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渭渔樵的家园
文学·小说·杂文·散文
标签
情感  |  生活  |  文化  |  摄影  |  文学  |  诗歌
更多标签>>
  【小说】希冀(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情感  生活 
  发布者:董瑞生 |  浏览(4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5 07:30:2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5 16:02:55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四)

 

下午的饭就丰盛多了。来人也多了几位,据春花爹介绍说是门中的长辈了,亦有一两位年纪不大看上去颇有历历的人。酒是当地的牌子,甁瓶不老少。酒杯拇指大小,小方桌上放了十多个。

下午主事的就不是春花爹而易主了。春花爹说,这是春花娘门中舅舅。舅舅年纪不老,可辈分在那儿了。老曹很有眼色,说好好好。你是俺兄弟俺妹子的舅,也就是我的舅。来,舅,咱喝一个。

当舅舅的有些面赤。毕竟,老曹的岁数在这儿搁着,而老曹却出口就是舅舅,当舅舅的有点儿难为情。老曹接着说,只不过你们这满桌的酒杯,俺不知怎么个喝法。刚才被老曹不拘礼的言语说得回不上话的人这会儿才回过神。忙说,没啥没啥。咱这儿的酒俗就是喝双不喝单。二、四、六、八。老贾看这阵势,忙扯扯老曹的衣角,老曹可灵性着呢,于是给自己面前搁了两个酒杯。一桌人都笑了。呵呵!这可不行,且不说你们是从大地方来的,回去会笑话俺乡下没有酒。你今儿是走亲家,酒喝不到位,这就难做实在亲戚。说着就在老曹满腔加上六个,这一下就是八个了。

老曹瞅瞅面前的六七个男人,满脸胡茬,烟不离手,就知道今这关不好打了,老曹也有些心怯了,忙硬移去俩,一回六个,少说六七钱酒,也够一喝了。

安排了老曹,有人也在老贾脸前摆了八个,说是你朋友就是俺朋友,咱不能见外。老贾一概推了,说是心脏病,能喝几口,可难保证平安离开。见这么说。老曹也帮言。老贾才没能掺合。桌上人一时间没找着什么话题,即使有想说的也不能一下子开门见山,会尴尬的,都是明白人。

毕竟城市生活距离乡下太遥远。所以一桌人也没什么可深度探讨的问题,就是递烟让酒。这场面,老贾也没成为局外人,引导着舆论的态势。

老贾先是关心了这里人的生计与生活习惯。又客套的问了过红白喜事的讲究过程门礼。表面上是啦闲篇,实际上是帮老曹打听行情。今后办实际事情方便些。借事说事么。老曹心里明白,也很注意听,也不时插话问问。老贾就问这儿的年轻人出门多少?挣钱多少?有发大财人么?桌上人也都相跟的说东家道西家。看得出娃们家出门打工的不易。

对于老曹娃的事。老贾心里有谱了。心里不熬煎,老贾的话就多了,谝的更开了。

老贾这次来,明白的是要帮忙说事的。来前,老曹的老婆特地叫老贾家里去,备了酒菜。聊着说这事,愁的就是怕人家女方看不上自家娃儿,娃去了要受难缠。

老曹的老婆这个人要比他男人活泛多了。人长的白净,大个子,大脸盘,大腰身。眉眼也耐看。说话眼神溢彩,脸放红光。因为老贾比老曹小两岁,老曹又爱在人前耍大。当着老婆与老贾的面前,前总是说,你嫂子说啥哩,怎么说哩。给人家印象就是他老婆遇事有主意,他的家事都是老婆说了算。

有那么一回,老贾顺口说道,啥嫂子长嫂子短的。俗话说,嫂子的勾蛋子,还有当兄弟的一半子呢。

说完或觉得有些失口。但也就是句玩笑话么。其实经常这么的有人说了。可放在老曹这里,有些不大合适。因为兄弟与嫂子脾性相投,都爱说爱谝爱热闹。老曹多处于旁听的地位。所以仨人一时间竞尴尬了。老曹急赤白脸的一时间反不上话,他老婆也臊红了脸。看似表面平静,淡然坦然,心底翻啥浪却说不上了。

老曹老婆笑着说,甭说是一半子了,你哥那天弹嫌了不要了,你就一下子搬回去享用。到时间可不要说是一堆臭肉。急着往外推呦。

老曹终于喘回过气了,也就顺着老婆的话说。也是,将来要是你哥在你前先你走了,你可给你嫂子养老哦。老贾说,没问题,我养嫂子下一辈子。

老曹说,先说这一辈子的事。老贾说,这一辈子不是有你养活着呢么。老曹竞窘住了,没话了。老贾乘胜追击,说,嫂子你看看。人家老曹现在就不想要你了。跟了我吧,咱回去过咱俩的神仙日子。说完竞哈哈的大笑起来了。

老曹老婆上来就捶老贾的胸脯,笑骂道,你就知道欺负你嫂子你哥。看你哥老实,说话慢。一屋子都成了你的世事了。老贾喊叫,打是亲骂是爱哦!老曹憨憨的笑着对老婆说,狠劲捶。给俩嘴锤,叫他再满嘴胡乱放炮。

