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
文字里有乐
标签
诗歌  |  情感  |  生活  |  嵌名联  |  文化  |  修改  |  对联  |  序言
更多标签>>
  也说张申老师的《诗话:谈冯老师改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修改  诗歌  探讨 
  发布者:冯宝哲 |  浏览(44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4-22 12:54:2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4-22 12:54:23  
  本作品所属分类:学术探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也说张申老师的《诗话:谈冯老师改诗》

看到微信上有一篇韩城张申老师写的《诗话:谈冯老师改诗》的文章,我十分高兴.该文是看了我所的《为微友王美玲老师改诗》一文后进行商榷的探讨文章。我应友之托写的改诗意见能受到张老师这个同好的关注,确实深感荣幸。我是一个诗词爱好者,但囿于才疏学浅,所写的东西,一直缺乏内蕴,写不出自感满意的作品来,有时也应朋友之约,修改别人的作品,也是被赶着鸭子上架,实在是被逼上梁山的。今有同好互相切,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了。

张文在最后发出了请冯老师及诸位诗友指正”的吁请,是希望我能对此文发表看法,这确实是让我感到棘手的问题,因为像这种牵扯到本身参与的命题的评价,其中要把握的分寸确实是微妙的,这件事用虚怀若谷的态度,让大家各抒已见,陟罚臧否,评头品足这是比较容易的,但是要让自己出面说长论短,若要畅所欲言就有难度了。因为在这个时候,人家请你发言,你如不说,难免有怫人意,是一种不够礼貌的表现;如果要说,就只能赞许别人的评判,假若对别人的评判持有异议而要阐明理由,则有可能被人误解为坚持已见,自以为是,甚或还有可能被人视为骄傲自满。这可真是个两难选择啊!但是仔细一想,这个两难选择,后者有患得患失的成份,在坦诚者看来,这是不足取的既然朋友请你发表意见,要求商榷切磋,自己怎能默不作声,冷颜以对呢?我自应以海纳百川的精神,参与张老师发起的这次讨论。

首先我要感谢张老师对拙文的关切,我们之间能为一诗展开讨论也算是一种机缘。

现在先说第一首七绝。

我觉得张老师第一句改得很好,其所以好是因为经老师稍作调整即使原作合律,保持了原作的骨架,彰显了原汁原味。而我对“好”字的改动,原意是为了追求七绝的正格首句入韵,忽视了“尊重原作,合律就留”这一改诗初衷,故有“多此一举”之蠢,甚至有点“弄巧成拙”了。但是张老师“韶”字有凑韵之感,我却弄不清楚依据何在?据我了解通常的提法,凑韵也称挂韵脚。就是为了押韵,勉强选用韵部中一个与全句的意思不符合、不连贯、不关联、不协调的字,凑成韵脚。我改的“韶”字,属于新韵六豪,何“凑”之有?其解释按《现代汉语词典》是美,按《辞源》是美好。既然是美或美好,那和“秋色”搭配起来有什么不好呢?张老师所言“韶字,美好。多用于韶光,青春,春天。显然用于秋光不太合适。这个不太合适又是何意?难道秋色只能说好,而不能说美吗?

第三句张老师将我改的桑榆暮景美人照”改为“桑榆晚照留佳作”应该也是不错的句子,我只所以点明“美人照”是因为这首七绝是为十位暮年女士湖边留影的配诗,如将其改为“留佳作”,却成为对摄影者的赞赏,这就失去了诗配影的本意,而且原诗的“暮景”二字同前边的“桑榆”扣得很紧,且不违律,似无改动的必要。至于张老师所说的“‘字,以ao为韵,虽为仄声,但有串韵之嫌。并且此句缺乏韵味。”这段话,更使我如坠五里雾中,怎么不经意间又犯了串韵之忌呢?这里先要弄清串韵是什么?按照通常的解释,所谓“串韵”,也称窜韵,就是押韵时从一个韵部跑到了另外的韵部,如从上平三江跑到下平七阳,从上平十四寒跑到下平十五咸即是。“照”字属单数句尾,不存在押韵问题怎么会犯串韵之弊呢?根据张老师所说“‘字,以ao为韵”这种情况推测,他所指的“串韵”有可能是指某些人所忌讳的“撞韵”。撞韵。就是按律不该押韵的句子仄声收尾(也叫“白脚”)尾音的韵母与韵脚的韵母相同。其实它并不是诗词创作的硬性规定。而是历代诗词家根据自身的体会不断总结提出的押韵注意事项,说法并不一样,有好多版本。其中有的确有道理,可能会对诗词优美和谐的韵律造成一定的伤害,有时甚至是很严重的“硬伤”,可以视为押韵禁忌,有的则属一己之见,是后人强加给近体诗的繁文缛节,撞韵即属此类按照这种说法,韩愈《初春小雨》:“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王安石《泊船瓜洲》:“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两个名句的仄声收尾的“处”字和“岸”字的韵母与韵脚相同,即属犯忌。也属病句了。顺带说一下,如果“照”字因ao为韵犯忌,那么张老师所改的第一句落尾的“好”字,也属ao为韵,也有撞韵之嫌了,故我以为此说是“不足据”的。

