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小时候遭遇的一次小车祸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0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15 14:06:1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5 14:06:1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熟悉和了解我的人,常常会说我的记忆力特别好,说过去的许多事情我们都记不清了,你怎么还能记得那么清。我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过去的事情,特别是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真是清清楚楚的,一回忆起来,头脑里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的。

我的记忆力比较好,我想可能与我从小学三年级就学习德语有关,背单词是德语学习的基本训练方法,少年时代我们就练就了背单词的“童子功”,这肯定对增强记忆力是大有帮助的;其次可能是与我从中学时代就记日记有关,俗话不是说:“好记性不如懒笔头”吗,很多往事都定格为日记本上的文字,翻阅一下就可以唤醒记忆。

还有一个可能就和贡院街有关了,那是在我少年时代曾遭遇过一次小车祸,这次小车祸使我受伤的既不是腿,也不是手,而恰恰是我的司令部:大脑。我有时会和别人开玩笑说,我记忆力之所以好,就是因为小时候头脑被自行车撞过,也许是撞到了某一根重要的记忆神经,使记忆力变好了。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是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但这次小车祸却使我记忆深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经过就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那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在贡院街靠平江府路口一带抖嗡,记得是一只哑嗡,还是过年时我用压岁钱在夫子庙地摊上买的。我那时抖嗡的技术已经是很好的了,一般的解杠儿、左右手驰杠儿不在话下,甚至连朝天空抛接的成功率都很高了。我那天是闷着头在高速抖嗡的状态下,从街这边朝街那边过街的,也没有顾得上看街两头有没有车辆。抖到街中间时,一辆疾驰飞来的自行车一下子就把我撞倒了,撞倒我时,我顿时就失去了知觉,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我爸爸医院急诊室外科的抢救床上,身边是外科有“一把刀”之称的梁建秋叔叔,还有我爸爸,梁叔叔正用酒精棉纱为我清创,这时我才知道,我头部右侧的头皮被撞破了。我就听梁叔叔对我爸爸说:“伤口很大,要缝合。看看是不是要用麻药?但用麻药可能会伤及大脑,产生后遗症。‘小三子’这么聪明,我想最好不要用麻药。”我爸爸俯下身子,轻声问我:“不用麻药,你能忍住吗?”我说:“我能。”于是,梁叔叔开始对我的伤口进行缝合。我不想再去述说那种钻心的痛疼,再疼、再痛,反正我忍住了,我的牙关是紧咬着的,我没有喊一声疼,我没有掉一滴眼泪。我的伤口一共缝合了九针,钻心疼的九针,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九针。缝合手术做完后,脸上浮出微笑的梁叔叔向我竖起了大拇指,用南京话说:“‘小三子’,你来斯!”而我转头看向我爸爸时,我发现,他的眼里有泪水在晃动。我没有哭,而我的一向对我很严厉的爸爸却哭了。

那天,是我爸爸背着我回家的,我一时觉得,他瘦弱的躯体仿佛一下子变得厚实起来,强壮起来。我伏在他的身上,双手挽着他的脖子,我感受到一种父爱。

从此,我成了一个小伤员,在家里养伤,学也不能上了。直到大约十多天后,我的伤口愈合了,拆了线后我这才重返课堂。记得见到班上同学时,心里激动得不得了,好几个男同学围上来,看我头上的长长的伤疤,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还记得,魏咪咪站在一旁看着我笑,她低声对另一个女同学说:“这下‘小猴子’要老实了。”她虽然说得很低,但我还是听到了,我朝她笑笑。我心想:等我完全好了,你看我还老实不老实。

我头上的这条伤疤,看上去就像一个汉字的七字。上南外后,我们班上不知是哪一个同学,根据我头上伤疤的形状,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老七”,有时大家都叫我“老七”,但叫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我有好几个外号,叫得最多的是“猴子”,我还有一个德语的洋外号,叫“Afrr”, Afrr”是德语猴子的意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