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的博客
憩  园
  开局只有一个老头和一条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  情感 
  发布者:孙铁刚 |  浏览(5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13 05:48:5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6 12:42:04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 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上次回老家我一共请大哥吃了两次饭。

头一次在一家不错的饭店定到了一个包间,装修、餐具什么的都挺有模有样的,点菜时也下了些心思,可吃到一半时大哥的筷子在一道菜上犹豫再三然后笑了:出门前再三地记着,刚才一坐下才想起来忘带假牙了!本来是搁里屋电脑桌上的一个茶杯里泡着呢,特意拿到客厅的茶几上,怕忘怕忘的。

第二次换了家店,虽然没定到包间但却是靠近窗口并有木栅隔围着与邻坐并不捱得太近,挺清静的,菜也是特意点了几道他爱吃的,可菜齐了,酒倒上,正想散散地找个什么轻松的话题儿时,大哥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却向嘴那儿指着——假牙又忘带了。

这事本来一笑就过去了,很正常。其实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况,虽然说不清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到了丢三落四的年纪!尽管比大哥小两岁但对我来说也已经是惯常套路,没办法的事。

我不记得当时是不是跟大哥聊了好忘事的话题,甚至当时还聊了些什么也不记得了,忘了。

都说这种健忘是一种标志,它再清楚不过地说明着一个人的生理、健康状况或生命阶段的点位,但它真的出现并渐渐地成为一种固定的活法模式,好像并不曾格外明显地改变了我的什么,似乎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只是久了、次数多了突然有一天会有些幡然醒悟般在心头涌上一种况味:

嚯,都这样儿了。

有时候我猜想,人活到一定岁数就变得好忘事没准儿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呢,它的效果也可能有点类似于电脑的内存清理或卸载、减负,年深日久,许多东西已经没用了,更何况一个人如果背负着太多的记忆,有时可能是件很累,累到不堪重负的事。

虽然可能是好事,但开始时也会让人有些不习惯。

最典型的要数钥匙的事,每次出门前我都会再三地摸口袋怕的就是忘带了钥匙,但每当门咣地一响关上了心还是会一提一紧的,手也管不住地在口袋里再摸一遍。有时虽然摸着鼓鼓的硬硬的却还是不放心,一定要掏出来放在眼前真实地看到了确实是钥匙这才罢休,就是如此还是有时会忘!

为了防止忘带钥匙,我想出过一个虽然老套却也是实用的办法,在门、窗附近的什么地方藏上一把备用的,但这个方法试了一次就不敢再用了,因为我忘了把那片钥匙藏在哪儿了。

忘带钥匙有时会演化成系列剧。

门咣的一声带上,几乎是手伸向口袋去摸的同时就明确地知道,忘带钥匙了!

因为怕忘怕丢我出门是从来不带手机的,除了开车去哪儿而且是在目的地附近需要随时跟人联系才会带,然后十有八九那手机会忘在车上。久了反倒习惯了,虽然发现手机丢了却并不着急,因为它只可能在车里,有时根本就没发现手机丢了,下次用车时一看,手机啥时在车里呢?还有时是发现手机不见了到车里去找,一看没在,也不急,因为想起来了压根就没丢,肯定还在屋里啥地方呢!总之养成出门不带手机的习惯好处是挺多的,这几年虽然也有过弄不清手机到底去哪儿了的时候,但不出个三天两天的不是从车里就是从屋里的什么地方自己就又冒出来了,没丢过。

忘了带钥匙又没带手机,想打电话给老婆回来开门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记不住她的号码,要不是忘了带钥匙或遇上什么事她的号码我倒是有时能脱口而出的,但到了这种时候,那几个数还都有印象但谁在前谁在后什么的就一团乱糟,而且是越想弄准就越弄不准,所以想用公共电话或借别人手机打的事也省了。好在老婆单位不远,与我家的小区只隔着一个小公园,公园里还有不大的一个湖,花花树树的风景还算不错,沿着湖边走过去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但走着走着就可能忘了是要去干啥,不急不忙地沿着那湖岸转了一圏儿,回到家要开门时才想起来忘了去要钥匙!

