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评论集萃(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0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23 09:50:2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3 09:51:11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评论集萃(3)


涂国文集评论家、诗人于一身,他的诗歌是多声部的、有仪式感的,且具一种“复眼”式的多维和精准。

涂国文的诗,既有侠的狂放,也有士的忧思。他笔下的美,如火如荼,而又自重自持。这种文化的处理,是由他的诗歌气象和美学理念决定的。

我向来以为,精神气度是决定一个文人大小的重要标识。涂国文是一个锦衣夜行的诗人。

——卢文丽(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涂国文兄在诗中有许多现形或隐身的异名者:……陈叔宝,白居易,南唐后主,苏小小,苏东坡,咳血的桃花,虞美人,鹤与梅花的情人……秋瑾等等,他们的肉身与断肠花似的柔情小王国被埋在“江南”这个腐朽的文化土层里,而他(她)们之中无一不是某种意义上的“末代”诗人或废主;国文兄从江西某地移居到西子湖畔,诗思与孤山相接,迅速异峰突起,他在丰沛的词源文脉里溯源、打捞并淘洗出沙砾中的金屑,他的诗唱既有希尼式的深度挖掘,又具备(!)登顶马丘比丘高峰的全方位视野一一那首未来的大诗正在一步步洞穿他的某个日子一一这种按照T字型旋转的文字覆盖没有扎实的古典学养、没有博闻强记的大脑、没有对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的精准把握与切入、没有将以上种种揉面团似的混合为一的高超手腕与能力,很难想象会征服湿漉漉的一大片诗天地,尤其是那一小群半隐在金刚果位里的老诗骨。我在期待的同时,也为国文兄捏着一把汗:一个诗人成熟风格的形成也是他自己类型化写作的畅通之日,如何克服它是摆在诗人面前的一项挑战性课题,呈阶段性递进,且永无止境。共勉之。

——韩高琦(诗人,“浙江诗坛三剑客”之一、浙江原则诗群主要负责人)

 

涂国文的诗歌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浓郁的江南特质。杭州是涂国文的第二故乡,是孕育他的诗之精神的天堂。西湖之水磨砺了他诗歌亮丽的锋芒。苏堤、白堤、断桥、宝石山……一个个美丽的地名及其背后折射出的美丽的传说,被他的诗句镶嵌成了红宝石般的信息条码。

——左一兵(诗人、作家、编辑家)

 

国文兄内心瑰丽、想象云谲波诡,他充分运用了一个接一个的远距离意象转接与层层推进,使得诗产生了绮丽万花筒的效果,同时写出了旧江南奇妙迷人的腐朽之美。他是一个恋旧的带着诗歌回家的人。

——马 叙(诗人、作家、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创委会主任,温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读《江南书》,江南扑面而来。他不是写开花,而是写落花,是落花飘在流水之上,是落花死在了泥泞之中,他是用低音来吟唱这样的意境,因此格外迷人和别致,或许也还有一点点颓废之美。我感觉国文的气质仍是浪漫主义的,或者说他的全部家当是浪漫主义+古典主义,或者叫新古典吧。这是他的命中劫数,无关褒贬,已成基因。

——孙昌建(诗人、作家、媒体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诗歌创委会副主任,杭州市作协副主席

 

涂国文具有典型的江南才子气,敏锐跳脱,这使得他的写作散发出某种恍然而醉兀然而醒的酒神精神,这种气质尤其有利于处理经验与想象之间关系时保留某种迷人的优雅,亦即富有情调又不执著于情调本身,而常能使事物无言独化的命运从丰瞻的细节中透射出来。从而我们在诗中看见的主体形象便自有一份从容,甚至他的内心痛楚也富有优美的形式感,而不再咄咄逼人。正是这种主体与对象之间的相互成全与容留,成就了一个万物整体共时的既开敞又隐秘的空间,在那里,任何局部都有可能反映出一种普遍的创造原则,主体与事物因处于自由的嬉戏状态而同时获得救赎。

——马永波(诗人、诗歌评论家、诗歌理论家、翻译家、作家、文学博士)

 

当一定数量的诗作形成一个集体,形成自我秩序,那么它们必然不是诗人简单的产物。这里建立了一种诗人与作品之间的全新关系,不是一首诗与它的缔造者之间的那种牵系。时间解决了一切技术,中年写作越来越多地靠近或者直面自我内心,每一首诗作因此留下自我剖析、自我认知以及自我分解的痕迹与证据。涂国文的诗集就是以这样一种面目出现的整体,因为经验的独立性,它们显得陌生或寂寥,但是阅读会慢慢被其中不断扩张、复苏、生成着的内容所吸引。它们忠实地记录下他努力开解自身的全部过程;他最终成为诗集的内涵。

