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灵魂的家园

  【诗评】秋天的重量/檀秀凯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诗歌  情感  生活  摄影  文化 
  发布者:魏春媛 |  浏览(9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14 11:28:4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4 11:40:39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论集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秋天的重量——大庆女诗人魏春媛的诗歌赏析

                                 

                                    檀秀凯
 

             

   一)

    读魏春媛老师的诗,也是在金秋周刊和金秋周刊QQ群里零零散散读到一些。尽管如此,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要了她的QQ号,加为好友,后来请她传几首诗给我看。不久她给我传来《落雪倾城》、《飘落的宿命》、《多美的光阴,也重不过一块石头》三组诗,我打印出来慢慢品咂。起初读第一组,我觉得魏春媛不是金秋年龄段的人,不能说是少女,最多也属于少妇。诗中所抒情怀,是那样清纯、真挚、亲昵、饱含着无限的深情。抒情表达方式也是极为时尚的隶属于年青一代诗人所惯用的形式路子。随着一首首往下读,诗人在我脑海里的形象却是另一幅尊容,她是一个很有思想哲理、非常富有才情、对生活极有深刻认识的金秋新老诗人,所谓“新”,是她写诗发表诗歌时间不长,所谓“老”,是她所写诗歌内容、思想深度、情感真挚的无一丝牵强和虚假,诗人的文化、生活底蕴非常老道成熟,完全具有一个老诗人的气质风范!而且这些诗在几十年前就开始了酝酿。我想到了宋代词人李清照,想到了台湾女画家诗人席慕蓉。我也想起了苏轼那句:“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名句。

    魏春媛的诗歌似乎都是信手拈来,自燃流畅、随意、仿佛就是弓腰之劳,捡起一片片落叶,却是叫人读的惊叹不已。每首诗,都对生活充满了青年的情怀、渴望、热爱。有些评论家鄙视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其实在诗人笔下何物又没有诗意呢。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写得大气磅礴、纵横历史、气吞山河!李白写月的诗篇多不可计数,许多都成为了历史绝篇,李清照的“海棠依旧”被后人传颂至今依然可人。也有人说某某诗歌都是狭隘的自我表现云云。如果说风花雪月不能写,自我表现不能表达,那么魏春媛的诗恰恰有很多都是写的这些。魏春媛的这些诗却写得情深意切,暖人心怀,叫人揣摩到了诗人激荡的情思,一颗火热的心!

    诗为心声,是自我心灵的披露;诗言志,就是要表现诗人的理想抱负;诗就是要有自我,就像那句话“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一样。每一个人是社会的一份子,万紫千红才是春。无数个自我就是一个大千世界。我们不乏在媒体报端看到一些节日诗、一些事件诗等等,那种千篇一律的腔调,甚至是无数人重复千百次的花言巧语,有时不能不叫人怀疑是无能的抄袭,真叫人厌恶。有些人把写诗歌,当成了唯一的宣传,根本谈不上艺术。

    要问魏春媛诗歌中都写点啥?《与一片落叶的对话》是她诗集《秋天深处》开篇诗,这首诗中已经告诉了读者,她写了对人生的思考,写了生命的价值,写了流淌着的生活,写了情感的涟漪或波澜,写了对生命的感悟,写了诗人对世态的态度,写了诗人坎坷的命运,写了诗人坚强不屈的人生,写了诗人对家乡白山黑水的恋情,写了她内心绚丽璀璨感情的燃烧,以及爱情的炽烈,更写了诗人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后的希冀和奋斗。特别值得提到的是诗人对人生金秋时节的认识和器重——她要用这个黄金时节完成青春时孕育过的梦想!

