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的博客
憩  园
  大海的方向4——无名海岸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摄影 
  发布者:孙铁刚 |  浏览(1123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18 06:18:5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18 06:18:43  
  本作品所属分类:游 记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按照出发前的设想,这次去福建旅游一圈儿转下来虽然还不至于立马儿就能扬名立腕儿,但身上添几分哄哄牛气该是没什么悬念的!尽管我这人淡泊名利,对国际国内的影响那类完全不以为念,但至少不必再像目前这样,虽然肩上挎着个单反相机但一听人提到摄影就不由自主地成了很谦虚的样子。

我们要去的可是名声响亮的霞浦。

我觉得那是必需的:到了霞浦拍几张好照片还不跟拾贝壳一样?我可不是那种守财奴,到时候也拿出几张来,放大了帖客厅里显眼的地方或送几张给朋友熟人,我想好了,慷慨点儿,只像征性地少收或干脆不收任何费用!当然了,要是他们缠着求着非得想要态度又很诚恳的话也给他们摄影杂志、大奖赛组委啥的发过去两张,拿去看着玩吧什么稿费呀获奖的先不急着提呢,我忙顾应酬多不上,你们看着弄吧——总之吧差一点就喊了一嗓子:摄影界,我来了!

这可不是凭空的白日梦。差不多每位驴友和喜欢或稍稍留神过摄影的朋友都知道,福建有个影迷的圣地号称“中国最美滩涂”的地方叫霞浦,细分的话还有东壁、北岐和杨家溪,时常会在一些媒体或摄影网站上见到有网友晒他们的照片,而那些照片,可真是要了亲命了!那照片上的光影和色彩仿佛都缠裹了仙气、妖气,只需看上一眼就能把人的魂儿勾摄了去!

 

去霞浦的决定可能稍有些仓促和草率了些。

原本各家的领导们商量好了,只是说利用学校放寒假到春节前的这小段空闲到福建去看土楼,快去快回,要在阴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以前赶回来。当时我多了句嘴,既是到了福建何不干脆再多跑一小段距离直奔霞浦呢?

领导们大多都没留心过这个地名,就分头拿出手机去网上查,这一查不得了了,原计划虽然没彻底推翻却是做出了重大调整,看土楼成了捎带着的内容,第一站就到霞浦然后拐回来再到永定或南靖去看土楼。为了不走重复路,领导们又重新设计了路线,那结果就是相当于在福建的地图上画一个橄榄型的圈儿。但领导们看过了网上的照片,一致认为这样是值得的,朝霞,晚霞,滩涂,榕树公园,吃海鲜,租船出海——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哪一样都有些令人抓耳挠腮!领导们的口气听上去轻描淡写,往返比原计划也就多出来不到一千公里,走起!

唯一没改的就是腊月二十三以前赶回来!

许是这二年跟管天气的大仙走动的少了礼数有些不周到之处吧,出发的前一个晚上大家有了些感觉,预报说湘潭会有一场暴雨雪。

又临时改变了计划,那个圈儿反着转,因为从天气形势图上看,那一天南靖的天气要比湘潭的好些。

那时我们已经把霞浦当做了此行的重要目的地,也明白如果天气不好霞浦的景色会打折扣,慢慢地绕过去,没准儿这场雨雪几天就过去了,到时候!走进网友们镜头下魔鬼附体了般的光影里,我们每个人都兴奋得要哼小曲儿了!

 

离开厦门时天气看上去还蛮客气,说是既然顺路就到惠安看一看随便住一晚吧,时间还是够的。

可一到了惠安就出了问题。导航仪里那个女声居心叵测引着我们拐来拐去,结果错过了惠安县城,我们在崇武古城外的停车场开始寻找住处,却发现极难,唯一的一家宾馆因不是旅游旺季而关门歇业了,费尽了各种周折终于在网上联系上了一家,按照发来的地赴找去原来是个私家别墅,一谈却是喜出望外,整幢别墅租给我们,虽然价格不低却有四间卧室和附带的N间客厅、卫浴和功能房,算下来比大宾馆的标间便宜多了。

别墅的一楼客厅里摆着一张麻将桌,厨房里厨具现成油盐调味品齐全任我们随便用,甚至还有米都免费,可以自己煮饭,出小区不远就有一个卖海鲜、肉类和蔬茶的商场,留客的意思就显得直白浅露了,而且天变了,刮风、下雨、天寒地冻……说到底,怨不得领导们贪玩,换了你现在是选择住下来吃海鲜打麻将呢还是赶路?

 

接下来的故事就简单多了,领导们在那幢别墅里打了两天麻将,偶尔歇歇手,扭头向窗外的海滩望两眼,风依旧的刮得嘹亮,云依旧的厚而浓黑,不时有冷空气从那落地长窗挤进来,领导们纷纷添衣裹披肩椅上加软垫,接着打,湘潭的麻将是不论什么四圈八圈儿的,打到尽兴为止。更加上同行的一位老弟本身就是位厨师,烧海鲜虽然不是专攻特长却也够用敢下手,人又踏实肯干无怨无悔,这两天就过得光阴似箭了。

至于我们这些上不了麻将桌子的副家长们,有海鲜下小酒并且客厅里有免费的茶和全套的茶具,乐得的任由领导们乐不思霞浦。所以关于惠安和崇武古城,我手上的照片就有些局促了。


 







真正到了霞浦的时候,天越发阴的不行了。


 




也动过安心住下来等等好天气的念头,也确实租了条船出了海绕着一个海岛转了一圈儿,但没有了日出、日落,朝霞、晚云的霞浦简直就像掉光了毛的凤凰,我的心里开始盘算回去以后是否对所有人绝口不提我们去过霞浦?





就只说到过了海边,看了些海景,手上的照片对没见过海的人没准儿能唬一唬?要是唬不住也,也,也没什么,再过一段谦虚的日子吧,不管怎么说谦虚也是一种美德啊。



 


仿佛是为了给我们一个台阶儿下,到了霞浦的第二天同行的一位老弟不知是对哪种海产过敏,开始时只是有些发蔫儿到了第二天早上居然出了一脸一脖子的水痘,不用说他自己有多难受,我们只看他的样子就慌神,于是乎,诸事休提打点行装一路狂奔,早上从霞浦出发天黑就赶回了湘潭,那位老弟直接去了中心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剩下终于放下一颗心的我们把尾箱里的鱼和海产分分捡捡然后各自散去。

嗯呐,能看出来,第个人的背影里都略略有些失落。

 

那时我想起了崔建的《花房姑娘》,但好像把歌词儿哼得稍稍差错了一两个字:

你问我要去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

噢,姑——他娘!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