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廉吏子孙不讳贫(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46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6 17:39:4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09 07:18:3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廉吏子孙不讳贫
翁重德
 
 
 
    买了两本书。一本是一位时年(1999年)73岁的普通老人中学年代自述《晋中与我》。另一本是作家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10月版。

“活着活着就老了”有许多类似句式:“唉,又过了一天”,“不知不觉的,夜已深了”,“走着走着,,就成为奶奶了”,……表达着时间意义上的过程,或传递着嗟叹、无奈与惆怅、也有喜乐、或者是解脱,当然也有淡然、如自知天行有常、已走到生命尽头的老朽我。
看到这直白的书名,随手拿起翻一翻,定价也不贵、说我这底层平民也可以接收的价格,便“抖抖索索”地从我旧衣裤干瘪口袋里掏出钱,买了。

作家冯唐原来是医生。医生(或医科生)从文、我们这年龄段熟知的有鲁迅和郭沫若。
医科生郭同学上解剖课,看到一具待解剖的青年遗体皮肤有刺身、一个女孩头像,而该青年遗体又是漂浮于海上而被捞起的。这让郭同学好奇心顿起、便想知道其缘由并进行了寻访。郭沫若自传三部曲里的这段往事、曾经让我对郭同学的弃医学文有所联想,当然也许并不是这回事。后来郭同学究竟有没有执医过、我不知道也不想追根究底,而郭同学最终成为诗人、作家、考古学家以及社会活动家、是众所皆知的了。
至于鲁迅先生,读过中学的当代国人都从课文《藤野先生》里知道医科生的鲁迅是如何放弃学医的:
学习该课文,教科书指向、老师授课以及要求理解以及考试,都要求学生往鲁迅先生爱国这观念去靠,这当然也靠谱。可是喜欢胡思乱想的我却颇为羡慕并向往鲁迅就读的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对学生自主意向及个人志愿的充分尊重以及学籍管理的宽松,看去郭同学就读的九州帝国大学应也如此吧。——否则中国近代也许会多了一位周豫才医生以及郭鼎堂医生,并且也许是名医,而不会有鲁迅这样的新文化旗手、以及郭沫若那样的考古学家社会活动家。
想来,当年中国的大学也差不多一样吧,只要你不期期巴望着那纸文凭。为谋生计、为取得为社会服务资格计、文凭那纸还是有用的,毕竟是看文凭的社会,而且毕竟蔡元培那样念念并忧虑于民族与文化生存与发展又极具眼力的人并不多。

笨老头我继续着胡思乱想,而且继续阅读《活着活着就老了》。作者冯唐医学院毕业后没多年就读了不少书,写了好几部散文集以及长篇小说,我第一感觉是作者的勤奋以及他的才华,再一个感觉是、有一个宽松环境真好!
1971年出生的作者中学以至大学读书年代是八十年代,那是一个鼓励学习、个人努力有时还得到肯定的时代,那是一个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时代。尽管物质生活还比较匮乏、许多社会现象还让你困惑而且你也不一定会明了,可是你还有相信!相信“明天会更好”。——20多年前,我以前下乡的村子几位可敬的老头在廖武村村委会支持下编辑出版了《廖武村史》,该村史前言有一句“明天会更好”,尽管是套话,可也说明了、即便在山区偏僻的小村子、人们也有着如是的展望与愿景。
1971年出生的冯唐成长于这样希望的年代。

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有“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句。还在我读高中、放学后逛东街口新华书店看到新上架《中华活页文选》本期单行本是王勃《滕王阁序》专篇,售价人民币两分钱还是一分钱、我忘了反正是我买了一本,我因此知道了王勃其人其事,也知道了西汉冯唐其人其事,以及其他相关事类。
都叫“冯唐”,都不乏热情也都不缺才气,而且注定都是(或有待成为)三千年中华历史文化上的名人,当然的,此“冯唐”不是彼“冯唐”。《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冯公之论将率,有味哉!有味哉!”又“《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不党不偏,王道便便’。张季、冯公近之矣”。而当代文化人的冯唐则纵览古今、谈文说读,怡然自得。


