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名人婚恋》(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3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11 17:30:0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1 17:30:05  
  本作品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 唐朝女诗人薛涛

  

  人物简

薛涛,768832,字洪度,唐朝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人,生于大历五年,卒于大和六年。幼年随父郧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父死家贫,十六岁遂堕入乐籍,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后定居浣花溪。知音律,工诗词。创薛涛笺。薛涛正式集子叫《锦江集》,共五卷,诗五百余首,惜未流传下来。后世各家所本的明本《薛涛诗》一卷,是从《万首唐人绝句》等选本拼凑起来的。涛于晚岁迁入城内西北隅之碧鸡坊,创吟诗楼,栖息其上。父亲薛郧曾在蜀地作官,父亲死后薛涛居于成都,与当时名士元稹、牛僧孺、张籍、白居易、令狐楚、刘禹锡、张祜、段文昌有往来,与元稹交情最笃,死后段文昌为其撰写墓志铭。在其住处,成都现存有望江楼公园,内有薛涛纪念馆、薛涛井。
    成都望江楼公园薛涛纪念馆相传薛涛容貌美丽,天资聪颖,并且精通音乐。其著有《锦江集》5卷,但已散佚。《全唐诗》中有其诗1卷。后人张蓬舟编有《薛涛诗笺》。薛涛又是发明家,有薛涛笺传世,所谓的薛涛笺以胭脂木浸泡捣拌成浆,加上云母粉,渗入井水,制成粉红色的纸张,纸张风干后有松花纹路,世谓南华经、相如赋、班固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少陵诗、达摩画、屈子离骚,乃古今绝艺。                            薛涛木刻像

薛涛幼时即显过人天赋,八岁能诗,其父曾以咏梧桐为题,吟了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应声即对: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薛涛的对句似乎预示了她一生的命运。十四岁时,薛郧逝世,薛涛与母亲裴氏相依为命,迫于生计,薛涛凭自已过人的美貌及精诗文、通音律的才情开始在欢乐场上侍酒赋诗、弹唱娱客,被称为诗伎

唐德宗时,朝廷拜中书令韦皋为剑南节度使,统略西南,韦皋是一位能诗善文的儒雅官员,他听说薛涛诗才出众,而且还是官宦之后,就破格把乐伎身份的她召到帅府侍宴赋诗,薛涛遂成为成都著名营伎(供镇守各地的军事武官娱乐所用的乐伎)。一年后,韦皋惜薛涛之才,准备奏请朝廷让薛涛担任校书郎官职,后虽未付诸现实,但女校书之名已不胫而走,同时也被世人称为扫眉才子。后来,韦皋因镇边有功而受封为南康郡王,离开了成都。继任剑南节度使的李德裕,同样非常欣赏薛涛之才,在薛涛的有生之年,剑南节度使总共换过了十一位,而每一位都对她十分青睐和敬重,她的地位已远远地超过了一般的绝色红伎。
    当时与薛涛交往的名流才子甚多,如白居易、牛僧儒、令狐楚、辈庆、张籍、杜牧、刘禹锡、张祜等,都与薛涛有诗文酬唱,但真正让薛涛动了深情的却是元稹,薛涛初见元稹时已四十二岁,比元稹大十一岁,当时元稹任监察御史,于唐宪宗元和四年春天奉朝命出使蜀地,两人在蜀地共度了一年。晚年,薛涛在成都远郊筑起吟诗楼,隐居其中,直至唐文宗太和五年逝世,时年六十二岁。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

 韦令孔雀   韦皋镇蜀之初(贞元元年、公元七八五年),南越献孔雀一只,皋依涛意,于使宅开池设笼以栖之。至大和五年(公元八三一年)秋,孔雀死。次年夏,涛亦卒。一些诗词中提到的韦令孔雀也就是指的这段史话。                                       薛涛画像  

薛涛字 薛涛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学,亦卫夫人之流也。每喜写己所作诗,语亦工,思致俊逸,法书警

因而得名。若公孙大娘剑器黄四娘家花,托于杜甫而后有传也。

然涛字真迹今皆佚。

薛涛笺   薛涛自贞元初被罚赴边回,即退隐于成都西郊之浣花溪甚久。浣花之人多业造纸,涛惜其幅大,不便写己所作小诗,她在成都浣花溪采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花汁,制成深红色精美的小彩笺,后世流行之红色小八行纸,薛涛笺也。多用于写情诗情书,表达爱慕思念之意,在当时及后世极为流传。因为薛涛所发明,所以称为薛涛笺。至于称浣花笺松花笺、十样蛮笺为涛笺者,实误。浣花殆假借地名;松花恐浣花笔误,况松花嫩绿色;而十样笺出自北宋。时谢景初于浣花溪专造十色笺(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号谢公笺   

薛涛井   薛涛井旧名玉女津,水味甘冽,异于江泉。乃因井傍锦江,源出江泉,又经砂滤过耳。传涛造笺系自此井取水,无考。然明藩确取此井之水造纸,且以上贡。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三月,冀应熊始书薛涛井三字,立石碑于井傍。嘉庆十九年(公元一八一四年),四川总督常明奉敕建雷祖庙于井左,布政使方积与王启锟等,因建吟诗楼、浣花亭于井右。   

