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江南士子涂国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19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1 13:56:0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1 13:56:02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江南士子涂国文

/红朵

 

涂国文的诗歌,在众多诗人里独树一帜,有着鲜明的特质。他骨子里,就是一位遗落在江南的士大夫。

 

我想做一个江南旧人物

趿着一双木屐

藏进旧时光里去

——《若惦念,请来旧时光里寻我》

 

虽然是现代诗,但词语充满古典气息,浪漫主义的诗风,华夏五千年的文明,都是他取之不尽的宝库。他采撷与重组语词,构成新的意境,在诗歌的王国里纵横驰骋。他的诗歌,有着极厚重的历史内容与极其瑰丽的想象,因博学而富有才情,因文正而典雅。读他的诗,唇齿生香,更能令你穿越时空,去西周“走私”一只令山河变色魂魄升天的“口红”,与他一起追忆“棉质的旧时光”,他还会虚构出一个庞大的“共和国”。令人耳目一新的角度、丰富多元的意象、磅礴的想象与雄浑的气势是其诗歌魅力所在。他的想象力在《虚构》这首诗中表现到了极致。白鹭、蚂蚁、春风、花朵、油菜、乌药、流水、群山和溪流、一万匹豹子等等一一摄入,似巨幅画作一点点露出峥嵘。与此同时,共和国、国会大厦、三权分立、参议院、众议院等充满现代感的政治术语与描述的景物用词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突,不得不叹服其遣词用字,营造诗境的功力。而其下潜伏的那些隐喻之意与政治理想更让读者有恍然大悟之感。一首《捣碎自己》读得人惊心动魄,这是拆解手法,把自我“捣碎”之后重塑,也是诗人的一种内省。这哪里是一具小小的肉身,而是“一座私家园林与巍峨的皇宫遥相对峙”,他不再依靠外界力量,自己就是万物的主宰,这是何等的气魄?他的格局之大,远非寻常人能及。

 

我悬左眼于西,为日

我悬右眼于东,为月

在隐逸的天空

制造日月双耀的奇观

他保持着诗人的高洁品性,不愿媚俗:

用一道木质门槛

将纷扰的尘俗和朝廷的鹰犬

绊倒在湿滑的门外

 

《我是江南的末代废主》与《捣碎自己》可说是姊妹篇,曲折地表达了诗人的隐逸之意。诗人的表达别有趣味,春天怎么来的?是诗人遣散的百花妃子,而他与他的王后终日沉迷于宋词的婉约与豪放中。这种“逃亡”是内心的回归,对传统的拥抱与对现实的拒绝。

 

我遣散百花妃子

让她们回到水湄回到山坡

回到美和春天

回到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中去

只带着芍药:我忠贞的王后

开始在宋词中的逃亡

 

《在桐洲岛,遥致桐君、严子陵、黄公望》中,我们看到,诗人不能遗世而独立,他通过与这三位古人对话,表现出了一种济世思想。

 

世界病了病入膏肓

桐君老人。你必须出山

必须带上你的良药,从上古打马而来

将你的独家秘方

传授给我

我们喝过一盅茶后

我就要到民间去,悬壶济世

继承你的衣钵

 

他的诗歌,既有想象力飞升的出世欲念,又有着入世之人深深的忧思与不平隐藏于看似华丽的语句之下。一颗真诚如一的赤子之心,深深打动了我。除想象力磅礴之外,他的诗句还富有哲思,“我们都是失踪的人在生活的转角处我们弄丢了自己”,或者诗句凝练,意象奇特。

 

我多么喧嚣地澎湃成大海

一匹公豹在一海尖叫的玻璃渣上奔跑

它左眼充血右眼失血

你们认出了太阳和月亮

——《致大海》

 

涂国文的诗歌,音韵铿锵,融合了古典意象与现代诗的技法,可写长诗,又能短制,长袖而善舞,突破了现实的藩篱,有很强的文学性,在思想与艺术上都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2018.5.1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