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日出东方》(1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2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4 16:44:2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4 16:44:22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1、《日出东方》

王先金/编著

 

    编者按

我的书内有许多照片和插图,可惜读者无法看到。因为我往网上传文件时,只有文字可以显示出来,而照片和插图却无法显示。要是谁能发明一种软件,往网上上传文件时,能使照片、插图和文字都能显示出来,那就好了。

 

 

                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1920年春寒料峭的2月,那时候,新文化运动的发起者陈独秀虽然已被北洋政府释放,却仍受到当局布置的军警严密监视。24日,陈独秀抵达武汉,应邀到武昌文化大学去演讲,“打破阶级的制度,实行贫民社会主义制度”是他演讲的主题。这次演讲轰动社会各界,湖北官厅大为惊骇,令陈独秀停止演讲,离开武汉。

那天晚上,陈独秀回到北京。而在北京正有一张捕捉他的大网在编织之中。原来,陈独秀在武汉的演讲经过华中的一些报纸渲染后,更是引起了北洋政府的愤怒,要求警察署限期交人。

大大咧咧的陈独秀回到家没休息一会儿就开始给胡适等朋友写请柬,约请他们来家中晤谈。就在这时,一名警察径直走进了他家,警察寒暄了几句就急匆匆地走了。此时的陈独秀方才警觉起来,他想自己前脚进门,警察后脚就来了,是巧合吗?他越想越觉得蹊跷,赶紧招呼妻子高君曼准备了随身的几件衣物,匆匆忙忙地准备去胡适家躲避几天。半道上,陈独秀犹豫了,胡适是社会名人,他的任何举动都会引起关注,还是去北京大学的同事李大钊的家比较安全。

陈独秀这么想着便返身去了李大钊家,当他把遇到的情况跟李大钊说后,李大钊焦急地对他说:“仲甫,北京是待不下去了,想法子去上海吧。上海也是你创办《新青年》的所在地啊。”李大钊接着又说,“这样吧,我送你到天津去,你张口安徽口音,一路不方便应对,开口的事由我来应付,到天津后你再乘轮船去上海。”

陈独秀点了点头:“事已至此,只能麻烦你了。”

2月的北京风大雪浓。夜里,北京朝阳门驶出了一辆带篷的骡车,在通往天津的土路上缓缓前行。谁也不知道,就在这辆不起眼的骡车里,一件对近现代中国影响深远的伟大事件正在酝酿之中:两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从对思想文化的研究和传播,转向建党的实际行动。在旅途中,他们商谈了中国建立共产党的事宜。李大钊激动地对陈独秀说:“我在北京,你在上海,我们分别做建党的准备工作。”宬就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段佳话——“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陈独秀在上海

 

1920212日,正值农历春节,陈独秀经过几天海上航行,从北方抵达上海。

由于一路奔波,陈独秀一到上海就病倒在床,五六日后被老朋友汪孟邹接到亚东图书馆住下。

陈独秀的到来,也使正在上海的孙中山兴奋异常。

经过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和第一次护法斗争的连续挫折,列宁领导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建立的苏维埃政府给孙中山以极大的鼓舞。在孙中山的带领下,他身边的朱执信、戴季陶、廖仲凯、胡汉民、邵力子等都对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331日,孙中山宴请陈独秀。这是孙、陈两人首次见面。

陈独秀考虑在上海长期待下去了,但人来人往的亚东图书馆不是久留之地。陈独秀想找一个安静的住处,好把家眷从北京接过来,而且把《新青年》编辑部从北京搬到上海。汪孟邹给他出来个好主意:柏文蔚在上海的公馆正空着,何不住到柏公馆去?柏文蔚是当年的安徽都督,陈独秀是他的秘书长。陈独秀如今要住进柏文蔚的公馆,柏家当然一口应承。

柏公馆在法租界环龙路渔阳里2号,也就是今天的南昌路1002号。

此时,二楼的厢房为陈独秀夫妇的卧室,统楼为书房,一楼的厢房和客厅成了《新青年》编辑部的办公室,也是会客开会的地方。那些将民族危亡看作已任的热血青年李汉俊、陈望道、沈雁冰、邵力子等人是《新青年》的编辑,更是老渔阳里2号的常客,而李达夫妇后来直接住进了楼上亭子间。

陈独秀是一位颇具吸引力的人物,他在北京箭杆胡同的家里就经常高朋满座,李大钊、胡适、钱玄同、刘半农和周氏兄弟等人来来往往。而今,本来十分冷落的渔阳里2号柏公馆一时间也是群贤毕至。

出入渔阳里2号最多的,是《民国日报》经理兼总编、《觉悟》副刊主编邵力子。通过邵力子,陈独秀还认识了戴季陶,戴季陶则把他在《星期评论》的两位干将李汉俊和沈玄庐介绍给陈独秀。

出入渔阳里2号的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社会主义理论家、《时事新报》主编、陈独秀的老朋友张东荪。