薛涛酒   居人汲井为酒,名薛涛酒,甚美。但是,薛涛制笺系自所谓薛涛井取水之说,明代始尔,斯已谬矣。清初忽有用薛涛井水酿酒之事,自更与涛无关。但已吟咏不绝,皆附丽而已。   

薛涛墓   位于成都望江楼公园西北角的竹林深处。主体由墓、墓碑、墓基平台组成,四周有护栏分隔。墓体直径约三米,由三层红砂条石砌成圆形墓基,环墓为一米宽的墓基平台,用石板拼成环墓小路,墓与平台形成一个整体,视觉效果甚佳。关于碑的造型,最初设计为浮雕云头碑,后由于在公园发现一块风蚀的古碑,碑高一点五八米,宽零点八二米,碑右上方隐约可见明万历二字,故为明碑,中间正文首字一点一横一撇的广旁似唐字,猜测应为唐女校书薛洪度墓碑,重新设计时参考了该碑的造型、尺寸,形成现在的墓体造型。现在的幕碑正面唐女校书薛洪度墓八个大字,由四川省著名书法家刘秉谦先生1994年十月题写。碑背面的重建薛涛墓碑记由四川省薛涛研究会副会长刘天文撰写。薛涛墓的立意布局,根据我国儒家思想和道家学说,认为天圆地方,设计以墙界为方以墓为圆,寓意女诗人在天地中安息,永为世人凭吊。                                       薛涛墓

据唐末诗人郑谷诗云:渚远清江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知唐时薛涛墓四周种了不少桃树。又据清朝初期诗人郑成基诗句:昔日桃花无剩影,到今斑竹有啼痕知清代的薛涛墓旁已无桃花,唯有修竹万竿。故现在的薛涛墓旁栽种了桃花、翠竹,以示纪念这位杰出的女诗人。   

太和五年,公元832年一个秋日的黄昏一代才女薛涛香消玉殒,65岁的薛涛永远闭上了她寂寞的眼睛。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了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至此,女校书便真的成了薛涛的别名。但真正葬于何处,史料并无明确记载,毕生致力于研究薛涛的专家,原上海大公报记者张蓬舟老先生根据晚唐诗人郑谷诗句渚远清江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朱桥直指金门路,粉堞高连玉垒云,窗下断琴翘风足,波中濯锦散鸥群,子规夜夜啼巴蜀,不并吴乡楚国闻,推测薛涛坟应在望江楼东面的锦江之滨。当然也有学者认为薛涛晚年生活在城西浣花溪。按照常理推断死后也应葬在城西一带。由于没有明文记载,当然也不排除葬在城东的可能。晚清贵阳诗人陈矩《洪度集》云:墓去井里许,在民舍旁,李淑熏的《记薛涛坟》中载:江楼南去二三里,荒陇犹留土一抔可知薛涛墓距薛涛井最多二三里之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距望江楼公园仅一墙之隔的四川大学校园曾有薛涛墓并题有墓碑,只可惜毁于十年动乱之中,踪迹全无,为我们后人破解其真伪留下了无穷的遗憾。

 

 

   名作鉴赏

《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牡丹》   

去年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牋怨别离。    

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    

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解析:

诗用情重更斟情的手法,在人花之间的感情中反复掂掇,造成情意绵绵的意境,构思新颖纤巧,独具艺术风采。            薛涛坐像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别后重逢,有太多的兴奋,无限的情思。对眼前盛开的牡丹花,却从去年与牡丹的分离落墨,把深情厚意浓缩在重逢的特定场景之中。   

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化牡丹为情人,细腻又传神。巫峡散承上文的怨别离,用宋玉《高唐赋》中楚襄王和巫山神女梦中幽会的故事,给人花抹上梦幻迷离的色彩。担心离别会象巫山云雨那样一散而不复聚,望眼欲穿而感到失望。在极度失望之中,突然不期而遇,更感再度相逢的难得和喜悦。把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武陵渔人发现桃花源仙境和传说中刘晨、阮肇遇仙女的故事捏在一起,给人花相逢罩上神仙奇遇的面纱,带来了惊喜欲狂的兴奋。两句妙用典故,变化多端,曲折尽致。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以馨香不语影射牡丹花的特点;以传情彼此知关照前文,显而不露,含而不涩。花以馨香传情,人以信义见著。人花相通,人花同感,以达不语还应彼此知。以上诗句写尽诗人与牡丹的恋情。   

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安枕席于栏边,抵足而卧,情同山海。深夜说相思,解其相思之渴,相慕之深。这两句想得新奇,将诗情推向高潮。                               薛涛画像

此诗将牡丹拟人化,用倾诉衷肠的口吻描述,新颖别致,亲切感人,有醉人的艺术魅力。   

诗人写牡丹从去年暮春的牡丹开篇,去年春天,牡丹花开得特别热闹,但暮春的来临依然凋零了牡丹花的热情。诗人看着随风散落的业已干卷的花瓣,任凭微风的摆布,凄清惆怅之感顿袭时袭来,心里一堵,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铺在书桌上的红笺上,当时诗人正在为心爱的人写赠别诗,要在那粉红的笺纸上,载满离别的愁绪。没有不散的筵席,繁华过后一场空,为什么相聚相守的日子那么短暂,牡丹花的花期究竟敌不过暮春的到来。只一个字,把离情说得令人心痛。经过这样的别离,原本对相聚已不存在任何幻想,虽然望眼欲穿,却从不敢奢望。因为一切的相会都会就象巫山云雨一

