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尖兵颂》(1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11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11 15:35:1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1 15:35:19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尖兵颂》

王先金/编著

 

           第十一章 读夜大学的日子

 

                    我想去考大学

 

1960812日,最近我院送了一批人员去报考大学,我们一起来的同学有谢光中和温德民两人,杨玺绪自己不愿去了,谭善珠也不愿去。从我队调去的却是一位政治质量较差,工作能力也不强的人,这大概是由于原来的指导员的本位主义所造成的,否则,令人难以相信,难道党和国家就需要那样的人才吗?还要送他去深造。

统考已在7月中旬进行了,但云南的招生任务还没有完成,要在821日举行第二次招生。

说实话,我多年来就一直有着强烈的升学愿望,可是却没有机会,也轮不上我。我昨天到人事科提出了希望能批准我去投考的愿望,人事科说,名额已满,不再考虑。我又到党委找周主任,周主任也说不行,并且说原来送去升学的测量队的几个技术人员都是搞错了的,因为在职干部是保送具有高中文化水平而没有掌握一定技术工作的人去学习,目的是培养国家建设人才。而中专毕业的学生已掌握了一定的技术业务工作,所以不能再送去学习。周主任又说,那几个搞错了的就算了,要我安心工作,搞好光电测距的革新工作。

组织上不批准我去升学,当然要安心工作。可是难道我今后就真的再没有升学的机会了吗?读了中专的人就失去了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了吗?就没有深造的机会了吗?一个人能有能力多为党和国家做出一些贡献,党和国家就不能多给他一点去发展他的能力的便利条件吗?我不相信。

 

   我想写小说

我们既是工人,又是农民;我们既像砖匠,我们又是木工。

我们本是工业战线上的尖兵,现在用锄头翻耕着黑油油的土层。

没有房子我们自己盖,缺少砖瓦我们就用泥来踩。

我们既像船夫,又像猎人。我们等着帆船轻疾地奔驶在滇池上,我们也常带着猎枪到孤岛上守猎水鸟。

1961111日,我们已栽下了一些菜秧,不久它就将发芽成长壮大,使我们获得丰额收获。

为了支援农业和改善生活,在劳动中发出一份光和热。

这两天晚上都在读小说“五子登科”,到今天已读完了。

我们来到养鱼池看守鱼池和参加劳动,可以由自己来支配的时间是比较多的(晚饭后的时间就全由自己支配了),本来规定晚上是自己学习文化,但许多人晚饭后还不到八点钟就睡觉了,一直到第二天八点钟才起来。我还准备想用这些时间来做一些事情,不要让光阴白白地过去了。

我想在这些时间里写一点小说,这几天已考虑了一番。参加工作已经几年,接触到的了解到的人物还是比较多。几年来政治水平是有了一些提高,只是在文学方面的修养,在前一阶段有所放松。我素来也就有这样的愿望,用我的双手来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自己也要用笔墨来写下这社会主义的壮丽诗篇。

我现在想写一部暂定名为“向大自然进军”的小说(有很多问题还没考虑成熟),主题是想通过一个测量队的成长和壮大,来反映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长和壮大,我国科学技术的成长和赶上世界水平的雄心壮志,写下人民群众在大跃进中和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动中的忘我劳动。全书以和大自然界的斗争为主要线索,同时也反映出我国在过渡时期的斗争,主要还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在形式上希望能写成拆开时是短篇,合并起来则成长篇(这样便于利用一些零碎时间来进行写作),希望既是社会主义的现实主义带有浓厚的革命的浪漫主义,尽量写得浪漫一点。

 

   想学文学

近来人事上的频繁调动,改行的改行,还没有改行的也在等着改行。我对继续钻研技术真产生了怀疑。而通过几年来的实践,学了技术并没有什么技术工作可做,而时间好像是混过来似的。

要想在科技方面能有所建树,例如想要搞点创造发明,或对某一课题进行研究,确实受物质条件、时间、地点等多方面的限制,缺一不可。我这几年来,作为一个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无线电方面进行了一些试验研究,掌握了一定的技术。但却把我从经济上弄得精疲力竭了。我担任的革新工作,由于在物质条件上还差一些,在时间上又没一点保证,所以就只好停顿了下来。

因此,近来我常想,我仍作为一个文艺爱好者,在文学方面进行一些钻研,而要这方面来为人民服务,受到的条件限制将要少得多。如搞文学(作为业余也好),只要有书,有笔,有纸就行,对于我们搞勘察工作的人来说,作为一个业余文艺爱好者,是还有许多优越条件呢!

当然,要想在文学方面有所建树,首先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思想政治觉悟,能站得高看得远,同时也需要有很好的文学修养。所以不但需要阅读文艺理论、优秀作品,同时也要很好地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自己的实际生活中,要善于观察一切,分析周围的一切。

最近我在养鱼圹劳动,就全力在读文学方面的书刊,读了一些小说和一些文学史方面的书籍。俄文倒是还坚持每天在学。

 

   看电影 读小说

1961913日看了影片《星火燎原》,受到了一次很好的革命教育,就是我们的革命老前辈,经过了几十年的艰苦卓绝的英勇奋斗,为我们打下了美好的河山。今天落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主要任务是建设一个更加美丽的社会主义祖国,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在这伟大的事业中,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只是可惜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却是许多人都是有劲使不出,或不能全部使出来。这种现象应快点纠正啊!

