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怀念徐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1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1 08:57:0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1 08:57:05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最近在家整理一九七六年在林场写的日记,读到三月二日日记中写的一段文字:“下午到贡院西街配钢笔,路上遇到秦卫,我们交谈了许久,直到天渐渐黑下来,我们才分手。我听秦卫说,高一法班的徐萍因病去世了,我的心里真是不好受,她那面带微笑的容貌总是不时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她的那双又明又亮的眼睛留给我的印象最深,多叫人难忘啊!”

秦卫是我们南外的同学,学的是法语,比我小一届,徐萍和他是同班同学。我上高二时,他们上高一,我们同在一座教学楼里上课,还同在一个楼层,平时几乎每天都见面。秦卫那时是校宣传队的,能唱会跳,长得也清秀;有一次“五·二三”文艺汇演,他跳了一段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里的独舞《常青舞大刀》,博得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我们那时在学校里是分男女界线的,男女生之间是相互不说话的,但这并不影响到各自对对方的观察。我记得,徐萍最初吸引我的是她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她的长相很像在电影《英雄儿女》里扮演王芳的女演员刘尚娴。

平时看到徐萍,她的脸上总是泛着平静的微笑,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有灵气。记得是在高二上半学期时,有一天,无意间听到一个同学说,高一法班的徐萍生病了,而且住院了,据说是脑部生了一个瘤子。确实,那段时间,校园里是见不到徐萍了。大约过了一两个月,徐萍回到了学校,看上去脸上气色很不好,但她脸上还是一如过去泛着平静的微笑。

那时,每天下午课后,我们都喜欢到操场上去活动,比如踢足球,打乒乓球,打排球等。这时,常常会看到徐萍坐在操场边上,看我们生龙活虎一般地运动,有时她也会站起来,把我们踢出场外的足球捡起来,轻轻地把球滚到场内,让我们继续踢。每逢此时,同学们往往都会向她报以微笑,表示感谢,因为我们都知道,她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我那时喜欢打乒乓球,徐萍也到室外的水泥球台边上看我打过,有几次,她还帮我捡过几次球。其实,我的心里是很过意不去的,对我来说,弯腰捡球是“小菜一碟”,而对徐萍来说可不一样,她是刚刚生过一场大病的。

高中最后一次校运动会当时是在南京工学院运动场上进行的,我当时没有报名参赛,但我负责给运动会现场的广播站写报道,我就在运动场边写,写好后就给广播站送去,当即播送。那几天,我写了好多篇,搞得像战地记者似的。而使我记忆尤深的是徐萍也在运动场边上,她负责给他们班参赛的同学看衣裳,她的脸上还是泛着平静的微笑,那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还是扑闪扑闪的,很有灵气。

1974年是我们毕业的年份,那时毕业后的去向是下农村。当年5月份学校组织了最后一次学工,其实那时人心都散了,历时九年的南外校园生活即将画上句号。记得学工结束后,我回过几次学校,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回校看看。记得我最后一次看到徐萍是在当年的六月份,那天,我看到她坐在操场边的一条水泥凳子上,聚精会神地在看一本书。我当时还想,她身体大概也恢复了吧,生病期间耽误的课也该补上了吧。

毕业后,我们打起背包到林场去插场了,学了九年的德语全还给老师了。

离开学校后,我就不太关心学校的事情了,对学校渐渐有了疏离感。大约在1975 年夏天,我回南京休假,一天在经过三元巷时看到了秦卫,他穿着帆布做的工作服,正在大马路上铺柏油路。我上前和他聊了一会儿,得知他们这一届毕业后没有下农村,都在城里分配了工作。记得那天我还和秦卫看玩笑说:“还是你们命好,你也不错,舞过大刀后又来铺马路了。”我心里想,徐萍肯定也留在了城里,她不会像我们一样,到农村里去吃苦了。我还在心里想,她的病好了吗?她脸上还泛着平静的微笑吗?她那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还扑闪扑闪的,还那么很有灵气吗?

(写于531日上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