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爱民的精英博客

  长篇小说《军人子弟》第九章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爱民 |  浏览(46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3-19 18:19:5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3-19 18:23:17  
  本作品所属分类:长篇连载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第九章  学生连之军营一日(二)

    夏季部队一般都要安排午休,可为了学生连到访,部队特意取消了午休,开放了营里的军人俱乐部,并且开展了乒乓球、军棋四角大战、扑克80分等比赛,下午两点半,最让黄小鸣头疼的学生连代表与战士代表座谈会开始了。
    主持座谈会的是身份特殊的学生连总教官,同时也是通信营的副教导员李炳章,营里从营长到教导员、下面连队的连长、指导员还有战士代表都来了,可见对这次活动的重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学生连的孩子都是师里师团营三级军官的孩子,其中不乏许多师首长的孩子,更多的是像黄小鸣这样的团级干部的孩子,加上师首长的高度重视,营里不得不认真对待。
    学生连的排长以上干部也都参加了座谈会,像黄小鸣这样的小小班长的确不多,而且年龄最小,要知道他连小学都没有毕业,这让身为排长的哥哥黄海鸣心里直嘀咕:这是搞啥呀,还真让我弟弟第一个发言,虽说这小子平时脑子转的挺快,嘴也挺能说,可毕竟这场面不一样,别说是他了,连自己都是头一回,他能行吗?想到这里他把目光投向了弟弟小鸣。
此刻的黄小鸣不知咋地心里已经没有的刚进来时的紧张,他从小就经常被爸爸黄渤然带到部队去玩,尤其是暑假,几乎在部队一呆就是近两个月,那时他就整天和部队的干部战士混在一起,因此从心底里说,他还真不会怯场。
    当他正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与哥哥黄海鸣的目光对上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哥哥脸上的担忧,可他却对哥哥抱以灿烂的一笑,显得很轻松,这倒让黄海鸣心里有些摸不着了:臭小子,到这时候还能笑,也不严肃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李炳章短暂开场后,邀请教导员先讲话,这教导员黄小鸣他们不认识,起码不住在师部大院,不一会教导员、营长都一一讲完了一番客套话,顾建刚代表学生连作答谢词,随后就该黄小鸣出马了。
    只见李炳章望着黄小鸣说:“下面我们请学生连三班班长黄小鸣发言,我们欢迎!”说完点头鼓掌。
    黄小鸣挠着头站起来刚要说,被李炳章示意坐下说。
    黄小鸣结结巴巴的开场了:“各位……叔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第一个发言,可能是在来的路上我随便说话,被副总教官发现了,惩罚我先发言。”
    黄小鸣的这段话一说完,顿时把全场的人都逗乐了,会场里原本挺严肃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好多。
    黄小鸣盯着顾建刚看,见他没有生气,反而也笑的很开心,就大胆的接着说:“刚才参观了解放军叔叔的营房和俱乐部,看了叔叔们的训练,还有他们吃饭,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让我发言的道理了,我的组织纪律性太差,和那些叔叔比起来,真的感到脸红了。”
    此时一直担心弟弟的黄海鸣才露出了笑脸,心想:这小子到还真挺能说。
    最得意的当属顾建刚了,当初就是他从学生连成立时发现这位军务科黄科长的小儿子挺会说话,脑子反应挺快提名他担任班长的,在和总教练李副教导员商量座谈会谁先发言时,他第一个想到就是黄小鸣,凭自己的感觉他料定这小孩不会错,果然不出所料,呵呵,要不自己咋会是干部科的参谋呢?
    黄小鸣的话还在继续:“原来我以为我们从小就在部队长大,对部队太了解了。可是今天在部队的参观,让我真的大开眼界,看看那些叔叔也就比我大不了几岁,可人家那都有模有样的了,一身的兵味,一看就是当兵的。哦,不对,人家本来就是解放军,说错了。”
    黄小鸣率真而有些滑稽的话再一次引爆会场,他还绷着脸说:“别笑啊,毛主席都说错了知道改就是好同志,我也算是毛主席的好孩子,对吗?”
    黄小鸣的话完全把严肃的座谈会的气氛点燃了,包括教官张晓雅在内的几名女性早已笑的眼泪流出来,其中一位叫王静的学生连女排长更是笑的捂住肚子嚷嚷:“哎呦妈呀,受不了,太搞笑了。”
    黄小鸣在大伙的一片笑声中抓耳挠腮的说:“我不说了,就这些。”
可令他没有想到是,他话音刚落,竟然赢得了满堂喝彩,所有人都微笑着对他鼓掌,这让他反而拘谨不已,一不留神嘴里又冒出一句:“你们这是鼓励我呀,还是嘲笑我呀。”
    顾建刚走到黄小鸣身边乐呵呵地说:“走吧,我陪你去卫生队。”
卫生队?早已忘光了的黄小鸣不解地问:“干嘛要带我去卫生队,我哪儿有病啊?”
    顾建刚还是笑眯眯的提醒道:“前面你不是说肚子疼,要上厕所吗?忘了?”
    黄小鸣这才恍然大悟:“嗨,我那是开玩笑的。”
    “不窜稀啦?”顾建刚开涮着黄小鸣。
    “你才窜稀呢,真要是窜稀,我能在这儿说半天吗?”