最近读完了民主德国长篇小说《父亲们》,小说是描写了德国工人阶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革命活动。但由于社会民主党上层领导的右转,使已经强大的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落到了低潮,工人阶级在右倾分子的领导下,没有能够也没有拿出什么力量来阻止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以后一定还要找来《儿子们》来阅读,通过这种小说,对资本主义国家工人运动的情况,增加了解和认识。

 

   劳动、读书收获大

鱼塘的堤坝加高工作,经过了一个来月的劳动,总算大功告成,有一部分同志今天已划船回昆明去了。留下我们几个人,等明天汽车来,装运竹子走。今天(920)我们三个人又一次去游览了西山华亭寺、聂耳墓等名胜古迹。

这次的工作,我们共有15个人住在高峣,每天从这里挖四船泥土运到鱼塘去加高堤坝,每天劳动时间约五、六小时,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支配。

在这一个月中,我只在文学方面和政治理论方面进行了一些学习。在政治理论方面主要学习了苏联费·维·尼古拉也夫在中央高级党校讲授辩证唯物主义的讲稿《辩证唯物主义》第四至第九章。在文学方面读完了小说《老残游记》(刘鹗著)、德国小说《父亲们》(维利·勃赖特尔著)、《古典文学研究专刊》第一辑、《中国诗史》上册(陆侃如、冯君著)。另外仔细地读完了陈迩冬选注的《苏轼词选》和阅读了一些苏仲翔选注的《李杜诗选》。这个月在阅读上可以说是丰收的。

今后在政治理论方面准备好好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苏联共产党()党史。加强政治修养,用马列主义来武装自己的头脑。在文学方面准备加强一些文艺理论方面的修养,好好学习中国文学史。另外也注意阅读一些新出版的文艺杂志,了解目前文艺方面的动态。

 

   我的业余爱好

    我很羡慕着能去当一个图书管理员,或者再成为学生,好好地读几年书。我希望能读很多的书,学到很多的知识,为人民做很多的事情。确实,越学就越感到自己的知识不足,自己越需要学习。虽然自己早已提出了“文应长于郭沫若,理要超过华罗庚,推进社会的进步,改造宇宙来为民。”但这几年来,只在科学技术方面进行了一点钻研,而在文学方面则差不多等于放弃了,没有认真地进行过学习,就是小说也都没有读多少。我本来从小就很喜欢文学,从小学到初中,作文都受到老师嘉奖,被老师在课堂上宣读和同学们传阅,在初中时也曾被戏称为班上“四大文豪”之一。但自初中毕业升入中专学习后,放弃了在文学方面的努力,所以几年来在这方面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我想,要是一直在这方面下功夫,也许已取得一定的成绩了。

直到最近,我的爱好文学的思想又复活了,准备利用业余时间,好好地学一学,首先准备好好学习中国文学史。现已买来了刘大杰著的《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册来读,然后准备好好地学学鲁迅、郭沫若等五四文化运动中杰出人物的作品和其它一些名著,同时也读读古典小说,特别是在诗词方面。

我在这样想,要是我明年能升学,我则将自己的主要精力仍放在科学技术方面;否则就将主要精力从事业余的文学学习。当然也同时将自己所担负的工作搞好。目前的主要学习还是放在俄文和文学方面。

在政治学习中,阅读了中国青年18期上刊载的聂荣臻同志的“语重心长谈学习”,讨论时集中谈了有关业余爱好的问题。通过讨论,大家对于业余爱好问题,基本上有了一致的认识,即在搞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若有业余爱好,在这方面钻研,能钻研出较大的成绩来,也是国家所需要的。但在讨论中也谈了许多笑话,如有人说,他的业余爱好是打乒乓球,有的说业余爱好是打扑克,有人说,是爱好看电影。也有人说,他的业余爱好是睡眠也没有什么不可,把大家的肚子都笑痛了。后面有同志说,所谓业余爱好,应该是通过这爱好,能对党和国家作出重大的贡献来。但提爱好睡眠的同志就说,通过睡眠,健康了身体也能为国家服务。要是通过睡眠得出睡眠疗法,还能成为医学家呢!大家只好笑笑,不同意他的这种说法,然而也没有提出有力的理由来反驳他的这种说法。

 

   报考云南大学夜大学

19611013日,到云南大学办理报考云大附设夜校的事情,但因健康检查工作还没搞好,未办妥。

我和曾庆海同志都准备报考夜大的文史系,其他同志听了都感到很奇怪,都说我们搞工程的人,应该学数理化专业,但我的看法是:要是给我去读正规大学,我就读工科。但作为一种业余学习,我则喜欢学点文学。一个测量员,能有些文学修养,歌唱祖国的锦绣河山和反映出我们自己的工作生活,又有什么不好呢!