样容易飘散难再现,只是徒增郁闷罢了。

    于薛涛而言,一切欢聚都是短的如巫山云雨一样容易消散。

    作为歌妓的她看惯了身边频繁的悲欢离合,没有一个与她有过深交的人真心想娶她为妻。最后一句因何重有武陵期才显示了她的喜出望外,用武陵渔人发现桃花源及传说中的刘晨、阮肇遇仙女的故事来说看到牡丹二度重开的欣喜。诗人苦恋着牡丹却从不敢奢望。牡丹花开,话虽不语,却以其特有的馨香传达着自己的情愫,含情脉脉。只要静静地看着,就知足了。心有灵犀一点通,抑或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真正有情的人在一起,多少言语也是多余,一切尽在不言中,只要能够相望相偎着就足够了。这种无言的默契才是最感人的。末一句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诗人爱牡丹之深,在相会的短暂欢愉过后平静下来,再默默无语显然不够。就想在栏边安枕席,倚着枕头,沐着清幽的月光,叙相思之苦,中间一个闲字表达诗人在相聚后的恬淡、怡然。来日方长,再苦的别离也已熬到头了,以后的日子就是长相厮守,其中字包含无限惬意。                 薛涛塑像

这首诗与其说是描写相聚后的快乐,倒不如说是其实她一直很寂寞,这不过是遣抒胸怀的方式,她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的生活看似热闹非凡,每天都与达官贵人、文人骚客吟诗唱和,实则最为冷清。心中的寂寞无法诉说每次的信誓旦旦都是没有结局的美丽谎言。那么多与她来往唱和的文人骚客都没有想要真心给她幸福的人,包括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一边叙相思,一边又别有新欢。而只有牡丹,没有与她立下海誓山盟,终究不期而遇,这种心中的抑郁总算疏解了不少。她只是借牡丹来自我安慰罢了。那么多情思唯有与牡丹一叙,足见诗人的孤单。知她者,唯有牡丹。   

《送友人》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昔人曾称道这位万里桥边女校书”“工绝句,无雌声。她这首《送友人》就是向来为人传诵,可与唐才子们竞雄的名篇。初读此诗,似清空一气;讽咏久之,便觉短幅中有无限蕴藉,藏无数曲折。   

前两句写别浦晚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可知是秋季。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这时节相送,当是格外难堪。诗人登山临水,一则见水国蒹葭夜有霜,一则见月照山前明如霜,这一派蒹葭与山色共苍苍的景象,令人凛然生寒。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不尽是写景,句中暗暗兼用了《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两句以下的诗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回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以表达一种友人远去、思而不见的怀恋情绪。节用《诗经》而兼包全篇之意,王昌龄山长不见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巴陵送李十二》)与此诗机杼相同。运用这种引用的修辞手法,就使诗句的内涵大为深厚了。   

人隔千里,自今夕始。千里自今夕一语,使人联想到李益千里佳期一夕休的名句,从而体会到诗人无限深情和遗憾。这里却加谁言二字,似乎要一反那遗憾之意,不欲作从此无心爱良夜的苦语。似乎意味着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可以隔千里兮共明月,是一种慰勉的语调。这与前两句的隐含离伤构成一个曲折,表现出相思情意的执着。                           薛涛壁纸

诗中提到关塞,大约友人是赴边去吧,那再见自然很不易了,除非相遇梦中。不过美梦也不易求得,行人又远在塞北。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李白《长相思》)。关塞长使梦魂难以度越,已自不堪,更何况离梦杳如,连梦也新来不做。一句之中含层层曲折,将难堪之情推向高潮。此句的苦语,相对于第三句的慰勉,又是一大曲折。此句音调也很美,杳如不但表状态,而且兼有语助词字的功用,读来有唱叹之音,配合曲折的诗情,其味尤长。而全诗的诗情发展,是先紧后宽(先作苦语,继而宽解),宽而复紧,首尾相衔,开阖尽变(《艺概。诗概》)。   

绝句于六艺多取风兴,故视它体尤以委曲、含蓄、自然为高。(《艺概。诗概》)此诗化用了前人一些名篇成语,使读者感受更丰富;诗意又层层推进,处处曲折,愈转愈深,可谓兼有委曲、含蓄的特点。诗人用语既能翻新又不着痕迹,娓娓道来,不事藻绘,便显得。又善短语长事,得吞吐之法,又显得。清空与质实相对立,却与充实无矛盾,故耐人玩味。   

《池上双凫》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诗中浓情蜜意,还有朝暮共飞还,同心莲叶间的表白,大有和元稹双宿双栖的想头,想来在情深意密的时候薛涛是想过嫁给元稹的。不过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元稹离开四川。那时薛涛已经四十六岁,芳华已至秋暮,元稹又是一个放纵多情的人,薛涛就静静地了断了这场情缘。聪明如她,是明白她和元稹之间的关系的。露水情缘,朝生暮死,何必恩恩怨怨反复纠缠?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词中女子如是说。可叹痴情女子太多,像薛涛这样能够斩断情缘,反而更显得珍重。我所喜欢薛涛的也正是这一点:聪明冷静。身虽为妓,心洁如冰雪,花容月貌不减清烈。                               清婉室薛涛像石刻

