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明青的博客
原创为主。止2015年底,点击数突破600万,据说是河东第一博。
标签
闲聊  |  调侃  |  庭审  |  旅游  |  电视  |  朋友  |  读书  |  出书
更多标签>>
  白云千载鹳雀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冯明青 |  浏览(5995) 评论 (15)  | 发布时间:2018-05-09 16:00:3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3 16:23:36  
  本作品所属分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白云千载鹳雀楼
——试比较唐代一组“鹳雀楼”诗作

几年前的一天,近80高龄的著名书法家温煊光来电话,说想把我一本书中辑的十多首“鹳雀楼诗”书写出来,捐赠给永济鹳雀楼。
这种好事我当然支持。
20多年前的1994年11月15日,《运城日报》刊发了我写的《读鹳雀楼诗夜抄》,2002年出版《我是疯狗》时,将其辑入书中。后来结识了温老师,赠他这本书后看到了此文,故萌发了书写捐赠一事。
那时没有互联网,更无百度,我是在《唐诗别裁集》等诗书中搜寻到那十多首写鹳雀楼诗的,费了不少功夫。
鹳雀楼位于永济市蒲州古城西黄河洲渚上,为北周时蒲州守将宇文护建造。楼高三层,南依中条,西临黄河,行胜壮观。唐代诸多文人墨客登临此楼赋诗题咏,其中王之涣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以一幅夕阳依山,黄河奔流入海的壮阔图景和“高瞻远瞩”的深刻哲理,被称为千古绝唱。流传至今,几乎使人忘却了还有唐代著名诗人畅当、李益、耿湋、马戴、张乔、吴融、殷尧藩、司马札等登鹳雀楼的诸多诗作。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平心而论,畅当的这首诗,其气势并不比王之涣的逊色,但畅公虽已上楼俯视四野,可看到的还是天际覆盖着的无垠平原及滔滔河水向山间断峰奔流,,仍没能“高出尘世间”,没能跳出平地观河的感觉,之所以没能流传开来,这恐怕是主要原因。
畅当是我们河东永济人,唐后期儒士。官宦世家,其父亲畅璀,唐肃宗时官至散骑常侍,唐代宗时,与裴冕、贾至、王延昌待制集贤院,终于户部尚书。畅当初以“高干子弟”被召从军,后登大历七年进士第。贞元初,为太常博士,终果州刺史。在服丧葬祭等定制上,畅当从实际出发,不顾宰相刘滋、齐映等人反对,说服了群臣,将他所说立为定制。 由此可知,畅当也是一位颇有改革精神的人,他虽以儒学出名,但不墨守成规。在礼义至重的封建社会,畅当能根据实际,大胆变革,确有见地。他善诗善文,虽有诗名,留诗一卷,只是相较于王公,分出了高下。
李益,唐代诗人,以边塞诗作名世,擅长绝句,尤其工于七绝,以七言绝句见长的,后人把他与王昌龄相提并论。他的《同崔邠登鹳雀楼》是这样写的:“鹳雀楼西百尺樯,汀洲云树共茫茫。汉家箫鼓空流水,魏国山河半夕阳。事去千年犹恨速,愁来一日即为长。风烟并起思归望,远目非春亦自伤!”
诗人登楼望远,看到黄河上帆船点点和洲渚上树木层层,不由想起了汉武帝和魏武侯在汾河与黄河泛舟的情景。此诗融景景生情,其内容的丰富和艺术的深度,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文繁词丽,庞杂感伤。使人读之累得慌。
这也许和他的经历有关,仕途失意,弃官在燕赵一带漫游,能不感伤吗?何况李益本就是个小心眼之人。
忽然想起李益与霍小玉的故事。唐人蒋防的传奇名篇《霍小玉传》,记载了李益负心薄幸,辜负妓女霍小玉的故事。蒋防是唐宪宗时期的人,当时李益还活在世上,造谣的可能性不大。霍小玉原是霍王府上的婢女的女儿,十五岁时,霍王死了,霍小玉和她母亲都被赶出王府,沦为娼妓。十六岁时遇到李益。当时李益二十岁出头。应该是在参加制科考试之前。李益对自己的妻子非常不放心,出门要把妻子绑起来,甚至脱光了用浴盆盖起来才放心。霍小玉明白自己的地位无法和李益真正在一起,于是她和李益约定:“妾始年十八,君才二十二,迨君壮室之秋,犹有八岁,一生欢爱,愿毕此期。”霍小玉希望和李益一起相爱八年,之后任由李益选取名门闺秀为妻,自己出家为尼。但是,李益自授官郑县(今陕西华县)主簿之后,立即与高门卢氏女子成婚,并且躲避霍小玉不肯相见。霍小玉相思成疾而死。一想到此,李益这等负心汉的诗写得再好,反正我是爱不起来的。