晚上党支部开大会,讨论对关祖才同志的甄别问题。关祖才同志大学毕业年已参加工作七八年了,大概是在反右斗争中,有些言论受到了批判,并作了处理。

读了唐五代词人韦荘的几首词,感到很有意思,写得很好,抄录如下:

                       女冠子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浣溪纱

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栏杆。想君思我锦衾寒。

咫尺画堂深似海,憶来唯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夜天长

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

暗相思,无处说。惆怅夜来观烟月。想得此时情切,涙沾红袖黦。

                       女冠子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启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考夜大

1029日,到云大参加了夜大学的入学考试。参加考试的人将近500名,录取名额是100名左右。

一个多星期来,进行了一些参加考试的准备,所以今天考起来也还比较顺利。作文是一个题目“我最喜欢的一部文学作品”(二小时),历史(二小时)出了一些填空和四道问答题,语言知识(一小时)有一段古文翻译成白话文及一些填空,题目都不太难,自己估计成绩总在80分以上。能否被录取,当然要等接到通知后才知道。

    通过这次考试准备,使我很好地复习了一次中国历史和世界近、现代史,即使没有考取也还是有好处的。

 

   考取了夜大

1114日,接到夜大寄来的录取通知单,我心里高兴极了。正像有同志对我开玩笑说的,我是一个“大学生”了!我们队里还有袁、曾二人也去参加了考试,没有被录取。

下午在院礼堂内召开冶金厅全体党员大会,听中央对有关右派分子问题的一些指示。

 

   夜大报名 图书馆借书

16日,我到云大夜校报好了名,回来时想到省图书馆里去借本书来看。

走到翠湖公园门口,一位守门的姑娘坐在那里织毛衣。我问她,图书馆是否开放了?她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楚,就又问了一遍,她就有些不耐烦地答道:“开放了”。我就侧转身来,到口袋里掏钱买门票。但怎么掏也掏不出来,上衣口袋里没有钱,想到裤袋里找几个硬币也没有。我来时只带了五元钱学费,已交掉了,有点零钱,然而却是在另一件衣上,我没穿来。左掏右掏也掏不出来,把我窘得要命,只好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了一会儿,我才想起,进去借书、还书,可以不用买门票,我真是傻呀!走到靠农展馆这边的大门口,我才又走进去。我又有点迟疑,或许还是需要买门票的吧! 我问管理员,管理员见我拿着借书证,挥手让我进去,我才放心了。

我在图书馆里借到了《水经注》,看到许多地方介绍都说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我早就想读它了。

还在阅览室读了《文艺报》上有关《达吉和她的父亲》的评论文章及小说原文。

 

                      夜大开学

 

1120日,夜大学今晚开学,我成为一个夜大学生了。

文史系和数理系的一百多个新生,一起聚集在大礼堂内,由夜大的负责同志讲解一些有关问题,介绍了夜大的成立情况——它是去年才成立的;今年招生的情况——报考人数多,5个人中录取一个,文史方面平均录取成绩是70多分,最高的80多分,低者也有60多分。数理方面的平均成绩要低一些。接着讲解了学习规则和纪律制度,宣布了班、组的组成和暂时指定的班长和组长。我们文史班分成了7个小组,我暂时担任第2组的小组长。

然后再按专业分开了。我们班由教我们文艺理论课的郑谦老师介绍了一下课程学习的大概内容,介绍了一些必读的和参考的文件,就下课了。

这位郑老师说话非常费力,口吃,看来年纪倒很轻,我估计没有越过30(实际是35),看他编写的讲稿,倒还不错,就是太缺乏讲话的口才。

每次上课来回得走一个多小时,看来非要学会骑自行车和借自行车使用才行。

 

   我桌上的图书

现在我的书桌上,摆着的书尽是:《中国文学发展史初稿》、《短篇小说的丰收》、《特写报告选》、《东海凯歌》、《沫若选集》、《东周列国志》、《裴多菲诗选》和各期《文艺报》等文艺方面的书籍,我仔细地阅读着它们,并做一些笔记。

过去我到新华书店就是跑二楼,看到了什么新的科技书籍。现在我进书店就只在一楼,看有什么新到的文艺书籍。过去我买很多科技方面的书籍和杂志,现在开始买文艺方面的书籍了。

陈工程师(陈传甫)说我:“过去学无线电时,专门看无线电的书,现在学文史了,就专读文史方面的书,其它的就不管了。这也是个好的方面,已学到的东西不会再忘掉,值得我们学习。”

我现在对文艺的爱好,又和初中时差不多,不过水平不同了,认识不一样了。那时是一个非常幼稚的青少年,一个小说迷;现在是自己想要掌握好文学这门武器,来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服务。

 

   汤教授讲“李白”

今晚(1130)夜大专题讲座“李白”,是由云大中文系的一位老教授来讲。

这位老教授白发苍苍,但他戴了一顶灰色的学生帽,牙齿已不全,讲话吐字也不太清楚。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大棉衣,双手倒剪着在背后,在讲台上走来走去,用不着去看讲稿,只是时而用手去捏鼻子。

据介绍,这位老教授是专门研究唐诗的,对唐诗有很深的研究,在中文系教课时,深受大家欢迎。他就是汤鹤逸教授。

听这样的讲座,比听一般的讲课就要强多了。讲者有自己的研究,有自己的看法,也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不像一般的新手讲课,只是照本宣科。“李白”还只讲了一半,下星期还继续讲。

只可惜今晚因厨房推迟了开饭时间,我到那里时,坐不上好位置,坐在较后面,灯有些反光,黑板上的字不太看得清。

中间休息时会到了谢光中(他是云大的正规学生、我们一起从哈测校毕业的同学),课后也会到了他。是他在中午给我来电话后,才知道了我在那里读夜大。过去我想去找他也找不着。

 

   试写短篇小说

在心里酝酿很久了的几篇短篇小说想写,可总落不下笔。总感到自己的文学修养太低了,有话写不出。有一篇已写过两次,都是起了一下头就扔下了。昨天提起了笔,开始了写短篇《白云上面的歌声》,管它写得好不好,暂时写写试试看。不写,永远不会写。中午休息时写了三个小时,今10日晚,看完640分的电影回来后,继续写,写到现在已有四千多字,本来还可以继续写下去,但得休息了,明天再写吧!