——唐 晋(诗人、作家、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孕育于古典情怀的想象力和丰富的意象,在涂国文的诗中织就了一个当代诗人的形象:他是复杂的,他同时也是单纯的,他的诗,是他个人王国的疆域。他的诗,也成为当代汉诗的一种开放性的可能,即在现代和古典之间,在当代和传统之中,在想象和现实之间得到了一种平衡,并带给我们无尽的诗意。

——李郁葱(诗人、作家、媒体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涂国文的诗宣示了一种古老的语言方式和声音伦理的复活,在柔软和尖锐、热烈和冷峻、庄重和戏谑之间,他找到了汉语的一块丰美之地。他全部的写作似乎都在朝向对一个“江南共和国”(朱朱语)边界的重新勘探和测量。我相信,为了抵达这个诱人而隐秘的目标,他正在一步步穿越西湖的烟霞和水汽,跨过机智和修辞构筑的栅栏,甚至大胆舍弃通常并不可靠的才气,从而创造出更丰富的语言肌理,发明出某种更个人化的“姿态诗学”。

——蒋立波(诗人、作家、媒体人)

 

涂国文在建立自己的诗歌王国,文字是他的臣民,情怀是他的框架,一颗悲悯之心,让他这些诗救赎着自己,也救赎着芸芸众生。

——老 德(诗人,“伪先锋”运动发起人)

 

涂国文的诗歌,应该属于一种新浪漫主义;他的诗歌也不是意象主义的,而是反意象主义的。

——杨永康(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在涂国文笔下,江南更像世俗生活的巨大隐喻,波澜不惊便收服了无数颗曾经狂躁的野心……他的诗歌是一种土匪浪漫主义,有着无法无天的想象。

——张海龙(诗人、作家、记录片撰稿人,“我们读诗”总策划)

 

涂国文是一个赤子,他立足于毫无诗意的现实中国,他用他的诗向传统文化致敬,也向古代的大师们致敬。他的诗同时也是开放的、丰富的、敞亮的,在他的诗里,我也深深感受到西方智性诗歌的影响,我以为,他的诗,代表了当下中国诗歌现代化与世界诗歌接轨的努力,他的诗歌真诚、直接、超拔、雄健、大气,具有真正独立的品质。

——许志华(诗人、作家)

 

《江南书》中的诗歌,既是诗人本我性情的体现,也有他丰富的游历,更有独立创新的写作诉求。其诗饱含深情却不泛滥抒情,重日常之思且不拘泥于形式和格局,既是自我多重性的演绎,更是诗人求真意志的外化。

——尤 佑(诗人、评论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诗人往往是多情的,谁不愿意把自己葬在无边无际的江南风月中?这美艳到糜烂的南宋小朝廷,这被诗人郑愁予赞为“江南中的江南”的西子湖畔。自古诗人只愁多情无处埋葬,一旦觅得理想的投靠站或者说寄托之所,那么一生都不惜了。而涂国文就更彻底一些,坐上这一辈子的牢。他甚至在生前已经做好交代, “把我盛大的才华/安顿在白堤和苏堤/这唐宋的双管适合抒写我的诗篇”(《在西湖之畔安顿我的形骸和灵魂》。这不可一世的“遗嘱”,这“末代废主”的架势,让这莺歌燕舞的软江南也多了些豪迈、生猛的硬气质。

——郑春霞(作家、评论家、教育学博士)

 

读涂国文的诗歌,常常使得我想起北京的王小波的随笔。王小波先生是中国当下极少数的头脑清醒的知识分子,国文亦是。国文用他的诗歌表达了一位清醒者的生活立场和诗歌审美走向,面对莫衷一是的中国诗坛,他的诗歌是一副清醒剂。读他的诗歌,能够被吸引到时代的时空交叉点,回眸一望,头脑清明。

