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名人婚恋》(4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48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08 17:29:5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08 17:29:56  
  本作品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4-3 李鹏和朱琳:举案齐眉

 

李鹏初识朱琳

李鹏和朱琳相识于1957年。当时,李鹏担任吉林丰满发电厂副总工程师。

那年的元旦之夜,吉林市政府邀请苏联专家、有关厂矿负责人同吉林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举行联欢会。李鹏也应邀参加。

会上,时任吉林市长张文海发表讲话。张文海讲话喜欢引用一些成语、古语,俄文翻译纷纷躲到一边,没人敢上前翻译。这时候,张文海高声问:“小朱来了没有?”在他第二次喊人的时候,朱琳走了出来。

李鹏看到,从第二排走出来一个姑娘,大概20多岁,身穿紫红色女式套装,梳了两条辫子,有一双明亮自信的大眼睛,五官端正,举止大方。

朱琳很好地完成了翻译任务,这给李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李鹏在苏联长期学习,俄语很好,所以他知道朱琳翻译得很正确,发音也很好。

讲话结束后,会餐开始了,李鹏发现自己碰巧和朱琳坐在一桌。他主动向朱琳敬酒,朱琳则礼貌地对他说:“请先给专家敬酒吧。”

晚餐结束后则是舞会。那时候,李鹏的目光已经牢牢地盯在了朱琳的身上。两场舞过去后,李鹏发现朱琳的舞姿很美、很动人。他一心想与朱琳跳舞。当音乐再次响起的时候,李鹏终于鼓起勇气,走到朱琳面前说:“可以请你跳舞吗?”朱琳看了看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两人跳起了第一场舞。

在第一场舞中,李鹏趁机用俄语与朱琳交流,两人互相通报了姓名和基本情况。

李鹏说:“我叫李鹏,在丰满发电厂工作。”朱琳回复他说:“我叫朱霁凌,在102厂工作,在专家翻译室当翻译。”那时朱琳的名字叫朱霁凌。

这场舞结束后,李鹏再也没有兴趣和别人跳舞了,他一心想着如何能再次与朱琳跳一次舞。终于,几段音乐过去后,李鹏发现朱琳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于是,他又一次主动走上去说:“可以再请你跳一次舞吗?”这一次,朱琳比上一次热情了一点,再次答应了李鹏的邀请。

跳舞期间,他们再次用俄语聊了起来。可惜,两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场舞又结束了。

舞会散场后,苏联专家要退场了,朱琳也要离开了。见此,李鹏急忙赶到礼堂门口,抢在苏联专家之前,先和朱琳握手告别,然后才和几位相识的苏联专家握手告别。

朱琳在回去的车上和女翻译孙丽君说:“李鹏这个人这么不礼貌,跑过来先和我握手,然后才和苏联专家握手。”那时,孙丽君已经结婚了。她笑着对朱琳说:“他对你有意思,你小心一点。”

那一年,李鹏28岁,之前因为没有遇到合心意的人,一直单身。现在,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互称“大琳”“大鹏”

不久以后的一天傍晚,李鹏坐车到吉林市去看望朱琳。

朱琳在办公室接待了李鹏。安排李鹏吃完饭后,朱琳和李鹏就聊了起来。

两人介绍完各自的情况后,李鹏说:“我们已经彼此介绍了各自的情况,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个朋友,有机会多来往,增加了解。”朱琳笑着点头,答应了李鹏的要求。

两个小时后,李鹏要和朱琳告别回去了。此时,朱琳说:“我以后有机会,到丰满你那里去看看。”

通过这次见面,他们确定了可以做朋友,而且彼此都萌发了爱慕之情。

过了不久,两人又在丰满见面了。这次,两人进行了更深入的交流。朱琳对李鹏讲起了自己的小时候,李鹏也说了自己家庭的情况。这次谈话后,李鹏和朱琳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两人相识一年后,步入了结婚的殿堂。

1958年7月10日上午,李鹏和朱琳到北京婚姻登记所登记结婚,领了结婚证,正式成为夫妻。当晚,他们举行了一个简朴的婚礼,只请了少数亲朋好友参加。

等到两人的大儿子、大女儿先后出世,李鹏和朱琳就不直接喊对方名字,李鹏称朱琳为“大琳”,和女儿李小琳分开,朱琳叫李鹏“大鹏”,和儿子李小鹏区分开。

 

小鹏、小琳和小勇

李鹏和朱琳结婚没多久,朱琳发现怀孕了。1959年6月7日,李鹏和朱琳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1960年下半年,朱琳第二次怀孕。1961年6月1日,李小琳出生了。

1963年,小琳出生一年半后,朱琳又意外怀上了第三个孩子。当时,李鹏夫妇犹豫要不要这个孩子。铁路医院妇科的巴主任对他们说:“根据我的长期临床经验,你怀这个孩子可能是个男孩。另外,依我的经验,月子里得的病要月子里养,妇女在月子里得的病,在下一个月子里就能治好。”听了大夫的话,他们决定要孩子。