韦皋发怒,一纸贬书送到她面前。薛涛忽然醒悟自己玩得过火了,再怎么声名远播也是他捧出来的。那些王公子弟,再怎么赞美留恋,数日之后,也是绝尘而去的事。真正和自己朝夕相对,能够掌握自己生死的,是这个叫韦皋的男人。   

心中的悲戚涌上来,小小的波折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身份。艳名是虚名,才名是虚名,觥筹交错,男欢女爱都是假的,唯一真实的是——她是一个妓女,需要依靠别人的慈悲怜悯才可以立足于世。   

聪明非常的薛涛,冷静地收敛起自己的悲切,那是无谓的。没有一个人的悲伤可以感动上苍,除非她有力量扭转乾坤。薛涛在赶赴松州的途中写下了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

    这十首诗是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瑕、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厌弃。

 

   薛涛与元稹

情感纠葛                               薛涛壁

薛涛与元稹一见钟情,当时薛涛已三十八岁,而元稹小薛涛十一岁。元稹9岁能文,16岁明经及第,24岁授秘书省校书郎,28岁举制科对策第一,官拜左拾遗。是中唐时期与白居易齐名的诗人,世称元白。当时薛涛在诗坛已有盛名,令元稹十分仰慕,只恨无缘一面。直到元和四年(809)元稹任监察御史,奉使按察两川,才有机会托人与薛涛相识。三十八岁的薛涛,成熟且有魅力,才情俱备,年老色未衰,吸引了亡妻的元稹。二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共同赋诗吟词,好不惬意。时薛涛已经38岁,对迎来送往的诗妓生涯早已颇感厌倦,见到元稹,即有托身相许之意。她还作过一首诗《池上双鸟》: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表达了她追求真情挚爱愿与元稹双宿双飞的愿望。然而此一段缠绵缱绻的情感,却因数月后元稹离蜀返京,从此天涯两分。薛涛在《赠远》诗中是这样描绘的:

知君未转秦关骑,日照千门掩袖啼。

闺阁不知戎马事,月高还上望夫楼。

大约两人分手之际,元稹曾答应过了却公事之后,会再来成都与薛涛团聚。但世事难测,实际情形并不如约定的那样,元稹后来仕途坎坷,官无定所,在后来频繁的调动之中,原本比薛涛年轻的元稹,自然不能坚守爱情,加之唐代官吏与妓女交往并无禁令,元之移情别恋,也就在所难免。尽管分手之后,两人也还保持文墨往来,但在元稹一面,似乎只是应付,并非如当日之信誓旦旦了。薛涛只有远望长安,掩袖悲叹,像所有盼望丈夫归来的妻子,在月缺月圆的时候,登楼寄托一份怀旧的哀思。   

中国文学史而言,两人也许算得一段佳话;但从薛涛个人的角度来说,却是一幕遥远凄清的回忆。薛涛悒郁寡欢,终身未嫁。   

   

    薛涛研究最新成果

1.《薛涛诗歌意释》致力于历史坐标上薛涛诗作的综合考察,志在全面解析其所蕴历史密码,揭示出续诗事件真相及薛涛与父亲、李白的关系,辨明了被罚事件与《咏八十一颗》、《忆荔枝》关联性及所体现出的亲情,揭开了与《乡思》相关的梓州之会内幕,披露了李薛爱情过程及爱情结晶是李郢的秘密,探明了《送郑资州》、《酬郭简州寄柑子》等诗的真正含意,理清了薛涛与元稹、白居易、段文昌之间的是是非非,确定了《酬文使君》、《酬李校书》等诗所涉对象,发现了薛涛在大和七年(833)曾被冤囚禁的经历,提出了薛涛享年达一百四十岁左右的新观点。   

为使读者易于理解起见,本书融鉴赏、释意、考证研究于一炉,在详细解析薛涛诗作字、词,挖掘潜意的同时,归纳出其创作思路及蕴喻体系。   

唐代诗人薛涛的最新研究成果《薛涛诗歌意释》,揭秘历史,释意合理,雅俗共赏,普适性强,很有参考、学术价值。是指导各科学生学习唐诗的最佳参考书籍。    

2.温庭筠诗集译意》基于《薛涛诗歌意释》,在对温庭筠全部诗作进行细致翻译、释意的基础上,对其姓名的关联性,生理特征,情感、性别、身份、出生地、家庭成员关系,作品中色彩词汇、喻体的运用以及社会关系的同一性进行综合性考察,特别是对其与鱼玄机关系的条分缕析及在此基础上阶段性传略的归纳,最终揭示出温庭筠原是薛涛曾用名(或化名)的千年之谜。于此同时,也对其无行问题也作了合乎逻辑、情理的解释。这不仅使得薛涛大和七(833)年以后的行迹有了着落,而且,其个人品质,思想观念等也趋于逐渐清晰。   

本书以系统理论为指导,运用独特的方法论,在结合相关史料直译的基础上,致力于探求作品潜意及写作缘由所在。简而言之,作为一部探秘型学术专著,除了以揭示历史真相为宗旨,融鉴赏、释意、考证于一炉,对指导古代文学爱好者学习、研究唐诗也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作用。