说实话,老贾颇喜爱老曹老婆这样性格的女人。自家老婆也很贤惠,就是不多话。屋里显得些莫名的冷清。可这毕竟是嫂子,是朋友妻。老贾也就是过过嘴瘾,别的就不能多了。可止不住来往多。老贾就喜欢去老曹家,与老曹,老曹的老婆坐。

这天老曹的老婆眼神自然就与老贾多些,盛情相与。多多的期冀与指望。所以这次与老曹来,心底里也是在为老曹的老婆帮忙。这个女人的托付,老贾着实多些看重。

 

老贾说,人在世上忙着挣钱。钱是什么?钱其实就是社会的一种组织形式或游戏道具。大家想想,如果缺了钱这个东西,相当多的人就会失去人世意趣。一个社会人对什么都没兴趣,没想象没追求不争竞,社会就或缺了发展的动力。这样的话地球转动就没意义了!呵呵!就拿你们这儿来说。男人不去外地打工,女人不远嫁他乡。难道人们就没活着么?非但活着,而且也活的相当的好。是不?也不一定就穷的吃上顿没下顿。穿不起衣盖不起房。只不过比起它省它乡的人有些不一样罢了。这样,一些个去过远乡,有些经见的人会变得心浮气躁了,难得安生了。于是搅得一方社会难得平静了。所谓穷则思变,保守与革命的矛盾就此产生。有人做出牺牲却彻底失败,有人坚持奋斗业有小成,有人投机倒把钱大赚,有人巧取豪夺称霸一方积攒资财。原来平静的乡壤难得安逸了。各种七七杂杂都涌了进来。于是青年人夜间很少待家了。于是做父母天天难瞌睡了。熬半夜等娃们回来。害怕儿娃子学坏,也害怕女娃子跟着学坏。恐怕也的确有人学坏了,眼前却没得到啥啥惩罚。好像还蛮得意,在村人乡邻中得瑟,显摆。琉璃皮张。张牙舞爪,弄得以前所谓好人家的娃儿心猫抓猴挠,坐卧不宁了。

一帮人听着老贾的高谈阔论,一时无语。只是附和的笑,感叹,赞赏。

老贾说年轻人去了城里。城里人真正的内涵精髓一时间抓不到手里。附在表面上的东西却入眼了。看城里人吃喝玩乐,游东逛西。看人家穿得阔,花钱大手大脚。欣羡仰慕,可现实自己一时间弄不来那么多的钱。于是胡生故事,急功近利,邪门歪道。管他低贱的,败俗的,瞎事情。只说是有大钱,就参合进去。结果呢。可能发财了,人却变得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谁了。

人们听老贾的浪谝,心里比对着自家人,邻家人,及远远近近耳闻过的事情。心里多些沉思与寡言了。

老贾谝美了,也不等人让就独自端起酒杯喝了几口。酒上了头,醉了。最后是这么散的场,全然不记得了。夜里喝了许多酒,又睡在热腾腾的炕上,舒舒服服的一觉醒来,天大亮了。

安排好客人的住宿,又看着春花与她的男朋友去了春花的奶奶家。春花爹妈两夫妻也歇下了。劳累了一天,春花爹是累了。支应了一整天,说了一辈子都没说过的这么多的话,又喝了许多的酒。春花爹确实乏了。倒在炕上,春花爹就睡过去了。春花娘可没想睡,一脑门心事。拾掇罢里里外外,又洗涮了自己,这才躺在被窝里,男人就摸了进来。春花娘说,你不是瞌睡了么,咋又醒来?春花爹不言语,手只是在忙乱。春花娘打了下手说,你倒是好兴致。你就不想想你女子的事。春花爹嘟囔道,想啥么?不好么?春花娘说,哪个娃,那么个个子,还有哪个爹,一看就是个酒鬼。不管啥地方,可着劲的灌酒。也不知道这娃他妈是个啥人了。春花爹也被老婆说灵性醒了。说。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喝酒不抽烟的。我倒是觉得不喝酒不抽烟的男人难交往。你看人家他爹,还有他的朋友,豪爽,大气。说高言低,谝东扯西,一看就是有见识有学问的人。在咱这家里,亲戚朋友里是多么的开眼。跟人家说话,你觉得新鲜,眼光大,看事远。长知识。娃能跟这样的人处,会有啥瞎处?也对后辈们好,

春花娘说,你扯的那些跟咱女子又有啥关系呢。不过就是城里人,看的多了,就能说。咱娃一辈子。摊这么个女婿?春花爹说,我也看了,娃老实着呢。毕竟年纪小,看着还嫩嫩。我看你女子倒是满喜欢的,眼神不离。前后的照应。俩娃好着呢。

春花娘说,唉!我就是有些不忍。可看你娃的神情,俩可能在一起有时间了。弄不好你女子都有了。春花爹说,有什么?春花娘说,你看看你的手在哪儿搁着呢?你说能有个什么.!春花爹讪讪的傻乐。说,人常说,唉,女大不由娘哦,此话有理哦!

春花爹说,依我看就算了。你也甭胡乱想了,想了也白想,改变不了啥了。就顺势而往,再往后看吧。

春花娘说,就你个傻货,一辈子活的没个样样,辄是顺,顺。也不知道寻个高级日子。

春花爹说,你就是我的高级日子,我这会儿就要过个高级日子了。说着就往老婆暖暖的身上拱。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