陈独秀听张东荪说,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有一位叫沈德鸿的年轻人英文很好,读过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经常给《时事新报》投稿。于是陈独秀马上请张东荪把他请来,拿出一叠英文的《国际通讯》交给他,请他把里面关于苏俄的介绍翻译出来,供《新青年》刊登。沈德鸿又名沈雁冰,也就是后来的大作家茅盾。从此以后,沈雁冰也经常出入渔阳里2号,成为陈独秀“圈子”中的一员。随着与中国最热心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频繁来往,陈独秀开始大量阅读这些理论家们提供的马克思主义书籍,思想随之迅速向“左转”,完成了在思想上向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

19204月,经李大钊介绍,俄共远东局维经斯基率代表团来到上海,在老渔阳里2号首先会见陈独秀,又由陈独秀介绍会见了当时宣传社会主义的《星期评论》编辑戴季陶、李汉俊、沈玄庐,以及《时事新报》的负责人张东荪。他们举行了多次座谈会(参加的还有陈望道、俞秀松等),商讨发起建立社会主义政党的问题,于5月间先组织了一个秘密团体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研究会的负责人是陈独秀,会员有沈雁冰、李汉俊、陈望道、邵力子等。

6月间,陈独秀、俞秀松、李汉俊、施存统、陈公培五人开会,筹备成立共产党,取名“社会共产党”,选举陈独秀为书记,并起草党纲十余条,明确提出“用劳农专政和生产合作社为革命手段”。8月,中国共产党上海党组织正式成立。11月,陈独秀等起草了党的第一个宣言《中国共产党宣言》。

这期间,陈独秀派遣刘伯垂回武汉建立共产党组织。他还分别致信北京的李大钊、济南的王乐平、广州的陈公博、长沙的毛泽东、法国的张申府、日本的施存统,要他们尽快在当地建立共产党组织。

1921723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举行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陈独秀由于在广州,没有出席这次会议。

 

 

         《新潮》干将罗家伦

 

罗家伦浙江绍兴人,1897年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旧式读书家庭。

1917年夏天,20岁的罗家伦投考北京大学,主修外文。罗家伦到北大读书的那年,正好蔡元培到北大上任。

   191911日,罗家伦和一些北大高年级学生一起出版了《新潮》杂志,《新潮》杂志成为继《新青年》之后,倡导新文化运动第二种最有影响的刊物。                                               

    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人都对罗家伦他们给予极大支持。《新潮》的编辑部,就是李大钊北大图书馆的办公室。蔡元培批准由北大经费中每月拨3000元给《新潮》,这引起了保守派的强烈攻击。他们通过教育总长傅增湘向蔡元培施加压力,要他辞退两个教员——《新青年》的编辑陈独秀和胡适;开除两个学生——《新潮》的编辑罗家伦与傅斯年。但蔡元培坚持不肯,维护了大学不受政治干涉的原则,也因而得到了全国学术界的敬仰。                  蒋介石、汪精卫、罗家伦  黄埔军校建校10周年

罗家伦与胡适持续一生的亦师亦友的关系,也是从北大开始。1918年,罗家伦与胡适一起翻译了易卜生的名剧《玩偶之家》,这部戏对当时年轻思想冲击非常大。

19194月,中国在巴黎和会失利的消息传到北大,罗家伦和一些同学便商议对策,为了不给北大和蔡元培校长造成压力,他们商定于57日这天,联合市民游行抗议。可是到了53日,蔡元培校长得知北洋政府同意对山东问题做出退让,立即通知了罗家伦、段锡朋、傅斯年和康白情等人。当天深夜,大家决议在54日去天安门集合游行。

“五四”那天散发的唯一份印刷品《北京学界全体宣言》传单是罗家伦起草的。宣言虽然只有180字,却写得大气磅礴,极富号召力。

1919526日,罗家伦用笔名在《每周评论》第23期发表了一篇短文,题为《五四运动的精神》,第一次提出了“五四运动”这一概念。从此,“五四事件”被定格为“五四运动”。                    

1920年秋,罗家伦从北大外文系毕业后去美国留学,1923年到了德国求学,1926年回国。

1928年,时任国民政府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委任罗家伦为清华大学校长,那一年罗家伦只有31岁。

罗家伦到清华,便以前所未有的改革力度重新聘任教师。选拔人才,他不拘泥于分数。钱钟书的数学只得了15分,但罗家伦对他的作文大为赞赏,最终破格录取。还有1930年报考清华历史系的吴晗,他的数学考了0分,但中文和英文竟是两个满分。罗家伦也将吴晗破格录取。

19328月起罗家伦就任中央大学校长达10年,于1941年夏辞去中央大学校长职务。

罗家伦一直紧跟蒋介石,国民党败退台湾时,罗家伦也跟着去了台湾。19691225日在台湾去世。

 

 

               附录:“解冻”胡适始末

 

毛泽东说“到21世纪再给胡适恢复名誉”

