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生活随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60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12 10:04:4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2 10:04:45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今天有幸和诗人叶庆瑞老师在一起饮茶交谈,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叶老师今年已是七十六岁高龄了,但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态,言谈举止间依然不乏诗人的激情,使人感到诗人永远属于青春,诗人永远不会变老。

叶老师谈了他对诗歌创作的看法和体会,他说,诗歌创作首先要有充沛的激情,这种激情来源于生活,来源于知识的积累;其次要有丰富的想象力,想象力是诗歌创作的“双翼”,没有想象力或缺乏想象力,那么诗歌创作就不可能获得成功; 再其次,诗歌的语言首先要通顺,还要凝练,富有张力。叶老师提到了几年前曾风靡一时的“梨花体”诗歌,说那叫什么诗呢?平白如话难道也叫诗?写乏味的日常生活难道也叫诗?叶老师为此写过一篇批评文章,称这些诗人为诗坛的“毛孩”。

说到诗歌创作的成功范例,叶老师举了两首诗加以说明。一首是洛夫创作的《边界望乡》中的这样一节:“望远镜中扩大数倍的乡愁/乱如风中散发/当距离调到令人心跳的程度/一座远山迎面扑来/把我撞成严重的内伤……”望乡之愁,思乡之切,就是通过如此生动形象的诗句表达了出来,令人怦然心动。诗人不说“啊,我是多么多么想念故乡啊!”而是把在望远镜中所看到的故乡的远山拟人化地向我“迎面扑来”,不仅如此,还把我“撞成严重的内伤”。读者读到此,能不感到震撼吗?能不拍案叫绝吗?这就是诗歌的力量,这就是诗歌形象的力量。叶老师还举了诗人非马的一首诗《醉汉》,全诗是这样的:“把短短的巷子/走成一条/曲折/回荡的/万里愁肠/左一脚/十年/右一脚/十年/母亲啊/我正努力/向您//来”你看看,这哪里是什么“醉汉”,分明是因极度思念慈爱母亲的孩儿从心底里发出的呼唤,这呼唤是带泪的、甚至是带血的。这才叫诗,这才叫真正的诗。

叶老师说他年轻时崇拜的诗人是李瑛,中年时崇拜的诗人是洛夫。这两位诗人对他的诗歌创作有着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叶老师今天赠送给我三本书,一本是《山水二重奏》,一本是《诗的转角处》,还有一本是《最是那惊魂一瞥—叶庆瑞诗意摄影集》。

深深感谢叶老师,这三本书我一定拜读并收藏。

 

(写于311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