 

《与一片落叶的对话》

 

弯下苍老的身躯

试图倾听你美妙年轮的述说

哦,你说,你说,你说我

踉跄的脚步

何以丈量你岁月的蹉跎

昏花的老眼

又岂能读懂你哀伤的挽歌

 

干瘪的行囊依旧干瘪着

任匆忙的眼睛、鄙夷的眼睛、迁怒的眼睛

把我一次次掀翻

一次次踏灭

一次次麻木不仁的扔掉

 

唯有荒芜

永远陪伴在我的左右

唯有苍凉,不离不弃并且日夜陪同我一道去风流

唯有,唯有那无尽的风霜雨雪

任我把玩,任我讴歌,任我抒写内心的富有

 

哦,你说,你说,你说我

形同——那枚飘飞的落叶

情如——芳香落寂的花愁

神似——那万年古窖中色彩斑斓的美酒

 

是的,是的

我纵然可以踏遍千山万水

纵然可以放逐我那曾经的苦难和饥寒

然而,却走不出,甚至永远走不出

你那白山黑水的牵挂

和衣食父母般的伤感与哀愁

 

是的,是的

是你无数次地追问我

干嘛非要在深更半夜捏痛你的手腕

把你举过头顶,而且无比贪恋地

甚至还近似于疯狂地

亲吻你那永恒温润的叶唇

 

是的,是的

就在你转身的一刹那

我终于又回到了你身边

甩掉厚重的铠甲

张开臂膀,露出我凶悍的英姿

然然,让无尽的野麦告诉你

我曾经迷醉的

完全属于我自己的

那份永恒的野性和锋芒

                    ——摘自《秋天深处》

一个走进秋天的女人,所要用诗歌向世界披露的内心深处的东西昭然若揭,那从青春时节就开始孕育的美妙、洁净、赤裸裸的诗情向人们自由敞开。

写友情、爱情、真情是魏春媛诗歌题材的重要组成部分。魏春媛的诗,不是无病呻吟,不是苦思冥想的文字码垒,而是真情的倾流喷发,

 

《听雪》

 

我喜欢安静

因为一个人的时候

喧嚣和喧嚣才离得最远

思念和思念才最为抒情

 

于是,在每一个落雪的夜里

我都会附在厚雪里

静静倾听

听雪的呼吸,雪的心跳,雪的飘零

 

在途经的梦中

我看到了一场人间最美的风景

那一树一树的白

那一闪一闪的晶莹

如菩提的种子

如星子的眼睛

虽没有写意成地老天荒的传说

却字字散发出禅意和清明

 

    如此美妙的诗句叫人心思萌动,情思荡漾。绝不仅仅是对雪的赞誉,而是与雪的对话,不!是与一个像雪一样纯净者的交流与友情。也是对人间友谊的真诚与单纯的渴望。如今这样的友情在今天这个大环境下已经使人忧心忡忡。我这样理解绝不是臆断,下面的这首诗,就是明了的后缀:

 

《过客》

 

也许生命就是一场漂泊

一次旅行

不用说谁是谁的永远

谁是谁的曾经

也不要说谁是谁的过客

谁是谁的梦境

只要虔诚地走过彼此的心灵

生命就不会感到寒冷

 

《冷香》

 

我在一朵素洁的花上

为你打开藏在寒冬的冷香

我在冬的节点

为你寻一朵烟火莲灯

我愿在相逢的梦境

为你舞一曲绝恋倾城

多年以后

如有初雪落在怀中

那便是我

为你写就的一首如梦令

 

    所以说魏春媛诗歌中写友情、爱情的诗很多,这正是她诗歌题材的一个重要部分。也许是在半个多世纪中她领悟了人间正真友谊的珍贵与不易。所以她对纯净真诚友情的渴望,也情不由己地一次次写这个题材。雪,已经是一种代表纯净的符号,在她的诗中再三出现,并一次比一次喻意深刻新奇。“雪的呼吸,雪的心跳”这是多么美妙新奇的诗句!