耿湋,也是我们河东人,大历十才子之一。右拾遗、大理司法,官升六品。耿湋大历初由周至尉入为拾遗后,曾奉诏使往江淮一带充括图书。充括图书,是可知的耿湋一生中一件重要的事情。替皇家收集遗籍,保存前贤文献,自然是一件有益之举,也只有有学识的文人才能承当此任。从耿湋诗作中可知他曾有不容忽视的贬逐生捱,什么原因被贬出朝,我没能查到。耿湋一生久经离乱,所经过的地方比较广,到过辽海,到过西北,这些对他的诗都有影响,他以边塞为题材的诗篇,便写得比较真切,也有一定的思想内容。反映那一时代的破败荒落的诗,写得更好。因他一生生活并不富裕,常贫多病,时代的纷乱与他个人的遭际,使他的诗篇带上感伤色彩。以感伤之笔来写经过长年战乱后的荒凉情景更佳。耿湋诗以清淡质朴见长,不深琢削,而风格自胜,在当时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诗人。今有《耿湋集》2卷传世。
本来,老耿的诗风朴实无华,风格自然,但他在《登鹳雀楼》始终却一反常态:“久客心常醉,高楼日渐低。黄河行海内,华岳镇关西。去远千帆小,来迟独鸟迷。终身不得意,空觉负东溪。”虽有情有景,还算流畅,但通篇忧时感事,灰暗低迷,发的是怀才不遇、无可奈何的牢骚,格调也着实低了点吧?
“楼中见千里,楼影入通津。烟树遥分陕,山河曲向秦。兴亡留白日,今古共红尘。鹳雀飞何处,城隅草自春。”司马札的这首《登河中鹳雀楼》,据说是因其不得志漫游洛阳路过蒲州时写的。前四句描写了登楼所见的关津、烟树等山河景色,后四句则抒发了古今兴亡的感慨之情。诗文虽潇洒,但悲悲戚戚,诗意平平,可圈可点的几乎没有。
司马札家住长安附近,一生追求功名,未能如愿,便牢骚满腹。诗词代表作《锄草怨》,《宫怨》。晚唐,政治上宦官专权,藩缜割据,朋党内讧,裙带成风。很多有才华的诗人沦为江湖游子,司马札就是其中的一个,同样是落魄文人,面对暮气沉沉的时局,晚唐诗人们早没有了盛唐诗人的豪气和浪漫,自然而然,在他们的眼中,鹳雀楼不再是当年“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胜境,而变成了一处烟云笼罩、阴影重重、夕阳日短、草木萧条的伤心之地。
张乔的这首《题河中鹳雀楼》,就更低沉了:“高楼怀古动悲歌,鹳雀今无野燕过。树隔五陵秋色早,水连三晋夕阳多。渔人遗火成寒烧,牧笛吹风起夜波。十载重来值摇落,天涯归计欲如何。”
曾被誉为“芳林十哲”之一的张乔怎么了?这首诗不仅无“哲”可言,而且在他登高怀古之际,看到的满眼都是悲凉之物:野燕、秋色、夕阳、寒天、野火、夜波……怪不得黄巢起义时,他会隐居九华山以终。他曾有高致,十年不窥园以苦学。诗句清雅,迥少其伦,俱以韵律驰声。虽有诗集二卷传世,但这首可谓凄凉之最,喜欢者寥寥,更别说流传千古了。
“鸟在林梢脚底看,夕阳无际戍烟残。冻开河水奔浑急,雪洗条山错落寒。始为一名抛故国,近因多难怕长安。祖鞭掉折徒为尔,嬴得云溪负钓竿。”  唐代诗人吴融的这首《登鹳雀楼》诗,犯的还是同样的毛病:景色苍凉,情调低沉。让人得出的结论是:马鞭挥断也徒劳无益,还不如隐居山溪垂钓江湖。这么悲凉的诗歌,有几人愿去唱它?
吴融登进士第,曾随宰相韦昭度出讨西川,任掌书记,累迁侍御史。一度去官,流落荆南,后召为左补阙,拜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天复元年朝贺时,受命于御前起草诏书十余篇,顷刻而就,深得昭宗激赏,进户部侍郎。同年冬,昭宗被劫持至凤翔,吴融扈从不及,客居阌乡。不久,召还为翰林学士承旨。卒于官。  
吴融的诗歌基本上属于晚唐温庭筠、李商隐一派,多流连光景、艳情酬答之吟唱,很少触及重大社会主题。但《四库全书总目》却说吴诗“音节谐雅,犹有中唐之遗风”,可能指其一部分篇什中所包含的比较浑融疏淡的意境,如“吟处远峰横落照,定中黄叶下青苔”(《酬僧》)、“阑珊半局和微醉,花落中庭树影移”(《山居即事四首》)。其实,吴融诗的最大特色,还在于将温李的缛丽温香引向凄清的一路,少数感时怀事或托古讽今的篇章还算上乘,有《唐英歌诗》3卷,明汲古阁刊本。但有王之涣《登鹳雀楼》在上,他的这首诗只能沉默了。
