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口述贡院街(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8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03 14:27:2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3 14:27:25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是在贡院街度过的,我对这条街是很有感情的。如今的贡院街,过去的建筑和风貌早已经荡然无存,尽管如此,每次走在贡院街上,我还是能感受到这条街所散发出来的旧时的气息。一条你所熟悉的街巷,它是有生命的,你能听到它的脉搏的跳动声。

我一直试图用文字来描绘出过去的贡院街的全部格局,但因为年代久远,有的地段的建筑及用途,我已经记不大清了,无法准确地描绘出来。

最近,我有幸拜访了一位在贡院街居住了六十多年的老前辈张老先生,他如数家珍,兴致勃勃地向我介绍了我所生活的年代,即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贡院街的整体格局,细致到每一处建筑的名称、构造和用途等。

贡院街是一条东西向的街巷,东起桃叶渡,西至东牌楼,长约1000多米。贡院街朝南一侧是秦淮河,河道与贡院街走向平行,这一侧人家过去是枕河而居的。据张老先生介绍,那时河里常有小商贩划着小木舟,沿着河房叫卖食品和日用品。

贡院街两侧以民居居多,商场、商铺、酒店、客店、影院、剧场等穿插其间,不仅市井气息浓郁,商业气息和文化气息也缭绕其间,使一条贡院街独具魅力。

先说贡院街临河一侧。贡院街自桃叶渡为起点,贡院街1号即为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宿舍,我小学同学魏咪咪家就住在里面,那时这里不让外人进入,戒备森严的,所以我从来没有进去过。过来是一排民居,都是规整的平房,我小学时有好几个同学就住在这里。接着是南京市五金公司的仓库,外面看不出来,里面很大很大,储存着很多的五金商品,我小的时候常见有卡车来这里送货拉货。五金仓库一边就是文化系统的宿舍,里面住着扬剧团、京剧团等文艺团体的文艺工作者。我熟悉的几个江苏省青年扬剧团的演员就住在里面,印象最深的是扮演扬剧《欧阳海之歌》中欧阳海的演员,他那时就是我心目中的明星。

接着过来是一座三层楼的建筑,这也是当时贡院街上最高的建筑了。据张老先生说,这里解放前是太平洋酒店,中餐西餐同时经营,水平高,档次也高,每天都是热闹非凡,宾客如云。解放后,这里成了南京机床厂的职工宿舍,里面住着几十户人家。我的好几个同学就住在里面,我那时经常到他们家去做作业和玩,对里面很熟悉,特别是一些暗道机关。

“太平洋”过来就是我家了,我家门牌号码是贡院街31号,这个门牌号码同时也是南京秦淮医院的门牌号码,我爸爸就在这家医院工作,我家住的房子是租用医院的,和医院是连为一体的。我爸爸那时上班,把我家院子的后门一开,就到了单位了;下班时再把院子的后门一开,就回到家了。他那时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有时晚上还到办公室去加班。

我家这边过去,又是一长排民居,全是规整的平房,也有几处大小不一的院落,南京电视台名牌栏目“听我韶韶”的著名主持人吴晓平就住在其中的一处院落里,他家好像是文人家庭,一家人都是文绉绉的,我那时常常会在贡院街上遇见他,记得他成天脸上就是笑,像个“欢喜果”似的。

再往前就是夫子庙派出所了,我的同班同学李际平明就住在里面,他爸爸是夫子庙派出所的所长。我那时喜欢打乒乓球,有时礼拜天就会拿着球拍到夫子庙派出所找李际明,和他在里面的乒乓球台上打球,有时他爸爸路过看到了,也会上来和我打一阵子。据张老先生说,这里解放前是国民政府的警察局,里面进进出出的人表情严肃,腰间别着“盒子炮”,一个个威严得很。

夫子庙派出所过来,就是永安商场了。永安商场为楼上下二层,两侧有楼梯上下。据张老先生说,这里解放前就叫永安商场,解放后一直沿用此名称。永安商场是当时夫子庙地区唯一的综合百货商场,贡院街上家家的日用品、穿着用品和食品等,几乎都是在这里购买的。我小的时候,常常会在晚饭后来这里闲逛,我特别喜欢到食品柜台前转转看看,里面的各色点心和琳琅满目的糖果,对我最有吸引力,可惜那时没有钱买,只能过过“眼瘾”。

永安商场过来,就是花鸟市场了。里面有各种鸟和花出售,还有金鱼出售,一进到里面就是鸟语花香,玻璃缸里有彩色的金鱼在游动。花鸟市场虽然不大,却是别有洞天的好去处,逢到礼拜天时,这里经常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我记得有一年,花鸟市场里的一株盆栽铁树开花了,一下子就轰动了全南京市,人们纷纷来这里观赏铁树开花,经常可见门口的队伍排成了长龙。我当时也去看了,而且不止一次,我不明白为什么铁树开花会是这样的稀奇,后来听到了一首歌,歌名是《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唱的是解放军战士用针灸使哑巴开口说话了。我这才明白,铁树开花和哑巴说话一样,是极其罕见的。

