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贤望的原创博客
梅,很瘦
花,开在骨头上
香,从骨子里往外透
  余跃华的诗:质朴、深刻、直击肺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诗歌  情感  生活  文化 
  发布者:周贤望 |  浏览(680) 评论 (8)  | 发布时间:2018-03-14 17:25:3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4 17:25:36  
  本作品所属分类:文学评论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余跃华的诗:质朴、深刻、直击肺腑

一、先读余跃华的一首诗:

   

 《今 心》

 

老曹是快递员

这七八年

我俩几乎每天都能见面

送货一次,收货一次

 

签收时匆忙些

说不上一句

黄昏时分,他来收货

边签边装货

总能聊上几句

天气、行情、时事、玩笑

  

两年前的三四年里

我和父亲不一定

每周都能见面

也不一定能多说一些

后来,他走了

 

生前的他

最好也做快递

每天两次,来我这里

顺便聊些事体

 

现在,每年清明

去看他,也就一次

想多去几次

只在梦里

 

好在晨光

唤我们起来

也擦亮他的碑

无病无痛的他

来去自在

 

二、再看看余跃华何许人:

    也许你和我一样,还在上面这首诗的情境中,心情还未能平复下来。这首诗让我的心颤抖得厉害。

    余跃华,197110月生于浙江天台县。已出版诗集《爱的天籁》(1993)《灵泉》(2001)《道场》(2012)《泥》(2013).《根》,诗作被《诗选刊》《诗刊》《星星》等刊物选发。

    余跃华是我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作家班进修时的同班同学,那时的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几个同学之一,也是已经出版个人作品集的少数同学之一,给我的印象是:朴素、少言、敏感、孤独。作家班主要是培养小说家的,但他只写诗。结业之后,不像大多数同学那样留在北京,而是回到他的家乡浙江省天台县去了。  


    天台这个地方,是佛教天台宗的发祥地(佛教有所谓大乘八宗之说,这八宗就是律宗、三论宗、天台宗、法相宗、华严宗、真言宗、禅宗、净土宗),天台宗有个诗僧叫“寒山子”的,他的诗句浅显通俗,明白如话,却深蕴哲理,发人深省。余跃华对寒山子崇敬有加,其诗风,也与寒山的诗风一脉相承。

    这是诗人余跃华在出差路上请路人甲帮他拍给此文的专照。刚刚拍的。

    大约10年前,他创办了他的企业,现在是浙江“华耐”企业的总经理。

 

三、再来读几首余跃华的诗:

 

        

 

和尚说:谁和谁没关系

和尚说:谁和谁有关系

 

和尚说:谁和谁有一点关系

谁和谁不可能没有关系

 

我在蒲团上埋头悟佛

可没关系的话

不可能不强忍着笑痛的肚皮

 

我问和尚:我和你和尚有没有关系

和尚说:我三年了不出庙门

可我与你还是有些关系

 

我想和尚心知肚明

只有我仍蒙在鼓里


    我的嘀咕:这大约是诗人在学拾得和尚与寒山子对话?“我仍蒙在鼓里”。

 

 

       

 

都说我请来的老木匠有些古怪

跟着他,来到木材市场

 

心里直打鼓

看他能给我选些什么梁木

 

我中意的挺拔顺溜的木头

他夹烟的手来回晃悠

“无筋无骨的东西

用不到那上面去!”

 

乡亲们说了

一等一的师傅不选二等的活计

能不依了他满市场逛去

那天,颠着暮色运回的一车

都是些浑身疙瘩的家伙

 

接着的那些个日子

他的汗珠和反复打磨的

他那把板斧

便在这些家伙身上飞舞


    我的嘀咕:什么才是栋梁之才?顺溜的不是。

 

 

      

 

拿起两个,用力一捏

起码有一个先碎

自然,这个你先享用

 

接着再添一个

重新用力

也会有一个裂开

 

那便是说

最终会有一个在你手中

可等着它的

是你的牙齿

还有手边的刀背、石块或锤子

你说是不是


  我的嘀咕:我说是。这首诗与上面那首合起来读,我感觉好无奈!

 

 

       

 

我把他们逢年过节

送来的杯子

藏进柜里

 

接下来多少年

满心欢喜送来的

我都要大大方方收起

等凑齐了生旦净末丑

就从多余的

请出一个

泡上乌龙,养神

闭目,听她们

 

人间的悲苦

只在我家的柜子里开锣


   我的嘀咕:我想说,余跃华同学,你就像个和尚!

 

 

          

 

在熟悉的平桥开车

经过某些熟悉不过的路段

眼看路上空无一人

也爱按响喇叭,提醒两下

 

不为别的

只为去世于此的乡亲

他们的魂儿,早早躲开

不再被埋头飞驰

钢铁的怪兽撞个粉碎

 

我想好心的云梯

会张开双臂护送他们回来

 

多好的闹暖的日子

总被好心肠的风儿

烘在手心的人间

多美的画幅,同台展阅


   我的嘀咕:好柔软啊!

