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心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情感  文化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64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4 17:07:1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4 19:41:59  
  本作品所属分类:心灵深处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心痛

 

以前,下村出发,路过姐姐家的村,我总是想,要是姐姐在家该多好啊。可姐姐虽然嫁到这个村,但是多年前已搬到城里居住。每当这时,我就会想到农村那一种感人的场景,就是娘家的兄弟去看望嫁到外村的姐姐的场景。兄弟要走,姐姐就会依依不舍的送出大门,一直送到大街上。每逢遇到村里的人,姐姐就会很荣耀地说:这不是俺娘家的兄弟来看俺了,要走,俺送送去。做兄弟的就会朝那人点点头或笑一笑,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就回过头来对姐姐说:回去吧,姐姐!过会子我再来。姐姐会更加高兴,心里当然是盼着娘家的兄弟经常来看看她,但她还是说:没有空就别来了!都怪好,你放心就是。兄弟就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姐姐就会站在街头,静静地看着兄弟。当看到兄弟又回过头来时,姐姐便又扬起手来挥一挥。那一种扯不断的兄弟姐妹之情着实让然感动,让人心酸,也让人羡慕。

其实,我平时到姐姐家玩,在小区的楼下要是遇到了邻居,姐姐也是很荣耀的笑着对邻居说:这是俺兄弟。即便是由于经常去,邻居家也知道了我是姐姐的兄弟,可姐姐每次还是对邻居说“这是俺兄弟”这句话。我也曾想,要是再过几十年,我和姐姐老了,背驼了,头发也白了,姐姐也搬到村里居住,我要是大老远的再去看姐姐。姐姐还一定让我坐在堂屋里喝水,她自己就会迈着蹒跚的脚步在锅屋里忙活着做饭。等我要走的时候,姐姐也会拄着拐杖来到大街上送我,遇到邻居也还是会说:这是俺兄弟,来看俺了。这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痛心的是这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因为姐姐病逝而去。就在姐姐病逝前不久,一次,我去看姐姐。多年残酷的病痛已把姐姐的气力耗尽,姐姐坐在沙发上,软软的身子依靠在沙发后背。为了防止姐姐歪倒,姐夫在一边扶着姐姐。我们相对而坐,可都没有说话,在那种悲戚的情景下真的无话可说,只有静静的待着。姐姐迷迷糊糊的半合着眼,张着嘴吃力的喘着气,就像是刚刚干完沉重的体力活一样劳累。虽然我们沉默着,虽然看到姐姐已被病魔折磨如此痛苦,但是看到姐姐心里总算还是踏实一点。当我要走的时候,姐姐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再坐霎霎着就是。当我站起来了要走的时候,姐姐还却要站起来送我。我再三不让姐姐起来,可是姐姐却执意要站起来。姐夫拗不过姐姐,只好将姐姐搀扶起来。姐姐便在姐夫的搀扶下趔趔趄趄挪动着没有丝毫力气的脚步送我。当我刚走出楼房门口时,楼上的邻居也正巧路过姐姐家的门口。当姐姐看到楼上的邻居时,竟然还是笑着对邻居说:这是俺兄弟。姐姐的声音虽然无力,但是听起来还是那么的响亮,一点听不出是位生命即将消失的人。我听到姐姐说的这句话后,我的眼睛随即就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我忍着没有让眼泪流出,向楼上的邻居点了点头。当我把姐姐家的防盗门闭上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冲出了眼眶,我抹着眼泪哭泣着离开了姐姐家。这是我最后一次听姐姐说“这是俺兄弟”这句话。

最近,我又几次下村出发路过姐姐家的村,可我再也不敢想起姐弟相见、相送的美好情景。就在前年腊月,姐姐回了村子,回了老家,可姐姐回的不是那几间平房的家,而是安息在了村西的田野,永远的,永远的安息在了那里。几次路过那片田野,我总是向姐姐安息的地方张望,我是多么的渴望再听一声姐姐的那句话:这是俺兄弟。但是,却无法再次听到。

假如真的还有来生,姐姐,我还要做你的兄弟,因为我喜欢听姐姐说的那句话:这是俺兄弟。

2018,5,13)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