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运华的博客

  道家的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运华 |  浏览(69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0 20:35:3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1 21:25:36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道家的狗

 

几年前,父亲喂了两条巴儿狗,一白一黑。白狗伶俐活泼,热情奔放;黑狗愚笨拘谨,从没出过父亲的大门。

全家人都喜欢白狗。白狗身材娇小玲珑,毛发溜顺,活泼可爱。当我捧起它的嘴巴,与它对视的时候,它调皮地滚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也在打量我。我爱揪它的胡子,捏它的鼻子,或用手攥住它的嘴巴,让它难以张口。它发出哼哼叽叽的声音,并不咬我,用力摇摆脑袋,摆脱我的骚扰。白狗热情好动,只要它看见父亲拉着架车准备下地,便摇着尾巴,一撂蹶便跑到父亲的前面。父亲喝斥让它看家,它不听。黑狗眼巴巴地看着白狗外出,乖乖守在家里。到了田野,白狗欢得很,一会用爪子扒开玉米秸,捉蟋蟀吃,一会追赶展开五彩翅膀飞得很高很远的蚂蚱。

黑狗像个丑小鸭,性格沉静,不愿与人亲近。每当我周末回来时,它知道欢迎,但它的欢迎矜持含蓄,不像白狗那样热情似火。当我伸手想摸它时,它像是前世八辈子吃了人的亏,不让摸,就连天天给它喂食的父亲也不让摸。父亲说它“真是一条笨狗”。它从不出父亲的院子,有时偶而走出大门几步,便很快返回。

白狗与黑狗吃食时,白狗优先,白狗吃过后,才轮到黑狗。黑狗对家里的小鸡、小猫也陪着小心,谦恭礼让,当父亲喂鸡、喂猫时,黑狗站在旁边只看不抢,等鸡猫吃过后,它才怯怯地走近食盆,小心翼翼地吃食。虽然父亲经常说它呆笨,但它认得我家的鸡,如果邻居家的鸡来到院里,它便去撵,直到把邻居家的鸡赶走,但对自家的鸡却从来不撵。

在家里,白狗出尽了风头。每当我们吃饭时,白狗讨好地站在身旁,眼巴巴地盯着我手里的食物,有时急得忍不住了,“汪”地叫一声。我掰一小块馍,说“吃馍打滚”,于是白狗便躺地上打个滚,我把馍往空中一抛,白狗跳起来稳稳用嘴巴接住。愚笨的黑狗,则远远躲在一边,也想吃食,却没胆量向我讨要,羡慕地看着受宠的白狗。

后来,父母与我们分家,一年后,我们也迁到镇上居住。原来热闹的老宅一下子荒废,院里长满了杂草。在此期间,家庭与村人发生一场纠纷。在一个周末,我回老家,顺便看看原来我居住的老宅,白狗跟着。刚打开大门,白狗闻到陌生气味,像发现了什么重大发现,兴奋地乱嗅。堂屋门被撬开,屋内一片狼藉,被盗了。白狗顺着气味跑到院子东侧,我紧跟着,当它跑到东边路口时,却茫然不知往哪里走了。如果它是一条受过训练的警犬,一定能找到小偷。我失望了,毕竟它是一条土狗。

我放在堂屋站柜里锁在箱子里的几十本日记被偷走大半,稿纸也被偷走。因为家庭发生的事情,我虽不知道小偷是谁,但我知道被盗的原因。有人在向我挑衅、示威,得罪了那人,便给我点颜色看看。

故乡,让我魂牵梦萦的故乡,给我留下许多心灵的伤痛。我希望逃离这个生活多年的村庄,永远不再回来。但因为父母在,我不得不经常回来。

又一个周末,我回老家,不见白狗迎接。父亲伤感地说:“白狗吃毒药死了。”原来,白狗爱外出打野,吃了毒物,口吐白沫,满地打滚,一会钻到秫秸窝里,一会钻到厨房柴禾堆里。但是它至死仍通人性,仍认得父亲,让父亲摸,不咬。最后,它带着对这个家庭的留恋,死了。

以前,每当我回老家,在距家很远时,白狗便兴奋地冲出大门迎接我,像是多年重逢一样。它摇摆着尾巴,哼哼叫着,我一招手,它便跳起来轻衔住我的手,淘气地扯我的裤腿。那热情让我感动,有时我觉得,狗对人的感情更纯洁忠诚,不掺杂任何功利;没有任何原因,它就是把我当作最亲近的人。

我很伤感,那个在我们身边欢蹦跳跃的白色精灵一下子消失了。它活着时,我揪它的胡子,捏它的鼻子,握它的嘴巴。现在,它不在了。

父亲家里只剩下黑狗,它仿佛也郁郁寡欢,仍然足不出户,每天忠实地给父亲看家。

黑狗仍然像以前那样拘谨、胆怯。有时全家人聚在一起吃鸡,小猫在桌下拣吃鸡骨头,黑狗眼巴巴地过来,也想趁机享用一回大餐。我一声喝斥,它便乖乖地跑到门外,眼巴巴地看着,不敢过来。

有时周末我们姐弟在父亲这里团聚,我对姐姐说,黑狗真像是条道家的狗,谦恭处下,忍让不争,不出风头,得以保全。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