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阴和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49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08 22:07:4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08 22:07:44  
  本作品所属分类:杂谈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阴和阳

看外国电影时,常常感到困惑。比方说,在一场实力悬殊的对抗中,弱势的一方往往不仅不肯屈服,还要直接把对方干过的坏事都说出来,最后来一句:只要我不死,必定要将你。。。我实在想不通,说这些话,还要威胁对方,不是纯粹找死么?那么如果是国人处于如此形势会如何?首先,对方做的坏事自然不说,反正心中有数,到可以算账的时候再说不迟。最后那一句绝对不提,免得刺激对方,自己性命难保。如果一定要说?那就说点好听的话,让对方放过自己。留得青山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瞧,这差别很明显吧?看起来外国人喜欢来“阳”的套路,光明正大;而我们则采取“阴”的手段,为了保命都无所谓。也就是说,在我的笑脸面具后面藏的是杀人的刀。只要把对方杀掉,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

国人搞“阴”的那一套,由来已久,其中自然不乏炉火纯青之辈。某些文化名人被揭发出来,竟然是阴毒的高密者。他们暗中下手,害得自己的“好朋友”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悲惨之极。而他们自己居然隐瞒这极端卑劣可恶之举几十年,以为无人知晓。他们装得道貌岸然,俨然正人君子的模样,依然在文坛上风风光光,坦然接受各种荣誉。当这些丑事被揭发公布出来时,善良的民众十分震惊,简直难以置信!但随着证据不断推出,大家由震惊变成了愤怒。

此时,有人出来为他们辩护,而高密者则来个死不认账。此举让“不明真相”的百姓犯了难。不知此事究竟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双方提出证据,都是言之凿凿,让人不知到底该信谁。当事人有的已经过世,有的也已是来日无多。当他们都离去之后,这有可能成为永久的谜。但最有意思的是,万万料不到经过这一番争论,竟然拔出萝卜带出泥。而且这泥实在太多,多到足够把解放以来中国文坛的上层精英们差不多都涂黑了,达到几乎没有一个“干净人”的地步。甚至那些文坛“圣人”身上,也有不少污点。这使得他们原先辉煌的形象顿时失色蒙羞。普通百姓闻之,在大跌眼镜的同时,不禁生出了多少感叹:难道高密是中国文坛的特色吗?

    抗战时期,当汉奸向日本鬼子高密,成为鬼子的帮凶,残害仁人志士时,大家无不切齿,恨不得立刻将其碎尸万段。当一个共产党员被捕,经不起威胁利诱,向敌人高密,使得自己的“亲密战友”遭到荼毒,那就是叛徒,绝没有好下场。这些高密者,为了保住自己,不惜背叛国家,背叛人民,背叛同志,实在是死有余辜,不必多言。

    那么那些曾经高密的文人呢?他们和上面提到的汉奸有区别吗?有,而且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他们中有不少人曾经无条件相信党,相信对党必须绝对忠诚,毫无保留地把一切告诉党。即使自己最亲密的战友,亲人,同事,如果说了他们认为对党不利的话,或者做了对党不利的事,他们有义务举报。那是大义灭亲,是觉悟高的表现,所以根本不是什么高密。那时候有人的思想到了这样的境界,如今的年轻人大概不可能理解。当然,这只是一部分文人的情况。

不可否认,有一部分文人的确本性卑劣。他们靠着高密,不仅可以打击别人,保住自己,还可以升官发财。文坛上层的精英当中,这样的人也有不少。甚至可以说,那时候要爬上高位,不搞一点高密阴谋,恐怕只有奇迹才能解释了。

另有一部分文人,情况又不同。他们受到威胁,遭到折磨,处于高压之下,恐惧万分。文人能经得住这种考验的不多(其实任何人都难以经受得起)。他们害怕绝不屈服的只有死路一条,不是被干掉,就是“要自绝于人民”,怎么办?如果屈服,就得任人摆布,必须张口咬人。咬谁?叫你咬谁就咬谁!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听从。这样的高密者,值得同情。今天悠闲的小资喝着咖啡,敲几下键盘,痛骂这样的告密者,恐怕不大公平。试问,要是你自己处在当年的情势之中,会干出何种勾当?还真不好说。

    到了今天,文革早已过去,照理丑陋的高密应该销声匿迹了吧?可惜并非如此。让人感到特别恶心的是,在如今的办公室里,一个人无意之中说的话,很快领导就知道了。其原因很简单:办公室里有领导的眼线在随时监视大家。凡是有这样的人存在,从此办公室的气氛便不再和谐。大家整天疑神疑鬼,处处防备,再无应有的轻松和欢乐。不久,某人得到提拔。众人先是愕然,此君何德何能,竟能如此?后来谜底揭晓,原来是高密者得了高升!大家愤愤不平之际,却有人转忧为喜,说坏事变成了好事。因为此人一走,办公室里不是又可以“胡言乱语”啦?不料,悲观的老于世故者提出警告:既然高密者可以升官,谁敢保证没有别人也要走此捷径呢?哦,是啊!于是乎,办公室依然是死气沉沉。上好之而下行焉,如果喜欢高密的领导不下台,高密就不会绝迹,和谐就是空话。

    在学校里,有些老师特别喜欢学生当“小报告”。曾经有老教师向新教师“传授好经验”--必须好好培养几个“人才”。只有这样,班级很快就会被“摆平”了。这是“先进”经验么?老师应该鼓励孩子这么做吗?小时候当“小报告”,他们长大了会成为“大报告”吗?我真的不知道。不过,难道大家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充满“报告者”的社会里么?

我曾经在一个劳改农场的附属学校呆过一段时间。那里有几千个劳改犯,而管教干部却不多。我很担心,万一这些家伙谋反,那还得了?我的担忧却让管教干部大笑起来。他们给我看手里大把的条子,上面写的都是劳改犯相互高密揭发的内容。仔细一看,发现不少是添油加醋,胡编乱造的垃圾。其用意很明显,无非是好让自己博得“领导”的好感,获得减刑。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们不可能包动,因为他们都是高密者,而高密者不可能团结一致,更不会保守秘密。

由此可见,一个由高密者组成的社会也一样,只能被人统治,大家都不会获得自由。而统治者最喜欢的,莫过于此。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