第四句张老师认为“‘字与第二句重复了。”应“改风姿为柔情。”我认为律诗虽应当尽量减少重字,但在需要时它却是不忌重字的,写有重字的名句不乏其例,如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贺知章:“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杜甫:“锦城弦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苏轼:“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等。在本诗中“风姿”是指十位女士的摄影造型,改为“柔情”则不合照片所反映的景像,那会使配诗离题的。

接下来再说第二首七律。

第一句张老师也改得诗意盎然湖光荡漾小舟摇”,确为佳句。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原改定的“轻舟荡漾慢撑篙”,前四字是原作合律保留,后三字的改动我曾提出了几套方案,“慢撑篙”是原作者选定的修改意见,其根据是照片中有一叶小舟载着老少一家在湖中漫游,其中一人伫立船头稳操长篙,轻轻划水的景象,故而入诗,虽有失直白,但切题切景,也算符合诗配影的景象吧

第二句张老师把我所改的雀鸟啁啾密语飘”改为“耳畔啁啾鸟语飘”确为出彩,我是在原作基础上为了合律只改动了五、六两字,即将“妙音”改为“密语”,重在珍惜原作者的劳动成果,我想这个理由是应当在心的。

第三句原诗“绿草茂”牵涉三仄尾,我曾阐述了我的看法,虽后三字为三连仄,但因前边是两个平声字,是格律所允许的,因考虑到不少人对三仄尾的忌讳,可将“绿”改为“芳”。张老师却认为“此说缺少理论根据,“三仄脚”是诗词格律严格禁止的。我学习过多种论述诗词格律的著作,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权威将“三仄脚”列为格律来严禁,不知这个结论从何而来,还是希望张老师能拿出确切的证据来以开茅塞。事实上对于律诗是否允许句尾的三连仄,现在仍是存有争议的问题,有的人甚至将它同三平尾一样对待,认为是律句的大忌,占主流的认识是一般常规不用,但不忌讳。其实唐诗中多有三仄脚出现,尤其五言多见,这是不争的事实。据笔者统计,《唐诗三百首》共收集了八十首五律,其中有二十四首有三仄尾二十七处,占到所选五律的十分之三以上,而且不乏名句,如李白《听蜀僧濬弹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杜甫《春宿左省》:“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王维《送梓州李使君》:“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这就足以说明前人是允许使用三仄尾的。既然是前人允许变通的事,作为今人我们有什么理由来苛求呢?张老师还提出了“ao韵,有串韵之嫌的问题,这与第一首中关于“照”字串韵之争属于同类情况,我是无法苟同的,已经作过讨论,不再赘述

第四句张老师认为翠竹同属花木之类,三四句之间有合掌之嫌,改“芳草茂”为“花木旺”,改“翠竹玉人我对这个“合掌”之责也是不能认同的,“芳草茂”与“翠竹娇”显然属于两个不同的概念,怎么会发生合掌呢?百思不得其解。况且张老师所改的“花木”对“玉人”,一个是并列结构,一个是偏正结构,对仗显然欠工,且“玉人娇”所指为何?尚不明确,因为原作是反映游皇家园林照片的配诗,那么“赏心悦目玉人娇”会切题吗?要知道这不是在观看模特儿的表演啊?