 

      

 

        

 

邻居老大哥日渐与床无缘

凌晨三四点就要下地干活

或去钓鱼

 

在他把始丰溪里的

鱼儿们钓到桶里的那一刻

他很快乐,在他把大小不一的鱼儿

送给邻居们的那一刻,他更开心

 

我爱在他送来的鱼里

挑出个头小的

趁着日暮,放归不远处

流向始丰溪的小河

 

记得有一回是五条

差不多机灵的小鲫鱼

我称他们伍兄弟

我愿兄弟们和我一样傻

 

一样欢快!刷刷刷顺流而下

赶在天黑前回到家乡


   我的嘀咕:关于放生,多数人会放在某个寺庙前面的水池里,少数人会放回它们来的地方,诗人余跃华是少数。

 

       

 

小时候,听爷爷说他年轻时

出门在外,走夜路

总被孤狼盯住

 

你停它停,你行它行

稍不留心,会被它扑倒

当了点心

 

后来回想,那么凶险的夜

相比了,还算安全

 

自从有狼作伴

一路上,就没了恶狗,山贼

和另一群狼,半路拦截

 

时行时停,到了中年

回头,才发现

我的狼

也离时常发麻的后背不远


   我的嘀咕:这很像寒山子在天台山各处题诗的情境,当然,那也是俗世。这诗让我心生佩服。

 

 

       

 

闲下来,出门走走多好

路边碰见你,更好

我想抱抱你

 

就真的,扑了上去

我心底的鲤鱼

一条,一条扑通扑通你怀里

 

你有比我壮实的腰身

比我多得多的皱纹

我多像顽童,想闹了闹腾一会

没心没肺走开

 

刚才,不好意思想起

要是算一算你的年纪

抱了又抱的每一棵

都是害羞的少女

 

 

       

 

瞒着养花的妻

夏日里,身上长出的

泥丸,一个接一个

分给花盆里的

君子兰兄弟

 

兄弟!兄弟

你与我,还有泥

有缘团聚,却那么的

不合时宜,能一起

偷着乐呵的

也就这么点

见不得人的出息

 

 

      

 

说好了,三百年后回来

那年,今天的山还在

今天的河更清,更美

 

好好的人,多么实在

心里有爱

 

衔着雨点的云儿

撒着欢儿飞

 

三百年后的香樟

等你来爱,那时

不管你抱不抱得过来

这尘世的情怀

手拉手,暖暖合围


  我的嘀咕:上面三首,比爱情更爱情……

 

 

      

 

      

 

骑车从平桥镇回家

在途经一段坑洼的街路时

一包新买的豆腐干和

别的几样小菜

从松动的搭衣架上

滑脱下来

 

前行小半里才调头回来

远远见他

须发花白的老汉刚好拾起

哈哈哈笑对同伴们

自个儿拿回家

 

炒菜吃酒的贺喜

我笑而不语,从他们身边

骑回菜场去,把刚才腾起笑声的

一大包菜,重新再买

有什么不可以

要是你说我丢了东西

我看未必

 

         

 

二十多年前,奶奶

常在诵经的老人会上

念起她大孙子跃华的

这件傻事

 

如今,那一大桌围坐了

嘻哈叽喳的婆婆们

大半已随浮云西行

 

要是你说她们没回这里

我看未必


   我的嘀咕: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佛性,一种生命深处的觉悟,感动,佩服!

 

 

       

 

那么多我

一路上,找我

找了多少个我

丢了自个儿的我

 

丢多少个我

拣得回一个我

自个儿的我,那个

谁也不要的我

 

有那么多我

失魂落魄,也就有

那么多自个儿的我

还在回家的路上  


   我的嘀咕:自我的追问,生命的审视,有多少人迷失,又有多少人在回家的路上啊!      

 

 

四、余跃华诗观

 

      我以为,纯粹的诗是那纯金般不含杂质的诗。它有着真诚、崇高或引领人升向高处的情感;美学意义上恰到好处的素朴的语言;柔美舒畅或激荡心弦的韵律,以及这首诗里飘逸自如,却厚实的永不风化的内蕴。

      说的是热爱诗歌,求本溯源是热爱生命。生命来之不易,比诗歌珍贵,饱含深意。诗意的人生,该是有着节奏和优美韵律的、恰如其分的人生。就过程而言,做好一个人比写好一首诗更为高妙。

 


五、听听别人怎么说他的诗:

 

      彭一田先生在为余跃华的第五本诗集《根》写序言时评述:“诗人余跃华从探寻人间世相的宏大题材入手,试图以诗意的言说来把握世界的本相,由诗歌构建人与世界崭新的关系。余跃华的诗呈现着源头性诗人的精神气象。”

 

      北师大文学院陈雪虎教授则说:“读跃华的诗,我明明感受到,他的诗是从生活中来的,又是在生活中的,与生活若即若离,而又不即不离的,是一种思理清新、意趣盎然的境界。譬如《关系》这首诗,出入古今世理,儒道释皆通其义,显然此间世界或诸世界,之于语、诗、思乃至站行坐卧,都是自在一体的,而非截然两橛而自治分立的。也正由此,诗之骨、之肉、之神、之趣渗透于生活之中,并且理趣迭出,意味深长。再比如《老木匠》《生意》等,都是现实感很足、很朴质的诗作,写作和阅读都能让人迅速接通生活和世界,领悟并感慨。这样说来,能够在诗艺和生活之间游刃有余而无隔阂,体格更高,风神俱足,方是高妙的境界。”

 

    我再嘀咕一句:“感觉大凡写诗的人,多少都有点虚荣心,而我从余跃华的诗里,看不出一点点假。”

 

   你说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好久没静心读诗了,刚刚认真读完了,烟火气息,爱的气息,佛的气息,在文字里流淌

发布者 :陶平 (2018-03-26 10:22:37)  回复

真是好诗

发布者 :何志 (2018-03-25 00:45:43)  回复

欣赏问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8-03-21 13:52:51)  回复

一年多不见,怪想念你们的!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3-16 21:34:34)  回复

欣赏问好!

博主回复
谢谢您!
发布者 :夏正华 (2018-03-16 14:38:39)  回复

诗歌是灵魂之路,是浪里淘沙最纯粹的语言的金子。问候

博主回复
谢谢先生前来!
发布者 :王玉勇 (2018-03-16 10:58:06)  回复
8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