1211日晚上,看了翻译影片《白夜》,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太喜欢这种创作方法了,它与我所追求的创作方法刚好相吻合。我认为《白夜》表现的创作方法,正好就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很好结合,前面能否加上“革命”二字倒值得商榷,但在艺术方面是达到了高超的地步。今晚看电影的人,差不多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整个身心都被故事的发展变化抓住了。

我从昨天开始写的《白云上面的歌声》,再接下去写,就是要写到梦想中的世界了,但应该反映今天的现实。看了这部电影后,我准备把写作暂停下来,自己再好好进行一些学习,目前自己的艺术修养还太少,不然也可能本来是很好的题材和内容,然而将它写坏了。

学习学习再学习。

读书读书多读书。

 

   学会骑自行车

1212日晚上,我从云大听课回来,周应旭告诉我,他今晚上一个人练习骑单自行车几个钟头,已基本上学会了骑自行车,并表演了一下给我看。我心里很高兴,他既然能学会,我也一定可以学会。所以我放下书包,也就一个人推车到大街上学骑。

前天(礼拜天)我和周应旭两人推车来到体育馆门口的大街上去学骑自行车三个钟头,一点也没学会。周应旭有点泄气了,我心里想,我怎么这么笨,别人一学就会,我却总学不会。前几天我曾一个人半夜在门口大街上学了一个多钟头,但没有什么效果。我们两人真是笨,就是学不会,人一上去,车子就往一边倒。

今晚上我下了决心,不学会绝不睡觉。从十二点开始,一直学到两点钟还没有学会,在宝善街来回走了许多趟,还没学会。我又推车到百货大楼门口的大道上去学也还是学不会,真气人。难道我生成是没福气骑自行车吗?我不信。又继续学下去,然后就慢慢地骑上去后,能起步了,接着又可以骑较长的一段距离了。有时骑快了掌握不住车会倒下来,不过人是摔不着。我又来回地练习了好几次,也算基本上学会了,回到宿舍来时,已是3点多钟。

原来我过去骑上车后怕倒,身子重心往前倾,所以车子总不听使唤,往下倾倒。现在骑上去后用力蹬,身子不要往前倾,使身子的重心在后轮上,车子就听使唤了。

“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人”,这是千真万确的。

 

   业务学平差 夜大考历史

这几天来,天气都特别冷,今天雪在融化了。

现在领导上组织我们进行业务学习,我们甲班(相当于中专毕业的)学习测量平差,每周用4天的时间来进行学习,基本上确定在三个月内不变动。现在大家也都安下心来进行学习了。要能坚持下去,是可以学到不少东西的。

夜大学原定于星期一晚上考文艺理论,因党内有事,未能去,只好补考了。按原来的约定,今天我到云大云参加历史课的口试。抽完了考签,真倒眉,两个题,一个题是我没大注意的问题,另一个题是我因事请假没听到课的。所以回答得不太好,得了一个3分。

明天再去考文艺理论。

 

   上夜大坐公交车方便了

196221日中午,到云大云补考了文艺理论,考得还不错,晚上班会上公布成绩得了5分。

    现在从近日公园通过云大到西站的公共汽车已通行。从近日公园上车到云大,只要10分钟就到了,今后来往可就方便多了。有位司机,这条路恢复通行前,她们跑大观楼那条路,我因去鱼塘劳动,多次坐车搞熟了,这次一上车就认识了。无论什么事情,有熟人总要方便得多。

 

   我写的诗——尖兵习作

近来利用晚上的业余时间,将过去所写的一些诗整理了一番,选出了八十九首,抄在一个专门的本子上,成为一个小集子,命名为“我们高歌在祖国的高原上”——尖兵习作。过去我的这些诗除有少数在本单位内部小报上发表过和有一部分抄送过给同学朋友外,都是“保密”的,今后准备拿去向夜大老师和文艺界的同志请教。

我写诗开始于1956年,几年来共写了一百多首,这些当然还称不上是创作,是真正的诗,只能说是自己生活的一个记录,但通过它能看到一个青年的成长,也多少能反映出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一个小侧面。看看自己前面和后面所写的东西,也能看出自己的写作能力提高虽然缓慢,但还是逐渐提高的。

 

   夜大开学了

226日,夜大今晚开学了,选出了班委会(4),一位年轻的女教员来担任我们的班主任。文艺理论课仍由郑谦老师担任,历史交由历史系的一位教授来担任。

这学期我们搬到了一个好的教室里去上课,室内灯光很亮,桌椅也很整齐,大概白天有人上课,晚上才由我们来使用。

上学期开学很迟,上课时间很短,学的东西不多,这个学期大概将会学到一些东西了。

 

 

   读诗 写诗 学历史

我喜欢诗歌,喜欢读别人的诗,自己也练习写了一些诗,但对于什么是诗、诗歌有哪些特点、如何写诗、怎样读诗,这些问题我都是不大清楚的,或者也只是稀里糊涂地知道一点。

226日,我到院图书馆翻到了何其芳的一本小集子《关于写诗与读诗》,借出来,一口气读完了,觉得给我很大的帮助,使自己对有关诗方面的一些过去还不明确的认识,有了较明确的认识。总之我自己在有关诗的基础知识还是很少,今后应多读些这一类的书。