就算是没忘了这档子事有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摸口袋忘了带钥匙,一路疾走一头小汗目不斜视念念不忘,风景什么的都不看,到了,老婆怪眉怪眼地看我——钥匙?那你手里拿的是啥!

 

这类健忘到别出心裁地步的事情经的多了,人反倒会变得平和、从容起来,老了,到了这个岁数了而已,谁不是正往这儿奔?谁又能不打这儿过?

更何况,比着那动不动就把自己走丢了找不着家的,咱这胸臆间鼓囊囊胀满的都是知足常乐的正能量呢。

 

更何况虽然键忘却也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一些久久远远的小事反倒清晰起来,细枝末节的都跟在眼前一样。

 

活在那些挥之不去的往事里,人就很不寂寞。

倒是意外地有了心得,重温往事,其实还有一个想不到的好处,那就是它让寻常日子变成了一种修行,于是就有了闲暇时行走坐卧间不知怎么就想起早年的一桩往事,咀嚼品咂间着突然就顿悟了般,哦……

 

从当事人变成旁观者似乎可以令人变得聪明些:

曾经那么看重、万难割舍的,原本那么不足轻重。

曾经那些深信不疑的居然是如此低劣的谎言。

曾经那些明白如星的居然视而不见。

——曾经的自己,真的好蠢,蠢到无可救药!

 

学会了以稍稍聪明些的眼光和心境回望,于是开始学会了感恩,就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蠢人,能从那样的岁月和环境里居然全须全尾儿的走到今天,无论如何得说上苍待我真的不薄!

往事如潮般涌来,无法凝视,不堪回首。

它们历历在目,清晰而又鲜活灵动,虽还远不算是了然却已分明知道,当时当事的自己,蠢到那个地步,犯下了那么多低级错误,甚至有时令我有一种不敢相信自己是如此好运的感觉,那么多次几乎是在不知不觉间逃过了那么多的惊天巨变、生死劫难!事实上我曾与那么多的岐路、灾祸迎面相遇又擦肩而过,曾经的许多事,其中的任何一件都足以令我的命运轨迹滑向万劫不复或是伤残乃至死亡但却没有!

于是懂了,我仍然活到现在完全或仅仅是因为上苍的慈悲、宽厚,他放过了我。

当然,也有时我也会意识到,我曾与那么多改变命运的机会、事件或恩师、贵人异常接近,但仅仅是因为我自己的愚蠢、无知、浮躁、浅薄和轻狂而终至与它们失之交臂。

那一切堆积、垒砌成今天的我。

 

这令我学会了不抱怨也不自卑,不再纠缠什么若是、假如、也许,这一切真实自然而又恰如其分!我当然可以活得更好些,但也可能活得更差,我们或许受到过命运的捉弄和惩罚,但更多的是受到了它的眷顾和饶恕。

于是,释然。

 

前年生日的时候老婆摆了酒,说是按湖南的风俗男人六十岁生日要提前一年过,那餐酒我喝得心情好复杂。

现在回想起来,不是不愿接受六十岁这个事实,当然也没有多少庆祝或欣乐的意思,一个生日而已,但心里却难抑地一阵阵有点儿发虚,可能仅只是有些不太习惯吧,居然到了过这个时候。

摆洒,宴客,一通的忙乱,然后归于平静。自己和宾朋们似乎知道那是个重要的日子口儿,但究竟有多重要却每个人自然也包括我自己,都不甚了然。

那时我想起大哥过六十岁生日的前一两年时,有一次我两喝酒聊天儿,像似无意间说起一个话题儿,我们都还记得小时候站在饭桌旁翘着光光圆圆的脑壳看我爷爷吃饭的一个场景。爷爷留着不算浓密的八字胡,有些花白,有些枯干也有点乱。印象中那时的人很少有人装假牙的吧,爷爷应该也没装,吃饭的时候他的嘴唇在胡子下边扭动得好夸张,连同着腮、下胲和颧骨都在动,好像为了嚼碎、咽下那块面饼真的就需要把整个脸部像块抹布一样拧揉扯拽一遍!