1954年,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运动,后来转向批判俞平伯的老师胡适。

胡适由学界泰斗一下变成声名狼藉的人物,批判者称他为“实用主义鼓吹者”、“洋奴买办文人”、“马克思主义的敌人”。

当时由中国科学院和中国作家协会共同成立了专门批胡的机构,即周扬所称的“讨胡委员会”。在郭沫若“委员长”的领导下,出版了《胡适思想批判》八辑约二百万字,另有别的出版社出的批胡著作有30本,总计有300万言之多。

通过批判,胡适被定性为“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代表人物”、“买办资产阶级第一号代言人”,被批臭批倒,成了一只“死老虎”,逐渐被人们遗忘。

这场运动的发动者毛泽东早在1936年与斯诺谈话时,就谈到五四时期胡适和陈独秀是他心中的“楷模”。就是50年代中期“讨胡战役”过后,毛泽东在怀仁堂宴请知识分子代表时也说:“胡适这个人也真顽固,我们托人带信给他,劝他回来,也不知他到底贪恋什么。批判嘛,总没有什么好话。说实话,新文化运动他是有功劳的,不能一笔抹杀,应当实事求是。到了21世纪,那时候替他恢复名誉吧。”

 

改革开放提供契机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还未到21世纪),中国大陆开始改革开放了,给胡适“解冻”的契机来了。

1978年夏末秋初,中共中央决定由社会科学院出面,于次年举办一个大规模的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全国性学术讨论会。时任社科院近代史所副所长的李新,建议耿云志写一篇关于胡适的文章提交大会。因为耿云志是学哲学的,文史哲都有些基础。

起先耿云志觉得很为难,因为他觉得这篇文章很不好写。他担心,要是写出一个真实的胡适,恐怕大陆没有人能接受。

直到1978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全党的工作应从以阶级斗争为中心转移到以社会主义建设为中心,并且指出:“解放思想,努力研究新情况新事物新问题,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我们党才能顺利地实现工作中心的转变。”耿云志眼前为之一亮,一个新的时期就要开始了! 他觉得胡适这篇文章可以写了。

 

胡耀邦指示研究

1979年的春节过后,耿云志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写出了25000字的文章《胡适与“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在这篇文章里,耿云志试图对胡适做一个全面的评价。他对胡适在提倡白话文、提倡个性解放与妇女解放、鼓吹社会自由等方面的作用做了肯定性评价,认为他“曾经表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对封建的思想”。文章对胡适20年代提倡整理国故、倡导疑古思想和进行小说考证等文化学术活动也都作了重新评价。

写完后,耿云志把文章交给了李新。李新觉得文章写得不错,又把文章转给了黎澍。黎澍当时是近代史所的副所长,同时兼任《历史研究》主编,他决定在《历史研究》上发表这篇文章。这篇解放后首次重新审视胡适的文章在19795月的《历史研究》刊出,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这一年,北京和上海等地的一些重要刊物上相继发表了一批胡适的研究文章,胡适的作品也开始有限地重新出版。

19795月,社科院出版了《胡适来往书信选》,内部发行。到1980年,《胡适来往书信选》出齐了三卷本。

胡适研究解冻后,耿云志萌生了重新出版《胡适文存》的想法。1921年出了《胡适文存》初集,以后共出版了四集。胡适在自序中说:“是我十年来的文章,因为有好几篇不曾收入,故名为《文存》。”这四集是胡适学术研究中的精华,在民国一版再版,影响很大。

1979年,《胡适文存》交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耿云志负责校订工作。校订工作进行了三分之二时,出版工作突然被叫停,上边有人反对出版胡适的作品。《胡适文存》的出版计划就这样夭折了。

后来,有人将亚东图书馆出版的一套《胡适文存》辗转送到了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案头,胡耀邦看了之后做了一个内部指示,要文化工作者研究两个人,一个是孙中山——中国现代化的先行者;一个是胡适——胡适是一心一意要使中国现代化的。但直到1990年代,关于胡适著作的出版才出现了第二次的井喷。

 

慢慢开放成为热门

1985年,《胡适日记》出版,没有“内部发行”字样了。这套书收录了胡适1910年至1944年间的部分日记,学术价值较高。

1985年以后,胡适作品的出版慢慢放开,逐渐成了热门项目,胡适研究也逐渐成了“显学”。

1985年,耿云志的《胡适研究论稿》问世。10篇论文,肯定了胡适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领袖之一的历史地位,和他在文学、史学、哲学以及教育学等诸多领域做出的开创性贡献。耿云志认为,胡适在政治上虽然不赞成共产党的暴力革命路线,但他一直坚持要求改革,应该把他与北洋政府和国民党政府的统治集团区别看待。

 

 

                         参阅资料

 

    1.《红色起点中国共产党诞生纪实》永烈/

        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1月第1版                   (1997.02.23)

    2.《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通史》(第一卷)李新等主编

        人民出版社1962年出版                             (1971.03.11)

    3.《回忆五四当年》孙伏园/文 《五四运动回忆录》         (1971.3笔记)

    4.《五四杂忆》杨 晦/文  载《五四运动回忆录》           (1971.03.14)

    5.《我对五四前后天津学生运动的几点回忆》刘清扬/

        载《五四运动回忆录》                               (1971.03.15)