马戴与前者不同,他登楼晴望,十分富有想象力,诗也写得比较豁达:“尧女楼西望,人怀太古时。海波通禹凿,山木闭虞祠。鸟道残虹挂,龙潭返照移。行云如可驭,万里赴心期。”诗人在晴朗的天幕下极目四望,想到了古时的尧女,大禹锉凿的龙门、虞祠等胜迹,表达了豁达宽广的胸怀。
马戴早年屡试落第,困于场屋垂30年,客游所至,南极潇湘,北抵幽燕,西至沂陇,久滞长安及关中一带,并隐居于华山,遨游边关。直至武宗会昌四年)与项斯、赵嘏同榜登第。宣宗大中元年为太原幕府掌书记,官终大学博士。
古人多磨难,他曾以直言获罪,贬为龙阳尉,后得赦还京。马老也坎坷,但他不颓废。其人大度豁达,真切开朗,其诗凝炼秀朗,含思蕴藉,饶有韵致,无晚唐纤靡僻涩之习。他深得五言律之三昧,尤以五律见长,善于抒写羁旅之思和失意之慨,蕴藉深婉,秀朗自然。前人很推崇他的律诗,严羽《沧浪诗话》说是在晚唐诸人之上。但这首诗过于“掉书袋”,好像还有点矫揉造作,一般人还是看不下去,故也流传不开。
倒是殷尧藩的《鹳雀楼》不卑不亢,“独茂硕而婉,不愧初唐则”(引胡震享语)。全诗如下:危楼高架泬寥天,上相闲登立彩旃。树色到京三百里,河流归汉几千年。晴峰耸日当周道,秋谷垂花满舜田。云路何人见高志,最看西面赤栏前。”他凭栏眺望,在看到山河壮丽景色的同时,雄心壮志充满胸怀,立志做一番大事业。可谓正面宣传,正能量满满。但我总觉得“理”似不足,还有些“大而空”的嫌疑,当然也逊色于人家王之涣那首了。
殷尧藩性简静,美风姿,工诗文,好山水。《全唐诗》存其诗1卷。尝曰:“一日不见山水,便觉胸次尘土堆积,急须以酒浇之”。文人不得意,唯有酒浇之。古今文人都一样。殷尧藩早年也贫困失意,后来为官又做隐士,其诗既有个人遭际的牢骚,也有从军建功立业的企望。其中写羁旅生活较为深切。被白居易赞为“江南名郡数苏杭,写在殷家三十章”,夸赞其著《忆江南》30首。可惜我没查到,据说现在这组诗已不存,失散了。
读来品去,唯有王之涣那首风姿素朴天衣无缝,应排于鹳雀楼诗之首。该诗虽只四句,但语言平易质朴,表现质直自然,既不夸张也无渲染,无需雕琢更无矫饰,无枝可摘恰到好处。虽寥寥数语明白如话,却意蕴深厚耐人寻味,言正理寓浑然天成。故而脍炙人口,人人叫绝,成为诸多登鹳雀楼诗作之冠。
我经常去永济看望战友,与鹳雀楼有着深厚的情感。
作为我国四大名楼之一的鹳雀楼,元初楼毁,遗迹早已被历史的变迁淹没,由西城楼寄名的鹳雀楼也被日本侵略军破坏,荡然无存。但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著名诗句,将永远流传千古。
我在给《运城日报》写《鹳雀楼诗抄》前,曾给当时的永济市领导写信,建议尽快为重建鹳雀楼立项,完整恢复我国的四大明楼。在信中我就抄了这几首古诗,并仿崔颢《黄鹤楼》还填了一首蹩脚诗:“昔人已乘鹳雀去,此地不见鹳雀楼。鹳雀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蒲津渡,芳草萋萋水覆舟。日暮乡关何处是?黄河岸畔使人愁。”虽然人微言轻,石沉大海,但不久当时的总书记视察并题词王之涣的《登鹳雀楼》之后,重建终于正式启动。
1997年12月31日,永济市举行了鹳雀楼复建工程奠基仪式。六年之后,2002年9月26日,盛大的鹳雀楼落成典礼在黄河之畔举行,我带领运城电视台记者应邀参加。鹳雀楼在800多年的文化史中缺席后终于重见阳光,那么巍峨,那么挺拔,就像一座华表,矗立在诗国古蒲州的门前。蒲草葳蕤的黄河滩涂,我与数万人一起见证和记录了这个历史时刻。
参加完重建落成典礼之后,我又将那首仿诗改成了这样:
“昔人虽乘鹳雀去,
此地又见鹳雀楼。
鹳雀一去重复返,
白云千载飘悠悠。
晴川历历蒲津渡,
蒲草萋萋水载舟 。
日暮乡关何处是?
黄河岸畔无人愁。”
愿她能为河东儿女带来好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带来更大的辉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重见之阳光心里见
宝剑在手啊看不见
无影人不图人看见
斩他无明心心放电

