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长城主题系列(八十四)——擦石口到西大墙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北京结  西大墙  擦石口  长城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10322) 评论 (7)  | 发布时间:2018-03-11 18:25:2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1 18:24:32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野游趣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长城主题系列(八十四)——擦石口到西大墙

 

 
话说2012年10月27日,天行队沿旺泉峪长城一路攀援,上得三岔楼。向南是耷拉边,往东是擦石口。由此看来,这也是个北京结,只是小一号。

按说,长城是线状地物,分岔极少。如此短的地带,竟有两个三岔,形成两张网,可见地位之重要,防控力度够大。而能一次穿行里外长城,且涉足两个北京结,也堪幸事。

    向左绕三岔楼,长城起伏幅度明显加大,坡度加剧。远看,林海汹涌澎湃,长城或隐或现。近观,人则如蚁爬行,稍差几步便了无踪影。还有,荆棘丛生,酸枣颗子密布,稍不小心,就会被划破了手,或裤子扯个口子,驴友们只能紧贴垛墙而行。

 
    我跟前,是个小学生。看着她亦步亦趋的身影,不免心生感动。于是,追上去,把仅有的一个苹果递过去,她不敢接,直到她爸爸下令,才伸出小手,那般地怯生生。这是五六年前的画面了,小妞妞的身影如今还真切而生动。

 
    更感动的是下一幕,一处断崖上。孩子不知险,所以很勇敢。但那当爸的担着心呢,一直左手托举着孩子向上攀援。我在下面,真替他们捏把汗呵。据说,现在的小妞妞,已是中学生。在此,祝她健康快乐,学习进步吧!

 
    不知走了多久,不知登了几座楼,身体开始疲惫,不由得走走停停。蓝天白云,红叶长城,构成了一幅色彩浓重的油画。穿行其中,赏心悦目,累并快乐着。回头望,在秋色中逶迤的长城上,驴友们很像大小熊星座上的星星。

 
    靠近北京结的地段,长城存留完好,垛口上的墙砖一块不少。由于地势起伏剧烈,长城在秋叶里龙腾虎跃,好不威风。同事老张看了这张相片,甚是惊喜,多次谋划前往观摩拍摄。

 
    虽秋深,然天暖,加之体力超支,渴成了大问题,却不敢多喝水。小憩片刻,喝两口水,看着脚下的一墨镜兄弟四脚并用正攀升,不禁暗叹:这小子动作真快呀。不过,这兄弟上来也坐下直喘粗气,说他第一次户外,就赶上箭扣长城,真费老鼻子劲啦。聊聊,知他小我一轮。怪不得,也是一只登山虎呢。 

 
    正在聊着,又有几位驴友爬上来,主力竟然是女将。看这丫头的小模样,好似很轻松。年轻就是好呵!”不过听她讲,后面有不少的队友已就近下山等车去啦。真的累呵,“怎么办?”“继续!”

 
    2018年1月13日,随北京自由行队再登这段长城。天尚蓝,暖阳无风,但有轻度霾。这次是小分队,大都强驴,节奏很快。于是,拍片与欣赏之心淡略,仅当登山健身活动。


 
    不过,我有心将上次几处经典对号重拍,但只拍得两张。其一是当年老张托举小妞妞爬上断崖的地段,如今上面也有一个小女孩儿,比小妞妞更小。

 
    其二是当年坐等虎兄弟攀爬陡坡的地段,这次等来的是小嘎咕。

 
    跟小嘎咕熟了,这孩子一直陪我在最后收队。

 
    前面就是当年爬行的龙失足的断崖,可这次的驴友都没绕,而是硬上。

 
    北京结终于登顶,小分队在此午餐。我的大虾泡面很受好评。

 
    只是,再也不见当年的神松,终归遗憾那次,就在北京结上,“坐在垛墙上的老兵正与一队山东淄博来的驴们友神侃,见几次同行已经相熟的风从西侧跑来,‘宁大哥,龙掉下去啦!’‘有人营救吗?’‘不知道,我听见惊叫,回头只见了一股白烟。浑身顿起鸡皮疙瘩的老兵心想:完啦!那股白烟不就是下滑带起的尘土嘛。马上联系领队,宁大哥放心,我把龙接下来了,现在送他去医院。你们接着涧口走吧。’”

