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哲学院大旗分院
1、各大小网站均可直接转载,但请务必保留本人署名;2、平面媒体可以先转载,但务必与本人打个招呼;3、对本博文章观点不同意的可以拍砖。
  关于皮氏的梦与江湖儿女:我的侄女红芳,侄儿江红、江泽以及外甥岩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喜蛙 |  浏览(74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08 20:11:3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08 20:11:35  
  本作品所属分类:经典慢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关于皮氏的梦与江湖儿女:我的侄女红芳,侄儿江红、江泽以及外甥岩岩

曹喜蛙

古代有个小国皮氏,据说皮氏国以盛产皮制品出名,最后皮氏亡国在一帮知识分子手里。皮氏国都城遗址在现在山西省河津市太阳村的东南。皮氏国乃夏代地处中原的重要方国,在《逸周书.史记解》里面有只言片语:“皮氏国:信不行、义不立,则哲士凌君政,禁而生乱,皮氏以亡。”诗人曹喜蛙北漂数十年,但他的梦里始终在这个古城里,《皮氏》就以诗的形式记载了这些梦的经历。这里选的《皮氏》几首诗写我侄儿与外甥的事,这些事都不是杜撰的,都是我的梦。梦是另一种真实,另一种存在,但不是我们这一个现实,而是我们这一个现实的“里面的里面” 。 ——作者

太阳岛与茅草屋

——古皮氏城纪事

那个村庄

我再也不认识了

有人在村口

用土垒成了一座太阳岛

那岛像环火山口似的山

工程好像刚完工

江红的吉普车

在沙土中抛了锚

世岩赤裸者猴身子

在杏林里摘杏

我想起村口原先的土丘

那是文敬台的遗址

我是光着脚丫回去的

没有人认识我

赶上一队送葬的

我帮小伙子们抬棺材

送葬的人没有哭泣

而西北的山上

飞流而下发狂的瀑布

一切都不希奇

只有黄昏似的西天上

海市蜃楼似的升起

一座茅草屋

忍不住我泪流满面

2001/7/29

注:江红是作者侄儿,是作者大哥的大儿子,是作者父亲的长孙;世岩,即阮世岩,是作者的外甥,大姐的儿子,父亲的外孙。这两个家伙都不太喜欢读书,但是都有作者父亲的遗风,善于打斗。

塑料薄膜种人

——古皮氏城纪事

悄悄一个人回到村里

一个人在老屋的山墙边散步

空地上覆盖的塑料薄膜下

好像埋了两个死人

我连土撕拉开薄膜一看

还真是人

是侄女红芳和侄儿江泽

他们姐弟一对冤家

我一直怀疑江泽

始终没有走的很远

但怎么也没想到他根本

根本就没迈出门槛一步

我不知道他们俩

把自己种在薄膜土里

是想快快长大超过我

抑或彻底先转一生

2002/5/23

注:侄女红芳和侄儿江泽都是作者大哥大嫂的子女。红芳务农,能做小生意。江泽曾跟随其父在自家造纸厂工作,后父亡造纸厂破产,曾随作者到北京谋生,后不知去向,失去联络。

深 挖 洞

——古皮氏城纪事

江泽已经出走好几年

大家都猜他是去了深圳了

可他走的时候还生着病

走的时候身上只有200块钱

猜想只是猜想不是真的

江泽根本没有走多远

他就在我那杂草丛生的老宅

他在一个人悄悄挖一个洞

我们都没有弄明白他这些年

吃什么、喝什么,怕不怕孤独

他挖出的土都放到了哪里

他不是蚯蚓难道也能吞土拉土

但是我们都看见他挖的洞了

那真的是一个深洞,深深的

仿佛我们看见过的坟墓

抑或帝王将相的地下宫殿

可他自己依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满脸落腮胡子像个马克思

他从我那老宅的断墙边走过

走的是那样昂然,尽管有点猫腰

2003/9/14

注:江泽,曹江泽,作者的侄儿,精通易经算命,曾患抑郁症,出走很多年迄今没有消息,有人说在故乡的火车道上看见过他。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过诗集,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学教辅书。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