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路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9173)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4-03 21:20: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3 21:20:12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家现在住的地方靠近南京南站,我晚上出去散步喜欢朝南京南站那边走,因为那里一路上路灯都很亮堂,而且南站入夜后灯火显得特别辉煌,看了人容易兴奋;最好看的要数沿街路两边,用五彩灯光营造出的街景,使人感觉像在梦境里一样。这在过去是根本就不可想象的,即使是过年过节,也看不到这样好看的灯光的。

拿我们贡院街来说,过去的路两边,每隔二十多米就竖着两根电线杆,两边的电线杆是对应的,隔街而立。最早的电线杆是木头的,而且是原木的,不刷漆,用久了,有的地方都开裂了,看上去很有沧桑感。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木头的电线杆换成水泥的了,其实是水泥管的,因为里面是空心的。

电线杆上的灯,我们叫路灯,是夜晚用来给路人照明的。那时路灯很简陋,用的是普通的透明灯泡,瓦数很低,大约是十五瓦,也叫十五支光;灯罩是圆形的,是铁制的,外面镀的是搪瓷,上面是墨绿色的,下面是白色的,这样可以使灯光反射下来,比较聚光,也可以增加照明的亮度。

白天,路灯是看不出有什么作用的,可是一到晚上,当路灯一齐点亮时,走夜路的行人就会觉得,路灯是最有用的,也是最亲切的,路灯带给行人的温暖是最真切的,也是最真诚的。

我们贡院街上的小孩儿,可以说,几乎都是在路灯下玩大的。也不知路灯哪来的这么大的吸引力,那时,吃过晚饭后,我们小伙伴们就会一个个走出自家的家门,你喊我,我喊你,笑着、闹着地到聚拢到贡院街上的路灯下,等待着玩各种各样的好玩的游戏。此时,在我们眼里,路灯就像是一块吸力强大的吸铁石,把我们都吸引到一块儿了。我们都觉得,此刻路灯晕黄的灯火,是世界上最温暖的灯火,是对我们小孩儿最关怀的灯火。

那时,我们玩的最多的游戏是“躲猫猫”和“官兵捉强盗”。“躲猫猫”通常是一对一的来玩,比较单调,玩不了多久,就会厌倦的;而“官兵捉强盗”则是以双方、多人进行的,这个游戏对我们最有吸引力,也是最有趣的。比如,“敌方”捉到我方的“俘虏”后,就会把他押解到路灯下看管起来,他们仿佛得胜回朝似的,一个个很是得意。而被俘的“俘虏”则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会抱着电线杆,在路灯的映照下,焦急地等着“我方”人员的救援,而“敌方”的看守正虎视眈眈地四处张望,以防“我方”救援人员的忽然到来。这时,在路灯照不到的暗处,“我方”救援人员忽然闪现,在“敌方”看守疏忽的一瞬间,闪电般地救出“俘虏”。

我那时常常被“敌方”俘虏,又常常被“我方”救援人员救出,救出的标志是:我的手和救援人员的手“过电”,所谓“过电”,也就是两人的手碰在了一起;而一经“过电”,我就可以迅速地跑走,消失在路灯照不到的暗处,然后再继续投入到“官兵抓强盗”的“战斗”中去,利用各种条件和机会,去捕捉“敌方”的人员。“官兵抓强盗”培养了我们的机智和勇敢,还培养了我们的团队合作精神,真的是“功莫大焉”。

路灯温暖的灯火,照亮了我们的童年,照亮了我们幼小的心房。那些好玩的游戏,因为有了神秘的路灯,而变得百玩不厌,让我们越玩越觉得兴趣盎然。

有时,我们常常会因为贪玩而玩得很晚,而这时,就会有家长出来找自家的孩子。有的家长会大声地喊:“娃儿哎,快回家睡觉啰,明天一早还要‘进馆’咯!”(“进馆”是老南京话上学的意思)这时,被喊到的娃儿就会答应一声“哦,知道咯”,笑着和大家告一声别,恋恋不舍地回家去了。路灯渐渐拉长了“娃儿”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黑暗里。也有的家长会在久喊不应的情况下,在街上四处寻找自己的娃儿,等找到时,就会揪着娃儿的一只耳朵,气愤地说:“‘小炮子子’,我喊你都喊了一百遍了,你都听不到呀,难道你耳朵塞牛毛了吗?哼,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小炮子子”是南京话对自己孩子的称呼,多在家长生孩子气、责备孩子时用)这时,被揪着耳朵的娃儿也不敢回嘴,只是一个劲地叫着“哎哟,哎哟!”而我们,则躲在街边的暗处,捂着嘴偷偷地笑,而在那一刻,好像明晃晃的路灯,也在跟着我们在一起笑呢。

最有趣的要数修路灯了。那时路灯的灯泡好像质量并不好,经常会坏,一坏,就要及时更换新的灯泡。修路灯的工人都是身强力壮的,他们个个块头大,膀子粗,都像铁汉子似的。那时不像现在,有升降式的工程车,要更换灯泡,工人就要爬上电线杆上才能完成。一见到有工人骑着自行车来更换灯泡了,我们小孩儿常常会围上去,像看西洋景一样,看工人爬上爬下地换灯泡,就像看一场表演似的。只见修路灯的工人腰间扎着宽大厚实的牛皮皮带,脚上穿着用来攀爬的半圆形的、带齿的铁卡子,开始往电线杆上攀爬了,他熟练地左脚一夹,右脚再一夹,一会儿就爬到了灯罩处,帆布工具包里掏出新的灯泡,把坏的灯泡换下来,然后再左脚一夹,右脚一夹地从电线杆的高处下来。

我那时特别羡慕修路灯的工人,觉得他们虽然看上去身强力壮,可却像姑娘一样的心灵手巧,他们是光明的使者,他们把光明送给在贡院街上走夜路的行人,送给我们这些顽皮的贡院街上的小孩儿,因为没有路灯的照明,也不会有我们那些像“躲猫猫”、“官兵抓强盗”好玩的,却怎么玩也玩不厌的游戏。

路灯,我们贡院街上的路灯,我们童年时代最要好的伙伴,你那一盏盏晕黄的灯火,是世界上最温暖的灯火,是世界上最亲切的灯火,真叫我无限怀念。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这些路灯下的游戏,我小时候也玩过,现在的孩子哩,玩手机。

博主回复
令人怀念的往昔!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4-04 09:02:28)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