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每日闲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27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7 11:13: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7 11:13:12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如果今天一早不听广播,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是高考日的第一天。对参加高考的高中生来说,今天意味着中学时代的结束,和大学生活的即将开始。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我的高中时代来。


我是1974年高中毕业的,我们那时的学制是五年,其中初中三年,高中两年。那时,我们没有高考,高中毕业后的去向是四个面向,即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厂,面向矿山。那时的大学生不叫大学生,而叫工农兵学员,他们都是从工人、农民、解放军中择优录取的。对我们中学生来说,要想上大学,必须先当工人、农民、解放军,可见那时上大学有多难。


高中毕业前夕,我们这一届的去向大致已经定下来了,到南京近郊的国营林场或果木场插场。
  我们这一届是1965年考入南京外国语学校的,从小学三年级起学习外语,共有英语、德语、法语三个语种,分有英、德、法三个班级。我们在南外度过了九年的时光,经历了太多的岁月的动荡,终于熬到了高中毕业,而等待我们的却是不可预知的前途。
  记得毕业离校没几天,我就将所有学过的课本、讲义装入了家里的一个大纸箱,用自行车运到夫子庙文德桥下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去卖掉了。当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仿佛还在留恋学生时代那些难忘的读书时光,又仿佛在和学生时代诀别似的。
  在等待去林场的那些日子里,同学之间频繁地走动,不是今天你到我家,就是明天我到你家,或一起到玄武湖去游玩,或结伴去爬紫金山;彼此之间的关系比在学校时更加密切了。而大家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是到林场后好好干几年,争取上大学,不然实在对不起学了九年的德语,更对不起那些园丁一样栽培我们的老师们。我的几个德语学得特别好的同学已经将外文讲义整理好,准备带到林场去继续学了。我因为喜爱文学和鲁迅先生的作品,准备的是几本文学书籍和鲁迅先生的作品集,带下去仅仅是为了在劳动之余读一读,满足我这方面的兴趣和爱好,不让时间荒废掉。
  197411月,我接到学校的一纸通知,内容是我已被光荣批准,到南京遵义林场插场劳动。


我离开南京,到林场插场的日子是19741220日。记得那天一早,我肩背一件行军包,手拎一只樟木箱,离开了家门。那天,妈妈要赶去上班,没有送我,只是在家门口和我道了别,是我爸爸一直送我到林场插场的,他临别时叮嘱我:在这里好好干,学习也不能放松!


从这一天起,我从一个高中毕业生,摇身一变,成了国营林场的林业工人。


我在想,如果是在今天,我此时也许正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作着高考的试卷,而我的爸爸妈妈也许正在高考点学校的门口等着我,说不定我妈妈也会像今天广播里介绍的几位妈妈那样,穿着一件水红色的旗袍,寓意着祝我“旗”开得胜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