    6.《五四运动期间的少年中国学会》川 岛/文                (1971.03.17)

    7.《回忆五四时期的李大钊同志》高一涵/文 《五四运动回忆录》

                                                           (1971.03.16)

    8.《谈少年中国学会》周太玄/文                           (1971.03.17)

    9.《杂谈五四》许德珩                                    (1971.03.17)

    10.《李大钊的故事》黄 真、姚维斗/著 河北人民出版社1979.8出版

                                                           (1981.04.13)

    11.《毛泽东回忆五四运动前后的思想和活动》《五四运动在湖南 回忆录》

         湖南人民出版社1979.8出版               (1981.4.151999.12.09)

    12.《我和北大》沈尹默/

    13.《谈少年中国学会》周太玄/

    14.《杂谈五四》、《五四运动六十周年》许德珩/

         以上均载《五四运动回忆录》             (1997.2.241999.12.12)

    15.《“党外布尔什维克”郭春涛》天 琪/文《作家文摘》1999.12.21

        原载《世纪》1999.6期                               (1999.12.24)

    16.《毛泽东与王光祈的友谊》马宣伟/文《文摘旬刊》2000.1.28

        原载《文史杂志》2000.1                              (2000.02.04)

    17.《蔡元培的重婚广告》《文摘周刊》2000.4.11

        原载《人物周刊》2000.3.23                           (2000.04.16)

    18.《北大忆旧》 张中行/文《作家文摘》2000.9.5

        原载《走进北大》一书,钱理群/主编 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1出版

                                                           (2000.12.30)

    19.《蔡元培逸事》张 建/文《文摘旬刊》2001.2.9

        原载《人民政协报》2001.1.19                         (2001.05.31)

    20.《李大钊陈独秀是如何相识的》《文摘旬刊》2001.7.20

        原载《党史博览》2001.7                             (2001.11.14)

    21.1919326日夜》王彬彬/文《作家文摘》2002.2.26

        原载《钟山》2002年第1期                          (2002.03.01)

    22.《毛泽东为何不去法国留学》沈卫威/文《作家文摘》2002.3.26

        原载《中华读书报》2002.3.13                        (2002.04.27)

    23.《失去了灰墙李大钊故地寻找记》李 洁/文《作家文摘》2002.4.9

        原载《人物》2002年第3期                          (2002.05.07)

    24.《毛泽东与邵飘萍》《文摘旬刊》2001.12.28

        原载《齐鲁晚报》                                  (2002.07.23)

    25.《毛泽东与张国焘》陶朱问/文《文摘周报》2003.3.10

        原载《党史博览》2003年第2期                      (2003.03.12)

    26.《拜谒仲甫先生墓也说“陈独秀”一名的由来》潘军/文《作家文摘》2003.4.8

        原载《江南》2003年第2期                          (2003.04.29)

    27.《毛泽东天兄弟之谜》《北岳风》1997年第11期          (2004.02.02)

    28.《蔡元培的三次婚姻》王健/文《文摘旬刊》2004.11.19

        原载《纪实》                                      (2004.12.03)

    29.《北大是个浙江村》叶兆言/文《作家文摘》2005.4.12

        原载《万象》2005年第4期                          (2005.11.11)

    30.《著名共产党人改名趣事》王树人/文《文摘旬刊》2005.3.25

        原载《党史博览》2005.2                             (2006.07.01)

    31.《我的父亲罗家伦》《作家文摘》2006.12.15

        原载《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第43期 罗久芳口述 李菁整理(2007.1.05)

    32.《要鲁迅也要胡适》孙展/文《文摘周报》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                               (2007.01.21)

    33.《我的父辈与北京大学》《作家文摘》2007.1.2 (选载之一)

         钱理群 严瑞芳/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1出版      (2007.01.25)

    34.《我的父辈与北京大学》《作家文摘》2007.1.9 (选载之三)

         钱理群 严瑞芳/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1出版      (2007.01.29)

    35.《李大钊名言的由来》《文摘旬刊》2007.2.9

        原载《党史信息报》2007.1.24 常君/荐                 (2007.03.10)

    36.《胡适与金钱》陈新/文《文摘周报》2007.2.16

        原载《书屋》                                       (2007.03.17)

37.《你认不认识王光祈?》朱行、梦渊/文《作家文摘》2007.6.29

原载《人物》2007年第6期                           (2007.07.21)

38.《蔡元培为陈独秀编造假履历》庄森/文《文摘周报》2007.8.28

原载《南方周末》                                   (2007.08.31)

39.《陈独秀“嫖娼”案》荣升/文《作家文摘》2007.9.4

原载《都市文化报》                                 (2007.09.23)

40.《胡适:结识毛泽东》朱洪/文《作家文摘》2007.11.30

原载《胡适:努力人生》朱洪/著 文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7.12.08)

41.《回忆父亲蔡元培》杨天采访整理《作家文摘》2008.3.4

原载《瞭望东方周刊》2008年第9期                  (2008.03.31)