1963年9月6日,李鹏的第三个孩子出生,出生的时候重达8斤,又白又胖,十分可爱。取名李小勇。1979年,李小勇参了军,当了一名小战士,在总队受到了锻炼。                   李鹏、朱琳与他们的子女

(摘自《李鹏和朱琳: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党史天地》2015.11上半月,原载新华网)

 

 

 

 

 

 

 

 

             4-4 朱镕基和劳安:师兄师妹

 

先劳后安

劳安的前半生,跟着丈夫受苦受累,后半生,才苦尽甘来。

关于劳安,多年来资料甚少。这主要是因为朱镕基对家人三令五申,不要对外界尤其是媒体谈家庭情况,他对媒体也提出了类似的要求。

劳安是湖南人,年轻时与朱镕基成为读中学时的校友,他们又先后进了清华大学成为校友。

劳家家境富裕,长沙著名的“九芝堂”药店,当年就是劳家的产业。

朱镕基1928年10月1日出生,是明代皇帝朱元璋的直系后裔,但是家道早已中落,父亲在他出生前数月即病逝。10岁时母亲又撒手人寰。从小家庭生活十分贫困,由于父母早逝,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几乎没有享受过其他孩童那样的快乐。

抗战期间,为避战火,朱镕基转到湘西山区的洞口国立八中读书,与同窗周继溪、劳特夫结为莫逆,也认识了劳特夫的妹妹劳安。后来周继溪穿针引线,将性情温和又干练的劳安介绍给朱镕基做女朋友。

朱镕基后来在湖南一中就读,劳安也进了这所学校。朱镕基在长沙一中就读时,有两门功课颇为突出,一门是国文,一门是英文。他的国文作文和英文作文常常被学校作为范文陈列于玻璃窗中。                        朱镕基与夫人劳安

1947年,抚养朱镕基的三伯父朱学方决定,让朱镕基与自己的儿子朱锦民一同赴上海赶考。朱镕基在上海同时报考了清华大学和同济大学,结果两所大学均考中,他挑选了清华,攻读电机系制造专业。在大学读书期间,朱镕基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又于194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毕业。

劳安则比朱镕基晚进清华,是1956年与朱镕基结婚之后,以调干生的身份跨进校门,攻读电机专业。从清华毕业后,劳安一直从事专业工作。

 

“她很可爱”

2000年10月14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日本访问的第二天,下午5点半,来到东京广播电视公司演播室。

72岁的朱镕基进场后,先作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不久前,自民党干事长野中广务访问北京时,对我提出忠告:这次与日本民众对话,你无论如何要满面笑容,提的问题越尖锐越要笑。这对我有点难(场内哄堂大笑),因为我平常讲话时表情比较严肃,今天我努力去做,尽量保持笑容,但不要让我笑得太勉强(场内笑),或者笑得太可怕(场内笑),要是我笑得太可怕,还请多多关照。”

主持人问道:“听说朱总理什么都不怕,但是对于夫人劳安是除外的。您觉得您的夫人有什么地方感到可怕?”

朱镕基答道:“没有呀,她一点也不可怕。”顿了一顿,他笑了,“她很可爱。”(众人大笑)

主持人:“假如您夫人不在这里,您也是一样的回答吗?”

朱镕基:“当然,表里如一嘛。”(众人大笑)

此时,劳安不在对话现场,但就在隔壁演播室通过电视看朱镕基与市民对话。当主持人提出“夫人有什么地方令您感到可怕”时,劳安的神情显得期待而又有点紧张,等着看他如何回答。听到丈夫说“她一点也不可怕”,劳安绽开了笑容;又听朱镕基补充了一句“她很可爱”,劳安也和大家一起笑出了声。

 

退休后“夫唱妇随”

2003年3月,朱镕基正式从国务院总理的职位上退休。告退政治生涯,他深居简出,低调异常,不再于公众场合露面。

现在的朱镕基,常以“一介草民”幽默自称,他的心态也完全回复到平民百姓之状。

朱镕基从小被三伯父朱学方收养。朱学方喜欢京剧,会拉京胡,耳濡目染,朱镕基也成了小戏迷。

少年时的爱好,成了朱镕基老年的爱好。拉胡琴已成了他退休后的一大乐趣。而朱镕基的夫人劳安也是个京剧爱好者,她过去学过梅派和荀派唱腔。现在,当两人兴致都起时,会一起“妇唱夫随”地来一段京戏。

别看朱镕基以前严肃得吓人,现在他人到哪里,笑声就跟到哪里,且谈笑风生的水平煞是了得,在他周围的人经常乐成了一团。他有时会说:“现在不是怕我没有时间聊,是我怕你们没时间聊。”而每次朱镕基的幽默,劳安都是最会意的听众。