后四句张老师认为第六句景色饶,这种用法比较少见。改作:风光好处思乡土,桑梓美景上心潮。第七八句有失常理,七句风雨兼程讲回归,第八句揽胜在今朝,何处揽胜,在外国诗词又回到原点,在中国又于理不通,故此改作:千里天涯薄岁暮,归家恨不在今朝我觉得改得精采,酣畅淋漓,确实是境界上了一层,应当为之击节。我所改的“景色饶”是在原作“景更妙”的骨架上取“饶”之富之多意而修改的,这种用法,只要搭配合宜,语句通顺,至于多见或少见,那是无关紧要的。改诗一定要注意切合原作,对原作要有珍惜之感,保护其初学的积极性,决不能喧宾夺主,以修改者的意志来左右原作的内容,从这一点上说,我觉得原作风雨兼程薄岁暮,人间揽胜在今朝”既然是反映在澳游览皇家园林触景生情所出现的思想活动,那么出现时空的跳跃便是可以理解的,原作平仄合宜,意境也好,故无改动之必要。而张老师所改之千里天涯薄岁暮,归家恨不在今朝”虽然“思归”之心强烈动人,却肯定不能反映原作者当时的心情,因为我知道她是三月二十三日才回到澳洲的,而这次游览肯定在四月十日之前,到澳只有半个月的光景,是绝对不会产生“归家恨不在今朝”的念头的。

以上就是我对张老师“诗话”的看法,其中争议之处,语言表述或有不当,造成冒犯,这不是我的本意,那是限于我的表达能力不足,万望海涵,从见仁见智的角度考虑,认识之间的差别是很正常的。感谢老师给了我这一次学习的机会。

 

附:

           诗话:谈冯老师改诗

            

增稳兄:看了冯老师的修改意见,认为很有见地,为原作增色不少。

但我认为还有商榷余地,不拘浮浅,冒昧陈述以下意见。其实诗无达诂,也无所谓定式,只是个人意见而已,意在推敲,有点艺术探讨的空间。

第一首诗:

(一)
湖光潋滟秋色好,金风送暖乐逍遥。
桑榆暮景最绝处,喜看情深聚美照。

 

第一句,原作出律。冯老师改作:潋滟湖光秋色韶,韶字有凑韵之感,韶字,美好。多用于韶光,青春,春天。显然用于秋光不太合适。不如将原句子调整为。

潋滟湖光秋色好,

第二句,冯老师的“爽”字改得好。

第三句,桑榆暮景美人照,美人照,“照”字,以“aO”为韵,虽为仄声,但有串韵之嫌。并且此句缺乏韵味。

第四句改得好,但“风”字与第二句重复了。改风姿为柔情。

(一)

原作:
湖光潋滟秋色好,金风送暖乐逍遥。
桑榆暮景最绝处,喜看情深聚美照。

冯老师修改:

潋滟湖光秋色韶,金风送爽乐逍遥。
桑榆暮景美人照,各展风姿竞玉娇。

我的意见;

潋滟湖光秋色好,金风送爽乐逍遥。
桑榆晚照留佳作,各展柔情竞玉娇。

第二首:

原作

轻舟荡漾心旌摇,雀鸟蜩啾妙音飘。
姹紫嫣红绿草茂,赏心悦事佳人俏。

皇家园林风光好,故乡旧居景更妙。
风雨兼程薄岁暮,人间揽胜在今朝。

冯老师修改;

七律
轻舟荡漾慢撑篙,雀鸟啁啾密语飘。
姹紫嫣红芳草茂,赏心悦目翠竹娇。
虽觉异域风光好,更念家乡景色饶。
风雨兼程薄岁暮,人间揽胜在今朝。

我的意见:

湖光荡漾小舟摇,耳畔啁啾鸟语飘。
姹紫嫣红花木旺,赏心悦目玉人娇。
风光好处思乡土,桑梓美景上心潮。
千里天涯薄岁暮,归家恨不在今朝。

第一句同意冯老师对原作的评述,荡漾一词多用于水,用于舟船就勉强,改作湖光荡漾。第二句和第一句间缺少诗脉联系,好像两张皮贴不到一起。再一个是蜜语往往有窃窃私语的成分,不宜大声声张,所以蜜语飘就有点勉强。改作:耳畔啁啾鸟语飘。和上句划船的人有了联系,也为下句的花木打下伏笔。

第三句:冯老师““姹紫嫣红绿草茂”虽后三字为三连仄,但因前边是两个平声字,是格律所允许的,故无需改动,”此说缺少理论根据,“三仄脚”诗词格律严格禁止的。同时“茂”字“ao”韵,有串韵之嫌。第四句“翠竹”同属花木之类,三四句之间有合掌之嫌,改翠竹为玉人。后四句改动思路很好,使诗作提升了一个档次。第六句“景色饶”,这种用法比较少见。改作:风光好处思乡土,桑梓美景上心潮。第七八句有失常理,七句“风雨兼程”讲回归,第八句揽胜在今朝,何处揽胜,在外国诗词又回到原点,在中国又于理不通,故此改作:千里天涯薄岁暮,归家恨不在今朝。

以上是个人拙见,请冯老师及诸位诗友指正。

2018-4-15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