我很同意何其芳同志提出的建立现代格律诗的问题,今后自己要试着去加以实践。

夜大这学期的中国通史由云大历史系中古史主任李教授来讲授,这位头发有些斑白的老教授,今晚给我们讲授了第一课,大家都认为讲得很好,他讲得很通俗,有重点突出,人人都抓得住中心,讲话也流利,会打比方,使人听起来很有味道。

这位李教授已有二十多年的教学经验,夜大的几位老师都是他的学生。今晚讲课前,他给我们讲了一些如何学习的问题,也讲得很好。

上学期,我的历史课拉了很多课,也学得不大好,这学期一定要努力把它学好。

 

   感冒 读书

因为躺在床上看《唐祝文周全传续集》,受了凉,患上了感冒,这两天咳嗽得要命。

读一些有关文学修养、文学知识方面的小册子,是很有好处的。最近读了茅盾等人著的《关于文学修养》的小册子,给我的帮助很大,特别是茅盾指出的“多读多写多生活,边读边写边生活”,要作为自己今后的实际行动。

315日,从工人文化宫图书馆借来了肖殷著的《与习作者谈写作》(一集)一书,已读了一部分,还不错,不过我认为有些问题谈得太笼统和抽象了。

 

   仙女一样美丽的小姑娘

夜大本班同学原拟定今天(325)到大观楼去作一次野游,以免同班同学在一起上课一学期了,还互相不认识。另一方面也可通过这个活动增强师生友谊。但因为时间太仓促了一些,改到了下个礼拜天。

今天早饭后,我到刘西华同学家去,通知他夜大的活动改期了,但他不在家,告诉了一位小姑娘,大概是他妹妹吧!请她转告。上星期一因事缺课,我借了刘西华的听讲笔记来看,早晨又忘了带去还给他,明天要上课了,恐他需要用,下午我就又给他送了去。

他家住在威远街云兴巷21号,我进去时问刘西华同志在不在家,一位穿着军黄色裤的姑娘说他在家,要我进去坐。只见屋内有一个人正在聚精会神地制图,我进去后很客气地起来招手,我说明我的来意:我是刘西华夜大的同学,有点事来找他。这时那位穿着黄色军裤的姑娘,把刘西华从楼上叫下来了。刘西华介绍说,制图的那位就是他父亲,看上去还年青得很呢!看来是一个很努力工作的人,礼拜天还忙于赶工作,不休息。

我们坐着谈了一会,他送给了我两张市委礼堂的电影晚会的票,出门时又碰到了早晨遇到的那位小姑娘,她很热情地喊我大哥,这位小姑娘真若天仙一样美丽,我看只有滇剧团有一位小姑娘可以和她相比,这两位小姑娘可以说是春城里的两只凤凰吧!

 

   夜大同学在大观楼

41日早餐后,洗完了两件衣服,到十点半左右,我就到刘西华同学家找他,准备和他一起到大观楼公园去参加夜大本班同学的野游活动。

我到刘西华同学家后,他从楼上下来,双手油污,他正在自己搞汽炉子。据他介绍这种自制汽炉非常好用,一小时只要烧一公两多油,火力很大,并且不会把锅烧黑。他还说,只要找到废铁盒,可以帮我做一个。               196241

刘西华同学也是一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我看了一下他自制的一灯交流收音机,做得还很精致。

他一个人住在小楼上,床头还有另一张空床。在他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些文艺书籍和杂志,桌面上有一小块玻璃,下面压了一些照片和纸条,对面放着一架古式的长方形镜子。他把挂在墙上的一些在盘龙区自己办的小报拿给我看,里面有他写的一些诗,并且还有他自己写的词和自己创作的歌词一首。我读了一下他写的诗,带有很浓厚的民歌风味,大都是反映少年儿童生活的(他是一个少先队辅导员),还很不错。 郑谦() 、作者        右起:郑谦 作者 项兆斌

我们搭上公共汽车,到达大观楼时,见尹秉伦同学正站在大门口等待李教授的到来。这下我们才放心了,因原先约好十一点半时,大家在园内集合,由李教授给我们讲解孙髯翁那付著名的大观楼长联。现在已十二点多,我们担心迟到了,会听不到李教授的讲解。

班上的负责同学,给大家联系好了在公园里办公室楼上的一间精致的屋内休息。那里摆着不多的沙发,墙壁上挂了一些水彩画和诗词。上楼的地方写有“闲人免进”的字,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其实这不是招待室。

我们进去时,已有许多同学和一些老师在里面了,有的在玩扑克,有的在打麻将,也有弹琴唱歌的,很热闹。李教授还没有来,发动了一些人到处去找。

过了好些时候,李教授来了,大家都坐在了室内,听李教授讲解那付长联。李教授从小生长在昆明市,对昆明的地理环境是很熟悉的,又加上学识丰富,所以讲起来很生动,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过去我虽然在一张《人民日报了》上看到过有关这付对联的解释,并把它剪了下来,但当时读得并不仔细,许多早已忘了。这次经李教授一讲,就好懂了。李教授建议我们多读它几遍,最好能把它背下来,他小时都背过的,熟读则自然会有体会。

在几位老师讲完话后,表演了一些节目,由一些同学唱了几首歌和说快板书,郑谦先生还唱了一,曲京戏。节目虽然不能说精彩,但又增添了一些活跃气氛。                 左起:作者 项兆斌