(摘自《朱镕基和劳安:师兄师妹,夫唱妇随》《党史天地》2015.10上半月

原载《环球人物》2014年第30期,《各界》2013年第6期      2015.10.28)

 

 

 

 

 

 

 

 

 

 

 

 

 

 

 

 

 

 

 

 

 

       4-5 彭丽媛与习近平

 

彭丽媛(1962年11月20日-),山东省郓城县人,中国著名民族声乐歌手。198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解放军文职干部,北京大学兼职教授。

见面那天,彭丽媛故意穿了条肥大的军裤,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看重外貌。没想到,习近平穿得跟自己一样朴素,而且一开口就吸引了她。他不问“当前流行什么歌”、“出场费多少”,而是问:“声乐分几种唱法?”彭丽媛一下子觉得跟眼前这个陌生人有了默契。

彭丽媛后来回忆起这次一见钟情,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丈夫吗?人纯朴又很有思想。后来近平也告诉我:‘和你相见不到40分钟,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了。'”

但是,彭丽媛的家里出现了一些阻力。原因是彭丽媛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高干子弟,担心攀高结贵会让女儿受委屈。习近平安慰彭丽媛说:“我父亲也是农民的儿子,很平易近人。我家的孩子找的对象都是平民的孩子。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他们会接受我的。”

终于,在1987年9月1日,彭丽媛和习近平喜结良缘。当时,身在京城的彭丽媛接到习近平的电话,几句话商定后,到单位开了张介绍信,就坐上飞机直飞厦门。一下飞机,习近平拉着她到照相馆去拍结婚照,办理结婚证,简单举办了婚礼。

婚后,两人一直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有一次,习近平有空来了趟北京看望彭丽媛,但彭丽媛突然接到通知,要去演出,她挂了电话半天没开口,怕伤了丈夫的心。可习近平知道后,反而宽慰她:“没关系,你尽管走,我们总有团聚的时候。我不能让你为了我离开舞台,那样也太自私了。”

“我爱人是最优秀的人。”每当谈及习近平,彭丽媛总是一脸幸福。她说:“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彭丽媛在生活上也给予丈夫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

一年冬天,彭丽媛去福建看望习近平,发现南方过冬没有暖气。回到北京,她就一直惦记给丈夫做床棉被,因为“街上卖的尺寸小,近平个儿高,捂不住脚丫”。她特地托母亲用新棉花弹了一床6斤重的大棉絮,又去布店扯了被面被里,自己一针一线缝起了一床新被子。正巧那段时间彭丽媛要外出演出,先去东北,最后才能到福建。于是,她就背上鼓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途经沈阳、长春、鞍山等地,走一路背一路。路上彭丽媛还遇到两个旅客,一个说:“这人像彭丽媛。”一个说:“笑话!彭丽媛能背着被子到外地演出吗?不信咱俩打赌!”彭丽媛听了,哭笑不得。

一路颠簸将新被子送到远在福建宁德的丈夫手中,习近平盖上了,连声说好,彭丽媛才放心了。

在家时,彭丽媛经常自己骑自行车去买菜,也跟别人讲价。“但他们不认识我,要是认识我,我就不好意思了。有的人会凑过来说,你长得跟一个人很像。我说跟谁像?他们说:‘你长得像彭丽媛'。”

习近平比彭丽媛大几岁,总是心疼她,把她当小妹妹待。每逢外出,习近平的旅行袋里总带着一个小录音机和几盒彭丽媛演唱的录音带。他虽然不太会唱歌,但特别喜欢听妻子的歌声。

彭丽媛与习近平有一个独生女儿,小名叫木子,大名叫习明泽。彭丽媛说,习明泽的名字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给起的,“希望她将来清清白白地做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说起孩子,彭丽媛非常动情:“当初,我希望生个儿子,近平却希望生个女儿,结果还是他如愿了。女儿很像他,也和他最亲。我带她时,她老是调皮捣蛋,可是一跟她爸爸,就乖得像只听话的小猫。”

但即便习近平这么喜欢女儿,也没有时间陪伴她,甚至没能亲眼见到她的出生。1992年彭丽媛临产时,福建刚好遇上强台风袭击,习近平赶到抢险的第一线指挥工作,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回家,更不用说去医院陪着彭丽媛了。

因为父母的低调,习明泽也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她和寻常人家的孩子一起念书,曾经就读于杭州外国语学校。

 

 

 

彭丽媛最看重家庭,她曾坦言道: “若叫我为事业,不要家庭、不要孩子,我会觉得不可理解。家庭是女人的靠山,是平静的港湾。我的家庭同所有老百姓一样,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一个幸福的家庭。”

 

 

 

 

 

 

 

 

 

 

 

 

 

 

摘自《揭秘彭丽媛与习近平初识内幕》朱华/文 中华网2012.2.24

本文选自《环球人物:彭丽媛的新使命》               (2015.10.27)

 (谁需要我已出版的书可来信联系: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