42.《吴祖光家族与辛亥革命、毛泽东渊源考》《作家文摘》2008.6.10

原载《购物导报》2008.5.1926 汤祚永/文             (2008.06.27)

43.《陈独秀旧事》孙郁/文 《作家文摘》2009.7.7

    原载《十月》2009年第3期                          (2009.08.02)

44.《蔡元培的三次婚姻》渔樵/文《云南老年报》2010.9.6     (2010.09.08)

45.《蔡元培未完成的理想》雷颐/文《作家文摘》2010.9.17

    原载《历史:何以至此----从小事件看清末以来的大变局》山西人民出版

    20108月出版                                  (2010.10.11)

46.《酒旗风暖少年狂----读陈独秀诗》陈建宇/文《云南老年报》2010.10.11

                                                       (2010.10.13)

47.“创党一代”海外取经记》刘娟娟 易萱 谢荣/文《作家文摘》2011.7.5

        原载《环球》2011年第13期                          (2011.07.31)

48.《陈独秀与出入渔阳里2号的名流》张军锋/文《作家文摘》2011.7.26

    原载《开端:中国共产党成立述实》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7出版(2011.8.11)

49.《胡耀邦亲自下令“解冻”胡适始末》《新传奇》2013年第4

        据《中国新闻周刊》                                 (2013.06.23)

50.《毛主席曾说“到21世纪再给胡适恢复名誉》《新传奇》2013年第4

    据《几度飘零》                                     (2013.06.23)

51.《青年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的5个月》许枫/文《党史天地》2013年第13

      据《湘潮》                                     (2013.07.28)

52.《谁挽救了浪荡子胡适?》王文静/文《作家文摘》2013.8.16

    原载《人民政协报》2013.8.1                          (2014.02.09)

53.《祖父为何骂小陈独秀:成人必是一凶恶强盗》尹家民/文《党史天地》

        2014年第16期  据《党史博览》                     (2014.05.31)

54.《青年毛泽东为何近乎狂热地崇拜陈独秀》赖晨/文《党史天地》2014

    30期  据《北方新报》2013.6.19                    (2014.08.17)

55.《邵飘萍与汤修慧:新闻夫妇的传奇爱情》满清云/文《文摘旬刊》2015.

        6.12  据《东方女性》                                (2015.06.14)

56.《章衣萍笔下的陈独秀轶事》吴海勇/文《文摘旬刊》2015.10.23

    原载《党史信息报》                                 (2015.10.24)

57.《蔡元培彻底改造北大》《作家文摘》2015.10.23

        原载《民国清流——那些远去的大师们》汪兆骞著 现代出版社2015.8

                                                           (2015.10.26)

58.《陈独秀上任文科学长》《作家文摘》2015.10.27 原载《民国清流——那

    些远去的大师们》汪兆骞/著 现代出版社2015.8出版     (2015.10.30)

59.《胡适与青年毛泽东》汪兆騫/文《作家文摘》2015.11.10

        原载《民国清流——那些远去的大师们》现代出版社出版 (2015.11.16)

60.《渔阳里的火种:红色中国的起点》章慧敏/文《作家文摘》2016.6.3

    原载《解放日报》2016.5.19                           (2016.06.08)

61.《洪流中的蔡元培》徐琳玲/文《作家文摘》2016.12.23

        原载《南方人物周刊》2016年第37期                 (2017.01.01)

62.《陈独秀的上海地图》钱厚贵/文《作家文摘》2017.1.10

    原载《档案春秋》2016年第12期                     (2017.01.15)

 

 

 

 

              第四章  赵家楼章宗祥挨打

                 大世界陈独秀被捕

 

           “二十一条”卖国条约的签订

 

19148月,一战刚爆发不久,日本趁德国在欧洲战场吃紧,无暇东顾之际,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立即撤出青岛的租借地及包括胶州湾在内的周边地区。但德国拒绝了日方这一要求。日本便避开了德国面向海洋的炮台阵地,从后方的龙口登陆,并向青岛推进。直到此时,日本才将这一行动告知中国。

袁世凯得知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会上,袁世凯首先听取了顾维钧及国务院参事伍朝枢、金邦平三人的意见。顾维钧说,事先中国已宣布对欧战保持中立,日方行为是公然违犯国际法,中国应该保护国土并维护中立立场。伍朝枢也持此意见,并认为如果中国沉默,则是默许了日方的行动。有鉴于此,袁世凯一开始也考虑武力抵抗,并询问陆军总长段祺瑞,中国军队能抵抗多久。段祺瑞回答说,军队可以抵抗,阻止日军深入山东内地,但武器弹药不足,作战将极为困难,只能抵抗48小时,48小时之后,就只有听候总统指示了。

武力解决无望,袁世凯转而援引1904年日俄双方在中国境内作战,清政府无法阻止日军行动而划出“交战区”一事,决定划出走廊,以供日军进攻青岛,走廊以外区域中国仍保持中立,力求将损失减到最小。但事情的发展出乎计划之外,德国在山东作了两天象征性的抵抗即投降,日本占领了整个德国租借地,并控制了青岛至济南的铁路。

