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上下铺,木板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270)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8-05-25 08:51:0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5 08:51:0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当年在南外住校时,我们的生活条件其实是很简陋的,但那时并没有这样的感觉。拿我们睡的床来说,那时大家睡的都是木板床,不像在家里,还有棕绷床睡。木板床是双人床,分上下铺,我记得不少木板床中间的一侧用红漆写着“工农速成中学”,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工农速成中学”是一所什么样的中学,但我们睡的木板床却是来自“工农速成中学”,这是无疑的。

木板床上铺的是稻草垫子,上面铺上棉布床单,这些床具都是我们各自从家里带来的,学校是不提供的。夏天时,拿掉稻草垫子,在床板上铺上一床草席,家庭经济条件好一些的,还会撑上一顶蚊帐,以防蚊虫叮咬。到了秋凉了,再拿掉草席,重新铺上稻草垫子,在上面再铺上床单。一年四季,冬去春来,我们好像就是这样在木板床上睡过来的,住校多少年,木板床也就伴随着我们多少年。

当年我们住的宿舍是在靠学校大门口的平房里,一排平房有七八间宿舍,一间宿舍可以同时摆放八九张双人床,睡十几个同学。有的同学喜欢睡上铺,有的喜欢睡下铺,但大多数同学还是喜欢睡上铺。睡上铺,睡下铺,各有利弊。睡下铺的好处是,不用爬上去,上下床都很方便;不好的地方是,有压抑感,总觉得睡上铺的同学在“压迫”着自己。睡上铺的好处是,爬上爬下特别来劲,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不好的地方是,上下床很不方便。不过,睡上铺还是睡下铺,不是你自己选择的,而是由生活老师来安排决定的。

我喜欢睡上铺,除了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之外,还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感觉。

我们男同学都很顽皮。下晚自习回到宿舍后,我们同学一时半载是安静不下来的,常常是睡下铺的相互间打打闹闹,你掐我拍,有时还相互抱着在地上翻滚,上面的同学压住下面的同学,直到下面同学喊“饶命”才罢手。而我们睡上铺的哄起来更是近乎疯狂,那时好像一个个胆子都很大,从这个床铺跳到那个床铺,也不怕掉下去。有柔韧性好的同学,可以一连串地把所有的上铺都跳遍,那轻盈的动作就像是杂技演员一样。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感到后怕,要是跳不好掉下床去,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苍天保佑,我们跳了好多年,居然没有一个同学掉下床去。

不过,我曾经从上铺上掉下去一次,但不是在跳床铺时,而是在睡梦中掉下去的。

说来真是有趣,大约在1972年的夏季,学校一开学就组织我们军训,由解放军对我们全校学生进行军事训练,主要训练项目有队列训练,“摸爬滚打”训练,还有模拟射击、刺杀、投弹训练。临近军训结束,学校通知最后将进行一次夜行军,但具体是哪天不知道,大家做好准备就行了。

有一天,我们班有消息灵通人士说,夜行军就在今天夜里。于是,我们都做好了准备。那天晚上,我和衣而睡,情急中,连上铺一侧的护板都没有扣上,一条腿还“荡”在床边上,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沉入到梦乡里了。夜半时分,学校的高音喇叭里传来了紧急集合的军号声,整个宿舍就像被炸醒了一样,“军方”规定,宿舍不准开灯,穿衣穿鞋、携带随身用品等都是在摸黑中进行。我被军号声惊醒了,透过窗外朦胧的光亮,我发现,我们宿舍里的好多同学都纷纷地往大操场上跑去,我也本能地想往外面跑,却忽然发现自己睡在冰冷的地上,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我是在睡梦中从上铺掉下来的。我撑起来,感觉右侧肋骨部位疼痛,但紧急集合的号声在催促着我,我也顾不得疼痛,爬起来,向大操场上跑去,跑进我们班的队列里。

夜行军开始了,队伍像一条长龙,沿着龙脖子路向紫金山上蜿蜒行进,除了脚步声,就是喘息声。我忍着肋骨部位的一阵阵疼痛,我没有声张,也没有哼一声。我坚持着,忍耐着,我没有掉队,也没有落伍。我那时就想,这不是对我的一次严峻考验吗?我不能因此而影响到班级,影响到同学们。

我们登山了紫金山的头驼铃,旭日冉冉升起,霞光万丈。我们在头驼铃上欢呼雀跃,兴奋异常。

真是苍天保佑,我这次“梦中落地”竟然一点没有伤着骨头,事后贴了几张伤湿解痛膏,疼痛便止住了,没多久就不痛了。

我想,这也许是我睡了多年的上铺对我“情有独钟”,晓得照顾我吧。当然,这以后,我接受了这次的教训,睡觉前总要把护板扣好,一直睡到高中毕业,我都没有再出过什么事故。

高中毕业后到林场插场,睡的竟也是木板床,是队里的木匠用新鲜的梨树木特别打制的,凹凸不平,睡上去咯吱作响,比起在学校时睡的木板床要差远了,我们好多同学,只好用加厚稻草垫子的办法,来减轻身子被“杠”的不适。

我那时常常会想,我从小学三年级在南外住校开始,就睡木板床了,一直睡到高中毕业,原以为到国营林场插场后,条件会得到改善,能像在家里一样,睡上舒适的、有弹性的棕绷床,却不曾想到,下来后睡的竟还是木板床,而且比在学校时睡的木板床要差好几个档次,看来,此生我是和木板床结下了不解之缘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我现在也是睡硬床。

博主回复
我们南京大约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渐渐兴起睡席梦思了,原先大多家庭是睡棕绷床的
发布者 :张明华 (2018-05-25 12:30:09)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