发布者 :不耍赖 (2018-05-25 15:03:51)  回复

高楼怀古不跳舞
千江流尽去何去
愣里发愣捉个啥
小舟上下图尔地

发布者 :啥? (2018-05-25 14:58:54)  回复

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就是照镜子仔细端详自己
认得自己
刷刷洗洗
内外干净
才会欢喜

发布者 :为了 (2018-05-25 14:53:34)  回复

日暮乡关何处是?
四海茫茫家在哪?
锣鼓喧天收场时,
后悔木有早准备。

发布者 :洒义识? (2018-05-25 14:49:55)  回复

引用:以下是浩浩荡荡!!!发表的:

俺们不小心眼之人。

大之大者,微尘展开,破之边边,中在何何??

发布者 :补褂子(会过) (2018-05-13 20:33:46)  回复

朴实无华如今稀见
地里老农也会闪电
闪电之中木有脾气
解决问题和和气气

发布者 :雷电有大爱 (2018-05-11 21:20:16)  回复

辽海,到过西北
寸心,来过天水

发布者 :甘霖源心 (2018-05-11 21:15:23)  回复

光来电话
身心亮乐
世界还须努力啊
前进方向明明啊

发布者 :千语哈楼 (2018-05-11 21:11:34)  回复

恰到好处不易
不易本心行义
义路通通展展
展展展展展展

发布者 :展开 (2018-05-11 21:07:43)  回复

四野无人撒野
好处都都好些
更要高登宝楼
永永远远无愁

发布者 :有理想! (2018-05-11 20:55:02)  回复

一定高度
还要破雾
实实行路
在在处处

发布者 :宇巨通顺 (2018-05-11 20:51:34)  回复

千古唱绝唱
我心亮不亮
不我就大了
不喝可展了

发布者 :喝该喝的 (2018-05-11 20:48:35)  回复

万里赴心不是事儿
回家原来是好事儿
世界醒来能正点儿
来客不客就乐点儿

发布者 :阿布愣 (2018-05-11 20:45:12)  回复

俺们不小心眼之人。

发布者 :浩浩荡荡!!! (2018-05-11 20:39:32)  回复

白云千载鹳雀楼楼上大风呼啦啦
心日万古多宝塔塔中宝珠吽哈哈

发布者 :雪山π (2018-05-11 20:37:39)  回复
1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