1915118日,日本驻中国公使日置益会晤袁世凯,正式提出企图从根本上控制中国的“二十一条”。二十一条共有五号条款:

一、承认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益,山东省不得让与或租借他国。

二、承认日本人有在南满和内蒙古东部居住、往来、经营工商业及开矿等项特权。旅顺、大连的租借期限并南满、安奉两铁路管理期限,均延展至99年为限。

三、汉冶平公司改为中日合办,附近矿山不准公司以外的人开采。

四、所有中国沿海港湾、岛屿概不租借或让给他国。

五、中国政府聘用日本人为政治、军事、财政等顾问。中日合办警政和兵工厂。武昌至南昌、南昌至杭州、南昌至潮州之间各铁路建筑权让与日本等。

不仅如此,还威胁中国政府严守秘密,否则日方将采取行动。

在日本强力威逼之下,中国不得不与日本进行谈判。谈判尚未正式开始,日本要求每天会谈一次,在最短的时间内签订条约,但袁世凯极力拖延,以期能够获得别国外交援助,特别是美国。

在代表团的组成问题上,中国提出各由五人组成,日本为了防止条约泄露,不让与西方国家公使及新闻界有来往的外交人员参与谈判,故强硬提出由公使和外交总长出席,最多再带一名秘书,所以顾维钧等人未能直接参与其中,中方也被迫接受。

谈判过程中,袁世凯指示外交总长陆徵祥尽量拖延,陆也想尽办法采取拖延策略。……北京政府当时迫切需要获得美英等国外交方面的支持,但在日本的武力威胁下,曾许诺过不将“二十一条”公之于外。紧要关头,顾维钧向袁世凯建议,此种许诺是在威胁之下做出的,中国没有义务遵守,应尽快让西方国家知晓,并寻求外交劫持。于是“二十一条”的消息逐渐开始出现在外国报纸上,并引起了美英等国政府的关注……

在日本强力逼迫下,陆徵祥在拖延战术难以奏效的情况下,不得不逐步完成前四号条款的谈判。此时中国获得了美国的同情以及国外新闻界的支持,华盛顿方面已通过外交途径将美国同情中国的立场告知东京,世界舆论开始对中国有利。于是,在第五号条款的谈判上,袁世凯坚决予以拒绝,并以种种理由拖延谈判。

57日,日本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限中国48小时内签订条约,否则后果自负。

中国政府在同意第五号条款再议的前提下,于59日签订了被称之为“五九国耻”的“二十一条”。

条约签订的消息公之于众后,国人极度愤慨,执行签字的陆徵祥也被痛骂为卖国贼。

 

 

 

 

 

 

 

 

 

 

 

 

 

 

               “五四运动”爆发

 

    191954日,中午,北京的“总统府”里,还显得十分平静。

    总统徐世昌正忙于午宴。这位徐大总统是在去年九月登上总统宝座的。那时,孙中山在广州组建护法政府,任海陆军大元帅。北洋军阀头目段祺瑞与孙中山对抗,在北京组建新国会,选举徐世昌为大总统。

    徐世昌此人,二十四岁时便与袁世凯结为金兰。此后中进士,当上清政府的军机大臣,东三省首任总督。袁世凯得势时,他成了袁政府的国务卿。袁世凯去世后,徐世昌成了北洋军阀元老,顺理成章成了大总统。

    徐大总统设午宴,为的是替章宗祥洗尘。章宗祥早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法学科,日语纯熟。后来投奔袁世凯门下,当过袁世凯总统秘书,大理院院长。从19166月起,改任驻日公使,参与同日本的秘密谈判。三天前带着一个日本小老婆从日本返回北京,向徐大总统密报与日谈判内幕。徐大总统颇为满意,故为之洗尘。

    午宴只请了解对日谈判核心机密的三位要员作陪:钱能训、陆宗舆、曹汝霖。

    钱能训乃国务院总理,当然参与机要。陆宗舆为制币局局长,因他是前任驻日公使,多次与日本外相密谈,所以也成为陪客之一。此人早年毕业于日本早田大学政经科,与日本政界有着瓜葛。自191312月起任驻日公使。此后,由章宗祥继任公使。

    曹汝霖为交通总长。因为他也与日本有着密切关系。他曾就读于日本早田大学、东京政法大学,熟悉日本事务。他当过袁世凯政府的外交部长,参与对日秘密谈判。

    这五个人:一个大总统,一个国务院总理,加上三个“日本通”。

    席间,杯觥交错,眉飞色舞。尤其是在章宗祥悄声讲起对日秘密谈判的新进展时,举座皆喜。

    正当兴高彩烈之际,承宣官忽地入内,在总统耳边悄然细语,总统脸色徒变。承宣官走后,总统徐世昌只得直说:“刚刚吴总监来电话报告,说是天安门外有成千的学生,手执白旗,高呼口号,攻击曹总长、陆局长、章公使。请三位在席后暂留公府,不要出府回家,因为学生即将游行。润田、闰生、仲和三公,请留公府安息,以安全为重。”

    徐世昌提到的吴总监,即警察总监吴炳湘。润田、闰生、仲和,分别为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号。

    徐世昌的这几句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额上都沁出了汗珠。

    曹、陆、章各怀心腹事。前几天,他们已风闻,学生指责他们为三大卖国贼。                      巴黎和会会场

    那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是曹汝霖、陆宗舆1915年在北京跟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秘密谈判而成。

    章宗祥为北京政府的驻日公使,他在日本与日本外相后藤进行密谈。当日本要求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时,章宗祥竟表示“欣然同意”!

