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回卤干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8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05 15:00:2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05 15:00:20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早几天,我和贡院街的权威人士、八十二岁的张老先生攀谈,他说到过去贡院街上常有挑担子的,卖一些小吃,比如:干切狗肉、干切牛肉、五香干儿等,那时,贡院街上的不少人家有吃下粥的习惯,因此挑担子的生意一直不错。我问,那解放前也有吗?张老先生说,解放前就有,解放后也一直都有,你在介绍贡院街时,这个千万不要漏掉了。

我小的时候,挑担子卖干切狗肉、干切牛肉的不曾见过,但我见过挑担子卖五香干儿、卖回卤干儿的,还见过挑担子敲打着手中的竹板,叫卖酒酿的。当然,记忆最深的要数卖回卤干儿的了。今天我就来说说卖回卤干儿的吧。

小时候,一到夜晚,我们贡院街整条街就会变得特别安静,那种静,是一种空旷的静,辽远的静,虚幻的静。只有街边晕黄的路灯映照着鹅卵石路面,泛着幽幽的光亮,犹如梦境一般的迷离。而此时,如果我们小孩儿不出来追逐、嬉闹,玩“官兵捉强盗”、玩“躲猫猫”等游戏,那这条街上是不会听到什么声音的。

也许,惟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在秋冬季节里,在街边晕黄的路灯下,那个挑担叫卖的老爷爷发出的时高时低的吆喝声:“卖回卤干儿哦!卖回卤干儿哦!卖五香回卤干儿哦!”

回卤干儿是我们南京的传统民间小吃。听我爸爸说,他是在1949年解放南京时,随他所在的部队进入南京城的,那个时候,南京城里就有卖回卤干儿的了,在下关、鼓楼、新街口一带的闹市区都有卖,夫子庙贡院街这一带,卖回卤干儿的就更多了,都是生意人挑着担子沿街叫卖。

我最初知道回卤干儿,不是看到的,也不是吃到的,而是听到的。那时,我在炒库街幼儿园上大班,有一天晚上,我妈妈把我们几个孩子哄上床,准备关灯睡觉了,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声叫卖声:“卖回卤干儿哦!卖回卤干儿哦!快快来买五香回卤干儿哦!”叫卖声高低起伏,飘来飘去,那声音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飘渺得很,似梦非梦。

我很好奇,问我妈妈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晚了,还会有这种声音。我妈妈告诉我,这是卖回卤干儿的老爷爷在叫卖他的回卤干儿。我又问,那他晚上不睡觉吗?他什么时候回家去睡觉?我妈妈说:“他卖完了回卤干儿,就回去睡觉了。你快睡吧,不要问那么多了,明天一早你还要上幼儿园。早点睡吧,不然明天起不来了。”

我躺在床上,一时也睡不着,我侧耳听着窗外传来的卖回卤干儿的叫卖声,想象着五香回卤干儿那香喷喷的味道,想象着那位挑担叫卖回卤干儿的老爷爷的模样,心想,哪天能吃到回卤干儿就好了,哪天能见着那位卖回卤干儿的老爷爷就好了。

大约过了没多久,有一天傍晚时分,就见我妈妈端着一只铝锅,兴冲冲地从外面进门,笑着招呼我们几个孩子说:“你们快来,来吃五香回卤干儿。”我们四个孩子闻声围了上来,都争着想尝尝五香回卤干儿。我妈妈打开锅盖,哇,一股股香气扑鼻而来,直往心里钻。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回卤干儿,就见回卤干儿四四方方的形状,浅浅黄黄的色泽,一块块浸在汤汁里,上面还浮着好多根细细长长的黄豆芽。我妈妈给我们一人盛了一小碗,站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吃。这是我头一次吃回卤干儿,那味道真是鲜美无比,咬一口,连汤带汁咽下肚,就觉得特别过瘾,吃不够,还想吃,还要吃。

我自小好奇心就比较强,对喜欢上的事情总想一探究竟。吃了好吃的回卤干儿,我就想知道回卤干儿是怎么制作出来的,想知道叫卖回卤干儿的老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一天晚上,我又听到外面传来了“卖回卤干儿哦”的叫卖声,便背着我爸爸妈妈出了门。我看到,在贡院街明灭不定的晕黄的路灯下,一位老迈苍苍的老大爷站在一副挑子中间,一头是一口大铁锅,铁锅下是一个煤炉,铁锅里煨着满满一大锅的回卤干儿,热气腾腾的,香气飘散开来,弥漫在空气里,吸一口气,就觉得那香气直往鼻子里钻。在浅浅沸腾的鲜汤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块块浅黄色的回卤干儿和一丛丛黄豆芽在上下起伏,微微抖动着。挑子的另一头是一只木桶,里面有水,是用来洗碗筷的。挑子边上放置着一只竹萝,里面有一摞摞瓷碗和一把把筷子,是给食客用的。这时,有几个食客围在挑子前,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回卤干儿。我站在老大爷的身边,看着他熟练地用筷子朝瓷碗里捡着回卤干儿,然后舀上几勺子汤汁,再夹上几根黄豆芽,用筷子拨拨平,把一碗回卤干儿递给食客。我问老爷爷:“爷爷,为什么叫回卤干儿?”老爷爷看着我,笑笑说:“小娃儿,这些干儿原先都是在油里炸熟了,本身就能吃,再下锅煮一次,不就成了回卤干儿了吗。加黄豆芽是为了起鲜,另外还要加五香佐料煮,这样闻起来就香,吃起来就鲜。所以也叫五香回卤干儿。懂了吗?”我点点头,说:“爷爷,我懂了!”

这以后,我妈妈又买过好多次回卤干儿给我们几个孩子吃,我也曾好多次到老爷爷的挑担前吃过。我记得当时价格是一分钱一块,我一般是一次吃个56块,肚子也就感觉饱饱的了。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老南京的传统吃食中,桂花糖芋苗还有卖的,辣油馄饨还有卖的,蒋有记的牛肉锅贴也还有卖的,就是五香回卤干儿在市面上难觅其踪影了。

我怀念南京的五香回卤干儿,怀念浸染着回卤干儿香气的童年,怀念那位老爷爷“卖回卤干儿哦”的叫卖声,怀念小时候我妈妈喊我们吃回卤干儿的欢快的叫声,还有我们吃回卤干儿的那副吼巴巴的模样。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