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一则四十五年前的旧日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7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04 14:08:5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4 14:08:5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73324 

早晨起床已经六点多了,因为要到雨花台扫墓,我昨天晚上回家睡了一觉,打算在家喝一碗稀饭,我的包子托尤侯宁带给我。

起床后,我洗脸刷牙,又处理了一些零碎的琐事。

母亲出门好久,终于回来了,她那尼龙网里放着几片千张,还有七八块烧饼。我替母亲把烧饼放在碗里,母亲说:“你吃一块吧!”我说:“我不吃了,我时间来不及了。”父亲在一旁对我说:“你就吃一块吧!”

我从桌上拎起书包,拿了一块烧饼,说了声“我走了”,就“咚咚咚”地下了楼,快步出了门。

清晨的空气分外地新鲜,我一路走,一路唱着歌。我行走的目的是锻炼我的铁脚板,目的地是中华门外的雨花台。

过了中华门,马路上的车辆穿梭往来,前往雨花台扫墓的学校像几条长龙,缓缓地向雨花台游动。我生怕碰到我们学校的人,总是在人行道的靠顶里头走,我不安地想,要是被人发现,我一定会挨批评,因为学校党支部规定,不准在雨花台这里等,即使你家住在雨花台也不行。不过不要紧,我都想好了,要是有人问,我就说今天早上起晚了,到学校必然会扑空,所以我就这样了。

不知不觉,雨花台已经到了。我越过马路钻进了一群人中。这儿是一个小土坡,不远处是交通岗亭,一个头戴大盖帽,身穿白制服的公安员站在那里,熟练地指挥着交通。

我朝街对面一看,有一个人很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达沙,他站在一根电线杆下,朝前望着什么。     

我向达沙跑去,他也看到了我,我们相互说“你好!”

“你怎么一个人到这儿来呀?”达沙笑着问我。我说:“大部队还在后头,我是先行者,学校是七点钟才出发,来这里还早着呢。”

达沙拉了我衣袖一把,说:“走,先到我家去坐坐,施学光隔一会儿就要来了。”我应了声“好”,就跟着他走了。

一路上,我兴奋地告诉达沙:“我现在外语进步了,几次小测验都在80分以上。”达沙听了,笑着鼓励我说:“好,就是要刻苦学习,但千万不能满足,你们这些人都是很有前途的。”

“前途?”我对达沙说:“还前途呢,我后头都没有路走了,人家一看到我以前那么多的红分,一定会皱眉头的。像我这类人,还是到广阔天地里去炼一颗红心吧!”

聊着,聊着,达沙家到了。他家是在一个院落的右侧,我一进门就看到达沙住校时床上垫的羊毛毯子。

达沙倒了一杯茶给我,我并没有喝,我环视了他家屋内的环境,达沙领着我参观了他家的屋子。不错,屋里的摆设很好看。

达沙的妹妹达韦坐在门外,在阳光下认认真真地写着字,她和达沙的模样差不多,秀里秀气的,一双眼睛又大又明亮。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施学光还没有来。我对达沙说:“我们走吧,他大概不会来了,我们的大部队也可能快到了。”

我们沿着雨花台的小道,往山上走,准备到雨花台烈士墓等候。半路上,我看到法班的柴小莉和英班的仲小华坐在一棵大松树下,她俩也看到了我们。我知道,她俩都是学校篮球队的,我估计她们是坐电车来的,现在正在等学校的队伍。

我们穿过拥挤的人群,在烈士墓前的一块草地上坐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伙房的“老油子”来了,我问他:“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笑着说:“我是一个人来玩玩的。”隔了一会儿,“老油子”一颠一颠地跑走了。

我无意中一看,法班的何国栋手扶着花圈。我对达沙说:“来了,我们学校的来了。”达沙站起来,站在一棵松树下观察向外面观察。

透过语录牌的空隙,我看到了一场格斗,是我校小学部的一个新教师和另一所小学的“四只眼”打起架来,打斗的程度相当激烈,后来好不容易被人拉开了。

我机灵地插进了学校的队伍里,同学们一见我来,和我说着说那的,就像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

队伍随着如潮汹涌的人流,涌进了烈士纪念碑广场。

“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广播喇叭里一遍遍地播送着毛主席语录。

我们开始祭扫了,我们学校敬献的花圈摆放在烈士纪念碑下的正中,又大又好看。

扫完墓,学校就地开展了政治学习,毕业班的王培杰宣读学习文件,之后各班分开进行讨论消化。刘奇躲在一棵小松树下,朝我招招手,我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他带了一部照相机,还是德国货。

我看了一下眼前的场景,我们两个班的女生(英班和德班)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热烈地讨论着,我从刘奇手中接过照相机,“咔嚓”就是一张。

讨论完毕后,刘奇、童继光和我三个人穿过乱石子的小路,翻过了一个小山坡,挤进了翠绿的竹林,在那里照了不少张照片。

十二点钟到了,集合的哨子吹响了。之前,我还帮达沙和施学光照了几张照片,是在一个烈士墓前照的,具有纪念意义。

全校性的活动开始了,总共有三大项:争球,投圈圈,拔河。

我是一项活动也没有报名参加。刘奇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不知他有没有把这些场景照下来。后来,轮到我们班拔河了,刘奇出现了,把机子交给我。我躲在张田田的身后,一共拍了五张,蛮过瘾的,心里很开心。但想想,我们在学校还有两百多天,真有点恋恋不舍。

活动结束了,我们班获得了投圈圈第一名和拔河第一名,张老师乐得嘴巴只能合上一半。

在回去的路上,我对童继光说:“我马上到达沙家去坐坐,谢老师和其他几个人都在那儿。”童继光点点头,说:“你去吧!”

经过达沙家了,我从班级的队伍里走了出来,进了达沙家。达沙给我倒了一杯茶,我坐在小板凳上,和谢老师他们吹了起来,心里觉得很舒坦。

谢老师从提包里抽出饭盒,揭开盖子,拿出两只菜包子,说:“曹白瑞,你吃一个吧!”“我?”我觉得脸一下就发热了,这叫我多么不好意思啊,学生怎么能吃老师的东西呢?“你吃吧!”谢老师催促着我。

我说:“谢老师,我实在是吃不下去,中午,我已经吃了五个了。”“五个?”谢老师风趣地说:“你别饿得回不了家。”旁边的好几个也“火上加油”,纷纷叫我吃。我“无路可逃”,从谢老师手里接过包子,三口头,就把包子吃下了肚,大家一起笑开了。

四点多了,达沙送我们出门,我们在路口分手。我在达沙家坐了大约二十分钟。

出了门,我又来到雨花台的碉堡上写起日记来。这篇日记就是在碉堡上写完的,很有意义。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