  

  (二)

 

乡愁也是魏春媛多见的诗句。她的诗集《秋天深处》也有不少对家乡的深深眷恋和无比挚爱的抒情。

 

《回乡》

 

雪落满房顶,落满黄昏的街灯

渐渐隐没的地平线

只有我一个人朝圣

我拾起一枚雪花

就像拾起复杂的表情

是喜悦,还是伤感我说不清

 

如此的虔诚

有谁会对故乡这般的情有独钟

一个个寒冷的日子里

我种下一垄垄相思的豆

待我回乡的时候

你为我洗尘,为我接风

 

《微  笑》

 

你矜持中款款走来  

月光下,我的心仿佛被清露濡湿  

热吻、坦白、洁净  

像一个个沉长而美丽的梦  

行走在通往诗意的故乡  

无声的留白,在烈火中永生 

 

    这类诗也写得情意绵绵、炽烈而又赤诚,虽然她不是一个游子,自小生活成长在那片黑土地,但是她感恩于那片土地,深知是那里的水土米谷滋养了她,所以热爱家乡毫无质疑。当然这片土地也是她诗歌的灵魂,诗歌成长的来由。因为她拥有“诗意的故乡”。

    对人到中老年的思考和赞美,也是魏春媛诗歌的一个重大题材。据说魏春媛做了三十年的焊接工,甚至繁重的体力劳作使她落下了腰疾。但是正是退休后开始了诗歌创作,一年就写出几百首诗,甚至到了不写都不成的地步。从魏春媛的文字功夫、文学修养,绝不是偶尔出现的,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一定有童子功。年青时肯定少不了阅读的积累。但是,却没有诗歌问世,这还得从她家庭出身谈起,据说魏春媛的父亲是个知识分子,也是被冤打成了“右派”,甚至被流放了原始大森林里劳改。我们都可谓是同龄人,都经历过那个时代,父亲是右派,子女就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的鼠辈。同样都会被打击、迫害、株连等等。她还会有诗歌写出,一字之错就会有牢狱之灾。当然她的诗情也就被屏蔽了,但是不能说诗情就死去了,而是作为一种才情、诗的意向、诗的种子储蓄在内心深处。

 

《秋天的重量》

 

我有好多好多的话儿

想说给你,我有好多好多的诗

都是写给你的。这个秋天我仍然在写诗

写春风撩拨的思绪

写八月日历翻转的回响

 

季节在一点点变短中

拉深拉长了额头的皱纹

我却写不出一朵花跌落的颤音

那些枯瘦如柴的句子

被秋霜犁倒了埋进土里

剩下的那抹秋颜我还珍藏着

 

如果说,只有高粱和玉米

才能说出秋天的重量

那么,诗人只有在诗里

才能找到灵魂安放的土地

 

《走在秋天的路上》

 

走在秋天的路上,我就想亲一亲

秋天的脸,亲一亲秋天的红唇

我就想在秋天的傍晚

找回我遗失几世的诗情

和喑哑在喉咙里的歌声

 

篱笆墙外

那些穿着华丽裙子的女人们

与情人并肩地走着

没有谁会在意你的喜乐

也没有谁会在意你的忧烦

更没有谁会在意痛苦背后的呐喊 

 

秋天,已在我的视线里

缱绻缠绵地排成了南飞的雁

镶嵌在羽毛上的月色,酡红了我的诗篇

 

《告别》

.

告别了泪眼婆娑的岁月

把幸福留给明天,用我风华凝固的想象

和一首深入骨髓的诗

祭奠我早已不在的青春

然后,沿着时间的河水溯流而上

从暮年走向童年。当我写下这首诗的时候

粉红,一波一波地长出了温暖

 

如此与诗歌的情结被压制了几十年,终于在“秋天的傍晚……找回我遗失几世的诗情”。这是少年壮志未了情。五、六十岁的人了,开始默默奋斗付诸自己青年时的梦想,实在是人间憾事,但是魏春媛却把自己金秋之季作为另一个人生的起点:“那就是酡红她的诗篇”“一波一波地长出了温暖”。真是壮志未酬誓不休。《月亮之上》、《城池》《秋天的重量》等作品都在表述自己的呐喊和决心誓言!不能不叫人佩服羡慕。人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

