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增颖的博客
For all the truth that you made me see。
For every dream you made come true 。
  转贴: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任增颖 |  浏览(89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5 14:20:3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5 14:20:38  
  本作品所属分类:蓝色晴空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大连“填海造地”陷入困局
发布:2008-07-14 14:40:28  来源:□本报记者 李梦娟 发自大连 

核心提示: 7年的时间,100多万平方米沧海变成陆地。最近这个声势浩大的填海工程戛然而止,开发商大连安达圣岛集团董事长秦安昌说:暂停的原因是“银行信贷紧缩”。 目前,已经填的100多万平方米中,
    小岛上的传言得到秦安昌董事长的证实:“所有房地产企业都面临国家政策调整以及市场不景气的问题。银行信贷紧缩,我们要保证有限的资金投入到市场需求的项目。下半年计划投入住宅项目,市场有销路的项目。像海水源热泵就暂停了,填海的也暂停了,需要大量的资金。”

    秦安昌还特别提到了海水源热泵的项目,他说该项目是大连市点名让他试点的,因为“靠近海边的项目属我小平岛的项目最大,政府看好这个项目”。去年海水源热泵项目还获得国家财政1000万元的补贴。

    “海水源热泵项目,市里给我政策,当时政府口头答应了。但在实质推进的过程中,这些承诺都落空了。”这个身高一米八多、体型偏胖的老总,说话却是有气无力,“向政府要钱,不是你想象的,企业要是不努力的话,政府可以不给你。企业要是努力的话,关系到位了,政府再重视一点,他就给你了。不过我们现在也没这个精力。”

多填了几十万平方米

    然而,填海工程的暂停,是否仅仅是秦安昌所说的资金问题?

    渔民刘立新说:“二十多天前,海监支队的人天天在这儿呆着,呆了有十来天,不让他们填海,他们有时候还偷着填。”不过这一阵子没见继续填海了。

    刘立新还告诉记者,6月中旬,“跨海大桥也给拆了,这桥建好还没两三年呢。”他说的跨海大桥实际上是安达圣岛集团建的“圣岛大桥”,桥的两端连接的都是后填出来的陆地。“原本这桥是填海的外围。”刘立新说,但后来填得多了,这桥也就没用了。“把桥拆了继续往外填。”

    直到7月2日,这桥还未完全拆完,半截桥墩子还插在海里。这里没像从前那样被迅速填平。

    在小平岛二期填海工地上,大型起重机静静地躺在海边。这里没有工人,也没有机器轰鸣声,只能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薄雾下,四五个人挑竿垂钓。

    这个几乎停滞的工程,7年前,却是紧锣密鼓。

    谈到小平岛的填海工程,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办公室主任翟兵和凌水镇副镇长王学伟都强调“改造”小平岛的背景:1998年《人民日报》报道了小平岛的脏、乱、差,这引起了大连市政府的重视,凌水镇政府决定招商引资对其进行综合治理。

    “2000年,开始做小平岛的规划。”王学伟回忆,当时很多开发商盯上了这块地。2001年安达圣岛集团就开始了小平岛项目,2002年2月,凌水镇政府下发文件,成立小平岛规划改造项目领导小组,从而“加强对该项目的支持、协调和组织领导,加速该项目的进程”,小组组长是时任副镇长的安祥福。

    大连市海洋局(2002年成立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也给该项目以政策倾斜。2001年3月14日,大连市海洋局“同意该填海造地工程使用海域”,“考虑该项工程将改变小平岛及河口湾西侧脏乱差的环境状况,加之投资巨大,同意按50%征收海域使用金535万元”。

    在《海域使用审批呈报表》上,申报的填海面积是184463平方米,同年12月7日大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国家海域使用许可证》上批准的海域使用面积却是308878平方米,比申请的多出12万余平方米。

    对此,大连市渔业与海洋局办公室主任翟兵说,因为小平岛项目对环境起到了整治作用,再加上海水热泵项目也是市里的重点工程,是环保项目,因此多给了十几万平方米。

    秦安昌董事长则说,多批的原因是“钻井的时候发现有海沟,这个项目的实施又调整了一次”,于是之后就多批了十几万平方米。“所以,报的件和最后批的件,由于技术问题产生了不一样。”

    至今安达圣岛集团在小平岛的填海面积已超过百万平方米。秦安昌告诉记者,一期填了50多万平方米,一期工程的总面积127.6万平方米包括这50多万平方米填海造地的面积。“二期填了57万”,其中“有手续的是22万,需要进一步完备手续的还有35万”。

    2002年1月1日,《海域使用管理法》实施,该法规定,填海50万平方米以上的项目用海,应报国务院审批。秦安昌说,在该法实施之前,一期工程,大连市政府共批了50多万平方米。二期有手续的22万“是在省里批的”。

    秦安昌表示,这100多万平方米的填海面积是办了3次审批手续,而这3次审批的具体情况,他却不愿意透露。他说有手续的22万是用来建海水源热泵项目的,但这个项目实际占地只有5万平方米,其中包括“厂房、管道、泵站、蓄水池”等。

    对于那35万平方米,北京市天济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沐昕说:“这属于违法填海,分批报批,有规避法律之嫌,50万平方米以上的就要通过国务院审批。”

    翟兵主任告诉记者:“海监已经立案,下达处罚决定。”但如何对安达公司进行处罚的?翟说,这不能公开。他还表示,如果存在污染海洋环境或者扩大填海范围的现象,处罚后,“看他下一步是怎么做的”,如果补办手续,合法之后可以继续施工。

    关于小平岛填海的更多情况,翟兵说:“没法提供。”

海都没有了,老百姓吃什么?

