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涂国文的诗歌里总有一种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4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6 23:23:4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6 23:23:41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涂国文的诗歌里总有一种势

文/周小波(著名诗人、作家,《星河》诗刊编辑)



      国文的《江南诗》在桌上放了好久了,一直没空去看。昨天他发微信来,要我扯上两句,故此翻了一下,忍不住多看了些,颇有触动。我一直认为国文的诗是要大声读出来的,最好是喝个七分醉,要有金戈铁马的气势才能咬到那个点位上,没这个胸怀出不来那种头撞钟鼎的“劲儿”。


      国文人品酒量都好,也是个很认真的人。他的诗讲究,有做学问的讲究、又有做人的讲究、还有对时事的讲究。他没有好诗人最忌讳的匠气,文字也还原了最大的朴素,原汁原味的还原场景还原情绪,游刃有余,并诗意也有增无减。既好看,又能上口的诗不多,他算一个。


      国文的诗更会造势,用一种势、一股气来贯穿,不断气不黏糊不矫情,并以“捣碎自己”来袒露胸怀。每每读后有一种淋漓感,爽。能想象出作者在写作时那种激情在笔尖汹涌着就出来了,迫不及待与纸为媒的一哆嗦。

      他适合把古今中外稀奇古怪的伤口有机地缝合在一起,如《口红》就把历史事件推送到了想象的美学边缘,把江山爱情联系了起来,从而得到视觉和听觉的强烈冲击。语言丰满而又充满了妖性,“像一柄温柔的匕首/杀死光阴与爱情”体现出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肌理,一种内在美相互勾结在了一起,在他语言的爪印下呈现暗暗的凶猛。


      他的诗有气场,且诡异变化多端,有细腻的描写,也有粗狂的怒吼,更有入木三分的批评。他“有着女巫的血统”或是“从自己身体里,吼出一支黄巾军”或是干脆“做一个江南旧人物”一介闲士。

      在我眼里涂爷十分花心,诗就是他的小妾。
      一起在江南旧时光里,做个废主悠闲度步。

                                              (2018.5.1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