 

 

        唐朝诗人元稹与名妓薛涛的姐弟恋

 

薛涛出身书香门第,幼时即显出过人天赋,后来,薛涛因为父亲过早去世,家境贫寒,她只得沦为乐伎。唐德宗年间,统领西南、能诗善文的儒雅官员韦皋,听说薛涛诗才出众,且是官宦之后,便破格将乐伎身份的她召到帅府侍宴赋诗。

节度使韦皋本身就是诗人,他对薛涛极尽溺爱,一日突发奇想,要授予薛涛校书一职,虽然上表朝廷未被准奏,但薛校书之名不胫而走。王建(一说是进士胡曾)曾写了一首《寄蜀中薛涛校书》:

万里桥边女校书,琵琶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从此,女校书扫眉才子就成为薛涛才名的代称。      

可惜,薛美人虽然聪明,虽然有才,虽然受重视,可是她的职业还是卖笑。一般说来,官妓与家妓不同,前者似属公有,后者属于私有。官妓是官给衣粮,她们向官员献身是一种义务,一般是不收费的,但有时也会收到一些官员赠给的钱物,作为以示慷慨、以博欢心的表示。薛涛周围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权贵,他们购买的当然也包括她的肉体,但重点还是她的才学:这是她身价与别的妓女不同之处。她的思想与才华令她比别的女人更性感。

韦皋去世后,朝廷派宰相武元衡挂印来蜀。武元衡听闻薛校书之名,便下令准许薛涛脱籍回家。后来的历任节度使,她都以歌伎而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她熟知历代幕府的政绩得失,成为节度使们咨询的对象,受到极高的礼遇。

薛涛虽然已脱籍,但曾经艳帜高张,芳名远播,早已成了蜀地文人墨客的指南,要入蜀,必然要去拜码头。她的交往圈子里,除了权倾一方的节度使和著名文人外,还有幕府佐僚、贵胄公子和禅师道流。薛涛和当时著名诗人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人都有唱酬交往。

元和四年三月,元稹授监察御史,出使东川。元稹早就听说过薛涛的才华了,这一次出差到西蜀,他就想办法认识薛涛,但总是没有机会。后来,司空严绶知道元稹的心意了,就经常安排薛涛去服侍元稹。因为在当时,召官妓侑酒必须得到官厅许可。估计这位皮条客没想到,差异如此之大的二人,居然还走到一块了。

这一年,元稹年三十,薛涛年四十一。

为什么元稹会迷上这样一位老女人?除了才艺之外,我想,还与元稹的恋母情结有关吧。元稹八岁丧父,家境贫寒。母亲郑氏贤能知书,善于持家,白居易曾大加称赞:今夫人女美如此,妇德又如此,母仪又如此,三者具美,可谓冠古今矣。元稹初学确实是得益于母亲的,母亲对他的成长影响极大。他能爱上薛涛,也就不奇怪了。

据说,这一段时间,元稹和薛涛缠绵缱绻,是住在一起的。不过,就算郎情妾意,也够短暂的,元稹七月份就移务洛阳了。很快,元稹的妻子韦丛病逝。元稹这一去,也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他们一生中的相处,没有超过四个月。

更倒霉的是,十年之后,元稹倒是想起薛涛了,想把她接过来,路上遇到另一个女人刘採春,就耽搁了,这一耽搁,就是七八年。而薛涛,就在原地苦苦地等了他一辈子。

元稹去了扬州后,曾寄诗给薛涛,表达思念之情,后来还是中断了这份感情。元稹写过一首《寄赠薛涛》,相当有名:

锦江滑腻蛾眉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卿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不能否认,元稹才华极高。大凡像薛涛这样的奇女子,都不愿效娥眉婉转之态,她渴望男人承认她的豪迈和志气。元稹恰好就点题了,鹦鹉舌凤凰毛,还是公卿梦刀,取譬极巧。

    身不在,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千万人矣,独我能解君!薛涛能不被感动吗?而且,她从来没有机会与人平等相爱过,难得遇上一个,她想安宁了。何况,“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辜负我,但如果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喜欢的都不敢去爱,那我也太辜负自己了。”歌手王菲的这段话,放在这里似乎很合适。或者说,一个成熟女人应该能以实践这样的感情方式为荣。薛涛一千多年前就这样做了。

    遗憾的是,元稹是一个用智,而不是用心去谈恋爱的人。类似的情形在另一场著名爱情胡(兰成)张(爱玲)恋中也有,胡兰成的“懂得”,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那不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体贴和交流,而是一个聪明人用头脑搞懂了另一个人的心。这属于技术层面而不是感情因素。薛涛因为元稹的懂,把心交出去了,而元稹的心,还揣在自己的怀里呢。

    元稹离开成都时,薛涛退隐浣花溪,只是一门心思在溪水边制作精致的粉笺,用于写诗酬和。元稹在两人分别十二年后登翰林。两人的诗词来往又渐渐多了。薛涛在浣花溪造出小幅松花笺百余幅,题诗献给元稹,元稹也寄诗给薛涛。