    章宗祥在四月份从日本回国时,在东京车站有中国留学生三百多人,大叫卖国贼,把上面写了“卖国贼”、“矿山铁道尽断送外国人”、“祸国”的白旗,雪片似的向车中扔去。

    五月一日,上海英文版《大陆报》首先披露爆炸性消息:身为战胜国的中国,在巴黎和平会议上,曾要求取消“二十一条”,归还在大战期间被日本夺去的德国在山东的种种权利,却被由美国总统、英国首相、法国总理、意大利总理组成的“四人会议”所否决。

五月二日,广有影响的北京《晨报》刊载徐世昌的顾问、外交委员会委员兼事务长林长民的文章,透露了中国政府在巴黎的外交惨败。

    消息传出,北京大学一片哗然,北京的大学生们群情激愤。于是,五月四日中午,就在徐世昌“欢宴”曹、陆、章之际,五千多北京的大学生集合在天安门前,发出愤怒的呼号:“取消二十一条!”“保我主权!”“严惩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                五月四日北大学生游行队伍奔向天安门

    “妥速解散,不许学生集会,不许学生游行!”徐世昌离席,要国务总理钱能训立即打电话给警察总监吴炳湘。

总统、总理都忙着去下命令,午宴半途而散。

 

张国焘(1897--1979)出身江西萍乡的官绅世家,父亲是为官的,同时经营钱庄。191610月,张国焘考入北京大学理科预科。“五四”爆发时,张国焘是北京学生联合会讲演部的部长,讲演部是各校运动积极分子云集的地方,人数众多。张国焘把这些人分成若干讲演小队,到北京城内外街道、火车站以及集镇等地露天讲演,散发及张贴宣传单,宣传抵制日货,揭露政府和亲日派。在这场游行最终演变成痛打卖国贼的事件中,张国焘始终冲在前面,并成为第一批被捕的学生领袖。191967日,在北京大学门口,全体学生热烈欢迎张国焘等人出狱。张国焘昂首迈步,走在队伍最前排,像个从前线凯旋的英雄。

6月中旬,全国学联在上海成立,张国焘作为北京学联的代表,前往上海出席大会。回到北京后,他被推举为北京学联总干事。那时的张国焘工作十分积极,不仅主持会议,指导内部工作,还负责对外通讯联络,沟通各校学生意见等,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匡互生是湖南邵阳人,1891年生,在长沙读中学时,就受革命党人影响而立志革命。

    1915年秋,匡互生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北洋政府时期,民族危机日重。为反对政府卖国、列强侵凌,北京学生曾作过几次请愿,然而不是受恫恐而退,就是被军警驱散,并无结果。匡互生深感若无坚强团体领导作坚毅之斗争,绝无胜利可言,于是约集志气相投的同学,组建了“同言社”,以练习辩论为托词,防止当局干涉。“五四”前不久,“同言社”扩大为“工学会”。

    191952日,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失败的消息传来,激起各界同愤,北京的学生首先奋起抗争。

    53日晚上,各大专院校学生代表在北大法科礼堂召开紧急会议,议定4日下午在天安门前集会,并游行示威。

    当晚深夜,在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操场北角的一间小屋里聚集了十几位工学会主要成员:匡互生、周予同、杨荃骏、俞劲、周为群等人,经过几番商讨,决定采用激烈的手段惩治卖国贼。

匡互生说:“过恭而敬的请愿,不但未能感动当局,反而遭呵斥驱赶至殴打,今次务必以暴对暴,血钟不响,民众是不会从沉睡中醒来的。”最后,会议一致通过了“以暴对暴”的方案,以暴力惩罚不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三个为日作伥的卖国贼。                                   

    大家分头准备各自的任务:有的去调查曹、章、陆的住址和行踪;有的去准备放火用具;有的去设法搞到曹、章、陆三贼的照片,以便对证。有的准备旗帜和标语。匡互生誓言要作“流血大牺牲”。

    刚入五月的北京天气,一清早虽还有点微凉之感,午间却已烦热,也正是初穿单衣的初夏。天安门前,正阳门里大道两旁的槐柳,被一阵阵和风吹得摇曳、动荡,而从西面中央公园的红墙里飘散出来的各种花卉的芬芳,如在人稀风小的时候也还可以闻到。但在今天,像这种闲情逸致不仅是无从想起,就连热尘黄土的飞扬、扑面也无人注意拂掸。快近十点钟时,阳光渐热,学生们额汗蒸发。在诺大的广场上,白旗舞动,与正面宽大的褪色的红墙相映,另是一番景色。