    魏春媛早已过五十知天命的年龄了,所谓五十知天命,也不是所谓的宿命论,而是明了世间百态,人间事理,都已定型了。可想而知,魏春媛是一个不服命运的人。事实证明在退休后她写出了这么多好诗,正是她不畏曲折不畏命运的结果,也是她坚强有毅力,不服老不服输的勇士风范。她不是认为老了,就只有养生、享福、游山玩水、跳跳舞之类。据说她还读老年大学,补习文化。

 

   (三)

 

  魏春媛的诗歌不只是唯美,她的诗充满了人生哲理和对生命的感悟、健康、积极向上。按眼下时髦的一句话:满满的正能量。正如我开头所说,我们不在于你写什么风花雪月,而是你怎么写,你的感情思想是否萎靡,你是否有个博大的诗的襟怀,是否心里和广大读者心心相系,是否有个健全的的审美情趣。那些喊口号的所谓诗,口气大词句硬,好似强音,实为读者最厌恶的套话!

  就魏春媛的年龄来说,她正好与舒婷、北岛等当时风靡一时的朦胧派诗人属于同龄人,就魏春媛的诗歌创作风格来说,也有这一代诗人的朦胧特点。有的诗读起来似是又似不是,迷雾茫茫不知明确的指向,因为多是以意象来表达自己内心思想感情、理念、情绪、遐想、感悟、哲理、灵感等。但是又确实最能表达此时此刻诗人的精神情绪状态。所谓意象表述,有句话诠释的我认为准确些:“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形象,多用于艺术通象。”根据说文解字来诠释:“意象是意思的形象。出于更好的理解可以说是信息的形象”,“意象可以通过抽象来升华达到更有深度的意象,这是人类大脑做出的信息处理的智能活动。”应该说,它是形象思维的一种,则又不完全相同。

    这些都是为了营造某种意境,意境则是作品通过艺术形象的描写,形成情景交融的完整的境界。有种解释“意境,是指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明确言传、具体把握的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两种说法各有千秋,但是精神的、客观具象也就是情境交融,这一点都有涵盖,只是词语表述不同而已。诗组《秋天深处》就是这样的作品:

      

《秋天》

 

火焰顶端,你开始成熟

眼泪与眼泪、村庄与村庄

都开始收藏。果实和美酒

还有麦子和面包

也都开始膨胀。从现在开始

镰刀,锄头和土地

开始安睡。而光阴却不停地奔跑

一眨眼,秋已冬眠

        

《炼狱》

 

你走了,走得这样匆忙

带走了什么?不见了阳光

岁月张开了它枯黄千年的手掌

鲜花、落叶和青草

都被撵进炼狱。蝉鸣稀落

没有了往日的欢畅

那些未曾浸泡的诗句

那些粉红色的念想

也都碾成了白霜

 

    一个“果实和美酒”“麦子和面包”说的是金秋,是丰收后殷实的农家人,不愁吃喝,于是“镰刀,锄头和土地 开始安睡”。又一个丰收年,大局已定!这里诗人不只是在写大自然季节的轮回,只不过借此来于抒写自己。秋,收获了,但是,诗人却有些惆怅,因为“鲜花、落叶和青草”这富有生命的万物也随着而去,而诗人的美丽的诗句,还没有酝酿出多少。岁月的无情,光阴的流逝,处于金秋年龄的诗人对岁月的蹉跎而感到无奈和叹息。唯恐自己的努力化作一片白茫茫的“霜”,“一眨眼,秋已冬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时间像流水一样流逝,人生之短,实为无奈!我劝诗人,其实一个人,只要努力了,也无需想那么多,成败功过去由他人评说吧。再说,你为石油事业已经献出了宝贵的一生,又写出那么多好诗,足矣!

 

 

2017/4/21 11:42:57
 

 

作者简介:檀秀凯,资深媒体记者。一个喜欢文学、绘画、摄影、音乐等艺术的普通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