我和大哥感慨,那时爷爷就是六十岁左右呀。

我们想起他那时的样子,真的够老。

 

我们那时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六十岁。

 

是啊是啊,就到了这样的一个日子口儿上,许多事,想记住却偏偏忘了,而同时许多事原本已经忘了却又清楚地记忆起来,却少了计算得失的心劲儿,习惯了一笑置之,也习惯了照单全收。

但有时也淡淡地想,六十岁以后的日子或许不同些?

 

按照祖先的计算和表述方法,他们把六十岁称作是一个花甲子,也就是把那天干、地支统统组合一遍,整好儿是六十年,这以后实际上是一种重复。

我有些猜或许在古人眼里,这就该是人生的全部了。

满了。

 

也就是说再没什么花样儿了,一切都是重复了。

这么想时,就有了细发地回顾审视一下自己这六十年的冲动,却又偏偏的不能完整,有些事记住了,星空般闪烁明亮挥抹不去,还有些事就忘了,怅然若失难寻难觅!

人生如戏又如梦,这场梦似醒非醒,这轮游戏却明摆着是输赢既定,虽是了犹未了余音袅袅,却不再期待什么。

既然花甲子,满了一轮儿,剩下的是额外饶的。

六十岁以后的一切,这是某种奖励么?

总之,照单全收,不想深究细想。

饶的也好额外奖励的也罢,我挺愿意把这一切看成是一场新的游戏,干支纪年上虽然重复却并不曾清零,所以也当然不是重头来过,尽管也没指望出什么新奇,玩玩而已,到了饭时、睡点儿或有谁来叫,袖子一拂,散了!

 

好处是,这将是一个不太在乎输赢因而玩耍起来会更多些轻松、从容些的游戏了,我想对这场游戏说点儿什么却一时想不起恰当的词句,倒想起了一句这阵子火起来的游戏的广告词儿,那款游戏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有点喜欢那广告词儿,丢开其它不论,它留下了好大的想象空间,原词儿好像是:

“开局只有一个人和一条狗,装备全靠打”

这让我有了些前世今生感:

开局,只有一个老头儿和一条狗……

 

我真的碰巧有一条狗呢,很听话的,会站立、握手和用后腿站立着转圈儿等等,其实它小时候更聪明的,甚至还有人说过它不得了了,简直是神狗呢:忠诚,乖巧、驯顺,品种好毛色也还行。因为了别人的夸再加上它也确实时常地弄出些意想不到的模样动作,我也觉得它不同一般,有时真想伏地行礼拜它为师呢,甚至于好几次动了心思想想给它买张文凭再托托人找找关系——没准儿就能享上它的福!但春秋天里却不行,远远的见着一只小母狗就什么也不顾了,有时一眼看不到它就头也不回地跑没影儿了,这小畜生!

 

写到这里时才意识到一个小小的问题,东拉西扯了半天我到底想说的是什么来的?看来是又忘了。

只记得下笔前列了个小提纲,上边有一行字:

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著,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另外还有一行字,不知当时是怎么想的“心安”难道不是那聪明啊糊涂啊的一阵忙乱的“后来福报”?这么一想时不禁问,到底图还是不图?

我感觉可能是写跑题了。

 

六十岁,新一轮儿。

开局只有一个老头儿和一条狗。

 

按那广告的暗示,只要带着那条狗一路走下去,玩家们必然会获得许多神力无边的兵器,功能强悍的甲胄,牛逼哄哄的坐骑以及亮闪闪的金币或财宝,更重要和神奇的是,还会在一些关键时候得到一个药箱或仙草之类,令本已命垂一线的自己满血复活!

这些,我信——了吧!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