    那时还没用“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这一口号后来为蔡和森所提出),所以大标语都是写着:“收回山东权利”、“惩办卖国贼”、“拒绝在和约上签字”、“铲除国贼”、“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等等。这样的白布标语,横竖都有,用竹竿挑挂起来。

    到会的都是北京中等以上的学校学生,穿长袍的占大多数,也有穿短黑制服的。到会人数在五千人以上。

    除青年学生外,陆续而来的旁观者也不少。那些围在学生群外面,跟着学生行列忽断或续向前走的一些市民,对学生示威游行富有同情心,并且满怀热望期待着学生们有一场轰轰烈烈的举动。

    一位学生站在一张方桌上演说。四周围满了一层层的人群。那时没有扩音器,人声嘈杂,很难听清讲的是什么,但大意是了解的,与各学校所写的标语上的要义一样。到会的人对于大会的开法有争执,主要是要有什么样的活动,要对卖国的军阀、官僚怎样表示、怎样示威,及至有人提出先往日本公使馆去的提议宣布后,大家高叫赞同。

    学生队伍游行开始了。他们首先向东交民巷进发,为的是让外国知道中国人民的意志,要求他们改变在“巴黎和会”上所作出的牺牲中国的决定。学生们沿途散发了“北京学界全体宣言”的传单,传单中说:“山东大势一去,就是破坏中国的领土!中国的领土破坏,中国就亡了!所以我们学界,今天排队到各公使馆,去要求各国出来维持公理,务望全国工商各界,一律起来,设法开国民大会,外争主权,内除国贼。中国存亡,就在此一举了。”       曹汝霖

    五千多人行列,几个人一排的横排队伍前后相连,最后面的还在正阳门口,而前队早已在东郊民巷的西口与美帝国主义所雇用的巡捕相对而立了。

    学生们高呼着口号,路旁与从前门大街、东西车站挤来的市民争上前来围观。军阀政府派来的军警尽力把看热闹的人往后赶阻,不让他们与学生大队接近。学生队伍受到帝国主义雇用的巡捕和中国军警的阻挠,被迫退回原路。队伍只好由离西口不远的一条路,穿过御河桥,浩浩荡荡转向东单牌楼走去。

匡互生振臂高呼:“这都是国贼治国的恶果,找曹汝霖算账去!”

    “走啊”万众响应,人流向赵家楼曹宅开进。

    在学生队伍左右,每隔开十来个人的距离就有穿黑制服的军警持枪随行。

    东单牌楼以北,这时正是行人拥塞、热闹的地方。已近午后三点钟了,天气愈热,尘土飞扬,而大街两旁,密密麻麻地站满了大人、小孩,他们都十分注意这突来的学生游行队伍。

    “干吗的?学生们这一大片!喊的什么?轰轰的听不清。”一位花白胡子的瘦弱老人,在一辆人力车上与年青的车夫对话。

    车夫早已停住车子,等待游行大队通过后方能横越大街。他紧拧着浓黑眉毛,大声说:“您老耳朵不中用了,没听见这是要‘誓死收回青岛’、‘打倒卖国贼’吗?青岛!青岛在山东,是咱们中国的!”

    “噢,怎么,为的收回青岛?……对!对!青岛是好地方,我走过的,走过的,那还是光绪末年,德国人修的铁路到了济南,……日本人又夺了去!哎!打不过人家,可怎么收得回来啊?”                                  

    青年车夫愤愤地道:“有汉奸里应外合便不好办,学生们这就是要先与汉奸算账!”

    北京街道在那时本来就是灰沙很多,正是春末初夏,阵风一起,加上这几千人的步行踩踏,自然有一片滚滚的尘雾,直向鼻孔口腔中钻进来。在闷热的空气中,大家激情奋发,加上一路不停的高喊口号,有些人的声音已经嘶哑,便把手中的小白帽、手绢一齐挥动起来。

    从东单向北走了一段,转向东去,再穿过两条巷子,方才走到一条不大宽敞的胡同口,学生们蓦地看见横钉着兰底白字的“赵家楼”三个字的磁牌时,大家的眼前突然雪亮。

    曹宅大门紧闭,门前几十个军警全副武装,虎视眈眈如临大敌。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处死曹汝霖!”同学们边呼口号,边将标语小旗掷进宅内。几个同学冲破军警防线,擂打大门,军警挥舞棍棒驱赶,有些学生被吓住了,甚至准备撤退。                                

    此时,匡互生后退几步运足气,突然前冲,猛力一跃,抓住围墙上的窗口,掰断铁栅,挥拳捣碎窗玻璃,顾不得手上鲜血淋漓,纵身跳进宅里。其他几位同学紧跟其后,也跟着跳了进去。匡互生招呼同学,搬开顶在门上的木棒、石块,打开大门。

    这时,传来了学生们的喊声:“冲进里面去!……”

接着又有人喊:“冲进去了!冲进去了!…… 

 

       (对此书有看法的朋友,可来信商讨: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