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傅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7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29 11:25:3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29 11:25:3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傅老是我们南外传达室的传达,那时他就已经六十多岁了,我们同学都喊他傅老。傅老皮肤白净,面颊泛红,一头白发,笑起来很慈祥。傅老脾气好,从来不发火,说起话来柔声细语的,口音好像是江浙一带的,有越剧的韵调,抑扬顿挫的,好听极了。

我那时常到传达室去,和傅老接触比较多;傅老好像也比较喜欢我,见我一来,他就会笑盈盈地说:“白瑞小同学,你来了。”我有时也会装作撒娇似地说:“傅老,我好喜欢你。”

其实,我是真的喜欢傅老,我的喜欢傅老是多方面的。傅老在学校里是德高望重的,他那时来看传达室,现在想来是贡献余热的,因为在他当时的年龄,该已经退休了。学校老师进出校门时见到他,都恭敬地称呼他“傅老”,这种称呼是发自每一位老师的内心的,而绝不是装出来的,我能感觉得到。傅老是敬业的,对邮递员送来的信件或包裹,他都会及时地交给前来领取的师生的手里;有时来电报,他都会疾步离开传达室,来到教学楼,把电报交到接受电报的老师手中;这种情形我是不止一次地亲见的,有好几次,我还替傅老临时在传达室值过班呢。

我上中学时就喜欢文学写作,那时常常不知天高地厚地给文学杂志和报纸投稿,当然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外人并不知道,连我爸爸妈妈都不知道。但傅老知道,因为我所有的投稿都是“百发不中”,而所有的退稿都会寄到传达室,退稿信件都是由傅老盖章签收的。仁慈的傅老知道保护我的隐私,每次收到退稿信后,他就会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而不是放在插着许多待领取信件的布袋里。我常常会在下午课后到传达室去,一是看看傅老,二是看看有没有我的信件。有时傅老见我远远地走来,他就会对我招招手,低声说:“来,来!”这时我就知道是有我的来信了。我疾步赶过去,傅老从抽屉里拿出我的信件,笑着问我:“稿子会用吗?”我拆开信,见是退稿,沮丧地对傅老说:“又是退稿。”傅老还是看着我笑,说:“别泄气,坚持写,总会成功的。”我知道这是傅老在鼓励我。

仁慈的傅老啊,你有一颗仁慈而博大的心!

我从初三时开始写日记,到高中时坚持每天都写。这些,傅老都是知道的,他对我说,你写日记很好,这也是练习写作的一种好方法。我的日记里,常有关于傅老的记载。我有时会在中午到传达室去,替傅老坐坐,他到食堂去打饭;他把饭打回来就在传达室吃,我在一旁看他吃,陪他聊聊天。有好几次,傅老的女儿给傅老送来午饭,傅老指着我对他女儿说:“这个是学德语的小同学。”傅老的女儿和傅老一样,白皮肤,红面颊,笑起来甜美得很。这些,我的日记里都有记载。

如今一闭上眼,傅老慈爱的笑脸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我的心情就会不由得激动起来。

仁慈的傅老啊,我爱你一颗仁慈而博大的心!

(写于5月27日下午 家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