花鸟市场一则是公共厕所,这也是贡院街上唯一的公共厕所,全贡院街上的人家上厕所都是来这里。公共厕所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是可以另文写出的,这里我也就略去不说了。

公共厕所的一边是一家街道办的塑料厂,里面每天都朝外散发着刺鼻的塑料味。著名主持人吴晓平高中毕业后就分配在这家小厂里当工人,我有时去上厕所时,偶尔会看到他夹着饭盒进去或出来,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得意的很。

再往前就是一家照相馆了,名称好像是叫“新都照相馆”,后来搬到街对过去了,“文革”时改了名称,叫“百花照相馆”了。我那时经常会在照相馆的橱窗外面看里面布置的照片,记忆深的一是展出的南京钢铁厂工人高金源救火事迹的一组大幅照片,还有一个是展出的小四德班罗军同学扮作小交警,手持红白两色的指挥棒在指挥交通的艺术照,所谓艺术照,也就是经过着色处理的。我那时还没有进南外,后来进了南外,才发现照片上的罗军就是比我高一届的罗军,他上的是夫子庙小学,他家就住在乌衣巷。我们成为同学后,我去了他家好多次,他是和他的姨妈或姑妈在一起生活。后来读到“乌衣巷口夕阳斜”的诗句时,我就会不由得想到罗军在乌衣巷的家。可惜我从来没有在乌衣巷口看到过夕阳斜。

照相馆一则是秦淮区文化馆,里面常有一些南京地区民间戏的演出,我那时不喜欢这些,所以一次也没有进去看过。但我喜欢看里面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男的是油头粉面,穿皮鞋戴手表,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走起路来身子一扭一扭的,像蛇一样,给人以风情万种的感觉。

再往前就是绿宝水果店了,这也是贡院街上唯一的一家水果店,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水果应市,尤其是夏季,各种水果琳琅满目,诱人得很。可惜那时我家里穷困,好的水果买不起,只能买一些便宜的水果来吃。我那时最想吃的是文旦,也就是现在的柚子,因为太贵了,根本就买不起。直到1987年,我出差到厦门,在那里第一次吃到了文旦,实现了儿时的愿望,回来时还买了两只大的文旦,乘坐飞机带回家来,给我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品尝。

水果店隔壁就是大名鼎鼎的魁光阁茶馆,里面常见手提鸟笼的茶客在喝茶聊天,一派公子哥的油滑像。我那时虽小,但从心里鄙视这些人。

魁光阁过来是同样大名鼎鼎的“小苏州食品店”,里面的柜台一节连一节,柜台里面的好吃的食品,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诱人了。可惜那时没有钱买,进去也只能看看,最多是吞咽几口口水而已。当然,逢到过节时,我妈妈就会到这里买凭票供应的食品,比如月饼、花生糖、交切片、寸金糖、芝麻片等,还有蜜三刀、京果、馓子酥等甜食。

出了小苏州食品店,一侧就是更加大名鼎鼎的秦淮河,也就是朱自清、俞平伯笔下描绘的秦淮河了。远远可以看到跨河而过的文德桥。那时的文德桥还是木制的栏杆和木制的桥板,南京有一句歇后语,叫“文德桥的栏杆—靠不住”,说的就是这座桥木制的桥栏杆。我小的时候每天去上幼儿园,都要从文德桥上走过,我不止一次地靠过文德桥的木栏杆,但从来没有靠不住的感觉。当然,我那时还不曾听说过这句歇后语。等我长大了,文德桥已经改修成了石桥了。

这一侧到头就是夫子庙菜场了,这也是贡院街上唯一的菜市场。生活在贡院街上的人家,应该说对这里的感情是很深的。我那时就经常受爸爸妈妈的指派来这里买菜、买肉、买鱼;我高中毕业后在等分配的几个月里,几乎每天都到这里来买菜,以至于现在我特别喜欢到菜场去买菜,一进菜场我就会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出了夫子庙菜场就是东牌楼了,这也是贡院街的尽头。出东牌楼是党家巷,我们班的班主任夏璞老师就住在党家巷,我那时有时会在东牌楼口见到下班的夏璞老师,她没有看到我时,我会躲着她;实在躲不过去时,我就会主动喊一声:“夏老师好!”夏璞老师常常会抚摸着我的小光头说:“你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玩多久。”

贡院街虽然只有并不长的1000多米,但靠秦淮河的这一侧,我就写了这么长的文字,还没有完全写详实、写到位。我会继续写我的贡院街,因为我对这条街的感情是很深的,尽管这条街如今早已经面目全非。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