    我们不要忽视,这时的元稹仕途从此进入顺境,四十二岁,正值壮年,而薛涛已五十三岁了,元稹春风得意之际,以他的品性,他会怎么处置这段感情,又能怎么处置这段感情呢?在两人最相爱的时候,薛涛都没有牵绊住他,十多年分别之后就更无可能了。

    几经折腾,薛涛开始明白这个道理了。已步入晚年的她,身着女冠服,深居简出,以制笺为生。在近二十年清淡的生活之后,薛涛孤独终老。

    这一辈子,女优加女冠,作为女人,薛涛看起来挺惨淡的。然而,她一生经历了太多别的女人几辈子都无法想象的繁华与热闹,人老珠黄之际,还能与天下闻名的年轻诗人相恋一场,赚了。正如写下《名利场》的英国作家威廉·萨克雷所说:“能爱得天长地久是世上最棒的事,但能爱却无法永恒亦属难得,仅次之。”

    至于元稹呢,在薛涛去世前一年,他在任职武昌军节度使的时候,暴卒于任所。终年五十三岁。民间甚至有说法,说他是死于雷劈。当然,我们又不是崔莺莺,又没有被他抛弃过,对这种说法就笑笑了之吧。

    元稹一辈子没有儿子。他先后曾有过八个子女,唯有大女儿保子成人,后嫁与韦绚为妻,其余七子女均夭折。

    元稹就是中国的于连,只不过,在中国的宦海中浮沉,他比于连那样的热血青年更厚黑。他自觉地把所有的婚姻情感都控制在仕途的前进路径之内。于连会为感情而焦灼,会有真正的道德焦虑,所以他再聪明,也抵不住身败名裂。而元稹显然强悍得多,就算他有叹息、怜悯、缅怀,也都是为了舒缓他的道德压力。他的忧郁具有强烈的装饰意味,目的是使他的形象更为完美。

    我认为,元稹多情、多才,但是一个没有灵魂生活的人。这样的人总是容易成功。任何时候都会有这样的人,他们一般被称为时代精英。           一代才女薛涛

    古代的元稹为了前程而抛弃了对情感的追求,所以与豪门联姻而抛弃崔莺莺;今天的元稹则是为了稳定的仕途、财产、声誉,而自动放弃对真正的感情的追求,宁可拖拖拉拉一辈子不爽也不肯离婚。今日的元稹们难道是为了一种叫“责任”的东西么?不,他们也是为了前程为了钱。两者没什么区别。可是,我们讥笑前者是负心汉,却认为后者“道德”、“善为补过”;镜子只照到别人照不到自己。多少人是一边骂着这种负心人,一边羡慕他能一次又一次地找个贵族之家,让自己少奋斗三十年的呢?

既然没有人是无辜的,我们又哪有资格向抹大拉的妓女身上扔石头呢?

 

 

           翠竹荟萃,薛涛遗香──望江楼公园

  望江楼公园坐落在成都东门外锦江河畔的一片茂林修竹之中,面积176.5亩。园内岸柳石栏,波光楼影,翠竹夹道,亭阁相映,是纪念唐代女诗人薛涛的古迹和游览胜地,现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园内的崇丽阁和濯锦楼枕江而立,是园里的主要建筑。相传唐代女诗人薛涛曾在此汲取井水,手制诗签,留下了许多幽怨动人的诗句。明清两代先后在这里建起了崇丽阁、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流杯池和泉香榭等建筑。

    薛涛像:薛涛逝世后的坟茔埋在望江楼附近里许。曾任西川节度使的段文昌,与薛涛有过往还。故薛涛死后段文昌为其题墓。薛涛墓与碑,在十年浩劫中被夷平捣毁,墓址在望江楼公园右侧约里许的四川大学里面。现望江楼公园内存有薛涛雕像。薛涛像侧的几丛翠竹,因岁月长流,逐渐发展,再加之有意培植,遂成为现今望江楼公园翠绿缭绕,修竹成林,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竹园美景。这对纪念薛涛来说,倒是符合诗人生前志趣的雅事。                         望江公园内茂林修竹

    赏竹: 因薛涛一生爱竹,常以竹子的“苍苍劲节奇,虚心能自持”的美德来激励自己,后人便在园中遍植各类佳竹,遂成国内名竹荟萃之地,也被称为“竹子公园”或“锦城竹园”。目前园内的竹子品种有150余种之多,不仅有四川产各类名竹,还引进有中国南方各省及日本、东南亚一带所产稀有竹子。主要品种有人面竹、佛肚竹、方竹、鸡爪竹、紫竹、绵竹、胡琴竹、麦竹、实心竹等。当人们有闲情逸致漫步于青青翠竹之下时,一种无限舒适和遐意便会油然而生,难怪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一丛丛一片片的翠竹既美化了人的生活,又能陶冶和升华人的高尚情操。

望江楼:崇丽阁枕江而立,是园内的主要建筑。因其矗立在锦江岸边,民间称之为“望江楼”,楼上供奉有文曲星。濯锦楼,共五楹,四面均为门窗,略似船形,四周花木扶疏,典雅优美。楼内展示了明清紫檀木家具及古建筑构件。吟诗楼是依据薛涛晚年在其住地建有吟诗楼而修建的,三叠相连、四面敞轩的楼身掩映于江边柳荫竹影里,波光云影相衬,颇具画意诗情。                                        望江楼上望江流