全班同学和老师们一起在大观楼那付长联下照了像,然后每人发了一张集体买好的餐证到饭馆里去吃饭。

饭后,我在园内转了一下,看到了在一些花盘上放着“牡丹”的牌子,啊!原来这就是牡丹花!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牡丹花,只可它们都已苦萎了。这次看到的、听到的名字是名贵,其实也并不怎么好看,花朵倒是很大,白色蕊里带红。

我们班上的一位副班长,带了一位漂亮的夫人去参加今天的野游。

到照相营业部开了发票,去拍了一张照片,已到四点多钟,我就坐上公共汽车回到单位宿舍。

去时我和刘西华在近日公园等公共汽车的时候,袁厚光带着他在医士学校新认识的女朋友也到大观楼去玩,我们就一起搭了公共汽车来到大观公园。

 

后来我多读了几次大观楼长联,真的将它背诵了下来。现将大观楼长联抄录如下: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煮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前排左起:王先金 高文祥

                                        后排:徐云龙 郑谦 项兆斌

 

   郑谦老师

队部通知要我到易门去接替许洪杰的工作,因他爱人最近将来到昆明。我在夜大的学习,到22日就将进行考试了,我希望能参加考试后,再出去工作,以便下学期能继续学习。但是没有被批准。申请去考正规大学,没能批准不用说,现在就连读夜大学也没有办法了。

76日下午,我想到夜大去请假,但夜大的工作人员都不在。我到郑谦老师的宿舍里去找到了郑老师,他因身体不好,躺在床上。前些时候,我把习作《高歌在祖国的高原上》请他指教,他因身体不大好,工作又比较忙,我想去拿回来算了。

在郑先生的房间里,除了一张简单的床,一张办公桌和一张坐凳外,就都是书堆了。他也真是一位生活在书堆里的人。         夜大同学在大观楼

从交谈中知道了这位云大中文系讲师,原来是我的老乡——湖南人。北大中文系毕业,参加教学工作八九年了。主要是教文艺理论课。在桌上放了一大堆写好的文艺理论讲义讲稿。他还把他十几年来写好的一大堆学习笔记拿给我看。他用笔名在报刊上发表过一些文章。我看到了他在云南大学学报上发表的有关文艺理论方面的文章。他是《白族文学史》一书的编者之一。

这位三十四五岁的讲师,个人生活上有一些不幸的事:爱人在两年前去世了,有一个儿子。爱人的去世给了他很大的刺激,他因此吐过血,使他的身体更虚弱。由于有神经痛的毛病,说话非常吃力。

这位郑先生,书是读得不少,学识也可以说是丰富了,只可惜把身体搞垮了!

他说我的诗歌还有一点诗味,本来准备给我修改一下和提出一些具体意见,因病和工作忙,还没进行。我目前反正也不需要用那个本子,就还留在他那里了,请他什么时候有空,给我提出一些意见来。

 

   夜大快要开学了

今天(91)接到夜大学817日发出的通知,下学期828日至31日注册,93日正式上课。我从5月份就出差请假了,在我的成绩单上只有几个“缺”字。

前几天我写信到队里,希望能允许我在这里的工作基本结束后,早一步回昆去办理夜大的补考及下学期升学的事情。今天接到了队里的来信,允许我在这里的工作基本上结束后,早一步回昆明办理上述事情。

队里还寄了几张武汉测绘学院招收函授生的报考申请书来,希望我们去报考。许多人都顾虑到野外工作,没有学习条件而犹豫着。我倒是认为,只要自己有决心,读函授不管是在昆明还是外出工作,都是可以坚持学下去的。

 

                  夜大同学办《朝阳》

910日下午,到云大云办理了夜大升学的手续,办好了注册,并决定在929日和105日去补考。

晚上到夜大去听课。这学期学《中国文学史》,由赵浩如老师讲;《中国通史》由徐文德老师讲。

刘西华等几位夜大同学准备创办一种《朝阳》文艺刊物,作为几个文艺爱好者交流习作经验的园地。他们已设计好了封面,拿来征求一些同学的意见,并希望能取得学校老师的支持。

小刘要我写稿,我答应选几首诗送去。

我早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办一种业余性质的小型文艺刊物,作为一些业余文艺爱好者交流经验和学习的园地。现在他们几个人要创办《朝阳》,我是大力支持的。

 

   修改发刊词

刘西华把收集起来的几篇稿件,拿来要我看看,并修改一下。

读了这几篇稿件,感觉水平实在太低,有两篇稿思想情绪不健康,不能够用。那篇发刊词也写得不大好,有些地方语句还不通顺,我采用其中的一些意见,并参考《红旗》杂志的发刊词,重写了一篇发刊词。另外有几首诗,看来也只具有初中的文化水平,在这种水平下,想出版刊物,真没有什么意思。

刘西华同学对创办《朝阳》杂志的热情和干劲都是很大,这点倒是可嘉,只是文学修养还太低了一些。

 

   勤俭持家,不坐公共汽车了

921日晚上的工会生活上,评完了三季度的季度奖(参加野外工作两个月以上的才有评比资格,全队共4人有评比资格)后,大家座谈如何勤俭持家。

大家公认我们队上,王学增、蒋少桐等同志勤俭持家做得比较好。王学增同志家里共三个人(夫妻二人加一个小孩),他的工资收入62元,三个人每月的生活费只需45元就够了,因此每月还可储蓄十多元。蒋少桐同志每月工资也是60元左右,家里共有4口人,每月可剩余十多元。有同志说,冶金厅有位同志月收入92元,家里共有八口人,每月还有积蓄,这位同志曾在大会上作过报告,谈他是如何勤俭持家的。