 
    这张也是在北京结,时间为2017年5月6日。这次是跟虫队,从西大墙上来,经鹰飞倒仰向正北楼方向。这位学生,来自台湾,专门到箭扣长城拍自己的毕业照,可谓别出心裁,也别有意义。

 
关于西大墙,也有段很糗的故事,游记如下:

2012年10月21日,早上三时,听外面有人说去西大墙的集合,俺一听忙叫上同一条大火炕上的老苏,刚好八人两车。出发!

没行多久,见有辆越野车在路左侧山脚下停着,且右侧就有条小路。于是,一行人全部打开头灯或手电摸索前进,待跟头趔趄了半个多小时,见一城墙横亘,上写“上三元,下三元”。老苏打电话询问主家,方知我们的车下道早了。来到五队停车场,俺几个顺左侧的小路,开拔!

路越走越窄,甚至根本没了路。好在天亮了,在树丛中钻来钻去还行。越来越累,有的影友几番坐下休息,我没带脚架,轻装前行探路。眼看见长城就在上面,但还差一段陡坡,只有一道道驴们滑行的痕迹,十分狰狞。这一段真叫惊心动魄,手抓树根,怀抱树干,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当时想,登最容易,爬也简单,攀才最难呵!终于成功登顶,但被一顶帐蓬拦住去路。我问那钻出来的小伙子,才知这叫将军守关。

“西大墙呵,你在何方?”小伙子说你走偏了,西大墙远着呢

其实,西大墙早就擦肩而过,也就是2012年的秋天那次。北京结向北的那条飘条,就是西大墙。只是,当时让龙失足给惊了,别的都没顾得上。

 
2017年5月6日,终于来登西大墙。 

    西大墙,真是墙呀!而且,这墙依山就势,跌宕腾挪,极具动感。



 
    尤其是连接北京结的断崖太陡,绝对有六七十度,只有强驴才敢上下。


 
    半年后的冬天,再次来到西大墙。上很难,下呢?恐高肯定不行,加之乌鸦左右飞掠,嘎嘎的叫声瘮人。两位驴友直接退了,原路返回。


 
    待我们后队下到垭口,早没了前队乃至中队的人影。逆光中的西大墙多了些迷离的气息与神秘的氛围。一边拍照,一边提醒队友,“要适当提速,否则赶不上九眼楼的夕阳。”

 
    终于,看见了王伟的身影,但眼前的残楼还不是九眼楼。前面,还有路漫漫……

 
    这个敌楼,俨然一息,似一位老兵独守绝壁。抠着岩缝隙,扯着树根,终于下到九眼楼下的鞍部,见到了在此接应的佛队。“你们别上去了,否则天黑前下不来。下山很危险。”

 
    我是三到九眼楼了,却每每失之交臂。“这可咋整?”佛队答,“下次,我一定带你上去!”我谢过。下山途中,天色渐暗,登上车时,庄户亮灯。知王伟正在从九眼楼下撤,却不知紫川在北京结是否如愿看到了夕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长城永不倒,人心永不老,天地苍茫如此也!

发布者 :黄光华 (2018-03-13 23:19:10)  回复

拍的很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8-03-13 20:02:18)  回复

宁老师的这些珍贵的影像作品将会成为历史资料,未来千古流芳是注定的了,哈哈!借土豆或者阵雨老师的话:好生了得!

发布者 :杨静 (2018-03-13 15:28:22)  回复

那小妞妞很是了不起,将来也定是好生了得!

发布者 :梁振宇 (2018-03-12 13:53:28)  回复

好拍到了猛禽,意外收获!哈哈

发布者 :梁振宇 (2018-03-12 13:51:39)  回复

都是登山虎、钻山豹之类的人物,若是俺,那大虾供给能量不够,非得一头牛!哈哈

发布者 :梁振宇 (2018-03-12 13:50:21)  回复

拍的好!我至今还不是好汉呢!哈哈!

发布者 :杨明华 (2018-03-11 22:59:48)  回复
7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