 

    薛涛韦皋 

只有像歌妓这样的角色,虽然不是良家女子,倒也空气清甜,水源丰富,供她长袖善舞,伸展自如。所以没什么好可惜的,况且大多时候留得个虚名供后人钦敬,还是好过默默无闻,老死一生。要不然这世上追名逐利的心,怎么只见多,不见少?薛涛这样长袖善舞,青史留名,反而是幸事一件。

    当初的妓不同与日后倚楼卖笑任君挑选的妓女,她们只歌舞助兴,不卖身失色。间或有个公子相公看中了,问主人要来,收为内室。即使身为姬妾,也是一个男人的私物,或爱或厌,但怎样地卑微到底,也比明清时的妓女们多点安慰。

    唐宋的妓女,更应称作姬,更不比怡红院里一叫一大串的俗艳。尤其是达官贵人宴席间应酬的女子,大多是有姿有才的女子。娥眉婉转,还要胸有文墨,多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薛涛无疑是其中的翘楚。

    薛涛梧桐诗谶的故事很有名。据说她八岁那年,她父亲薛郧看庭中有一棵梧桐树开得茂盛,便以咏梧桐为题,口占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两句,让薛涛来续答,试她才华。薛涛应声而吟: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听了,除了讶异她的才华,更觉得这是不祥之兆,女儿今后恐怕会沦为一个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薛涛后来果然成了官妓。

    薛涛做的是官妓,比起和她齐名的李季兰,放浪无忌,不是妓女,犹过妓女,倒更多一份庄重高贵。她的才情美貌名动蜀中,历任蜀中节度使都对她既爱慕又尊重。最先赏识薛涛的是名臣韦皋。韦皋听说薛涛诗才出众,且出身不俗,是官宦之后,就把她召来,要她即席赋诗,薛涛即席写下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看过赞叹不已,传阅给席间众宾客,大家也都叹服。薛涛这首诗写的是过巫山神女峰,《谒巫山庙》的情景。其实这样的诗不算特别出奇,只不过自从宋玉的《高唐赋》以后,巫山云雨已经成了男女欢爱的代言,薛涛却偏偏写出了点惆怅怀古的味道,大有凭山凭水吊望,感喟世事沧桑的味道。尤其最后一句春来空斗画眉长更隐隐指责前人沉溺女色,这样的立意出自女人之手已是不易,出自一个官妓更是殊为难得。

    所以薛涛的诗好,后人赞:工绝句,无雌声。是有道理的。韦皋走后,继任的剑南节度使李德裕,对她同样非常欣赏。后来她和李德裕在筹边楼饮宴,还写出了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这样见地深远、雄浑豪迈的诗,让人惊讶于她除了美色之外的眼界心胸。

    同为女子,我们看鱼玄机,感慨的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二十六岁的鱼玄机因妒挞死了侍婢绿翘,断送了自己的生命。而薛涛晚年则隐居高楼,穿起女道士的服装,安然地接受老去的现实,因为心态平和,得享高寿。她殁后,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还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相较鱼玄机,薛涛阅尽世事的淡定,更让人倾慕。

    韦皋对薛涛另眼相看,一捧再捧,把她捧成了蜀中首屈一指的交际花。韦皋是个敢于破旧新的人,他看薛涛实在是才高,寻常男子也比不过,干脆让她做了自己的女秘书,担任校书之职,帮自己处理公文。薛涛才能出众,她做女校书有实无名。韦皋觉得委屈了她,就想上书朝廷,让朝廷下旨封她做真正的女校书。我总感叹这样的奇思异想也只有唐朝人才冒得出来。后来的人恪守礼教,心苗全是些枯枝败叶,再也绽不出花火。

    这件事后来顾及影响不好而作罢,但韦皋这么一闹腾,却好像现时媒体的炒作一样,使薛涛的女校书之名,更加广为人知。当时有个叫王建的诗人就千里迢迢地写了信去赞美薛涛:

    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

 

    忍不住要感叹薛涛命比现在很多女大学生都好,遇上个唯才是用,不歧视性别,也不单看容貌的男人。若说薛涛是烟花如幕,韦皋就是那根揭幕的火柴。如果没有他,薛涛的一生想必不会如此光华耀目。

    在韦皋的帮助下,薛涛名盛一时。她的艳名随着蜀江水越流越广。意态高昂的她用胭脂掺水制出红色的小彩笺,题上诗句,曾给那些她认为相宜的客人,这就是后世称赞的薛涛笺

    多年以后,也有个女子制了桃花笺, 每日随水流诗,也招得无数王孙公子趋之若骛,行事作风与薛涛近似。然而,若说薛涛笺是文人书房里的经久不息的沉香,桃花笺则更像是春梦醒后衣襟上沾染的香痕,淡薄地香艳地,很快就随风飘散。

    无论是何年月,人们对轻薄浮浪人的尊重总是少于端庄的。薛涛远比鱼玄机沉着庄重,她的风流赢得了后世文人的爱重,薛涛笺成为后世风流雅韵的象征,也因此能够获得比桃花笺更久远、更深长的存在。