    大连人说“先有小平岛,后有青泥洼”,用来形容小平岛的历史悠久。小平岛曾是大连最早的区之一。

    “原来我们吃饭都不用钱,可出去赶海菜、捡点海带就有菜吃了,出去捕几条鱼就煲汤喝了。”岛上的七旬老者告诉记者,“现在干什么都要钱。曾经承诺给我们小平岛建得多么好,以后会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我们的生活不但没好转,反而下降了。”

    岛上的拆迁户谈及拆迁时,常用“打、砸、抢、烧”四字来形容。他们与记者的接触也格外小心,“担心被报复”。

    秦安昌没有否认拆迁中的暴力行为,他说:“拆迁单位发生这些事情,所有的后果都由我们开发商承担了。”

    与拆迁户相比,渔民与开发商填海的冲突则更为直接。渔民刘立新回忆:“最开始围堰,把渔船给圈里面了,渔民不让他们填海,不知从哪儿来了两辆面包车,下来三四十不明身份的人,手拿棒子,把渔民好一顿打。”

    另一个渔民李长富说:“由于住得比较集中,我们一喊人就来了好多,连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都来了,拿石头砸他们。最后来了百十号渔民,对方抵不过就跑了。”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场“战役”是渔民和岛上居民唯一取胜的一次,此后开发商不再使用大规模的“阵地战”,改“游击战暗中逐个击破”。

    最终,小平岛渔港被填为平地,但安达公司承诺:“为岛上渔民施工修建一个相当于渔港的挡浪坝,供岛上渔民停靠船用。”

    然而这个承诺至今未兑现,秦安昌否认了这个承诺:“渔港原来是敞口的,一点设施都没有,凭什么给他建挡浪坝。渔民失去了生计来源,这应该由政府部门去解决。”

    王学伟副镇长告诉记者,建挡浪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按照规划,“大连市把整个凌水镇的水产都给停掉了,已经通过一期二期清海了”。他指着地图上与小平岛邻近的陆地说:“这一块是高新区,你说这个地区可能再修渔港吗?”

    “人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海都没有了,老百姓吃什么?”大连市甘井子区渔业与海洋局一位工作人员如是感慨。

填海之盛

    实际上,起初,对小平岛的规划中并没有“填海”之说。“大连市总体规划确定小平岛、河口湾为大连南部海滨风景区,据此其规划指导思想为以体育旅游、文化休闲为主要功能。”

    至于为何后来安达圣岛集团进行了填海,小平岛规划改造项目领导小组组长、凌水镇镇长安祥福告诉记者:“又不是我让他改变规划,又不是我让他填海的,你找海洋局去。”

    翟兵主任说:“这事我说不清楚。”

    在一次渔民诉安达公司侵权的官司中,安达的答辩状上写着,该项目“投资回报较小”。“但出于本项目为政府性项目和公益事业性质,百姓为最大受益人的考虑”等,“我公司决定接受挑战,斥资加入对小平岛区域改造项目的建设”。“在这期间,我公司经与凌水镇政府协商,达成了填海造地的改造方案,并获得大连市人民政府、市海洋局的批准。”

    事实上,在大连,填海项目不仅安达公司一家。售楼小姐于淑华介绍说,与安达的填海工程紧挨着的,是大连市亿达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的填海项目。“他们的小,大概有个五六十万平方米吧。”

    谈起填海项目,王学伟副镇长指着地图说:“这边是安达,那边是亿达,这个地区开发商老(多)了。”

    填海项目的剧增,对秦安昌的直接影响是填海成本的增加。他告诉记者,一期填海,“谁来送土,我收他的钱,一车收20块钱,但现在我们给人家一车五六十块钱。随着这两年大连填海的项目多了,需大于供,整个市场就倒过来了。”秦安昌说填海用的主要是建筑垃圾和土石方。

    在学者看来,填海造地是人类强加于海洋的灾难。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员告诉记者,大连海域涨潮时,洋流的方向是从东北向西南,落潮时从西南向东北,“如果这边填海建了个坝挡住了,洋流过不去,就变成臭海了,因为腐蚀物不能随洋流带出去,就像屋子里不能通风一样”。

    天津农学院副院长邢克智表示,近年来,荷兰、日本、美国等具有围海造田传统的国家,已经先后出现了海岸侵蚀、土地盐化、物种减少等问题。有的国家开始采取透空式的海上大型浮式建筑物取代围海,有的国家甚至已不允许围海,并开始将围海造田的土地恢复成原来的湿地面貌,以挽救急剧减少的动植物,探索与水共存的新路。

    有专家呼吁,有关部门应借鉴国外的经验和教训,本着科学、合理、有序开发利用海岸和自然资源的原则,对填海造地进行统筹考虑,不能放任自流、盲目围垦,忽略对海洋及陆地环境的保护,以牺牲后代人的利益换取经济繁荣。

    (注:文中刘立新、李长富、王玉海、于淑华、耿荣均为化名)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