另外听说,我院伙食团有位炊事员,月工资30多元,家里有七八口人,也生活下去了。有一天晚上开会,他请假说出去有点事情,后来才知道,他是向别人去借钱买明天吃的米去了。这位同志原来在铁合金厂工作,在那里每个月工会都有十几元补助,调到我院来后,没有了工会的补助,这位同志也没有叫过一次苦。领导上知道了这个情况后,现在要他爱人来看守大门,每月增加收入21元。听说现在他爱人看守大门,把工作做得很好,还经常把院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在会上,同志们也算了一下细帐。按每人每月的伙食费为12元计算,加上肥皂、牙膏、牙刷、洗澡、理发、买糕点等,一个人每月的基本生活费用在15元左右。但我们有些同志每月的生活费用需30元左右(如蒋达江,大学毕业生),过去我每月的生活费也在23元左右,看来还是有潜力可挖,把每月的生活费降到十七八元是可以的。我很少吃零食,只是买书花钱较多。今后在目前的经济情况下,非必要买的书就一定不买了,其它各方面的开支也一定要好好节省,如每月上夜大坐公共汽车的八角钱是可以省下来的。在本单位理发,也可以比到外面理发节省三、四角,电影每月看一场也就行了。吃饭时不要每顿都吃一角的甲菜……一定要养成勤俭的好习惯。早几年,我每天花了多少钱都用一个小本子记下来,所以用钱是有计划和节约的;近一两年来,可就没有这么做了。看来今后还得把日记账恢复起来。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922日晚上,我哪里也没有去,在家复习功课,准备30日的文艺理论补考。

今天清早看了一场电影,香港片《渔光恋》。现在只要放映香港片,都是很难买到票的(我们这次的票是工会集体买来的)。因为香港片里,小资产阶级的情调比较浓厚,如《渔光恋》中的渔家姑娘,就不大像是渔家的姑娘,而是像小资产阶级的女性,而许多人却正好喜欢看这一点,这大概是由于人们虽然已经离开了那样一种社会,但由于习惯势力的缘故,不少人在思想感情上,还留恋于那样一种社会里。

中午洗了几件衣服,补作一篇文艺理论的作业。

凡尊贤同志到这里来玩,和周应旭同志一起,我们三人晚上到云大谢光中那里去玩。谢光中升入云大物理系,现在已是三年级了。他学习非常努力,成绩是全班最好的,社会工作也做得不错,现在是物理系的学生会主席,只可惜患上了肝炎,出院后没好好休息又继续学习,把身体搞坏了,现在要休学一年。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健康的身体,再你有多大的本事也是白搭。

我们到达谢光中宿舍时,寝室里的电灯已关掉了。他们宿舍里的几个人,正点着一盏油灯,围着一张桌子上吃晚饭呢!他们大概是买了几条鱼来,自己动手整来吃的。

 

   创办《函大通讯》

云大夜大我们班上今晚(925)召开班委扩大会议,原通知各小组长都来参加,但除了几个班委外,只有一两个小组长来了。

会议在会泽院楼梯下的一间教师休息室内举行,有赵浩如老师和罗石承老师来参加了会议。

会议首先讨论几个班委的分工。上学期的班委还剩下两个人,昨晚补选了两个。分工是:一个正班长——孟荣欣,一个副班长——刘泽良,两个学习委员:尹秉伦管一般学习上的事情,胡辉管理决定举办的《函大通讯》编辑组的事情。

接着就是讨论举办《函大通讯》的事情。学校领导上已同意举办《函大通讯》,并且是学校里原计划五年内要办的事情之一,现在主要就是要我们自己来做具体工作,组织稿件、审稿、排版等,印刷出版由学校里负责。

会上决定组成一个编辑小组,准备请郑谦先生出来主笔、评点稿件。班委会要我也参加编辑小组。《函大通讯》准备办成像《红旗》杂志那样大的纸张,篇幅由稿件多少来决定,每月出一次。内容分为学习心得和习作等项,作为云大举办的全校性的内部刊物,分发到函大的每个同学,同时也分别送到全国各大学的函授学校去。

《函大通讯》的产生是由刘西华等几们同学准备办《朝阳》杂志所促成的。他们几个人决定办《朝阳》杂志,而请夜大支持,夜大就考虑举办一个《函大通讯》,把《朝阳》的要求和主张包括到里面去,所以今天正式讨论了《函大通讯》的创办问题。

 

   复习通史准备补考

今晚(103)本是夜大上《中国通史》课,我没有去听课,在家自习,准备在这个星期六去补考上学期的《中国通史》缺考。

现在夜大两门课教学的质量都不高,跟自己自修差不多,我真不大想去听课了。特别是通史课,我对它的兴趣并不太大。通史的讲义特多,看都来不及,把全日制的通史讲义发给我们夜大学生学习,真不恰当。有时教员一堂课就讲一章或一章多,16开的讲义竟达二三十页之多,叫人怎么预习和复习呢?我现在补考上学期的课程,讲义太多,读不完,读一次也难抓住要点,干脆拿了高中历史来复习,对付这次补考。

目前我只想用较多一些的精力,学习一些直接有关文艺方面的东西,作为一种业余学习,时间有限,必须抓住主要的东西来学才行。

 

