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每日闲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2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5-31 10:12:0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5-31 10:12:33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早几天,和班上老同学在一起唱歌,真是开心。不知怎的,我不由得想起老同学潘晓苏来,我心想,他若是还在,那和我们一起唱歌该是多么开心啊。

记得1965年刚进校的第一天晚上,我第一个认识的同学就是潘晓苏。那天,他和我是同座位。老师手拿花名册在讲台上逐个点名,点到潘晓苏时,下面不知是哪个同学说了一句“看小书”,好多人一起笑了起来。我发现,潘晓苏的脸泛红了,头微微摇了一下,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后来我们之间的接触渐渐频繁起来,这不仅因为我们是同座位,而且我们两人的家都居住在城南。每周六下午放学后,我俩经常一起步行回家。我们通常在建康路口分手,我往左边回贡院街的家,他往右边回中华路的家。

潘晓苏身上文艺细胞不少,他特别喜欢唱歌,而且他学歌很快,一首歌,他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唱了。大约是在1969年的样子,有好几首过去的抗战歌曲经过重新填词又传唱开来,比如:《翻身道情》、《毕业歌》、《铁蹄下的歌女》、《抗日战歌》、《大刀进行曲》等。学校的音乐课上,音乐老师也教我们唱,但速度比不上潘晓苏。《翻身道情》是一首演唱难度很大的歌,这首歌就是潘晓苏一遍遍教会我唱的。如今,一唱起《翻身道情》,我就会想起潘晓苏那温和的目光和亲切的笑脸,还有他一句一句教我唱时的那认真的模样来。

还有一首《八角楼的灯光》也是潘晓苏教会我的,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俩一起步行回家的路上,他从离开校门时教我唱,一直教到建康路分手处,我就学会了,能够完整地从头唱到尾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开头的歌词是:天上的北斗星最明亮,茅坪河的水哟闪金光。

大约在1985年,有一天,潘晓苏到我单位来看我,我还说起当年跟他学唱歌的经历。他笑着夸我说,不是我教得好,是你的乐感好,记忆力也好。那天,我俩还拍了一张合影,他穿的是一件深色的格子衬衫,我穿的是一件毛蓝衫,我们笑得都很自然,就是办公室东西摆放杂乱,背景不是很协调。

去年,一位南外学姐给我打来电话,说她见到了潘晓苏的姐姐,一说到潘晓苏,她姐姐就泪流不止,说潘晓苏的辞世是最让她痛彻心扉的事。学姐说,我读过你写的记述潘晓苏的文章,我能不能给潘晓苏的姐姐读读。我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可能会触动她内心的创痛,便委婉地对学姐说,这样我会于心不忍的,尽管我那篇文章是含泪而作的。学姐说,我理解你,并尊重你的意见。

时间过得真快,潘晓苏同学离开我们已有十多年了,我想念他。


     (写于5月30日下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