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永顺居”和“永和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6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17 08:31:1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17 08:31:1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时候,我们贡院街是真正的美食街一条街,好吃的东西不仅多,而且各有特色。

我家那时住在贡院街31号,从我家出来,往夫子庙方向走,沿街两边有七八家饮食店和餐馆,有解放前的老字号,也有解放后新开的店。且听我慢慢道来。

离我家最近的是“永顺居”,“永顺居”是一家早点店,以经营早点为主,中午和晚上也卖面条和馄饨,但来吃的人很少,生意很是清淡。这家早点店最早为我所熟悉,是因为小的时候,我爸爸常常差遣我去那里买烧饼油条。

我家那时每逢礼拜天都要改善一下伙食,所谓改善伙食,也就是全家人吃一顿有烧饼油条的早餐,平时,我们早饭都是“千篇一律”的稀饭、烫饭和小菜。烫饭也就是把上一顿没有吃完的干饭用水煮开一下,而稀饭则是用新米专门烧的。

“永顺居”的烧饼是用泥制的传统大烤炉烤出来的,刚出炉的烧饼香喷喷的,要趁热吃才好吃,冷了就不香了。吃烧饼,我们小孩子通常是先吃烧饼的底部,吃完底部后,再把中间的一层层面用手指头“抠”下来吃,最后剩下有芝麻的烧饼面,这时,要一点点地吃,慢慢地享受。而我爸爸妈妈不这样吃,他们是一口一口有节奏地吃,优雅得就像绅士淑女一样。

“永顺居”的烧饼好吃,油条也好吃,油条炸得外脆里软,油香十足。我们小孩子通常把一根油条分成两半,一半一半地吃,这样吃一根油条,感觉就像是吃了两根,这不就“赚”了一根吗。而且我们吃油条是用手“揪”着吃,仿佛这样吃,才能吃出油条的香味来。有时,油条都吃完了,还要把沾满油的手指头放在嘴里索一索。如果不巧被我爸爸看到了,他就会用他老家的泰县话数落我:“你看你,还有样子啦,穷极呼呼的!”“穷极呼呼”也就是我们南京话“吼巴巴”的意思。

礼拜天,吃完了“永顺居”的烧饼油条,心里就盼着下一个礼拜天早一点来,这样,我们又可以吃到“永顺居”的烧饼油条了。

过了“永顺居”,就是“永和园”了,“永和园”的档次显然比“永顺居”的要高,以经营面食、汤包为主。“永和园”最好吃的要数面条了,下面条的是个头有点歪的老师傅,食客们都称呼他“歪头师傅”,不要小看他头歪,他下起面来真是又快又好,娴熟的动作就像演员表演杂技一样。

我爸爸也常常差遣我端着铝锅去“永和园”下面,通常是下两碗单面。用锅去买面条的,是可以进入到里间的操作台的。我最喜欢看“歪头师傅”下面条了,他把一大捧面条撒下锅,面条在锅里翻滚,他悠闲地抽上几口烟,在大把缸里喝上几口茶,然后再慢腾腾地用舀子浇上几勺冷水,待水开时就起锅了。他用长筷子一抖一翻,一碗面条整整齐齐地下好了,汤是汤,面是面的,看着就舒服。“歪头师傅”真好,每次都多给我面,多给我面卤,最后还浇上一层荤油,再撒上十几粒蒜花,喊我说:“好了,端走吧。”

我端着一锅热腾腾的面,香喷喷的面,急急地往家走,我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走,慢了,面就会被泡软了,泡软了的面就不好吃了。

回到家,我爸爸已经把四个空碗摆好了,他把一锅面分成四碗,我们四个孩子一人吃一碗。“永和园”的面真好吃,“歪头师傅”下的面真好吃,那软硬适度的面,那散发着肉香的卤汁,还有那好闻的蒜花香,吃一碗便叫人终身难忘。

我记得,那时“永和园”的单面是一毛一分钱、三两粮票一碗,还有一种是九分钱、二两粮票一碗,我们也叫三两的和二两的,真正的价廉物美。

“永和园”好吃的除了面条,还有葱油酥烧饼,“永和园”的酥烧饼比“永顺居”的烧饼要高出几个档次,不仅油多,芝麻也多,面里是裹着油酥的,当然价格也比“永顺居”的要贵好多。因为价格贵,所以我们吃得少,常常是四个孩子分吃两块酥烧饼,常常是最后吃得连一粒芝麻也不剩。

还有,“永和园”的小笼包子堪称“秦淮美食”中的一绝,当年在我们贡院街是家喻户晓,没有一家没有吃过。

说起“永和园”的小笼包子,我现在都忍不住要流口水,那滋味才叫美。“永和园”的小笼包子皮薄,肉香,卤汁多。小笼包子多为堂吃,买回家来吃,皮容易破,皮一破,卤汁溢出,吃起来就没有什么滋味了。所以,我家从来不把小笼包子买回家来吃。

吃小笼包子心不能急,要慢慢地享用,先用嘴吹去包子的热气,以不烫嘴为宜;用嘴咬出一个小口,再慢慢地吸卤汁;待卤汁吸尽后,再一口一口地吃完。当然,蘸一小碟镇江的香醋,是吃小笼包子时必不可少的。

“永和园”好吃的还有麻油干丝,干丝切得细细的,真如细丝一般,是名符其实的干丝。干丝在开水里烫一下就起锅,盛入碗中,加入高汤,淋上麻油,撒上姜丝,端上桌来。干丝口感滑爽,嫩嫩的,细细嚼食,真是满口余香。

  后来夫子庙地区搞开发建设,把“永和园”给拆掉了;没几年,“永和园”又在贡院西街复建了,我曾去那里吃过一次小笼包子和麻油干丝,却怎么也吃不出过去的味道。

原来“永和园”的旧址就是现在科举博物馆的售票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