   学习《诗经》

队上通知我到五金机械厂去接替蒋达江的工作,搞安装施工测量,蒋要回家去探亲。今天我已把粮票领了出来,做了一点准备工作,明天就去“上任”了。

夜大文学史课程现在讲《诗经》。今晚讲解了一些诗经中的作品,老师指定一些诗要背熟。

《诗经》由于文字的关系,使人很难阅读懂,有翻译还好一点,不然真要像读“天书”一样了。《诗经》里面的一些诗,当你读懂它后,可就越嚼越有味。我开始读《诗经》时,感到里面的诗并不怎的。现在越读就越感到有意思了。这真是光芒四射的伟大著作,是我们的祖先在几千年前给我们遗留下来的一部文化宝藏。我们应该珍视它,发扬它——它的伟大的现实主义精神和优美的表现手法。

 

杨魁武队长责骂我  (被删去)

106日星期六,上午到云大去补考了中国通史,下午我到市文化宫看书去了。我回来时有同志对我说:“刚才院长打电话来找你,你到哪里去了?”原来是院长准备在礼拜天在他家里召开一个清仓人员的会议,上午翟工已通知了我,谁知却提前在礼拜六下午召开了。后来是周应旭同志去参加了会议。

晚上我在宿舍里写信的时候,杨魁武队长气虎虎地跑到我宿舍里来,大声斥责我:“下午开会不参加,到那里去了?”他对我的斥责近似于骂人。我听了真生气,说完“到图书馆去了”,我就搬起脸孔再没作声了。他这种对待下级的态度,真使人想到国民党长官对待他的下级的情形。

7日下午,我用电炉煮了一下分出来的那点羊肉,大概有人去报告了队长,杨魁武队长又走到我宿舍里来,问我:“是你使用电炉了?”我没好气地回答:“是使用了一下。”已准备好再承受他的责骂,他真要骂人就和他顶起来。大概他也看出了我的气色不对,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函授通讯》出版工作

中午到了夜大同学胡辉那里。他是儿童医院的一位X光医生。年纪二十四五岁,江西人,爱好文艺,小说书不少,有一书架的文艺书籍。他个儿比较高大,长型脸,前额有些凸出来,双眼就显得有些凹进去了。说起话来很有趣,去年夜大同学到大观楼郊游时,他说了一个山东快书,说得很不错。

后来我们两人一起到水电设计院去找孟荣钦同学,没找着,我们又到刘西华家里去坐了一会,交谈了一些有关《函授通讯》稿件的问题。

晚上在云大参加云南大学《函授通讯》编辑小组的会议,有郑谦先生、徐文德先生、三个班委和五个参加编辑小组的同学到会,会上讨论了办函授通讯的各种具体工作安排,并进行了分工。我是参加审稿工作。

《函授通讯》由郑先生任主编,我们编辑组的几个同学对来稿进行初审,然后交主编审核和修改。选出刘西华同学排版,另外找石玉麟同学帮他进行初核。复核的工作由主编担任。由胡辉担任联络征稿等各项工作。通讯准备办成半张日报大的开本,不定期,预定在111日能出第一期。

 

   赵先生讲解诗经

夜大今晚(108)讲课之前,由班长和郑先生把有关办函授通讯的事向同学们传达了一下。今晚赵先生讲课的劲头很不高,只讲解了几篇诗(《诗经》上的诗),还剩有三四十分钟的时间,就由大家去译诗。昨晚《函授通讯》编辑小组开会,他本该来的,但他没有来,大家等了他一会,郑先生说他因心情有点不舒畅,大概不会来了。

这时我想起,在上一堂课,赵先生讲解诗经,讲到《氓》中的“女也不爽,士*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时,赵先生感慨地说:“在旧社会里,许多妇女遭到男子的弃遗。那样的时代,今天已一去不复返了。我觉得今天的情况,恰恰有些相反……”他这一说,把同学们都逗乐了。

 

   读《士敏土》

1010日晚上看了一整晚的小说,把剩下的大半本《士敏土》看完了。这本书非常吸引人,特别是中间的一部分最精彩,不读完它,就捨不得放下。所以读到深夜一点多钟,我才入睡。但是睡也睡不稳,一整天晚上似梦非梦地,书中的人物还在我脑子里出出进进。住在招待所内,四周都传来小孩的啼哭声,也睡不安稳。

许洪杰在昨下午回家了。今天剩我一个人在那里,没有什么工作好做,我就在招待所内看了一些小说和中国通史。

从五金器材厂来到云大,步行30多分钟就到了。吃完晚饭,我赶到云大听课,还很早。但晚上漆黑,回去可不敢一个人走路了。因那里大部分的路程都是无人的郊区。听说去年在莲花池附近就有人遭到抢劫:抢粮票、钱、手表等。所以上完课就回到宝善街200号来睡了。

 

   给《函授通讯》的稿子

在夜大上课前,胡辉同学把我为《函授通讯》写的第一篇稿交给我,说稿子已经过郑先生审阅,准备刊登,但因字迹太了草了,要我重新抄一遍。我回到宿舍里来后,就重抄这分稿件。因要排版,要我赶快抄好送去。但我现在在五金器材厂工作,明天清早去厂后,就要星期六才回来了,所以只好在今晚赶抄好,明天清早送到胡辉那里去。

 

       (对此书有看法的朋友,可来信商讨: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