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铅山,以及鹅湖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4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6 21:35:4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6 21:35:48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铅山,以及鹅湖书院

/涂国文

 

铅山的山水高度是稼轩居士垫起来的

这位南归的燕赵奇士

一踏上江南的土地,他手中的长剑

立刻就被西湖的舞袖拂落

化为一条呜咽的信江

而他胸中的块垒,在北望中越堆越高

形成嵯峨的铅山山脉

 

英雄失路,胸中的万亩美芹枯槁成一片蒿莱

他伫立在危楼上,栏杆拍遍

西风猎猎,残照如血

槛外是直通东海龙宫的桐木江

往来于闽、浙、赣、皖、湘、鄂、苏、粤

八省的舟楫穿梭,运载着纸、茶、药、绢

以及帝国将尽的气数

 

二十七载岁月,这条被困的蛟龙

在带湖和瓢泉

安顿下飞天的灵魂和难酬的壮志

以一支羊毫软笔,在更为柔软的连史纸上

书写胸腔中的金戈之声

六百多首词作:一半是泪,一半是血;

一半是呐喊,一半是无奈的叹息

 

千古江山,斯文宗主

两场“鹅湖之会”,在中国思想史上矗立起

一座丰碑

 

第一次鹅湖之会:朱熹与陆九渊

各执已见,互不相让,不欢而散

其实两个夫子,都不懂铅山的山水相对论:

一个穷理致知,奉山为圭臬

一个明心见性,以水为法则

老好人吕祖谦

注定和不了这场山水稀泥

 

而十三年后的第二次鹅湖之会

辛弃疾与陈亮:两柄被掩埋的勾践剑

他们各自从对方的剑气中

认出了自己的身世

两道电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奴血

使铅山的主峰,朝历史的天空再挺了一挺

成为“千峰之首”“华东屋脊”

 

2018.5.16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