕车的感觉也曾领教过,比在战场上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伤员还可怕。 
   晕车有生理因素也有心理因素,我从婆家回娘家,见老公满脸的不情愿,好像欠他债了,板着脸孔,我就委屈,窝火,启程前几天常常都在生闷气,还要独自带孩子处理家务打理人情话意累得精疲力尽,不晕车才怪。



   1991年我们夫妻一同调广东工作,离家的路更远了。 那时候,所谓沿海经济特区汕头,交通也极不方便,回江西老家要坐汽车到厦门或广州搭乘火车,汽运也不能直达。 
   92年春节第一次回家,一路的艰难险阻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现在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那年,刚一放寒假,我赶紧带女儿启程,事先权衡比较了几条回家路线,最后决定这么走: 先坐飞机到武汉;再从武汉搭客轮顺江而下回九江。 返程:九江坐火车到南昌,在南昌转到厦门的火车,在漳州的郭坑站下,再搭乘四个小时汽车回汕头。 
   那时候,工薪阶层自费坐一次飞机还是蛮奢侈的, 老公给我们母女买了机票,他自己还要忙到年边从厦门挤火车回家。 
   原以为花了大价钱,不用挤火车,逃离晕汽车,此行天上飞,江中游,该一路顺畅吧?! 
   完全事与愿违,人算不如天算! 一场大雾,班机延误,原本上午10点到的航班,直至晚上才到武汉。约好汉口的朋友他下午和我交接船票,人家费九牛二虎之力才帮忙弄到手的四等仓位票,让人家心急如焚在那干等,那时没有手机电话给报个信,彼此都焦急万分。 我带着年幼的女儿,顶着刺骨的江风,黑灯瞎火的去找从没去过的朋友家,等拿到票已是深更半夜了。 
   去九江的船是翌日下午4点,朋友见我带小孩,还有大包小包行李,便执意要来送我们上船。 第二天乘船,我们下午两点就到了码头。检票的队伍在室外排起了长龙,等进了候船厅,以为上了船就万事大吉,送客的朋友也放心的回了。
   万万没想到,苦难的历程才开始。 还是因为大雾天气,轮船不能正点启航。 候船厅人满为患,拥堵得水泄不通。我要保护女儿,使尽了全部力气不能让人挤倒踩踏,咬紧牙关坚持,再坚持......喇叭里一次又一次传出航班延误推迟开船的通知,貌似温柔的声音实则刀子般剜心! 
   天黑了,我们母女被挤压到一个角落,虽然度过了危险关口,人群不再涌动,但行动还是不自由,且饥寒交迫,女儿饿得昏昏欲睡,我挪开一块地,用行李垫着坐下,把包里所有的换洗衣服取出披在孩子身上,抱着熟睡的女儿,我腿脚冻得发麻,几乎失去了知觉,尤其难忍的是连上个洗手间方便一下也不能,就这么熬了一个通宵! 
   凌晨4点才开船,本来在船上睡一宿,早晨到九江,结果到九江又是深夜,也不可能有人来码头接,当时通讯不发达,没办法联络。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登上离别一年,此时万家灯火的浔阳柴桑码头,心里五味杂陈,泪流满面。 
   返程,在南昌火车站的一幕,更是惊恐万状,不堪回首。 当时的武汉码头、南昌火车站的管理都很混乱,对排山倒海的人流几乎完全失控。回汕头有老公在身边,以为没问题,却出现了更大的险情。 那天上车进站,人被挤压得几乎要窒息,还没容你把小孩抱起,人就被淹没了,我绝望地呼喊救命,幸好有一个挥舞电棍的警察刚好在我们身边,他一把抓起女儿将她举在头顶才躲过一难。 
   那年代,春运期间,在车站码头可以看见很多奇形怪状的事,比如,那些外出打工的同乡,几十人,他们用一根粗粗的稻草绳,一节节捆着每个人的腰,串在一起,以防挤散;从车窗爬进爬出丑态百出,已是见怪不怪;呼爹叫娘,悲天抢地,也没人顾得上看你一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自从经过那次危险的旅行后,再也不敢在春运期间去赶火车轮船了。 好在我父母有好些年在珠海过春节,我过去很方便,公公婆婆也到了汕头和我们一起住。 
   如今,两位老母亲在老家,我们经常回去看望她们,很方便了,坐飞机或乘高铁都舒舒服服的。过年时,弟妹们都会自驾车回去。 而今,我们升级做了姥爷姥姥在京陪外孙过年,一张机票几个小时一家人就团圆了。




   回想曾经的艰难岁月,恍如隔世一般。那些经历过的苦寒伤痛,至今铭记在我的记忆深处,永不能忘。也让我倍加珍惜今天的幸福时光。
   当新春的脚步已近,团圆的日子来临,我深深地祝福回家过年的朋友,一路顺风!

          (文章修改于2018年春节前,图片摄于2018年元月5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周老师好!

您这回家的路
是一部几十年的
中国交通图谱
从曲折泥泞的小径
到柏油铺成的高速
从候车候船的拥塞
到高铁、飞机、私家车
任意选择,畅通无阻
回家的路
昔日难于上青天
如今却令世界殊
春节回家人多
堵,是一种现象
热闹,却让人幸福

发布者 :苏萍 (2018-04-12 00:54:52)  回复

好大的雪、美丽的景、艰辛的路

发布者 :陈国良 (2018-03-12 11:34:44)  回复

周老师,好久未进博客,前来问候您!祝您新年事事顺意!

发布者 :肖介汉 (2018-03-07 20:42:03)  回复

鹤叟也来了



发布者 :田俊江 (2018-03-07 16:48:05)  回复


欣赏,问候,祝福----家是我们的归宿!

发布者 :周确 (2018-03-06 10:11:12)  回复

现在肯定好了。问好!

发布者 :黄光华 (2018-03-04 22:25:16)  回复

周老师的遭遇,我也经历了很多。但再难,家总要回呀。

发布者 :宁肃 (2018-03-01 09:49:55)  回复

过年过节回家探望父母,岳父母待女婿,肯定比待女儿更亲,更喜欢,但实际上还是为了女儿,怕女儿平时受委屈。哈哈!天下父母心呀,谁人不知?只是老哥辛苦了,向他致敬!

发布者 :杨明华 (2018-02-28 16:46:56)  回复

那时候的人真的是可怜啊,读着周老师的随笔感受得到各种艰难,这样的文章回头要给孩子们留下来,让他们看看以前的不容易,不然他们都不知道那时候的人经历了什么。问好周老师,感谢情真意切美文大餐。

发布者 :萧澍 (2018-02-28 10:46:28)  回复

历经艰苦幸福回家,旺旺旺旺。

发布者 :何杰 (2018-02-27 21:09:19)  回复

看了这篇长文很有感触,出行难,回家难,我经历得太多了,有几次险些丢命。现在交通条件好了,我家儿子、孙子都有车,可是我年纪大了,不想出远门了!

发布者 :唐大柏 (2018-02-27 18:10:13)  回复
1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