    男女相悦似一种舞,更是一种斗。每每看到薛涛的《十离诗》我就会想起这句话。人欢我不欢,薛涛与众男士的周旋流连,让韦皋吃醋了。他将薛涛贬往偏远的松州。

    薛涛的一生都是个聪明机警的女子。她审视度势,一直能够冷静地摆正自己的位置,和韦皋交往如是,和元稹交往也是一样。一旦确认元稹没有和她共聚白首的可能,她也就不多作纠缠,安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继续过自己的生活。虽然,她曾经写诗清楚地表现自己对元稹的欢喜眷恋——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薛涛《池上双鸟》

    诗中浓情蜜意,还有朝暮共飞还,同心莲叶间的表白,大有和元稹双宿双栖的想头,想来在情深意密的时候薛涛是想过嫁给元稹的。不过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元稹离开四川。那时薛涛已经四十六岁,芳华已至秋暮,元稹又是一个放纵多情的人,薛涛就静静地了断了这场情缘。聪明如她,是明白她和元稹之间的关系的。露水情缘,朝生暮死,何必恩恩怨怨反复纠缠?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词中女子如是说。可叹痴情女子太多,像薛涛这样能够斩断情缘,反而更显得珍重。我所喜欢薛涛的也正是这一点:聪明冷静。身虽为妓,心洁如冰雪,花容月貌不减清烈。

    韦皋发怒,一纸贬书送到她面前。薛涛忽然醒悟自己玩得过火了,再怎么声名远播也是他捧出来的。那些王公子弟,再怎么赞美留恋,数日之后,也是绝尘而去的事。真正和自己朝夕相对,能够掌握自己生死的,是这个叫韦皋的男人。

    心中的悲戚涌上来,小小的波折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身份。艳名是虚名,才名是虚名,觥筹交错,男欢女爱都是假的,唯一真实的是——她是一个妓女,需要依靠别人的慈悲怜悯才可以立足于世。

     十离诗,我感觉到薛涛是强忍委屈的。然而就是委屈也得生受着。世人多是委屈的,只是依附与人的姿态不同罢了,像一园盆景,多被人剪去枝蔓,拗断筋骨,摆弄成喜欢的模样。只是有的血泪见得,有得见不得,深埋土底。

    况且做英雄做美人,原都是委屈的,想迎合这俗世,却迎合不上。夜深同花说相思。说到底,薛涛比很多人都要幸运。

 

    薛涛主要作品

在唐代女诗人中,薛涛和李冶、鱼玄机最为著名。薛涛的诗,不仅如世所传诵的《送友人》、《题竹郎庙》等篇,以清词丽句见长,还有一些具有思想深度的关怀现实的作品。在封建时代妇女,特别是象她这一类型妇女中,是不可多得的。她曾到过接近吐蕃的松州,有《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诗,其第一首说:闻说边城苦,而今到始知。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对防守边疆士兵的艰苦生活寄以深切同情。
    薛涛《池上双凫》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忙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诗中浓情蜜意,还有朝暮共飞还,同心莲叶间的表白,大有和元稹双宿双栖的想头,想来在情深意密的时候薛涛是想过嫁给元稹的。不过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元稹离开四川。那时薛涛已经四十六岁,芳华已至秋暮,元稹又是一个放纵多情的人,薛涛就静静地了断了这场情缘。聪明如她,是明白她和元稹之间的关系的。露水情缘,朝生暮死,何必恩恩怨怨反复纠缠?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词中女子如是说。可叹痴情女子太多,像薛涛这样能够斩断情缘,反而更显得珍重。我所喜欢薛涛的也正是这一点:聪明冷静。身虽为妓,心洁如冰雪,花容月貌不减清烈。
    韦皋发怒,一纸贬书送到她面前。薛涛忽然醒悟自己玩得过火了,再怎么声名远播也是他捧出来的。那些王公子弟,再怎么赞美留恋,数日之后,也是绝尘而去的事。真正和自己朝夕相对,能够掌握自己生死的,是这个叫韦皋的男人。
    心中的悲戚涌上来,小小的波折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和身份。艳名是虚名,才名是虚名,觥筹交错,男欢女爱都是假的,唯一真实的是——她是一个妓女,需要依靠别人的慈悲怜悯才可以立足于世。聪明非常的薛涛,冷静地收敛起自己的悲切,那是无谓的。没有一个人的悲伤可以感动上苍,除非她有力量扭转乾坤。薛涛在赶赴松州的途中写下了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这十首十离诗是这样写的——
    《犬离主》  
    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
    无端咬著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笔离手》
    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
    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马离厩》  
    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
    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鹦鹉离笼》  
    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
    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再唤人。

    《燕离巢》 
    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
    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珠离掌》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
    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鱼离池》
    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
    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鹰离鞲》
    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
    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竹离亭》
    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
    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镜离台》
    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
    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这十首诗是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着的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瑕、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厌弃。

    柳絮咏
    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
    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

    送友人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李白有首诗《赠薛校书》:
    我有吴越曲,无人知此音。
    姑苏成蔓草,麋鹿空悲吟。
    未夸观涛作,空郁钓鳌心。
    举手谢东海,虚行归故林。

(《古代奇女佳丽》(36万字)由中国言实出版社2012年9月出版,定价:32元。 需要此书和我已出版的其它书的朋友请来信联系: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