跟出版社出版的《活着活着就老了》不一样,自传体文字《晋中与我》是作者王人瑞先生于2001年自费印刷发行的著作。
王人瑞1926年出生于泉州西街象风峰巷,1947年毕业于国立海疆学校,同年赴台、先执教于高雄中学,后在台湾省政府服务,1960年起王人瑞在台北市设立事务所、从事会计师业务。
19445月为培养战后光复台湾所需人才,国民政府教育部筹设大学专科层级国立海疆学校于福建仙游县并于19452月正式开学,19457月学校奉准迁址南安县九都镇,19466月再迁往晋江泉州府后山,至1950年“国立海疆学校”被划上了句号。按制度安排,当年王人瑞海疆学校毕业后赴台工作并无悬念。

“晋中”,福建省立晋江中学。该校创办于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是为泉州府官立中学堂,民国元年(1912年)更名为福建省泉州中学,民国六年(1917年)春更名福建省立第十一中学,1927年春高中停办,改名为福建省立晋江初级中学。1938年抗战期间学校内迁德化孔庙,1942年增办高中、改名为福建省立晋江中学,光复后于1946年迁回原址考棚。1952年秋该校改称为晋江第一中学,1955年行政区划更动改名为泉州第五中学至今。

《晋中与我》,标题安排上、先是“晋中”,然后才是“我”,而且作者就学期间“晋中”内迁山区、要是不清楚对这段背景、便连带造成些许阅读障碍,故本文先将“晋中”来个介绍,再说、这本书是专门为纪念母校100周年而写的,也是为了尊重作者。
王人瑞同学1937年投入母校(晋中),1945年学成,别师下山”(《晋中与我》),这恰与八年抗战同步。期间王同学因学校风潮休过学、被他父亲勒令回校继续学习,如是周折、八年时间才读完了初中高中全部学业。此后光阴流逝、忽忽五十七年后至2002年、晋中(泉州五中)迎来百年校庆,为纪念母校校庆、年过古稀的作者、曾经的晋中学生王人瑞先生出版了这本《晋中与我》、将这八年就学的回忆文字缀集成册。
它的价值不仅止于个人的人生历程与情感所系、更在于他这本著述所反映的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一大群人、他们的曲折他们的努力他们的坚持,相信这也是抗战期间千千万万内迁学生以及在地学生的共同状况,以及他们数十年来所难忘、所怀念、所梦境缠绕。
通过《晋中与我》这本薄薄的小32开本册子、古稀之年的作者回忆德化县这“八年负笈山城,精神至上,物质维艰,奋斗不懈,有甘有苦”以往,如同作者所言,这是“实录”,大凡学籍、学费、课程、学校制度、校园生活、老师、同学、甚至住宿、饮食……个人经历、境遇、感想等等、方方面面、只要作者认为重要的或不敢遗漏的都有实实在在的记录。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作者对政治及事态尽量回避,可是在叙事过程中实在绕不过的、有时也难免不连带不触及、比如193311-19341月的“闽变”等等,当然也就是一笔带过。
正由于是实录、没有空话没有套话少有虚言、便凸现其珍贵的史料价值、也表达了作者其对母校对师长的拳拳与真切。

“廉吏子孙不讳贫”——《晋中与我》书中两次引用了这句俗语。这句俗语以及所叙述的类似家庭境遇,让我感慨不尽。
家父和《晋中与我》作者的父亲一样,也是师范毕业任小学教师与小学校长。我家也贫穷。
对了,有人问我,你回忆文章写的多是你母亲。你父亲呢?是的,家父早年病故,那时我仅九岁。清贫家境中,寡母含辛茹苦抚育我长大并教我怎么站着做人。
“廉吏子孙不讳贫”,相信这也是当年千千万万普通公务员的状况。

前几天有看有不看的看了北京卫视上海卫视同时播放的电视连续剧《我的父亲母亲》,这是7000年代一个普通家庭故事,电视算是可以,须知本人很少看电影电视片、又是一部长达38集的电视剧。其中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有经常有的镜头:路上走路着的双脚,片头片尾片中都有,其寓意大抵是“现实”与“光阴”吧?走着走着、就老了。
对应着路上走路晃动着双脚的镜头,该电视剧还着力表现、观众印象也比较深的是“看星星”,望远镜,深邃的夜空,浩瀚无际中的闪烁。大概寓意着某种抽象与永恒的东西吧,崇高而永恒,这些在电视剧情节中多处有所体现,似乎无所不在。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