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志怀的博客
百姓视角 平民立场
铭刻真情 解剖世象
  一条河,把我淹没——读余华《许三观卖血记》有感(散文)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学 余华 许三观 
  发布者:秦志怀 |  浏览(1061)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4-13 16:46:4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3 16:46:4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有感而发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余华《许三观卖血记》封面。


          
              一条河,把我淹没
     
     ——读余华的代表作《许三观卖血记》随笔

    一条河,把我淹没,从头到脚,我挣扎着,喘不过气。
    我看见许三观走过来了……他就站在这条河边,站在我面前,掏出偌大的搪瓷碗,先往口里抹些盐,然后拨开河面上的水,从河深约尺许的位置舀起一大碗,咕咚咕咚一口就喝下去了。接着,他再往口里抹盐,再舀起一大碗河水,再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如斯,他一连喝下8碗,就两手捧着肚子,牙齿打颤,一摇一晃往医院而去,去找李血头,去卖血,卖两碗血……
    这是一条不知名的河,河上有一座桥,桥头有一间屋顶上长了草的名叫“胜利”的饭店。
    卖完血的许三观脚下轻飘飘的,就飘到了胜利饭店,就找了一张靠窗口的桌子坐下来,就用两个手指敲响桌子,对跑堂的喊道: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给我温一温……
    于是,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就成了许三观一生中最美味、最生动、最难忘、最经典的饕餮大餐!
    每到人生的危难处,这便是他不二的选择。第一次卖血,是好奇,也是想挣钱,结果挣下的卖血钱助他迎娶了镇上的美女“油条西施”;第二次卖血是为了赎回被债主搬走的家当——儿子一乐打伤了方铁匠的儿子,方铁匠索赔医药费无果,带人拉车搬走了许三观家所有值钱的家当;第三次卖血,是为了带全家人上胜利饭店吃一顿面条——当时,遭遇空前大饥荒,一家人喝了57天稀薄的玉米粥,饿得肚皮贴到脊梁;第三次卖血,是许三观劈叉了——他去看摔断腿的蚕丝厂的女同事……为了给这女人送10斤肉骨头、5斤黄豆、2斤绿豆、1斤菊花;第四次卖血,是为了款待巴结儿子二乐插队农村的队长,给他买酒买烟;第五次卖血,是插队农村的儿子一乐患了急性肝炎,为给儿子筹措治疗费,他从小镇到上海,一路卖过去,三五天卖一次……
    我看见了底层人穿越时空的长河,看见了长河里浑浊而澎湃的浪花。
第一次带许三观卖血,教会他大碗喝凉水,卖完血进胜利饭店吆喝跑堂“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我的黄酒温一温”的乡亲阿方、根龙,就在这河里沉浮着,最后被吞没了。阿方是喝凉水把膀胱撑破了,根龙是又一次卖完血后猝死……
    已年过花甲,完成了苦难穿越的许三观,依然在这河里漂浮着,只露出一颗飘雪的头颅,一张被晒干了水分,满是干涸皱褶的脸。
    一日,他忽地想念起什么,就踱到了河边,踱到了胜利饭店, 他闻到了风里飘来的炒猪肝的气息,就有了一种冲动。但他很快打住了,他觉得自己不能直接吃猪肝、喝黄酒,他要走完一个伟大而神圣的程序。他熟门熟路来到医院,要求卖血,然一个新的血头断然拒绝了他,还嘲讽他的血没用了,只能卖给油漆店……
    于是,许三观哭了,委屈地哭了,满街地走着哭了。他只想第一次为自己卖一次血。
    他老婆许玉兰和儿子们一起找到他,问他为何哭,他说去卖血人家不要。问他为何卖血,他说想吃一盘炒猪肝……
    于是许玉兰哭了,告诉丈夫不差钱,并带他来到胜利饭店……
    河水在静静地淌着,混合着泥沙,也带着各种垃圾,河面上有阳光,浮光跃金;也有旋涡,涌着暗流。河岸在移动,河流喘息着,带着一种不可逆转的惯性。
    我想,生命就是一条河流,一旦选择和出发了,我们的命运就不可逆转。
    余华,则把目光投向了这条河流的深处,让我们窥见了搁浅于河床的一个族群已然忘却的困顿、窘迫与无奈。
    
                      2017年12月26日于中山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我也喜欢余华的小说。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7-03 14:34:23)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