——王克楠(诗人、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邯郸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涂国文的诗歌充满了虚无主义的美感与自足性,以令人叫绝的想象力与深厚的古文化功底,建筑着一个又一个幻美的、新奇的诗歌之屋。他奇妙地将幻想性与内心的理想融为一炉,在语言的魔棒下,执着地把一种诗歌的想象力推向极致。这种极致既有俗世的欢悦又有虚无的自如与飘逸。想像中的虚无世界即成为他诗歌的生气之源,气脉从虚无里向现实中漫延扩展。诗人四面八方接引着这股气脉,以万古常青的灵气虚拟着令人艳羡的空境。诗人以虚无的想象使现实便捷地获得了一种满足,他由此找到了一条只属于诗人自己的通道,并借此走向自己的精神领地。想象力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图景。他以诗歌的虚无消解诗歌的意义,但又并非拒绝意义,而是以一种诗歌的艺术把意义释放在生活的表层,最终呈现出一种单纯的明亮的诗歌意蕴。诗人以他的诗歌建构了一个遁世者的虚无主义王国,他自认为国王,优哉游哉,为我们带来幻象之美的交响与古典浪漫主义精神气象。孤峰无语,独立斜阳。

——宫白云(诗人、评论家,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关东诗人》执行主编)

 

在我看来,涂国文的诗歌毫无疑问,也是玄学派式的“巧智”型诗歌,它表现了诗人渊博的学识、强大的思想力量、丰富的想象力和机敏的关联能力。涂国文对人类社会实践以及文化传统的各个层面,都抱有广博的兴趣与热情,有清晰可辨的介入、见证姿态,而隐藏在他斑驳面貌背后的,是对事物、现象、观念之间的同和异(相似性与差异性)的辨识与寻求,沉迷和探索,在同中发现异,在异中发现同,是他思维的基本特点,这一切最后被他充沛的激情与才华融合起来,构成了他诗歌的基本面貌。

——山 尹(学者、评论家,绍兴文理学院副教授)

 

涂国文的诗充满古典浪漫主义色彩,又灵活运用现代主义艺术,始终带有一种终极情怀和某种神秘的个性,几乎是彻底地打开个人感官与想象的密码。他的诗包容了传统文学精华和自身的美学修为,情感饱满、用典精妙、意象庞大、措辞浑厚而意境独特,如奔腾的群马,回响在现代冷漠而抽象的语言迷宫上空。这是王者气质。有别于天才的,属于独特的、沉迷于江南特性的才子。他的诗,很多地方只能意会,在你内心如洪水一般激荡。

——天  界(诗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台州市诗创委副主任,《品位·浙江诗人》执行主编)

 

涂诗之精髓在于:阳刚的文字笔划构(非钩)破了江南固有的阴柔,廓开出一个思潮汹涌,一个万马奔腾,一个泉下暗流,一个人生辽阔;涂老师是一位江南规划师,重新定义了江南的风物,江南的性格,江南的气度。

——比特时代的老农夫(诗人)

 

国文兄的诗是辽阔的,在词语里隐藏着一个王国。他在现实的枝干上嫁接着历史,把自己化身为江南王朝的末代废主,写出自己心中独特的江南。他的笔触是细腻的,这与江南的自然风物、历史文化和江南属性相契合。他笔下的文字,时而慷慨大气,时而婉约纤细,因而,他的江南是精致的,同时也带着侠气。国文兄是一个特色鲜明的诗人,江南已渗入他诗歌的血脉。

——王学斌(诗人)

 

读涂国文老师的诗,我脑子里浮现的是一袭长衫的古代书生,谦谦君子,风度翩翩,似乎梦幻成了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一会儿又似乎幻化成了李白,“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事实上,涂老师骨子里就是豪放之人,但又性格沉稳,这也表现在他的每一行长短句中;读涂老师的诗,你会感叹于他的古典基础扎实、历史知识丰富、词语收放自如、意象清新飘逸,又能从中感受到一种文字的温暖,那种抵达心灵深处的温暖,涂老师的诗,便是架起了这样一座通往理想和浪漫、虚无与现实之间的美丽桥梁。

——陈建平(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心中有美,才能虚构出美的风景和事物。诗人涂国文的《虚构》,充分展示了他非凡的想象力、深厚的文学功底。一首诗,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江南,一只蚂蚁、一只白鹭、几支河流、几座山川在作者的笔下赋予了构建一个“民·主、自·治、自·由、和·平”的国家。这首诗和作者其他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充满了神话色彩,山水、虫、鱼在他的笔下鲜活而富有灵动之美。作者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高校杂志社编辑,这使得他的作品有别于一般诗人的庸常。

——苏微凉(诗人)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