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生活随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2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11 08:56:5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1 08:56:58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平时最喜欢烧饭做菜了,好像从来没有厌倦过。说起来,那还是在中学下乡学农时,染上兴趣的。这要感谢我的两个同学,一个是魏伟,一个是董月森。

我记得是在19725月份,我们年级英德法三个班到南京红旗农牧场去学农。这次很荣幸,老师分配我到厨房参加劳动,同时去的还有魏伟和董月森。我们三个的任务很重,要负责全班同学的一日三餐,说是厨房,其实就是一个小食堂,全是我们三个人干。

厨房是当地农民家的一间灶房,里面有一口大灶,还有切菜板、淘米箩等烧饭做菜的必备品。

每天天不亮,我们三人就推着一辆小板车,到很远的麒麟镇去买米、买油、买菜等,还要买馒头花卷面食,有时也买油条、糍粑来改善伙食。回来后也不歇,各自分工,忙着淘米煮饭;煮好后就等着全班开早饭了。班上的同学们吃完早饭后就去上工了,我们三个总是最后吃早饭,吃完早饭又开始忙中饭,几乎一刻都闲不下来。做好了中饭,又要等着同学们收工后一起来吃。吃完中饭后同学们又去上工了,但我们还是闲不下来,接着又要忙晚饭。每天都是这样的周而复始地轮轴转,等到晚上歇下来,骨架子都像快要散了一样。

我和魏伟、董月森相比没有他俩能干,很多活计我都不会做,所以,那时常常干些杂事,比如摘菜、淘米洗菜、刷锅洗盆等。不过,我最拿手的是烧大灶,我能很娴熟地掌握控制火候,要大可大,要小可小,而且绝不会把灶火烧熄掉。

让我感激的是,魏伟同学教会了我配菜和炒菜、炒肉丝等;董月森同学教会了我切菜、切肉、“磁”鱼等。要说现在我还能做一些色香味都还自认为不错的菜肴,红旗农牧场林山下徐盖头生产队我们班的小食堂,可以算得上是我喜欢上烹饪的最初发源地了。

我那时就喜欢写诗,一有灵感来就及时写下来。在这次学农中,我写了好多首诗,其中就有一首《灶旁》,真实地记录了我当时当“伙夫”烧大灶的感想。《灶旁》全诗照录如下:

灶旁

 

我坐在灶旁,望着熊熊的炉火,

心潮起伏,连翩浮想……

 

党分配的工作,就是我崇高的理想,

哪怕是再苦再累,我也心情舒畅。

 

烧火的重任,落在我肩,

艰苦的环境,把我锤炼。

 

初夏的天气犹如火盆,灶膛的火啊更是灼人,

我-毛主席的红卫兵,困难面前大无畏。

 

热了,我仿佛看到张思德,

累了,老愚公又好像出现在我眼前,

苦了,我又想起了白求恩。

 

英雄的形象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流不住的汗水啊把炉火催旺。

 

满腔热情把饭菜烧得喷喷香,

为人民服务流几滴汗珠能算个啥?

 

我坐在灶旁,望着愈烧愈旺的炉火,

心潮翻滚,豪情激荡……

 

(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于林山下窗前灶旁)

 

(写于310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