    两人的对话让会场笑声鼎沸,王静更是捂住肚子跑出会场,边跑边说:“不听了,肚子疼死了。”
    下午三点,由学生连与通信营进行的篮球友谊赛即将开始,学生连这边登场的都是王号令、李兆华、连忠诚等高年级学生,在年龄上与部队战士也差不了多少,加上在相对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的部队子女,个头都不小,因此打起球来并不处于下风。
    黄小鸣因为刚才的座谈会上精彩而风趣的发言一下子成了关注的焦点,无论是部队的营连首长,还是一些参加过座谈会的战士,见到黄小鸣都会对他抱以亲切的微笑。而李炳章、顾建刚等教官也都笑眯眯的看着他,顾建刚更是上去摸摸他的头,喜爱有加。最奇怪的是王静等女生,不知咋地,一见到黄小鸣就好像触动了那根笑神经,忍不住就要笑。
    黄小鸣实在不喜欢这样对待自己,他对那些正议论纷纷,还边望着他边笑的女同学埋怨道:“笑笑笑,就知道笑,我脸上又没有花,瞧把你们几个丫头片子乐的开了花,有什么好笑的。”
    这下麻烦来了,原本一直在笑的几个女孩一下子开始反击了,而且气势逼人,让黄小鸣几乎落荒而逃,显得相当狼狈。
    “哟,这是谁呀,真把自己当成人物啦,自己那小样,也敢说我们是丫头片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信不信姐姐们让你做土飞机。”
    说着说着几个女孩就逼近了黄小鸣,哥哥黄海鸣也是篮球队成员,正在作准备活动,一见弟弟要被几位女孩欺负,就把篮球一扔要过来帮忙,被王迪勇一把拉住。
    黄小鸣见几个丫头真围过来步步紧逼,忙举手投降说:“别介,都是自己人,好说好说,算你们狠行了吧。”说完拔腿就跑,身后传来一群女孩欢快的笑声,连部队战士也都乐了。
    这篮球比赛刚开始时学生连凭借着年轻、有冲劲一路高歌猛进,大比分领先,看的学生连的孩子们都觉得胜算基本已定,这种骄傲的情绪不仅在场下观看的人群中蔓延,也影响到了场上比赛的球员们的发挥,好像他们已经稳操胜券似的。
    而相反的通信营的球员们则依然按照部署不急不慢地稳扎稳打,场下观看的部队战士也都整齐的坐着,在领队的带领下,不时呼喊口号,用整齐划一的鼓动鼓舞场上队员的斗志,双方比分慢慢接近了,学生连的队员们开始有些着急了。
    悄悄回到场边看球的黄小鸣也跟着着急:“哎呀,这么打不行,瞧人家有组织、有拉拉队什么的,咱们这么乱哄哄的肯定不行。”
    顾建刚又来到黄小鸣身边,对他说:“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把场边我们的人组成拉拉队,为队员们加油鼓劲。”
    我?怎么又是我?黄小鸣瞪大了眼说:“副总教官,您老人家怎么跟我干上了,干嘛老盯着我呀,再说大伙能听我这小破孩的吗?”
    顾建刚笑眯眯地站起来大声说:“来,同学们,欢迎三班长黄小鸣出任学生连拉拉队队长,给他鼓鼓掌。”
    “好……”以隋炜果为首的小子们都想看看他们的班长是如何出洋相的,不仅使劲鼓掌,还跺起了脚。女孩们由于刚听王静讲起过黄小鸣在座谈会上的有趣发言,对他颇有好感,纷纷鼓掌赞同。
    “这……我……我也没有学过当拉拉队长呀,我说啥呢……”黄小鸣挠着头皮为难了。
    坐在替补席上的张东进总算找到开涮的机会了,扭头说:“呦,我说大班长,你的嘴不是最能说的吗?赶紧的。”
    张智亮冷不丁一句话让黄小鸣跳了起来:“嘿,哥们,你不会又要窜稀了吧?”
    黄小鸣一下子蹦得老高:“别老拿窜稀吓唬老子,我还就当这个破队长啦,咋地?”
    说完跳上了水泥板凳,顺手从旁边的球员脱下的运动服里捡起一件提在手里,扯着变声期的公鸭嗓子嚷嚷道:“学生连的都听好了,咱们一起加油,跟我喊:学生连,加油!”
    场下的孩子们都害羞,很多都在笑,只有隋炜果、张智亮、申翔鹏、柳溪铭、朱军骅等几个小子起劲的喊着。
    黄小鸣挥舞着手里的汗衫仍在喊着:“学生连加油!”,顾建刚、方勇根等教官也带头响应,渐渐地,学生连的人都跟着黄小鸣齐声呐喊,部队一看也立马还击。一时间双方加油声、鼓掌声此起彼伏,响彻球场上空。最累的自然是拉拉队长黄小鸣,他连蹦带跳地站在水泥凳上,挥舞着汗衫一遍又一遍的领着大家喊着口号。
    正当大家都笑着夸奖早已汗流浃背的黄小鸣时,张东进忽然发现他手里挥舞的指挥棒竟然是自己的汗衫,这下他傻了,一个健步上前夺过自己的汗衫说:“嗨,那是我的汗衫,你个臭小子,凭什么拿老子的汗衫。”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